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杀手的契约》完整版

《杀手的契约》一个中国退伍特种兵的真实经历



1995年,16岁,被老爸强行应征入伍(当时还真没想过去当兵)就这样,到了云南,做了一名小小 的士兵,新兵生涯很辛苦,想家,想妈妈,最受不了就是部队的伙食,而且还受老兵的欺负,慢慢 的,新兵变成老兵,开始


喜欢上部队,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感情,2年兵(原来服役3年)碰上部队选 拔侦察兵,就去了,没想到我的一技之长(射击很好,没办法,从小在部队长大,枪我熟悉得很) 帮助我顺利的进入了侦察连,开始了魔鬼般的


生活,半夜三点,紧急集合,一团忙乱之后冲到门 口,迎接我们的是一根水柱,全身湿透之后,教官说:没事了,你们回去睡吧-_-!!


每天枯燥的训练单兵动作,教官只教一遍,做不好,等着被踹吧,每天,动不动就15公里武装越 野,跑得我们口吐白沫,要死不活,做不好,重来,还要忍受教官那不堪入耳的骂声!直到你做好 为止,那时候,晚上我的眼


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要退出很简单,说一声,我就可以回普通部队, 呆到退伍的时间,可我又不愿这样放弃,侦察兵啊,就是特种部队,多少士兵梦寐的,3个月后, 终于熬过了第一关,后面的训练似乎没那么可怕,之


后就是小组训练和专业训练了,在火辣辣 的太阳下练习瞄准,中暑过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每次中暑,只听到教官一句:医务员~ 之后灌藿香正气水,醒来之后是教官铁板的面孔:还撑得住吗?我能说不撑


得住吗?那么好,继 续,没有命令不许起来!


终于,可以执行任务了,我们的任务很简单,打击毒贩,一般是抓,但也有消灭的,而且常常是 越境执行,当然,我们的越境是秘密的,我的一个战友就这样牺牲在缅甸的丛林里,再也没有回 来,刚开始,心情还比较


兴奋,我终于成为个合格的特种战士,一个合格的狙击手,让人闻风丧 胆的杀手,一次有一次的任务之后,我开始思考,曾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如此脆弱,任务是任 务,可是,每次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不留


活口,难道异乡的人就不是人?他们和我们一样 的黄皮肤黑眼珠,他们贩毒甚至养不活一家几口,毒品虽然让我痛恨,但这些人却让我同情.


距离:860 风速偏东1-2级,建议纠偏0.2度,温度合适,上下偏差适中,副射手建议,目标全身暴露,我选了 个完美的狙杀阵位,三秒钟后,随着我的85式一声闷响,目标的胸口绽出一团血雾,目标终结, 我简单的说了


一句,眼睛依然在在瞄准镜上,他的孩子,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6 ,7岁的女孩,在不知所措的嚎啕大哭,或许,他生前是个慈祥的父亲,是女孩眼中的神,然而,在 我的任务简报里,他只是个代号,没有名字,一个没有任


何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的眼里,他只 是个目标,我和副射手带着复杂的心情爬出了阵位,回到集结地,在那里,直升机会把我带回国 ,我的任务完成了.


一次又一次,我们小组执行了许多次任务,如果说其他任务也让我们良心有些不安,但这次,却 让我们愤怒,简报上说,一个官员出境被挟持,他带有机密材料,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他解救出来 ,并将材料带回来,一共


三个人,两男一女,依然是晚上,渗透小组已经爬到了脚楼下,情报显示 ,我们的目标就在脚楼上,这是一个村庄,一个热闹的村庄,确切点说,是个边境赌场,为了不惊 动任何一个人,甚至一条狗,渗透小组从晚上9点


爬到了凌晨3点,突击组和狙击组,支援组已经 就位,但是该死的村庄却依然那么热闹,凌晨5点,还没有散会的迹象,不能再等了,天一亮,任 务就失败了,突击组也进入了村庄,在必要的条件下,他们会配合渗透组


将人强行带出来,跟以 前一样,干净利落,没有惊动任何人,不,除了几个看守,不过他们再也不能告诉别人发生了什 么事情,人带出来了,但是,我们也愤怒了,什么重要官员,什么机密材料,原来是个贪官带着小 秘


出境赌博,输钱被扣,他竟然还要求我们将带出去的钱给抢回来,结果,回答他的是我的一枪 托!


我们是什么??我们只是机器,但我们不只是机器,更不是杀人的机器,上级从来不告诉我们为 什么要执行任务,抓回来的人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我们只是执行,我开始思考这个 问题,然而,我们只是士


兵,我们要永远服从上级的指示,哪怕他们要我们去死!


