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一张茶叶母树照片牵出的尴尬往事

但凡稍有些名气的茶叶,多半都会被编造出一些诸如茶叶母树(或原生茶树)的神话故事来以飨茶客。我不喝茶,更不懂茶经,但每每看到这张自己在旅游景点拍摄的与茶叶母树有关的照片时,都会不由得勾起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尴尬往事来。

西南边陲某茶产地,某年某月某日20时许,哥几个在某食肆酒足饭饱后,不知是谁挑头嚷着要走趟夜市,顺带买些茶叶回家交差。虽然我酒喝多了,但碍于面子,仍强打精神,半分清醒半分醉,摇摇晃晃地跟在这班兄弟的后面。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这班兄弟在很长的一段街区里既不入店购物,也不入庄品茶,只是鬼鬼祟祟地向两侧店铺张望,不时还嘟嘟囔囔议论几句。

在似睡非睡的朦胧状态中,猛然听到一位兄弟发出了指令:“这家,就这家!”。随着这一声令下,几个步履蹒跚的醉汉鱼贯进了店内。“买茶,我们要买茶!”,不知谁嚷嚷道。“欢迎几位的到来!请入座,看茶”,一阵委婉甜美如银铃般的嗓音飘了过来。听到这么美妙的天籁之音,我酒醒了大半,强睁双眼,认真打量起来。原来,我们闯进了一间茶庄。茶庄布置得古色古香,清新典雅,飘逸着阵阵淡淡的茶香和女人闺房才有的淡淡的体香。循着体香聚睛望去,我惊呆了,站在我面前的俨然是一对貌似天仙,20岁出头的姐妹。还没等我鉴赏完毕,只见那位年纪稍长的姐姐抿嘴一笑,“你们喝酒了吧?”。这时我才注意到,随着我们的到来,原本清新淡雅的茶庄空气已经混沌起来。在漂亮得体的茶妹妹面前,我们自惭形秽,矮了半截。更要命的是,此时不知是哪个怂蛋竟然冒出一句,“我们不买茶,只是随便看看”。我*操,有贼心无贼胆!一抬脚,我第一个跨出门去,身后留下一阵轻盈的笑声。

出得门去,这班兄弟兴致全无,耷拉着脑袋,无声无息地在鳞次栉比的茶庄街又走了小半个时辰。在微弱的灯光中不知道谁打破了沉默,“别走了,还是回那间去吧!”,一句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

见到我们,俩美人起身。年龄稍小的一位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蔑意,轻移莲步,微启朱唇,喃喃笑迎道:“料到你们会回来!”。声音虽然很小,却如雷贯耳——没想到几个大男人的那点小秘密竟被个小小的女子一语洞穿!惊骇之余,我心一沉,暗想坏了,未战已落个下风,最终结局肯定悬啊!

高级楠木茶盘、鸡翅木靠椅、细瓷白釉玲珑小盏一应摆放停当,众人依次落座,俩美人开始热上第一壶水。我偷闲再次仔细打量这对姐妹。哇噻,真个是美人胚子!肤如凝脂,面似桃花,媚而不俗,狐而端庄!水开了,品第一泡茶,贬褒参半。品第二泡,一姑娘问道,“是否品出味来了?”,一班人回道,“是品出些味来了”。姑娘补充道,“需第三泡才能品出原味来”。品完第三泡后,大家忙不迭地讨问价钱。也许报出的价钱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这班兄弟高声嚷道,“不行不行,档次不行,有没有更好点的?”。年级稍大点的姑娘嫣然一笑,回道,“你们真是茶行家。我确实还有一点高档存货,不过价钱高许多”。“拿出来,别和我们谈钱,谈钱伤感情!”。如此这般周而复始,茶叶档次越来越高,价格也逐次上翻。

在交谈中我们得知,开茶庄的俩美人是堂姐妹,毕业回来双双弃文从商。也许是从小受茶文化的熏陶,两姐妹知书达理,谈吐文雅。反观哥们几个,心慌神乱,语无伦次。我对茶无兴趣,加之不胜酒力,自始至终昏昏然不说一句话,冷眼看着这场大戏的渐次演绎。

谈天论地品茶,不经意间时针指向午夜一时。这时姐姐从墙边矮柜里掏出一小包品相似乎还不错的茶叶,通牒似地宣告:“除了山上那些母树之外,这是方圆几十里内能找到的最好的茶叶了。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今天我就把这包绝品茶以跳楼价出让了!”。熬到此时,再说什么都是徒劳的了:一个铁哥们忍痛放了血,两位死党破了财,唯我一句“不会喝茶”才逃过一劫。

次日起床,哥们几个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先是齐齐凝视着桌上摆放的那些母树的重孙的重孙的重孙的重孙,然后是互相对视良久良久良久良久,最后是黯然的傻笑傻笑傻笑傻笑傻笑傻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