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哆啦a梦各种冒牌结局

首先声明:此贴的目的如题目,是为了反驳各种有关于哆啦a梦的冒牌结局。(驳既是反驳的意思)

相信点开此贴的很多人都知道哆啦a梦有种各种版本的结局,这种结局源于日本、像传染病似地大肆传播,传遍了整个网络。

在此,我明确的告诉你——哆啦a梦没有结局。至今,这部作品仍在播映(日本朝日电视)。

现在,你可能想起你所见到的某个结局,相信你可以在此贴内找到它,并且了解它的荒诞和愚昧。

若想转载本贴,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请自便。无需申告笔者。

本贴很长,为了方便搜索,您可以利用目录。


目录:


No.1 自闭症的大雄

No.2 植物人大雄

No.3 没有电的哆啦a梦

No.4 童年的终结(真实的黑暗生活)



No.1 自闭症的大雄

哆啦A梦最后一集在日本播映。

世界,真的不是美丽的——主角大雄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原来,世界上从没有过机器猫、也没有万能口袋、也没有.....总之,主角是由于极度的自闭症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静子是主角儿时暗恋的同伴,主角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八年前的早晨。一切都是主角的幻想......

这个结局反映了日本社会的冷漠,也表达了作者对社会的极度失望...后来,由于读者极其反感其结局(同时期日本自杀率明显UP,至少有一百多人是直接受其结局影响而对生活感到绝望,《机器猫》是这些自杀者唯一美好单纯的心理慰藉),所以才决定不在动画版中使用此结局。(国内当然更看不到)在小学馆的博物馆中,珍藏着藤本弘先生的最后一页作品《野比太发条都市大冒险》藤本弘先生并没有完成最后的作品就去世了,死因是积劳成疾。


————————驳论:很久以前就有的结局,相信不少朋友都见过这个结局。首先,这个结局并非官方,在TV版或是漫画版中均未曾出现过。

据我了解,自闭症的儿童缺乏想象力、也不愿与他人接触、交流。既然如此,那大雄如何能营造出如此绚丽斑斓的世界呢?又怎么暗恋别人呢?

接下来令我觉得奇怪的是文中写道“哆啦A梦最后一集在日本播映”后又写道“决定不在动画版中使用此结局”。既然没有使用这个结局,何来“播映”?其次,文中已经说“最后一集”那后来又何来“发条都市大冒险”呢?

文中还说“作者对社会的极度失望”,但是看看藤本老师(即作者)最后的作品《大雄与钥匙城(既发条都市大冒)》,虽然老师没有能画完这个大长篇,但却留下了底稿,所以剧情是完全依照老师的想法。看过这的作品的朋友应该知道,这个作品丝毫不像一个"对社会的极度失望"的人的遗作。

文中还写“同时期日本自杀率明显UP,至少有一百多人是直接受其结局影响而对生活感到绝望”根据资料,日本每年自杀人口都有20万至25万人,别说100人,哪怕有1000人因为这个结局自杀,起伏最多也只有0.5%,怎么能说是“自杀率明显UP”呢?

因此,这个结局是一个假结局。




No.2 植物人大雄


大雄摔倒撞了头,但是没钱动手术,为了大雄,叮当把所有的道具卖光,但很不幸手术失败了,大雄成了植物人.最后叮当拿出以防万一而留下的时空门,让变植物人的大雄开门到他想 去的地方,结果大雄想去的地方是...天国。


————————驳论:同样是很久以前就有的结局,毫无根据、漏洞百出。具体点的说,哆啦A梦有急救箱,可以治好百病,仅仅是“撞了头”怎么就治不好?未来的科学也应该能很简单的医好他,又何必要去变卖道具?并且,在原著中,曾明确否定过有天堂(参照《大雄的云之王国》),更何况时空门是指转移时间,如果想要转移地点,应该使用任意门,我不相信藤子老师(此漫画的作者)在短短几句话中能制造出这么多的矛盾,这个结局显然是由第三者执笔的——一个对《哆啦a梦》毫无了解的人。