01年,我5年的特种士兵生涯还有一年就要完结了,依然是越境任务,任务简报上依然是个毫无 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们眼里,依然是目标,河马式直升机剧烈的抖动,我们已经习惯了,而且 还开玩笑说,中国的军


事装备真好,出任务还一路有按摩椅!速降的时候,突然一阵侧风,河马 几乎失去了控制,我摔下来了,速降的半途,我带着20多公斤的装备摔了下来,我的右腿骨折, 严重错位,就这样,我在部队医院躺了半年,感谢


部队医院的医术高明,要不,我将终生残疾,现 在,我的右腿依然比左腿短那么一点点,平衡感也没那么好了,医生说,我很幸运,因为这么严 重的错位能拉成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再也不能训练了,再也不能出任


务了,我的位置,由另 一名狙击手补充,对于部队来说,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我再也不是那个最优秀的狙击手,我只 是个躺在病床上的废人,出院后,我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呆到了退伍,领了8万元的退伍费(包含 了


伤残补贴)和一张退伍证,回到了社会,这个我隔绝了7年的社会.


社会我已不再熟悉,我努力的学习,可是,朋友都说我落伍,我不会应酬,不会见风使舵,不会拍 马屁,甚至,不会追女孩子,爱情对我来说,似乎是个我永远打不中的目标,我不知道,我在部队 里学到了什么,有时候,我


想,我学到了杀人,狙击,爆破,抢劫??部队就这样将我放到了社会,7 年的青春,一条几乎伤残的腿,8万元钱,就这样画上了等号,值得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 部队献出了我的青春,我为祖国奉献了,无所谓后


不后悔,现在,虽然我落伍,但我在努力的学 习,部队给我的不只是8万元钱,还有坚强的意志和永不妥协的精神.这就是我,一个曾经的特 种部队的士兵的故事.


我们的部队跟普通的部队不一样,普通部队跟我们相比,简直是天堂,武警部队就是天堂中的 天堂了,我们驻扎在大山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每天看到的都是 大山,营房,战友,大山,营


房战友,没有批准,是不能离队的,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每天的娱 乐就是7点的新闻联播和唱歌,没事情的时候,没人会想起我们.祖国对我们来说,是指导员和 电视里看的,我们是隔绝在罐头里的,这样最好,不


会变质,不会不忠于祖国!


感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将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是我的文采不行,所以一直 没有实施,我想在这里,借红豆的一席宝地,慢慢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


新兵生活对于很多当过兵的人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从我进入侦察连训练开始说吧


97年,香港回归那段时间,部队要从两年兵里挑选侦察兵,每个人都可以报名,通过连队的准许 和初步考察后,我顺利的进入了复试,我有一技之长,就是射击,从小在部队长大,从我的爷爷 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有


从军的传统,我是拌着枪长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部队当时所有的 现役枪支我都可以随便拿起就打个10环. 我们被拉到了一个训练营里,我们很兴奋,似乎我们已经是人人景仰,人人胆寒的特种士兵,带 队连


长给我们介绍了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后,教官出现了,这是个个子不高,看起来也不怎么 强壮的人,跟我们想象中的特种部队队员简直大相径庭,不过想想,我也不是那么的看起来很 顺眼,也是个子不高,身材不


怎么壮实的那类. 教官开始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他的眼睛很威严,是那种让人永远也猜不透 他在想什么的人,之后,他回头对带队连长说了句话:你们选了那么久,就选了这么些垃圾给我 !!什


么??我们是垃圾??!!我们可是整个部队里最好的士兵. 他终于回过头对我们说了第一句话:在这里,我就是皇帝,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直 到你们被踢回去或者从这里走出去,你们的命是我的,我不管你


们在部队里多么威风,在这里, 回答我的话只有两句:一是:是!教官!!二是:明白!教官!!如果让我听到第三句,我就会让你们 -他- 妈-的-屁股开花!!听明白了吗!!!说得那么清楚,能不明白吗,我隐约感到,我的好日子到


头了 ~ 接下来,是领训练服和些生活用品,还领到了我们各自的编号,我领到了4318,看着怪不舒服的 ,不过318是我的生日,或许他会给我带来好运!


