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俄为何再次联手否决叙利亚决议?

中俄为何再次联手否决叙利亚决议?

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今年2月4日中俄两国就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联手投下了反对票,否决了由摩洛哥提交的、西方国家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从而使某些国家武装干涉叙利亚,强行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的希望化为泡影,正如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哀叹的,对叙利亚实行军事行动将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中俄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坚决态度,消弭了可能造成旷日持久的叙利亚内战的隐患,阻止了叙利亚一场可能发生的人间浩劫,从而保证了叙利亚各派政治力量在友好协商的前提下,自主选择政治生活模式的时空,有力地维护了阿拉伯世界的社会秩序。

不仅如此,中俄再次联手否决叙利亚议案,还让某些别有用心的国家企图强行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的阴谋成为绝不可能,绝对的排除了任何试图武装干涉叙利亚内政的所有可能,这对于建设冷战之后新的国际秩序树立了一个成功的典范。

中国始终认为,不得使用武力,和平解决争端是《联合国宪章》确立的基本原则,各国都有义务遵守执行。作为肩负着维护国际和地区安全重任的联合国安理会,只有当一国形势危及国际和地区和平与安全时,安理会才能派上用场。叙利亚问题本质上是一国内政,理应由叙利亚民众自主协商解决。对于曾饱受殖民之苦的叙利亚来说,反对外来干涉和占领,无论是反对派还是执政者,都坚持这一点。同理对于发生在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当事国政府也承担着维护公共秩序、实现社会稳定的首要责任。也就是说,不干涉内政原则不但没有过时,反而更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长期以来,西方国家打着民主、人权的旗号,根本就不考虑其他国家的国情和实际情况,操纵或者干脆绕过联合国安理会,采取各种方式,一味的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到其他国家的头上。稍不如意,不是制裁,就是赤裸裸的武装干涉,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表现出一种盛气凌人的新霸权主义思维。伊拉克、利比亚政权的更迭就是这种思维的产物,结果导致这些国家陷入了长期的不稳定之中,成为国际社会难以摆脱的重负。

中国认为,不干涉他国内政,并不是什么都不做或者什么都不能做,而是应该在联合国的合法框架下解决有关冲突。回顾此前的利比亚问题,联合国安理会仅仅只是给予北约“保护平民”的权力,但是却被北约滥用为参加利比亚内战,拉起偏架,此次叙利亚问题,美国仍想“照葫芦画瓢”,来个“其他措施”,复制利比亚模式,这肯定行不通。可以说过去那种做什么都打着联合国旗号的历史,已经被划上句号。现在新兴国家强硬起来,在联合国开始对美国权力形成制约,那种操纵或者绕过联合国,抛弃国际准则,搞所谓“人权使命”的做法已经没有了国际生存空间。中俄的联手否决就是对北约在利比亚“违规做法”的明确回应。

中俄联手否决叙利亚决议案除了基于维护国际社会的新秩序这一因素之外,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排除叙利亚与中俄两国的友好关系,中俄两国考虑更多的是地缘政治关系的稳定。叙利亚地处中东战略要冲,东邻伊拉克,比邻以色列、黎巴嫩,南濒约旦、北靠土耳其,是牵动巴以、黎以、伊朗与以色列等复杂敏感关系的枢纽。过去叙利亚在历次中东战争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维护叙利亚稳定不仅仅符合地区国家利益,更符合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更是中俄两个紧邻叙利亚地区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追求的共同目标。

笔者认为,目前阶段,叙利亚需要的不是“大棒”和威势,而是尽早开启叙利亚执政者和反对派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对话。叙利亚现行政府应该收起手中的武器,大力推行国内改革,认真回应民众的诉求。反对派也要展现坐到谈判桌前的诚意和勇气,推动国内和解,化解内战危机,为叙利亚民众共谋福祉。那种动辄制裁或者威胁使用制裁的做法,不仅无助于解决叙利亚问题,反而可能火上加油,刺激叙利亚局势进一步恶化。

总之在21世纪的今天,处理国家之间的关系应该多一些宽容,少一些指责,多一些合作,少一些对抗。那些动辄使用制裁,甚至以武力相威胁的冷战思维早已不得人心,更与求和平、谋发展、促发展的时代主流背道而驰。通过对话和谈判等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和分歧,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自主解决内部问题的权力,是国际社会理性的选择。倡导更多国家回归这种理性,更是中俄联手否决叙利亚决议案的意义所在。(201202050007)(本文同步发布在各网站)

[附录叙利亚事件的相关新闻报道]

中俄共同否决安理会叙利亚决议美英法德不满

2012年02月05日05:17新华网

2月4日电(记者白洁顾震球林琼)联合国安理会4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否决了由摩洛哥提交的、西方国家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

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在表决后的解释性发言中说,安理会中的某些国家自去年3月开始以来就不断破坏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机会,试图在叙利亚强行推动“政权更迭”、支持反对派上台、持续煽动国内冲突。