放下这些矛盾,漏洞依旧存在。简单的举个例子,植物人没有思想,无法思考自己想去哪里,更不可能“让变植物人的康夫开门”了。再比如,日本的保险以及医疗制度非常完善,意外导致做手术原则上是免费的,而且大雄是小学生,在日本,15岁以前的孩童的医疗费全由国家提供,这个在日本可算是常识了。

只是短短两句话,漏洞数不胜数。这个简练的结局只是翻译版本,日文原版我也读过,那可更是漏洞百出。

所以,这个结局,也是假的。




No.3 没有电的哆啦a梦


某天,康夫如往常般忘了做作业,在学校被老师骂,也如往常般被大胖,强夫他们欺负, 就连未来的太太静子也说要嫁给别人.总之,对康夫来讲,生活就是一连串类似事件的反复 ——今天跟昨天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变化是,叮当突然变成植物机器,无论康夫怎么踢,打和骂,叮当都没有反应.

康夫不知道叮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伤心地哭了整晚.可是,无论 康夫再伤心,叮当也只是纹丝不动地坐在柱子前.康夫伸手到口袋内试试,口袋也毫无动静 .最后康夫想起抽屉里的时光机,就穿着睡衣飞到22世纪去找叮当的妹妹叮铃. 叮铃一看哥哥动也不动,马上知道是电池用完了.正想换电池时,叮铃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没有备用电源!叮铃只好问康夫:你愿意让哥哥跟你的回忆都消失吗?原来旧型的猫机器人的耳朵里装有备用电池,以便充电时能保持至今为止的记忆.可是……叮当没有耳朵!康夫终于理解了事情的困难,种种回忆在康夫的脑海里翻腾:康夫跟叮当曾飞到过去,未来,也曾到恐龙世界,海底世界,更在宇宙打过仗……叮铃拼命解-释给康夫听:若要装新电池,叮当醒来时会失去一切与康夫曾有过的回忆.若保持现状,记忆则不会消失.结果,康夫选择现状. 此时,康夫还是小学六年级.

十数年后,从海外归国的康夫,已成长为英俊迷人的青年,并就职于某家尖端科技的企业. 他身边的新娘,正是静子.当年,叮铃回到22世纪后,康夫只跟身边的人们说,叮当回到未来的世界去了.时日一久,也就没人再提叮当的事了. 不过,叮当其实一直被保管在康夫家的壁橱里.康夫为了修好叮当,拼命用功读书,成绩逐年上升,最后到国外求学.现在,康夫身在他自己的研究室中,叫来平日严禁其出入研究室的妻子静子并对她说:"你看,我要按开关了."说完,康夫颊上情不自禁流下两串泪珠.他就是为了这一刻,苦学了十几年……为了这一刻,从一个老是忘了做作业,成绩从倒数起算的笨学生,爬到今天的地位……当他按下开关后,久久的寂静,寂静……终于,叮当开口了:"康夫,我等你很久了!"


————————驳论:这个结局是一个日本作者出版的“漫画同人结局”,也就是同人杂志。作者为“田嶋·T·安恵”,并非官方。一开始小学馆并未搭理,但是后来这个结局在网上传播导致书卖的很火爆(13380部),由于太多的人误解,小学馆只好起诉这位男作家并要求停止出版以及删除传播在网上的漫画。结果理所应当的以小学馆的胜诉告终。该男作家被要求赔偿从稿费等获得的数百万日元的利益,该书剩下的在库也全部被破弃。这个作家也因为此事件,放弃做漫画家,回家乡去了。所以说,假结局不仅危害读者,也会给作者带来诸多麻烦。

那么,我们来具体的反驳一下此结局吧。首先,关于哆啦a梦的动力。在原著中,哆啦a梦的动力来源为“核融合炉”即核能。原料是一般的食物。这么看来,哆啦a梦应该没有电池啊?更别说电池用完了。假设哆啦a梦长期不吃不喝导致核能量的枯竭,即使如此,哆啦a梦的记忆也不会消失。举个例子来看看,相信诸位很多人都有硬盘或是U盘,请想想当你们把这些器具的电源拔掉的时候,它们的内存有消失过吗?据我所知,没有。这是因为在硬盘中有小小的电池来保持内存。这种电池散落在各个部位,有些时候我们能看到芯片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电池,那东西就是。可是,在这个结局中,这些小电池居然全部集中在耳朵里面。只是一个小小的电池,为什么非要把它拿到距离硬盘很远的地方呢?这实在不合情理。而且,如果没有保持内存的小电池,那主电池没电的瞬间记忆就应该都会消失,而不是把电池拔掉的瞬间。

