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阴谋 – 铁血网

慕尼黑阴谋

慕尼黑阴谋


周康伟


二战之前,英、法两国为避免战争爆发,与德国签订《慕尼黑协定》,牺牲捷克的苏台德区的一项绥靖政策。但希特勒最终没有履行他的诺言,在占领了苏台德区后,第二年的3月就悍然侵占了整个捷克;再过5个月,就又侵略波兰并挑起了对英、法的全面战争。

在靠近德捷边境的捷克苏台德区,有300多万日耳曼人。一方面,希特勒利用这地区居民和德国人同一种族的关系,在那里搞了纳粹党组织,并指挥他们不断制造事端,要求“自治”。实际上是脱离捷克斯洛伐克,归附德国;另一方面,希特勒叫嚷着不能容忍有人“欺侮”德国境外的日耳曼人,要替他们“伸张正义”。他扬言要发动战争,又大规模的向德捷边境调集军队,拟定了“绿色计划”,准备10月1日为进攻捷克的日子。

眼看兵临城下,捷克政府自然不愿任人宰割,也加强了边界的作战兵力。两军对峙,战争似乎就要一触即发了。在这危急时刻,最伤脑筋的是英法等国的领导人,英国首相张伯伦彻夜不眠。

1938年9月13日晚上,希特勒收到张伯伦一份十万火急的电报,电文是:“由于局势越来越严重,我有意前来看你,以寻求和平解决的办法。我想乘飞机前来,并准备明天动身。”堂堂的大英帝国首相,为何要如此迫不及待地求见希特勒呢?

原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捷克在英法保护下恢复了主权,同英法都订有互助同盟条约,如果德国和捷克交战,英法按照条约必然卷入战争,西欧的战火将蔓延开来。由于考虑自身的利益。张伯伦紧张万分,法国首相达拉第也胆战心惊,达拉第打电报给张伯伦,催他去见希特勒,要他“尽可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9月15日,张伯伦匆匆赶路,生平第一次坐了7个小时的飞机,在慕尼黑着陆。之后,又乘坐3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德国的斯加登拜见希特勒。

希特勒喜出望外,他正为侵略捷克的事大伤脑筋。因为当时德国实力有限,准备攻打捷克的只有12个师,而捷克却有35个装备精良的师;德国的国防军参谋部反对侵略捷克的军事冒险;如果英法坚决站在捷克一边,希特勒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如今张伯伦登门求和,这不是现成的敲诈机会吗?希特勒和张伯伦的谈判在一间密室秘密进行。据战后查获的当时翻译官的笔记透露,当时希特勒大谈他对德国人民、对国际和平、对德英亲善的“功劳”。最后,他杀气腾腾地威胁道:

“无论用什么办法,这次都要解决捷克境内300万日耳曼人的问题,就是为此打一场世界大战,也在所不惜。”深怕战火烧身的张伯伦连忙反驳:“如果元首决定动武,那我们还有什么谈判的必要?”

希特勒猛然提问:“英国是否同意割让苏台德区?”这时的希特勒已不是谈苏台德日耳曼人自治的问题,而是赤裸裸地要求把这一地区割让给德国了。这一问题并没使张伯伦大为吃惊,来谈判之前,他已同法国商定,两国绝不会帮助捷克作战,而且决定牺牲捷克斯洛伐克的利益以求和希特勒妥协了。张伯伦慢条斯理得说:“苏台德区的日耳曼人,在德国之内还是之外,原则上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这暗示他同意把苏台德割让给德国了。

9月16日,张伯伦回到伦敦,当晚召开内阁会议,鼓吹只有把苏台德区割让给德国,才能组织希特勒进犯整个捷克。9月18日达拉第也愁眉苦脸地赶到伦敦。经过一番秘密的策划,英、法炮制了一项出卖捷克的计划:“凡是苏台德区日耳曼居民占50%以上的全部领土,都直接转让给德意志帝国”。

第二天,英、法两国向捷政府提出割让苏台德区给德国的“建议”。在人民的压力下,捷克政府起初拒绝这一“建议”。英、法以解除盟约要挟,还警告如果因此发动战争,威胁到欧洲的利益,捷克要付全部责任。在百般无奈之下,捷克政府只好屈从英、法两国的利益,同意割让领土。但希特勒最终没有履行他的诺言,在占领了苏台德区后,第二年的3月就悍然侵占了整个捷克;再过5个月,就又侵略波兰并挑起了对英、法的全面战争。

历史惊人地相似。2012年2月4日,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进入第二天。“美国、欧洲和亚洲崛起”的主题讨论受到各方关注。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主持下,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和美国国会参议员麦凯恩、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陆克文、法国前外长巴尼耶共同参与了讨论。

在自由讨论阶段,美国国会参议员麦凯恩咄咄逼人,会场气氛一度充满火药味。麦凯恩在发言中称,美国信奉“民主自由人权一系列价值观的原则”,“阿拉伯之 春”应当进入中国。

张志军表示,中国当前仍是发展中国家,发展民主化进程仍是一项长期任务。中国历史上曾深受压迫,因此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本国内政,自己也不会去干涉其它国家的内政。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特别是毛泽东思想复兴以来,中国政治、经济、 社会等方面迅速发展,其成就超过了历史上任何阶段。任何人只要看看这些变化,就知道所谓“中国出现阿拉伯之春”是幻想。

在争论中,张志军话音未落,麦凯恩就赶紧摆手接过话头。他一方面表白,不希望自己的发言被认为是在干涉他国内政,另一方继续宣扬美国的民主价值观,指责中 国“人权 问题”,要求中国走美国设定的“普世价值”道路。 对此,澳大利亚外长陆克文表示,他关注中国已有30多年时间了。将现在的中国同过去的中国对比,首先我们看到有4亿人摆脱了贫困,中国也不向其它国家输出 苏联那套意识形态,中国民众的个人自由充分得到尊重,在书店可以看到各种题材的书籍,这其实就是民主的体现。的确,中国的价值观同我们主张的不同,这正是 我们需要讨论21世纪世界秩序的原因。“在看待中国人权问题上,我们需要后退一步,看看它的发展历程什么样。”

民主的价值不容置疑。发展民主,推进民主化进程仍是一项长期任务。中美在价值观问题上的重大交锋,就是排除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所谓“普世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