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第八次行使否决权 再否决叙利亚草案

联合国安理会4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决议草案未能获通过。

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

当天的表决原定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时举行,由于安理会内部分歧明显,表决时间一再推迟,最终于美国东部时间11时50分举行。此前,安理会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闭门磋商。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4日在莫斯科表示,摩洛哥提交给安理会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完全让俄罗斯无法接受”,如果美国企图让安理会4日就这一草案进行表决,将在安理会“引发新的丑闻”。

1月27日,摩洛哥代表阿拉伯联盟向安理会提交了一份由法国、英国、德国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此后,安理会就这一草案进行了多轮磋商。

安理会2日在摩洛哥提交的草案基础上形成了一份新的草案。草案虽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交权等内容,但仍保留了“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

中俄外长通话协调叙利亚立场

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表决 中俄投否决票,决议未获通过

俄外长将访问叙利亚见巴沙尔 叙军被指炮击霍姆斯市区造成337人死亡

联合国安理会昨天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投了否决票,决议未获通过。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恢复以后第八次行使否决权。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都投了赞成票。

事实上,在表决前,俄方已经强烈暗示过将否决草案。投票前,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中国外长杨洁篪通过电话交谈,讨论了草案的问题。早在去年10月4日,中俄就已经联手否决了英法等欧盟国家提出的一份涉叙决议草案。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昨天在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公开会上发言时说,中国坚决反对使用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坚决反对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等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作法。这一表态与几天前没有变化。

当天的表决原定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时举行,由于安理会内部分歧明显,表决时间一再推迟,最终于美东时间11时50分举行。此前,安理会进行了近2小时的闭门磋商。

中俄要继续协作

俄方消息说,“中俄两国外长重点讨论了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向安理会递交的涉叙利亚决议草案的问题。双方高度评价俄中两国在安理会框架内的协作,并主张叙利亚立即停止暴力并开始举行内部政治对话。”俄中两国外长商定,将继续就叙利亚问题在安理会框架内进行协调和磋商,以促使安理会制定一份平衡的决议草案文本,为政治调解叙利亚危机开辟道路。

正在出席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的拉夫罗夫昨天说,他将与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于本月7日访问大马士革,并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举行会晤。拉夫罗夫没有披露此次叙利亚之行的具体目的。

就在投票几小时前,据总部设在迪拜的阿拉伯电视台报道,叙利亚军队当天早些时候炮击霍姆斯市区,造成337人死亡、约1300人受伤。不过,消息遭叙利亚官方否认。

事先威胁否决

拉夫罗夫昨天警告,强行表决当前版本的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将引发“丑闻”。他暗示,如果俄方提出的最新修改意见得不到重视,俄罗斯可能否决草案。

拉夫罗夫当天接受俄罗斯电视一台采访,呼吁联合国安理会不要表决当前版本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如果他们希望为自己在安理会再添一桩丑闻,”拉夫罗夫说,“那我们可能无法阻止他们。”

摩洛哥1月27日代表阿拉伯国家联盟向安理会提交法国、英国、德国及有关阿拉伯国家共同起草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内容包含支持阿盟1月22日的新倡议,即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向副总统移交权力,政府与反对派最晚两周内着手“认真对话”,两个月内组建民族团结政府。这份草案文本引发安理会分歧,遭遇俄罗斯坚决反对。为争取俄方支持,草案做出调整,依旧支持阿盟倡议,要求“推动政治过渡”,但删去要求巴沙尔向副总统移交权力的表述。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先前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闭门会议上表态,如果草案匆匆递交安理会表决,俄罗斯将投票否决。

拉夫罗夫说,俄罗斯反对强行表决的原因是“俄方提出修改意见众所周知”。“我昨天把它们告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由后者转达给其他国家代表,”他说,“这些意见合理、客观,希望偏见不会压倒常识。”

拉夫罗夫认为,当前的草案有两点必须修改。俄方认为,草案对巴沙尔政府提出要求,对反对派却“约束”甚少;另外,俄方对草案相关表述是否预判巴沙尔政府与反对派的对话结果仍存担忧。“除非对双方(都提要求),”他告诉媒体记者,“不然就是在一场内战中支持其中一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