文中还提到,四次元口袋没法儿使用。在原著中大雄很多次的拿下口袋,哆啦a梦也常常洗口袋,也没有见到过口袋变的没法儿使用。

文章的最后,大雄奋发图强,成为了一个海归博士。这本是一个很令人温馨的一幕,不过我也不得不反驳。其实大雄大可以不“苦学了十几年”来修复哆啦a梦——只需要将哆啦a梦送去未来的工厂,让他们修理就可以了,或者用复原灯也可以。既然哆啦美能从未来来到现代,那大雄也应该能从现代到未来去。

综上,这个结局也是假的。不过笔者我并不讨厌这个结局,因为这个结局毕竟很温馨,而不像其它结局那样残酷和恶心。





No.4一天早晨,大雄(台译版里叫康夫)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奇怪的椅子 上,眼前就是哆啦A梦。 哆啦A梦热情的向它打招呼,可是表情呆滞。 大雄试图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是却摔倒了。 哆啦A梦说,由于你长时间坐在椅子上且生命都是靠营养液继续,所以你的肌肉过于萎缩,不方便行走。 大雄不明白哆啦A梦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哆啦A梦向他解释道,在22世纪,人类的科技大幅度的发展,但是新的能源和食物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世界的人口猛增。于是,当时的人类go-vern-ment处于人类总体利益的考虑,决定对新诞生的婴儿统一进行大脑测试,被证实智力处于一定水平线之下的新生儿将会被连接上一种维持生命的装置,这种装置会给他们输送低成本的营养液维持生命,并且会让他们进入一种虚拟状态。 像是黑客帝国呢。 有人插嘴道。

藤本点了下头,继续讲。

在这种虚拟状态下,这个装置将会模拟出新奇,有趣的场景,让人感受到现实世界里体会不到的快乐。

于是,一切都明了了。那些哆啦A梦口袋里的道具——竹蜻蜓,随意门,缩小手枪,桃太郎饭团,时 光包袱巾……那些童年的好友——宜静,技安,小夫,出木杉……

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不可意思的事情——海底鬼岩城,一千零一夜,梦幻三剑士 ,魔界大冒险……这一切一切都是装置模拟出来的,为的只是对那些智力相对较低的儿童的一种 补偿,让他们能在虚幻里快乐,体会童年的美好。

而童年结束的时候,一切也都结束了。 营养装置只是一种人道考虑,当那些儿童满14岁的时候,残酷的现实就要开始了。 由于地球的资源过于紧张,所以那些在虚拟世界里的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儿童要被强制“离开”,即被杀死。 “离开”之前,他们唯一的权利就是知道事实的真相。

那个长得像哆啦A梦的机器人对大雄说:你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你在虚幻里体会到了现实里的人一辈子都感受不到的快乐,在现实里的人要经历工作的劳累和残酷的社会的折磨,而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体会那些新奇就好。所以你不要为你的“离去”感到害怕,相反,融入到忙碌的现实社会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大雄流着泪听着它讲完这些,恳求它再让自己进入一下虚幻里,跟虚幻里的朋友道别。 机器人同意了。

大雄重新进入了虚幻,他用自己存下的零用钱给好朋友们买了很多礼物——小夫的遥控飞机,技安的棒球帽,宜静的裙子……最后,他把剩下的钱买了哆啦A梦最爱吃的铜锣烧,跟家里人一起吃了最后一次团圆饭。

大雄懂事了呢。 妈妈笑着说。

是的,因为我长大了…… 大雄眼睛里含着泪水。

在当天晚上,大雄紧紧着抱住了哆啦A梦。 哆啦A梦,你说我们是不是会永远在一起呢?

