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武论

读罢《大国崛起》,心潮澎湃,有感于先前所作之《尚武论》,而感其思辨有失偏颇,故而略改原文,而呼天下志士,将我尚武之精神薪火相传,历三代而成大国。



正如蓬勃的朝阳,你不会看到宁静与安详,而是感到奋进与拼搏;正如震怒的雷霆,你不会听见懦弱的呻吟,而是触到战斗的意志与力量;正如海上的狂飙,你不会认为那是平和的吹拂,而会战栗与他的勇毅与强大。崛起的中国,不应当表现出小民的孱弱,不应当流露出无能的中庸,而应当从骨髓中,迸发出尚武的精神,永不停息地向前迈进!


历史风云,每一个强国崛起的背后,都有尚武来作为支柱。普鲁士人,历尽了四百年欧陆战火,将刀剑磨亮,在俾斯麦的一声高呼下,横扫西欧;不列颠的岛民不断开拓进取,挫败了“无敌舰队”,缚住了“海上马车夫”,将“高卢雄鸡”囚禁在大陆上,他们用坚船利炮,最终完成“日不落帝国”大业;从海洋上走来的美利坚,丝毫不掩饰自己尚武的情怀,他们在战争中,在科学研究中,在政治事务中,无不透露着一种,顽强不屈的意志和继往开来的大气,一代又一代人的打拼,两次世界大战的机遇,让美国人一直领先到现在。用钢铁和热血为原料,用烈火和硝烟来锻打,用刀剑斧锤来塑造,而形成一股将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紧密结合起来的凝聚力,爆发出令世人惊叹的力量。


将尚武抛之脑后的民族,最终必为人所奴役;抛弃尚武之国家,必将被对手赶下大国的舞台。自以为“资本敌万国”的荷兰,愚蠢地将战舰改为商船,当皇家海军的旗帜飘扬在大西洋沿岸时,国家的资本便瞬间化为炮灰;自诩“王位授之于罗马大帝”的哈布斯堡王朝,完全看不见军事革命的到来,不思秣马厉兵,反而故步自封,被同为日耳曼人的普鲁士在六周之内彻底击败。走和平发展道路并不是那么顺利,某些大国绝不会以我们一厢情愿那样“与中国合作交流,共同发展”,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也必将盛行。那中国该怎么办?“武”!用尚武精神武装起全体国民,不挑起,也不畏惧为国家利益而战。


尚武精神并非单纯地崇尚武力,使用暴力手段,而是在精神世界中,构建起以开拓进取为核心,以自强不息为基础,以勇毅顽强为支柱,辅之以必要的战斗性与征伐的雄心的这样一种境界,从而使整个国家和民族继往开来,生生不息。法国人缺少勇毅,两度被邻国侵占;日本人缺乏那种“既往开来”的大气,使它终究没能实现所谓的“大日本战略”;苏联被“斯大林模式”缚住了手脚,使其丢掉了开拓进取的核心...... 不懂得尚武,即使登上大国舞台,也只能是匆匆过客。


可悲的是,曾一度强盛的中华民族,却被儒家文化阉割了尚武精神。我们曾一度处于世界的巅峰,但儒生们劝诫我们要“守中庸”,不要在想着什么强盛了;我们曾有可能开拓海外市场,但迂腐的道德体系却让统治者变得保守,一面“重农抑商”,一面“闭关锁国”;


我们曾可以开创资本的先河,但这被圣人们批得狗血淋头,说什么“货者,祸也,金者,动乱之源也”;我们曾冲破层层阻碍,要民主,要自由,而教义警告我们不要反抗,应当懦弱地顺从,一定要消磨斗志,“和为贵”,“君君臣臣......”。先贤们或许没错,当时中国已经处在世界的前列,需要的的确是保守求稳定,然而后生无知,当中国已经落后时,本需要尚武精神来激起奋进的斗志,而他们仍唱着老调,毅然将“尚武”从中国文化中完全抹去。


“发展是矛盾冲突的演化,在高速发展时,也是矛盾冲突激烈时,而为了使发展朝着有力的方向进行,就必须要有更加强有力的力量来左右大局。”我认为这个力量就是——尚武。作为新兴的大国,完全不该谈什么“中庸”,完全不应该搞保守,每一个国民都应当秉承着尚武的信条,锐意革新,开拓进取,既往开来,生生不息。


当美国的航母耀武扬威时,我们不是要怒斥什么“强盗”,而是要着手强化我们的舰队,造出我们的航母和海军航空兵;当南海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时,在怎么抗议,谴责都是无效的,我们应当强化军事,提高军队素质;当贸易纠纷,贸易保护屡屡上演时,我们没必要去什么“抵制XX货”,而是要去创新,去提高,让我们的经济有“质”的飞跃...... 我们不能丢掉那种自红军时代又燃起的万丈豪情,我们必须将这种尚武精神深深地注入我们民族的骨髓!


尚武!从来就没听说过懦夫能打虎,从来就没听说过强国是一条平整的大路,从来就不知道怎样躺在卧榻上都可以干出大事业来,从来就不知道不用刀剑,不用斧斤就能够开创出一个大国崛起的时代。


尚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