之后,分配房间,吃饭,无所事事,没人搭理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冷若冰霜,熄灯号响了,睡觉 大约凌晨3点,正是美梦时间,一阵急促的哨声想起,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冲出门口,还没 回过神了,一条高压水柱劈头


淋了过来,我们东倒西歪的终于排好队,教官说,确切点应该是吼 !你们这帮他~妈的臭虫,三岁小孩都比你们跑得快,没事了,滚回去睡吧!! 这晚,我们被教官整了3次,筋疲力尽~


5点,起床,教官吹哨集合,二话不说,先跑15公里武装越野,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回来,等 着吃早饭,又一阵哨子,我们再次集合,这次不多,5公里而已,先跑回来先吃饭,妈呀~~~晚了就 难说了 很不幸,我没赶上


早饭时间,饿着肚子跑了一天,教官好象对次乐此不疲,想想就5公里,15公里 ,10公里,要不,围着操场跑,直到他说停,而且,还很喜欢让你拿着些很不舒服的东西,比如,没 有枪带的枪,断了个背带的背包,让我们怎


么拿都不舒服的东西来跑,还有,边跑边大声的唱歌 ,经常把我们弄得快断气,规定时间跑不到,继续,直到你跑到为止,就这样跑啊,爬啊,跳啊,半 夜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紧急集合,有时候几天不让你睡觉,在我


们看来,教官简直就是魔鬼 撒旦,不~~他比撒旦还撒旦.


3个月后,一些人被淘汰了,我险些在这些人里面,不过还好,我有个好处,就是做事就做最好, 就算有最后一丝力气,我爬都要爬到终点. 接下来是专业训练和小组训练,我们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突击组,渗透组,狙击


组,机枪组,分别 进行不同的训练和磨合训练,我进了狙击组,专门训练狙击战术和情报判读等等~专业训练对 体能训练来说,舒服了很多,基本弹道学,枪支熟悉,狙击工具,狙击训练,情报判读,路径选择, 阵位选


择,特种车辆驾驶,长途拉练,单兵拉练,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慢慢成长成个几乎合格 的特种士兵


最后的考试到了,这是实战拉练,也是决定我们是被送回普通部队还是成为个真正的特战队员 ,过了这一关,我们就不在是学员,而是在编的特种士兵,我也不再听那刺耳的4318,而会有个 好听的代号


凌晨1点,集合,教官给我们发了一张地图,一支枪,一发子弹,一把野战匕首,2两米,2钱盐,指 北针,水壶,狙击手的画图笔,背囊除了模拟负重,什么都没有,而且,背囊回来要过秤,少一两 都不行,直升机把我们扔到了


大山里,我们从来没来过的世界.


我们小队5个人,开始了分工,我在地图上标示出目的地,现在位置,中途有可能得到补给的地 点,前进的分目标,前进的线路等等,他们开始制作野外生存工具,现在,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2个小时后,我们有了2把


弓,十几支箭,几根梭镖几把石刀,到达地图标示的第一个集合地点后 ,我们发现了个重大问题,地图和地形不匹配,也就是说,地图是假的,没办法,我只好重新修正 地图,这要耗费很多时间,因为,每到一个集结地


我都要修正地图,MD~~我心里恶狠狠问候了教 官他全家女性,都这时候了,还给我们下扳子!


前三天很顺利,每天推进10几公里,没有人打搅我们,除了该死的蚊子,沿途伙食不错,晚上用 头盔抓地老鼠,一路上还顺手抓了两条蛇,下鸟套还套了只不知名的鸟,每天睡上4个小时,照 这样的速度,我们用不着


20天就可以跑完150公里,顺利过关了.


第四天,行军涂中,前锋侦察发现了个脚印,这不是我们的脚印,花纹不对,这是野战特种部队 的野战靴的印子,昨天傍晚下过雨,脚印有些模糊,曾经被水泡过,也就是说,这个脚印是前两 天留下的,从脚印的摩擦


来看,是轻步兵,要么是大队侦察兵,要么就是渗透部队,我们搜索了 附近,没有发现大队的痕迹,难道是掉队的士兵??不可能,对于老特战队员来说,这是个低级错 误,脚印是向山下方向的,山下有个峡谷,是原来


我选择的行进路线,看来,我们不能走这个方 向了,两天,对于特战队员来说,并不是个长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我们从他们眼皮子下 面经过,然后干掉我们,丛林是他们最好的隐蔽,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


会在哪里等我们.经过 商量,我们决定改变行军线路,翻过大山,然后折返,从小河泅渡,然后在转过封锁,这样虽然线 路长了很多,但是比较安全,看来,今夜不能睡觉了!


很幸运,我们成功的躲过了第一轮伏击,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今天我们只行进了8公里,如果这 样下去,我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当然,最近的距离在物理上永远是直线,在军事 上,直线是最远的,白天,


直升机不时的从我们头上飞过,那是等信号弹的,如果有人坚持不住, 只要一拉信号弹,他就可以退出,我可不希望我被直升机吊走,训练那么久功亏一篑,岂不是太 冤枉了!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老特种队员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蛇了, 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 向丛林索取,晚上也不


敢生火,我们象受惊的兔子,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线路一改再 改,改的我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似乎我们想什么这些老东西都知道,每条线路都有他们的人 在等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兜


圈,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而且还跑进了他们的中 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快破灭了,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如果我另选条路, 哪怕远点都比在这里强!