这时,漫画分镜切到了现实世界,那个哆啦A梦摸样的机器人伸出圆圆的手触碰到了闭着眼睛的大雄。 大雄的身躯一阵抽搐,然后倒在了地上。最后一个画面,那个机器人用冰冷的声音说了一句:完成任务,目标已经“离去”……

藤本老师讲完了,大家都为了这个结局感到感伤。

他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漫画的时候只有十几岁,看完后就哭了,不过现在想想 ,倒也没什么,最鲜活的哆啦A梦的故事只能存活在童年的记忆里,而现在, 我们的童年早已终结……

————————驳论:

也许有些人看多类似的结局,但是内容稍微有点不同。(既"真实的黑暗生活")这是在转载中有些人进行了删减,在这里,我们来反驳原始的版本。

这个结局最近开始流传,据我所知,这结局源于中国。其内容残酷,颇有真实性,在结局中也是有着很大的危害性。

那么,我们开始反驳吧。在文中,笔者说他采访了藤本广义。我立即在日本搜索网站搜索了这个名字,但是并未出现此人。从文中可以看出,“藤本广义”是青岛大学的教授。于是,接下来我找到了青岛大学的首页,并查找了“藤本广义”这个名字,但是结果依旧是零。一个身为大学教授的人怎么可能一点音讯都没有?实在是令人不解。

藤子老师去世的时候正在制作大长篇《钥匙城历险记》。如果这个结局是由藤子老师所作,那么藤子老师是写了结局再画大长篇?还是正在画大长篇的时候画了结局?那边也说不过去。而且,文中也稍微有提到,“他的两个徒弟来接手《哆啦A梦》的衣钵”这个是事实,藤本弘患上癌症后便写过遗书,具体的交代了自己死后哆啦a梦应该如何延续。既然藤本弘让两位徒弟来接手,那么为什么还要画结局呢?明显这是矛盾着的。这个结局明显很黑暗,就这一点就已经说不过去了。“藤子不二雄”原本是两个人,藤本和安孙子,后期,两人分家,原因恰恰就在于安孙子的作风渐渐偏向黑暗,也就是说安孙子为了不影响到哆啦a梦等乐观漫画,所以才刻意分开。那么,专门为了不使哆啦a梦黑暗才与安孙子分开的藤本弘,还会给《哆啦a梦》画如此黑暗的结局吗?退一步说,假设这个结局真的是藤本弘所著,那么他既然没有发表,而哆啦a梦至今还在连载,那代表他放弃了这个结局,也可能只是在脑子里闪现一下。既然如此,我们有必要把一个人的突发奇想或者是专门遗弃的东西作为结局来发表吗?这样也与藤子老师的初衷相异。因此,即使这个结局真的是由藤子老师所著,我们应当也看作是假的。当然,这已经是退了一大步,我依然相信我们拥有乐观的思想以及优越的幽默感的藤本弘老师是不会著作如此消极的结局的。

不过这些也未免太过于主观,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客观点的从文章内容里找到破绽吧。

文章很长,简单的说说内容就是“大雄的世界是未来的科学所营造出来的,因为未来的资源已经无法维持人口了,所以让大雄这样智力不高的孩子们进入虚幻,体会到现实世界中无法体会到的幸福。但是到了14岁,这些孩子就会被杀死”。咦?体会到现实世界中无法体会到的幸福?我怎么记得大雄在“虚幻世界”中并不是非常快乐,至少到哆啦a梦到来之前不能说是幸福吧?那么,如果哆啦a梦的到来就是所谓的“幸福”的话,为什么还要等近十年?(原著中哆啦a梦来的时间并不统一,在这里视为10岁既四年级)这十年来大雄被胖虎、小夫等人欺负,考试成绩一直很差,静香也不搭理他。能说这是“幸福”吗?并且,“到了十四岁就会被杀死”的这个设定也有问题。有些朋友可能知道,大雄在《离家到无人岛》一集中在无人岛生活了15年,远远超过了14岁。按照这个结局中的设定,在哆啦a梦到来之前就应该一个人抽搐,然后独自死去(当然,这也很难说是“幸福”了)。可是,众所周知,大雄并没有死亡,最后被哆啦a梦找到,并用时间时光包巾恢复到原来的年龄。

综上所述,这个结局也是假的。这个结局的可恶之处就在最后,它将《哆啦a梦》中的充满着爱世界,也就是藤子老师多年来营造出的世界完全的否定,并给我们植入一种很可怕的概念——“现实永远是黑暗的”。这也是作者的一种变态的情感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