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终将成为“巨神”还是“流星”?

摘要:最近,我开始关注中国的未来前景,但各种观点令人不知所措,有人相信“人民共和国”注定超越美国,也有人认为在此之前中国就会被国内矛盾击垮。随着美欧挥之不去的金融危机开始侵蚀中国的超级大国表象,此类论战呈愈演愈烈之势。

-

美国福布斯网站1月30日文章,原题:中国是巨神还是流星? 最近,我开始关注中国的未来前景,但各种观点令人不知所措,有人相信“人民共和国”注定超越美国,也有人认为在此之前中国就会被国内矛盾击垮。随着美欧挥之不去的金融危机开始侵蚀中国的超级大国表象,此类论战呈愈演愈烈之势。要想在未来几十年内令美国经济相形见绌,就必须解决诸多挑战。以下问题是制约中国在全球独领风骚的绊脚石。

持续贫穷。2010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中,中国仅位列第92。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人均GDP排行榜上居94位。美国战略预测公司STARTFOR总裁乔治·弗里德曼说,超过11亿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与尼日利亚相当。

日益扩大的经济不平等和腐败现象。

环境恶化。中国1/3的工业废水没得到处理。《纽约时报》称,中国有5.6亿城镇居民,但只有1%的人能呼吸到符合欧洲安全标准的空气。

人口老化。独生子女政策是阻碍中国成为超级大国的又一羁绊。2020年时60岁以上的人口将占中国总人口的17%,这将导致储蓄和投资严重受损、医疗及退休金费用大幅攀升。

与周边国家的尴尬关系。

-

对外部市场的依赖。中国是世界工厂,但其国内市场不能支撑工厂的生产力。中国需要其他国家的订单,当其他经济体陷入困境后,中国将步其后尘。

根深蒂固的松散道德规范。尽管作家柏杨猛烈抨击其祖国的“不诚实文化”,这类评判还是令人生疑。对于整个国家——尤其是如此庞大和多样化的中国——文化的一概而论,往往源自于误解和恶意。不过,外国商家进入中国后的故事,往往是发现受阻并最终被本土公司赶超。《纽约时报》文章曾公开谴责“中国骗子厚颜无耻”。新闻则报道了从假鸡蛋、毒奶粉到庞氏骗局、贪污捐款……

那中国会在未来几十年内超越美国吗?弗里德曼认为“中国成为美国挑战者的说法就如同上世纪日本将成为美国挑战者的论调一样肤浅。”我则被伦敦经济学院马丁·雅克的想法所吸引,这是个欧洲深陷“黑暗时代”仍在蓬勃发展的巨大王国,“中国正解决我们所没有的问题。”中国将吸取许多美国经历过的教训,还会学到一些独一无二的经验。▲(作者泰德·格林瓦尔德,王会聪译)

英媒:中国展现出“磁石般的魔力”

-

英国《独立报》网站1月30日文章,原题:千年之后,升级版的丝绸之路将绕过西方 由于这是我为《独立报》撰写的最后一个专栏,所以我要提出我对所谓“大格局”的一些看法。从理论上讲,我应当最适合告诉读者所谓“大格局”到底是什么,因为我刚从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回来。

然而过去几天,令人吃惊的是论坛上看不到对于大格局的思考。人们更多的是在讨论欧元的命运。对于美国的经济前景,人们则变得更加有信心。但似乎没有人愿意解释一下,美国将如何应对其迅速恶化的财政状况。别忘了美国的预算状况比西班牙还要糟糕。

尽管人们谈到了资本主义的危机,但重点完全放在西方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上。国家利益与大跨国公司的目标之间的冲突受到了大量关注,却没有几个人意识到,在新兴世界的许多地方,国家和大企业的利益在更多的情况下是密切相连的。

中国未遭遇西方的烦恼

就在西方资本主义最终遭受重创而伤痕累累之际,中国和其他一些新兴国家的国家资本主义似乎正在得到加强。中国企业的全球商业目标可能与北京的地缘政治抱负完全一致。对于世界上经济迅速增长的许多地区来说,达沃斯的“冲突”根本不存在。

直到最近,中国的对外投资还经常被视为一个不谙世事的初来乍到者的举动。中国人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国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潜在风险(一旦美元贬值中国持有的美元资产将严重缩水)。现在,北京用更远大的目标,而且也有足够的财力来实现这些目标。

对于中国,西方的许多人很容易就产生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他们不相信中国的经济模式会存在下去。在这些人看来,这个国家要么会遭遇极度通货膨胀,并随之出现社会动荡,要么就会因为房地产市场崩盘而出现经济崩溃。然而,尽管有这些悲观的预言,中国仍在繁荣发展。随着中国弥补几百年来错失的经济机会,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西方可能希望中国跌倒在地一蹶不振,但如果中国打乱了愤世嫉俗者的计划,西方的领导人们是否有方案应对这种局面?

其他地区的国家肯定正被中国磁石般的魔力所吸引。在达沃斯,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自豪地提到了离岸人民币交易落户伦敦的消息。德国则把中国视为推销其工程产品的主要目的地。中国人对法国波尔多葡萄酒的需求激增也让法国人获益匪浅。

新丝绸之路将绕过欧美

然而,真正的行动却发生在欧洲之外,甚至也绕过了美国。我们正在亲眼目睹一条南部丝绸之路的开创,这是一千多年前的贸易模式的回归。当时的贸易是以亚洲、中东和东非为中心。那时的欧洲还处在黑暗时代,在当时的贸易格局中只占很小的一块。

世界经济的增长将越来越仰仗亚洲、中东、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拉丁美洲之间日益加强的联系。这些新兴世界的不同地区之间的贸易和资本流动现在相对来说仍然较少。但随着跨境基础设施投资的大幅增加,新的金融中心的建立,以及新的消费市场的开放,南部丝绸之路带来的变革将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数年内工业化国家之间的贸易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

西方将如何应对这一局面仍然有待观察。我们看到世界的政治和经济重心都在改变。西方可以选择优雅地老去,接受其下降的地位,也可以选择抵制这一进程,变得更加孤立。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选择,但达沃斯的人们却不愿真正思考这个问题——他们乐观地相信,只要作出一些小的调整,旧秩序就能得以保存。(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金)

IMF预测中国经济2012年将增长8.2%

-

新华网华盛顿1月24日电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4日大幅下调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并警告说持续发酵的欧债危机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严峻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当天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更新报告中预测,全球经济将在今明两年分别增长3.3%和3.9%,比2011年9月上次报告的预测值分别下调了0.7和0.6个百分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将为负0.5%,明年将为0.8%,比去年9月的预测值分别下调了1.6和0.7个百分点。

报告预计,美国经济将在今年增长1.8%,与去年9月的预测值持平;明年将增长2.2%,较上次预测值下调了0.3个百分点。

报告预计中国经济将在今明两年分别增长8.2%和8.8%,较上次预测值分别下调了0.8和0.7个百分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