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归自己管。”那个幽幽的人形骤然间有了实在的轮廓。 夏天的风里他的每一丝呼吸都让人觉得多余。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宝钗我们已经拿下了, 宝玉也要跟我们走。” 他长袖甩开,竟活脱脱咕咚咚掉下一个宝钗。 可怜宝钗钗鬟蓬松, 一身的捆绑,珍珠边的衣服早被撕裂,藕色的丝裙像凄美的传说。

宝钗含泪道: “你认为你欠我的债,你是应该赔偿我,还是应该把我买了,拿钱去还你拖欠我的债? 这么简单的数学问题需要提问么? 与其这样,你不用赔偿我了.”

“你需要赔偿我, 如何赔偿需要我同意.我拒绝你的赔偿可以了吧.”

树上知了知知扎扎的叫唤, 伴着不知哪里来的鞭炮声。 就是等不到这个人形的回答。 不说话也是一种霸道。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你欠宝钗钱,所以你要绑了宝钗去还你欠的国债? 岂有此理!” 判官的眉毛随着理字落地有声,居然也铿锵竖起。 人神共愤!

“给我放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们不是中原的公民。 宝钗生在大月国。 国债问题不要来找我们” 焦急的黛玉也在旁边帮着腔。

知了还是在知知扎扎的叫。 夏天的鞭炮声让人想把炮变成无形无声无味的清泉。 变成清泉也是多余,因为佛说世界本无鞭炮。


本文内容于 2012/2/6 19:17:46 被blackmagicmm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