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甄嬛传》:宫里的那些事儿

一口气看完《后宫甄嬛传》,纯属偶然。因为本人一向不大喜欢古装戏,尤其是港台的古装戏,《宫心计》《美人心计》之类,看不了一集就要昏昏欲睡,更不喜欢胡编乱造的“穿越剧”。所以有媒体戏言,“今年雍正有点忙”,那些《步步惊心》、《宫锁珠帘》之类,居然让雍正皇帝和现代人谈恋爱,无异于文化垃圾,毫无品位可言。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人会喜欢这类玩意儿,脑子进水了?

《后宫甄嬛传》,阵容很强大。导演郑晓龙,拍过《北京人在纽约》和《金婚》,电视圈里数一数二的著名导演;孙俪陈建斌蔡少芬担纲主演,自然表现不俗;还有一点,原小说作者流潋紫,是笔者同乡,湖州人。一个八零后的女孩子,居然能有如此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真是后生可畏。

就艺术水准而言,《后宫甄嬛传》确实不错。和原小说相比,也有了很大的改动。原来被“架空”的朝代,落到了清朝雍正年间,“甄嬛”当然是虚构的,但是其对手“华妃”成了年羹尧的妹妹,历史上也确有其人;隆科多,张廷玉,也都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因此,在真实与虚构的交织中,多少也增加了一点可信度。演员的表演,全无《宫心计》之类的夸张,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蔡少芬的表演,与内地明星堪称珠联璧合,陈建斌饰演的雍正,帝王的气场很足,与当年唐国强的“雍正”不分伯仲;孙俪饰演的甄嬛,从初进宫时天真无邪的女孩子,逐步变得工于心计,最后变成狠毒的深宫妇人,其过程真实可信。该剧拍得很精致,画面很漂亮,却又随着季节或者情境的转换而富于变化,家具服饰,无一不是“高仿”。演员举手投足,相信一定经过专门训练,人物对白,很有一点《红楼梦》的味道,韵味无穷。细节很真实,哪怕是一盒小点心,一个中医药方,也都有根有据,每每看到这些,也不禁感叹,细致到如此程度,那该读多少书啊?

尽管如此,客观而论,本人对《后宫甄嬛传》还是喜欢不起来。

因为,在看似精致的外表后面,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发了霉的腐朽气息。

清宫戏历史悠久。从“文革”初期被当成“卖国主义典型”的《清宫秘史》,到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据说是当成“爱国主义教材”,强调的是“落后就要挨打”,饰演慈禧的刘晓庆达到了其艺术生涯的巅峰,国人从此知道香港大导演李翰祥,殊不知其实他也拍过三级片。九十年代,从胡玫执导的《雍正王朝》开始,尔后又有《康熙大帝》《乾隆王朝》等等。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些电视剧,总有一种反胃的感觉。长袍马褂,脑后堆着一根鞭子,动辄三拜九叩,言必称“奴才”,拿暴君当做正面形象来歌颂,什么“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听着就让人觉得恐怖。如果说,这也是一种文化,而且竟然延续两千多年,那么实在是民族的耻辱,还值得如此不厌其烦地一再大肆宣扬吗?

唐国强饰演的雍正皇帝,曾经引起很大的争论,一个靠阴谋起家,大兴文字狱,杀人无数的人物,竟然变成了历史上最勤政的一个皇帝,“在位13年,平均每天批40多个折子,没有哪一朝皇帝能做到这点,剧中有意识地多次表现了雍正在批折子,昼夜如此。雍正还是一个最节俭的皇帝,生活没有什么要求,最常吃的菜就是青菜豆腐,剩下一点菜用开水一冲就当汤喝了,剧中两次表现雍正吃饭的场景。他还很少翻牌子(宠幸皇妃)。这在历史中都有据可考。”——这是当年唐国强接受采访时的原话。