他说,付诸表决的决议草案未能充分反映叙利亚目前局势的实际情况,向叙利亚有关各方发出了一个“不平衡”的信号。

他同时表示,俄罗斯已宣布外长拉夫罗夫及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将于本月7日访问大马士革,并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会晤。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在解释性发言中说,同不少安理会成员一样,中国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中国支持俄罗斯提出的修改建议,也注意到俄罗斯外长下周将访问叙利亚,有成员要求继续就草案进行磋商,这是合情合理的。

“但遗憾的是,上述合理关切未被采纳,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的情况下强行推动表决,无助于维护安理会的团结和权威,无助于问题的妥善解决。因此,中国对这一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李保东说。

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解释性发言中对决议草案未能获得通过感到非常不满。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说,该决议草案被否决使得安理会不能就解决叙利亚问题达成一致。她同时表示,叙利亚目前的政治危机日益加深,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威胁。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劳德说:“对安理会、叙利亚人民以及爱好民主的人来说,今天都是悲伤的一天。”

当天的表决原定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时举行,但由于安理会内部分歧明显,表决时间一再推迟,最终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1时50分举行。此前,安理会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闭门磋商。

1月27日,摩洛哥代表阿盟向安理会提交了涉叙决议草案。此后,安理会就这一草案进行了多轮磋商。安理会2月2日在摩洛哥提交的草案基础上形成了一份新的草案。草案虽然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交权等内容,但仍保留了“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

中方坚决反对强行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

2012年02月05日01:44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2月5日电综合消息,联合国安理会当地时间4日上午表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表决结果为13票赞成、2票反对、0票弃权,俄罗斯、中国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使否决权否决了这一决议草案。

今年1月27日,摩洛哥代表阿盟和西方国家向安理会提交了一份新的决议草案,新决议草案谴责叙利亚镇压民众抗议,但没有提出制裁、要使用武力制裁或者威胁使用武力的条款,草案支持阿拉伯联盟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移交权力的计划。

联合国安理会31日就叙利亚问题举行高级别会议,听取卡塔尔首相兼外交大臣哈马德、阿盟秘书长阿拉比以及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向安理会通报叙利亚局势。

对于这份草案,俄方表示其中部分内容无法接受,但并未完全放弃这份决议草案。俄方强调,若不排除对叙利亚动武可能,将动用否决权。

俄方建议在莫斯科召集一次叙利亚各方的对话,以解决这一危机。

中方则表达了对于俄罗斯提出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的支持,愿根据有关原则立场,积极、建设性地参与磋商,同各方一道,为推动通过政治对话妥善解决叙利亚问题而作出努力。

中方并强调,坚决反对使用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坚决反对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等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作法。

安理会2日经长时间闭门磋商后,于当晚在摩洛哥提交的涉叙决议草案基础上,形成了一份新草案。据悉,新草案虽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向副总统移交权力、政府与反对派着手“认真对话”、组建“团结政府”等内容,但仍保留“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

俄罗斯副外长加季洛夫3日在莫斯科表示,俄罗斯不可能支持西方国家起草、但经过修改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新决议草案,因为该草案没有充分考虑俄罗斯的原则立场。

加季洛夫说,尽管新决议草案顾及到了俄罗斯及与俄立场相近的国家的部分关切,但还不足以让俄罗斯支持这一草案。俄罗斯对草案内容仍有不少疑虑,俄方将从自身原则立场出发,继续就草案内容与其他国家磋商,继续对草案内容进行修改。他说安理会近日不可能就这一草案进行表决。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4日在莫斯科表示,摩洛哥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完全让俄罗斯无法接受”,希望安理会不会在当天就这一草案进行表决。

在此次表决之前,俄罗斯对于文本内容提出了进一步修改意见,但美国代表称其建议“不可接受”,西方国家仍决心进行表决。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表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后发言

2012年02月05日 02:31

来源:外交部网站

安理会刚刚就关于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中方投了反对票。

中方一直高度关注叙利亚局势。我们呼吁叙利亚有关各方停止暴力,尤其要避免无辜民众的伤亡,尽快恢复叙利亚的正常秩序,尊重广大叙利亚人民对于变革的要求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诉求,这符合叙利亚和叙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支持阿盟斡旋叙利亚危机的努力,以推动尽快启动叙利亚人民主导的、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和矛盾,使叙利亚形势恢复稳定。

国际社会应为实现上述目标提供建设性帮助,同时应该充分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安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行动,应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应有助于缓解紧张局势,有助于推动政治对话,化解分歧,有助于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不应使问题复杂化。

基于上述,中方积极参加了有关决议草案的磋商,支持阿盟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维护地区稳定所作努力。同不少安理会成员一样,中国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中国支持俄罗斯提出的修改建议,也注意到俄罗斯外长下周将访问叙利亚,有成员要求继续就草案进行磋商,这是合情合理的。但遗憾的是,上述合理关切未被采纳,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的情况下强行推动表决,无助于维护安理会的团结和权威,无助于问题的妥善解决。因此,中国对这一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

叙利亚是中东地区的重要国家。叙利亚保持和平与稳定,符合叙利亚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中国愿同国际社会一道,继续为妥善解决叙利亚问题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