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默克尔访华之际想说的几句话

默克尔的访华之旅并不是突访,但安排的这个时间确实不好,要在古代,现在可是封官挂印的时候,勤勤恳恳忙活了一年的中国人也需要时间聚会休闲不是。看看此次达沃斯论坛中国的冷淡态度就可以理解了,因此我对访问成果持一定的怀疑态度。

德国经济的特点在欧洲独树一帜,得益于治学严谨的民族精神,德国人即注重规则也注重发掘个人潜能,德国企业普遍有重视科学技术、产品质量、企业诚信的企业文化,即优先注重单个经济实体的健康发展从而在宏观上国家的经济结构具有良好的“建筑学”。同时,德国未雨绸缪地实施福利制度改革,取消了德国福利国家制度降低了失业救济金水平。两者相加使得在本次欧洲金融市场动荡中于欧盟成员国之间比较表现可谓首屈一指。这种其它成员国的相对平庸和德国的优秀之间的反差是默克尔此次急于访华的动因之一,基于维护欧盟存在的理由德国不能陷入周济闲汉的噩梦当中。

自欧盟成立伊始,我国的主流媒体一直视欧盟作为世界多极化趋势的有利发展。这个传统观点在国际新干涉主义势力迅速膨胀之后是否需要调整,个人认为是值得商榷的。多极化的有利态势是基于各联合体相互博弈以取得国际间的动态平衡,因此推导得出联合体必须具有以下三个特质:一、国际事务中具有制衡的意愿(和能力);二、联合体为内部成员国利益理性决策;三、对成员国有较强的公信力和自制力。先看第一条,欧盟在近几年经常“基于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勾连美国,没办法,谁让人家都是仰视十字架的存在又是盎格鲁亚克逊的子子孙孙,现在看到的英法提案说不好是美国传真过去的文案,又因为两者在渠道上面优势地位必然导致大洋间的某种共鸣,放大了自己的声音限制了另外一些人的发声,所以这一条可以划叉。

再看第二条,欧洲在欧盟成立之前有一个军事组织北约,在欧盟成立后欧盟又有了一个政治平台。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讲“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同时具备了军事联络平台和政治联系平台的欧洲,成为美国利用其平台迅速召唤战争伙伴的快捷方式,美国对此也轻车熟路。另外,欧盟松散性的决策机制具有权责不明确的巨大缺陷,成员国对集体性质行动几乎很难评估对本国内的影响,这就造成了成员国要么没主见随大流,要么被极端意见同化(类似于美国选举中中间选民向极左极右势力靠拢的情况)。如果没有欧盟,欧洲各国在对外军事行动中都要算计自己得失,沟通就没那么便利。鉴于以往欧盟对外军事行动更多是配合美国利益的这种状况,这一条也可以划叉。

第三条不用讲可以划钩,因此三点两叉现在的欧盟在真正的多极化趋势下更多地体现的是“负面”作用。如果按我国利益计,是不是支持推倒欧盟才能用越来越没有用的美元换取更多利益呢?按这个前提考虑,我们应该:一、支持推倒现在的欧盟;二、支持德国按自己理解的方式重组新的经济联合体代替老欧盟;三、中德直接开展合作,相较于马扁银子的Chimerica、Chinadia,中德的工程师组合CG2有更多共同语言,更让人踏实。

本文内容于 2012/2/4 21:25:00 被康师伯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