第十天,天助我也,下了大雨,我们在雨幕中突破了包围,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天时间了,现在 我们哪怕跑看来也赶不上了,怎么办??我忽然想起,目的地旁边不是有条大河吗?我学过,如果 不会走就跟着小溪走,


小溪会变小河,而小河会汇入大河,这里还很危险,不能造船,于是我们 就叼着空心草,找了几个枯死的树桩,就这么抱着树桩顺着涨水的小河漂流,速度真快啊,转眼 就跑出30公里了,终于跑出了危险地带,我们立


即找来树枝等等,做了个木筏,快马加鞭的赶出 去~~


命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我们在第18天最早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合格了!!!我们成为了特战士 兵了!!!兴奋的感觉将所有疲惫一扫而光!!


训练结束了,我们呆了快一年的训练营要送我们走了,我很自豪,我是走出来的,而不是被踢出 来的,同来的300多人,只留下了80多个,我们用努力证明了我们是最优秀的,之后,我们将被分 配到侦察连里,我从个


普通士兵变成了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代号猎鹰!!


训练营给我们开了欢送会,原来铁板脸的教官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忽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恨 ,如果不是他,我们就不能成为合格的特战队员,我要感谢他,但我知道,我永远不能在回到这 个地方,这是部队的规


定,除非,我是以教官的身份回来,教官他训兵10年了,妻子没能随军,并 不是部队不允许,而是训练营的生活太苦,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活下来是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又重新成为了新兵,一个丛林特种侦察连的新兵,本来以为我很快可以出任务了,可以展现 自己的神枪狙击的风采了,可是,依然是常规训练,我在训练营里的小组被编成了个班,我们每 天的训练就是磨合大


家,偶尔还有跟其他小队的进行对抗性训练.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月,终 于可以出任务了


任务很简单,抓个人,他在边境的一个小村里,据说是走私枪支弹药的,我的任务就更简单了, 找个位置作为观察手,随时报告情况,旁边还有个老狙击带着我,任务很顺利,渗透小组轻而一 举的就渗透进去了,剩下


的就是怎么安全的把人带出来,这家伙身上绑着手雷,就象我们所说 的光荣弹,他死了不要紧,我们的命可比他的贵,渗透小组带着微声冲锋枪,贴着脚楼慢慢的接 近了"目标"我在瞄准镜里看着渗透小组的一举


一动,感觉有喉咙发干,第一次执行任务,我有 点紧张,我知道,渗透小组只要有点差错,狙击手要以最快的速度干掉目标,我的战友的性命或 多或少的掌握在我手里,老狙击看出我的紧张,他跟我说了一句:别紧张


!跟我换个位置,于是, 我从主射手变成了副射手


任务完成的很完美,没有惊动任何人,那家伙被摁在床上,根本来不及光荣就被我们逮住了.之 后移交给上级,第一次任务给我的感觉是:虽然有点紧张,但是好象不过瘾!跟我想象的不太一 样,不过渗透小组可不


是这么看的,他们说,NND~~爬得一身的鸡粪,这家伙力气真-他-娘-的- 大!差点没把我们也光荣了!!


随后,我又出过几次任务,都是些小任务,这些任务我没有开过一枪,似乎就是个看客一样看着 战友渗透,抓人,带走,剩下的时间就是训练,有时候巡逻边境,日子很无聊,也很充实!


人质事件


这样过了好几个月,我们小队也已经磨合得很不错了,边境巡逻也了解了不少情况,这里的人 都比较穷,走私从来都没有断绝过,和缅甸接壤的地方,有很多小路可以互通,隔着条河就是两 个不同的国家,巡逻中


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背着走私品越境,我们这边的药品,很普通的清凉油 到了那边就是天价,还有些走私兽皮的,等等.


一般这些人我们都不抓,一是没那么多精力来管,二是这些人都很狡猾,会算准我们巡逻的时 间,打时间差,就算被抓住了,把东西往草堆里一扔,死不承认是他的,如果不是走私兽皮,枪支 ,毒品的话,我们一般都


只是盘问搜查一下就放人,而大单的走私比如枪支毒品等,他们会有一 整套的计划,轻易是抓不到的.我们和边防的呆久了,慢慢也有了经验,什么人该抓,什么人该 搜,甚至,有些走私专业户都认识我们了,看到我


们巡逻也不躲,还拿出东西来给我们吃,边防 的战友说:这里都穷,走私点山货赚点盐巴钱,你忍心抓他们么?


