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前几天是父亲的52大寿,打电话回去贺喜,喔,他没在家...........

“爸呢?”

大哥说“骑车到广东去喋”

“物嘢?去广东做物嘢啊?”

。。。。。。。。。。。

原来,政府最近给父亲办了一个车牌,据说上面写着”荣誉军人,对越自卫反击战,1979.2“{我没有见过那车牌,希望网友能发图看看}

貌似在全国能畅通无阻,{不知道真假,不了解,希望网友能解释}父亲一口气花了4000千多,买了一辆125摩托车,把那台嘉陵摩托车换了(父亲开了十几年了,以前舍不得换新的)和几个当年的战友一同开摩托车到广东...........

“谁刺激蝶阿爸啊”我一下子紧张起来,以前父亲刚刚退伍回来的时候,带着伤疤回家,被混混笑炮灰,还恶语伤害父亲,父亲生气起来把8个混混打跑,好几个混混受伤,据目击者说父亲打人的时候眼睛是红色的,很恐怖........后来父亲就坐牢了好些年.....

“无系,爸讲,距好后悔,当兵打仗时候有一个老太婆经过距面前,距没有打死老太婆,老太婆就丢炸弹炸死蝶距战友............都无底距做物嘢突然间讲几滴甘过事”大哥在电话另一端很郁闷告诉我“阿爸想试广东睇睇那死碟的战友家,宜家应该到蝶广东帕??”

原来父亲看见越南的老太婆,想起了在家中的母亲,居然下不了手,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老太婆居然杀死了他的战友.....所以父亲对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父亲非常少告诉我们他以前打仗的故事,简直一字不提。 我在当兵前的时候,他极力反对我,他说他喝死尸水,和吃生肉,子弹横飞的日子不想让下一代体验,对那种日子恐惧阴影一直让他挥之不去

本文内容于 2012/2/12 21:19:58 被胡子哥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