到了陈建斌的“雍正”,可能不像唐国强版“雍正”那样“勤政”了,国家大事要管,女人也要顾着,一个都不能少,于是前朝后宫,忙个不亦乐乎。尽管导演郑晓龙信誓旦旦,“我不在乎网络上说什么,我更在乎知识界、文化界的评价。我就是要拍一部有人文关怀、有现实批判价值的宫斗剧,来反映封建社会的残酷。”但是我真的看不出,到底“批判”在哪里?纵观整部电视剧,当皇帝就该是这样的:谁见了他都得跪拜,自称“奴才”“臣妾”,晚上想和哪个女人睡,翻翻牌子就可以了,脱光了,拿大氅裹着,两个太监扛着就扛到了皇帝的龙榻上。宫女太监稍稍做错一点事,或者瞧着不顺眼,“杖毙”,“赐死”,全不拿人命当一回事。皇帝自然是喜新厌旧的,瞧着哪个嫔妃不顺眼了,随时可以打入冷宫,甚至剥夺生命,因此那些嫔妃,全都以能被宠幸为荣,为此使出浑身解数,明争暗斗,“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都象乌眼鸡似地,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红楼梦》里的这句话,用在此处,甚是贴切。

倒是陈建斌,拍完该剧后说了句大实话:“拍完这部戏,我最大的感受是:一夫一妻真是好!封建制度就是得破除!”

说到底,除了客观展示封建王朝那种腐朽没落的生活,真的看不出,“批判”在哪里,所谓的“人文关怀”又在哪里?只是告诉你,那个年代就该是这样的,好像皇帝无论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而后宫的勾心斗角,这里并没有善恶之分,无非就是为了争宠,将人性最阴暗最邪恶的一面暴露无遗,如果你看完这部电视剧,仅仅是满足了意识深处那种“偷窥”的猎奇心理,没有批判而只有欣赏的话,或者如果有人想拿来,当做现代社会的“职场攻略”,那可真是要误人子弟的。

进一步说,如果这种发了霉的腐朽气息并不仅仅存在于荧屏上,而且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同样也可以闻到的话,岂不是一件更可怕的事?

辛亥革命过去已经整整一百年了,从五四开始的启蒙运动也已经九十多年,满清王朝留给我们的那根辫子,早已不存在了,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我们的内心深处,是否还有一根无形的“辫子”,有意无意地束缚着我们?在一个宪法明文规定“一切权利归人民”的国度,在政府也在强调“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的今天,我们自己,是否真正把自己当成一个已经站起来的大写的人,一个现代民主社会的公民,享有一个公民应该享有的权力,同时也尽自己应尽的义务,而不是还是只知道逆来顺受的臣民?

古时候,天高皇帝远,皇帝在宫廷里过着怎样奢靡的日子,花天酒地或者刀光剑影,普通百姓根本无从知晓,即便是偶尔传出一星半点儿的逸闻趣事,那也是经过无数人口口相传,最后不知会走形到什么程度,所谓“野史”,就是这么产生的。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已经进入信息时代,政务公开,对于国家政治生活的大事,公众当然应该有更多的知情权,也有权力发表自己的意见或者见解,政府与民众之间,应该保持一种良性的互动。这应该是一个现代民主社会最基本的特征之一。但是不得不遗憾地指出,还是远远不够。

王立军事件,从最初的“休假式治疗”,到官方发布的消息,确认王立军曾在美国领事馆“滞留”,都只有寥寥几十字,却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事实真相如何,背后还隐藏着什么,官方的说法是“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而公众则始终是一头雾水。所以,才有微博上铺天盖地的各种传言。应该说,能够让公众在微博上发表各种观点,这本身就说明,这个社会在慢慢进步,是一种理性包容的表现,而且公允而论,超越左右之争,微博上所表达的民意基本上还是建设性的,并不希望极端激进的民主,是希望这个国家能一点一点地向前走,而不是倒退到改革开放之前。如果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也能契合民意,那么我相信,这类事件,应该而且可以公开真相,要相信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

从“甄嬛”说到王立军,可能有些扯远了,但是,想想也真的蛮有意思的,已经看够了荧屏上的宫斗戏,难不成,还要看一出现实生活中的“宫廷大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