大概是1998年12月左右,一架"河马"直升机来到了我们驻地的训练场,匆匆下来几个人,直接 就奔连长去了,没多久,我们小队和另外一支小队奉命出发,开始我们以为是出境任务,(一般 来说,直升机来接人基本


都是出境任务)不过方向好象不对,不是往南飞的.


半小时后,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小学的操场,这里已经被警察,武警包围了,我们下了飞机,在一 个教室集合,一个武警的上尉给我们做简报,大意是:XX镇发生了武装劫持人质,被劫持的是一 家人,歹徒有3个,有两支


手枪和一支AK47,上午武警和警察进行了一次解救,但是没成功,男主 人被杀害,因此,向军区求援,把我们派来.接下来,介绍了地形情况,人质和劫匪在一个3层的 小楼里,这样的楼在这里来说是很少见的,情况介


绍后,警察给我们拿来了黑色的作战服,要我 们换上,我们问:为什么,一个警察尴尬的笑笑说,你们穿着丛林特战袖标的衣服,影响不好,影 响不好.我们换上了衣服,带上头套和头盔,强攻组和渗透组穿上了防弹


衣,换乘了一辆客车来 到了案发地


人山人海,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这样,我们的车费了好大劲才靠近,这里民风彪撼,路过的时候 断断续续的听清了大概,原来,三层楼的主人和劫匪原来认识,并且有金钱来往,劫匪还借给过 他钱,结果,他没还也就


罢了,还用这钱起了栋3层的小洋楼,于是这人气不过,就绑了他要钱, 多少钱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能搞那么大单的事情的,应该不是小钱,双方的亲友都来了, 吵吵嚷嚷,想自己解决,警察和武警都快控制不住


场面了,更多的是些不知情的村民,远远伸长 脖子看.


镇上居民已经撤离了,武警和当地的警察在喊话,楼下躺着一个人,估计是男主人,我们检查了 装备,检查了通话系统,各自散开寻找阵位,我找了一个距离小楼90多米的一个角楼,视野良好 ,可以看完整个楼的正


面窗户和门口,武警和警察还在喊话,我趁这个机会校正准星,85式狙击 枪的默认表尺是600米,在这个距离上根本打不到目标,我将表尺校正好,用对讲机通知了队长 :猎鹰一号已经就位,没多久,猎鹰二号,胡狼


一号(渗透组)和老虎(强攻组)一号也报告就位, 外围控制的蓝狐和火狐也就位,眼看着就要发起攻击了


情况有变,警察找来了劫匪的妻子孩子,正在进行亲情攻势,行动暂时取消,各组退回了原来的 阵位,一直到傍晚,我们都在等命令,他的妻子孩子泪涕俱下,一直到了晚上10点都没有效果, 领导们商量过后,决定在


明天白天实行解救计划,我们就猫在各自的阵位等待黎明的到来.我 一直认为晚上是个好机会,不过我们的装备~~~~不合适夜战解救!


趁着待命的时候,我用小锉刀挫了几颗子弹,这个距离上,要求的是精度,不能有任何一点差错 ,虽然,我的子弹都是一发一发挑出来的,但是,自己改过更好些,天亮了,行动开始,我在瞄准 镜里监视着楼内的一举


一动,并及时报告,渗透小组用抛绳弩顺利的控制了楼顶,并将楼顶顶 盖打开,强攻组也渗透到了楼下,3楼有一个劫匪,看着孩子,两个在2楼,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 还不时的互相大喊大叫,我心里暗暗好笑,看来


是恐怖份子初级阶段,连窗帘都不放下来,一切 情况我一目了然,渗透组悄悄的进了3楼,微声冲锋枪结果了一个,并且将孩子带上了楼顶,只 剩下女主人还在劫匪控制中,强攻组也渗透进了楼房,楼房外,一个高


音喇叭在播放着噪音,劫 匪似乎觉察了点什么,向外面开枪.


命令来了:猎鹰一号,你能看到什么,回答!我看到两个劫匪,一个在东面墙角床边,无法有效命 中,一个在窗口,人质躺在床上,完毕!窗边是否能有效命中,回答!命中概率95,完毕!老虎一号 ,准备强攻,猎鹰一号,击毙


窗边的后,老虎进攻!明白吗,回答!猎鹰一号明白,老虎一号明白, 完毕!就在我准备开枪的时候,东面墙角的人忽然跳起来,将女主人拉起来,用枪在她头上指来 指去,对着另一个大喊大叫,情绪似乎失控,我将这个


情况报告,上司命令:立即行动,我慢慢吸 了口气,将准星牢牢的套在了窗边人的头上,85一声闷响,目标头上绽出团红白相间的东西," 猎鹰一号,目标终结"我报告了情况,老虎几乎是在我枪响后就立即冲了进去,


但是人质挡住了 射击路线,无法开枪,劫匪情绪已经完全失控,冲着我的队友大喊,并不断的用人质遮挡自己, 老虎无法射击,情况危急,我不断的在对讲机里报告情况,似乎老虎现在无法下手.


指挥所也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没多久,命令来了,无论如何,击毙罪犯,决不与其妥协!我指挥老 虎将目标慢慢逼近到窗口边,目标已经歇斯底里,老虎们也向他吼着,慢慢的把他从墙角逼出 来,目标头部已经暴露在


我的瞄准镜里,但他不断的晃动,我很难瞄准,我向指挥所报告:命中 概率80,但有可能伤及人质,我有把握一枪击毙,但是,如果不命中头部的神经中枢,他不会立 即死亡,手指的痉挛很可能扣动扳机,将人质或者


我的队友打中,而神经中枢只有6厘米见方大 小,我要么命中其眉心,要么打他的太阳穴,目标并不很大,老虎开始慢慢向门口退,以安抚他, 让他安静下来,目标情绪开始缓解,也不晃来晃去了,机会难得,我趁他将


侧面对着我的一瞬间 ,扣动扳机,又一声闷响,"猎鹰一号,目标终结"我冷冷的报告完情况,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被狙击了 第一次杀人,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他是匪,我是兵,兵杀匪天经地义.何况,他是个该死的匪, 狙击的训练也帮我大忙,狙击手永远是最冷血最不动感情的,特别是在任务中,狙击手的训练 就有关黑房


子的训练,将我关在一个黑房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暗无天日,没人和我说话,甚至 连风声都听不到,就这样关个10天8天,正常人要这么关着,估计已经疯了,看来我是个不正常 的人,还有长途单兵拉练,狙击手是


训练最多的,这些都磨练了我的性格,直到现在,很多朋友 都说我性格有些古怪,不怎么说话,但一说都是中要害的话,我可以好几天不出门,不看电视, 捣鼓我喜欢的东西,怎么也不象个现代的城市青年.


很长一段时间,人质事件都是我们谈论的话题,每一个细节都让我们津津乐道,让没出任务的 其他战友羡慕不已,我也成了他们心中的英雄任务,一枪一命,狙击手最高的境界,我做到了, 兴奋伴随了我很长时间,


接下来依然是训练,和边防巡逻,任务过后没多久我获准探亲假,回到 了南宁,下车是晚上挺晚了,没有公车,出租车对我一个月200多块的津贴来说太贵了,于是我 拿出长途拉练的气概来,从火车站走回预备役军


区,(东葛路)一路上兴致勃勃的看南宁.


我两年多没回来了,走到快到民乐路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有个女子的呼声,"抢劫啊~~"不一会, 一个青年慌慌张张的从个拐角跑出来,我往树阴里缩了缩,待他从我前面跑过的时候,伸脚别 了他一下,他爬起来,扔


下个包,没命的逃了,我没兴趣追他,我拣起包,向刚才呼救的地方走 去,没有人,民乐路空荡荡的,看来失主走了,我习惯性的找了个路灯检查了包,包不大,里面有 个钱包,328块6毛钱,还有两个一快的硬币,一盒


名片,一些女生的化妆品和个电话本,一个BB 机,名片上是凝,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或许是个美女,名片有公司地址和电话,但没家庭的,我想 ,明天我去她公司一趟,把东西还给人家.


第二天,我睡了个懒觉,呵呵~~很久没这样睡了,一觉睡到了下午1点,吃了点东西,我想起要去 还东西,穿什么衣服好呢??我读书的衣服穿不下了,样式连我也觉得土气,迷彩服好象跟城市 不般配,最后我抄起了


我爸爸的衣柜,穿了我爸爸的中校制服,顺带连肩章也带了,我发觉原来 我很帅的嘛,根本不象以前在部队里脏兮兮的,我来到了解放路,就是名片上的公司地址,门卫 不敢拦我,直接来到了他们公司,门口有个礼


仪小姐很礼貌的问我找谁,我把名片向她亮了一 下,让我等着就进去了,过了一会,她出来说,进去吧,她在XX房间等你,我就进去了,柃着一个 女士小包穿过那么多公司职员的好奇目光,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来到


XX房间,门没关,我看到 里面有个女骇坐在电脑前,阳光从窗口射近来,只看到侧面,穿着短裙,修长的腿,手指有节奏 的敲击键盘,恬静的面容,我忽然觉得,


完了,我被狙击了,在我最不提防的时候,我被狙击了,只不过,不是子弹!


我推开门,喊了句:报告!身后一阵轰笑,原来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我,我依然不动声色,狙击手在 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乱,虽然我的心跳得很快,她诧异的抬起头,这是张天使的脸,问我,你是?? 我说,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把包递给她,她很奇怪,我说,检查一下,丢东西了吗,昨天我拿回来 找你的时候没找着,就找到这来了,她检查了一下,说,谢谢~没丢东西,我觉得她天生是个狙击 手的材料,似乎丢东西的不是她,拿回东西后她似乎


也没有高兴和兴奋,只是优雅的淡淡一句 谢谢,我说,不客气,没事的话我就走了,我正要转身,她说了句,我该怎么谢你呢中校?


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我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和她在一起的机会,我说,你可以请我吃饭, 我很久没吃过一顿好饭了,她笑了笑,那你等我下班吧,5点半,等的了吗?几个小时而已,当然 等得了,她给我倒了杯水


,让我坐在沙发上,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似乎我根本不存在,我就这 样静静的看着她,她象个女神,恬静,优雅,有特殊的气质的女神.


我们在继德餐厅吃饭,是个小餐厅,人不多,是个聊天的好地方,我不善聊天,他让我点菜,我看 看菜单,都是好东西啊,还不知点什么好,吃饭的时候,她问我,你这么年轻就是中校了?? 我脸红了,说,衣服不是我的,我


只是个士兵,我昨夜刚回来,没衣服穿,就穿我爸爸的出来了, 她哦了一声,问我是什么士兵,在哪里服役等等~我斟酌着回答她,之后,我送她回家,到了楼下 ,她回头对我说,士兵,明天我休息,你不是没衣服穿么,


要不要买衣服,正好我也要买,一起去 吧,当然要买,我赶忙答应下来,她又说了句:别穿你老爸的衣服了,跟你年纪不配,那么年轻就 是军官,会有人查的!是,我回答,她笑了,说,我不是你的领导,不用这样跟我说话,


放松点,我 能吃了你??


第二天,我还是找不到衣服,就去隔壁借.隔壁的老哥顺手把一件黑色的警察作训服扔给我,我 就穿着一身黑出门了,结果,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见到我,象打量外星人一样打量我,你 是不是真的没衣服穿啊


?昨天是军官,今天变警察了,你就没其他的衣服了吗??我真没有其他 衣服,她的眼神让我很不好意思,不过,我说,你白我黑,黑白相配嘛~!她笑笑,跟你走很别扭, 你离我远点啊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我并没有离她很远,若即若离的保持着距离,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们都 买了几件衣服,晚上还是到继德餐厅吃饭,我还请她吃了几个冰激淋,看不出她竟然那么能吃 甜的东西,我真希望假


期长点,永远不会结束,我很希望能追她,让她做我的妻子,可是我不能, 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但是关系永远是这样若即若离,似乎象两条偶尔相交的平行线,各自 回到了自己的轨道,直到现在!


这是我真实的经历,回来之后,我的很多朋友都喜欢听我讲部队的故事,很多人觉得我不一样, 似乎我永远不会生气,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永远让人看不透的事情,其实,特种士兵并不神秘, 所以,我想慢慢的将我


的故事讲出来,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这种鼓励,我很久没得到了, 有时候,我觉得我没有目标,或许这是社会和部队的区别吧,而现在,我的目标就是整理思绪, 将我的故事说出来.


休假很快结束了,我和凝的关系依然停留在普通朋友的阶段,她看得出我的意思,而我却永远 不会表达,回部队的时候,她没来送我,我打她呼机,她依然的淡淡的哦了一声


火车把我的人带走了,而我的心却永远留在了她这里.


多年以后,她这么跟我说,其实不是没给你机会,那时候,你只要勇敢点,牵我的手,我就会答应 你了,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她说我胆小,也许吧,部队是不允许恋爱的,况且,我和她相隔千里 ,如果有缘,她会等我的,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或许,我才是她的目标,曾经很想命中而后再也 没有兴趣的目标!直到现在,她依然和我若即若离,就象游离在我的世界,游离在我的准星边, 而我,却永远打不中!


大山,营房,战友,我又回到这个熟悉的驻地,每天的事情永远安排得井井有条,部队有部队的 规矩,禁止这样,禁止那样,而狙击手被禁止的东西最多,别的战友可以在训练间隙抽烟解困, 而狙击手不性,因为烟会


影响夜视能力,每天除了和战友训练同样的科目外,还要练习瞄枪2个 小时,体会不同子弹,不同距离,不同温度,不同环境下的弹道,驻地旁边的大山就是我们的训 练场,经常在那里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另外,还要


到10万大山,秦岭等等地方训练,我们每天的 事情基本就是,起床,跑步,训练,吃饭,种菜,看新闻,唱歌,睡觉,这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 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连队里的车除了一辆破吉普经常出山外,很多东西


都是自己自足,每个 月会有一天让我们出山,但是大多数我们都不愿意出去,山路难走,有任务军区会派直升机来 接我们,小镇逛过几次也没兴趣了,10分钟不到就可以走完整条街,我们也不缺什么东西,部队 什


么都发,鞋子,军服,牙膏,香皂,我们也用不着买什么东西,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拿着56半,跟 连长和指导员说一声,到山上打猎,一般来说,晚上我们都会有加菜,全连100多人,大家都是很 熟悉的,战友情是最真挚的


情谊.


在部队里,最重要要和炊事班长搞好关系,曾经有战友跟他起口角,结果他一连半个月都是青 菜萝卜的招待我们,吃得我们见到就吐~之后,那个战友专门跑出山买了条烟道歉,我们才过上 了正常的伙食生活,我


还记得炊事班长叼着烟卷说的那句话:小样的~~治不了你们俺还叫兽医 ~~这句话成了经典,我们之后经常引用.


日子过到了99年3月,一天晚上,军区来人,还抗了放映机,开始我还以为是放电影改善生活,后 来才知道,放的是有关毒品走私和枪支走私的影片,之后,军区的人就走了,而我们的日子开始 改变,接连几天,连长和


指导员都在商量着什么,我们隐约感到跟上次的电影有关,过了两天, 连长集合开会,说明了军区的决定,要将毒品和枪支走私控制在境外,也就是说,原来我们只在 国内打击,现在,要把战场开拓出去,在境外打击


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我们热血沸腾,纷纷要 求第一个执行任务,而我,似乎没觉得怎么样,狙击手的性格就是这样,永远用旁观的姿态来冷 冷的看待任何事情.


后面的日子里,经常有直升机光临驻地,一批又一批的小队出去执行打击任务,我们小队还没 轮上,我不着急,我知道,虽然以前部队也出去执行过类式任务,但从来没有那么大规模过,现 在军区需要评估作战效


果,前面出去的基本都是些老兵,他们不光是执行任务,还要将第一手 的地形资料等带回来,而且,大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执行侦察任务.


4月份的一天,连长通知蓝狐小队做好出击准备(蓝狐是我们给自己的班起的名字,因为我们擅 长渗透作战)12个人塞进了"河马"到了军区待命,我们12个人是经常配合的,非常有默契,3个 渗透人员,两个狙击手,


一个队长,一个医务兵(背电台也是他)一个机枪手,还有四个是突击手 ,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的安排,很多时候,根据不同的情况来调整,特种部队的队员的专业是 相对的,我可以去做渗透队员,其他的同样也可


以代替我的位置.


我们领到了任务简报,两个目的,摧毁一个毒品加工厂,它坐落在一个山谷河边,解决掉一个贩 毒头目,据说此人来头不小,在缅甸很多地方部队和政府军打过工(部队里的幽默)现在自己做 老板了,而且拉了百十


号人,几十条枪,建立了自己的地盘,不光贩毒,还捎带走私枪支和控制 了个赌场,第二个目标就是干掉他,报不会说太多,明天凌晨直升机会送我们出去,之后就靠我 们自己走路了,3天后,直升机会在指定地点和


我们汇合,把我们带回来,情况有变的话,每天有 个开机时间通知.


"河马"带着我们向夜空挺进,贴着树梢飞行的"河马"娴熟的躲避障碍物,飞行员看来非常熟练 ,我们毫不理会"河马"头顶上引擎巨大的轰鸣和剧烈的颤动,抓紧时间眯一会,接下来的三天 可没有休息的时间,到


达目标前5分钟,河马的飞行员开始报数,机舱打开,机腹下面是一团团 黑色的山,红灯开始亮起,我们检查各自装备确认无误后,直升机扔下几根绳子,绿灯我们开始 速降,河马的安全悬停高度是20米,但是山脉


会有不确定的侧风和上升气流,林区高大的树木 几乎没有那么底的,因此,我们基本是从50多米的距离开始速降,渗透组和突击组先下去,建立 警戒线,然后狙击手,队长,医务兵,速降完后,一个机务人员收上绳子


,用大拇指打了个手势," 河马"潇洒的转身离去,现在,剩下的事情就只能靠我们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