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日军炮击中国首都,南京也曾是“不抵抗”! ZT

提到十四年抗战里日本侵略军第一次对当时中国首都南京发起攻击,以往历史学界都认为是始自于日军1937年8月15日首次空袭南京。


实际上,此前五年半的“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1932年2月1日深夜,日本军舰在南京下关江面即曾公然炮击南京市区。


“不抵抗”政策那一晚从沈阳延续到了南京,尽管日军的炮弹打到了距“国民政府”(今“总统府”旧址)只有700米的邓府巷,拱卫京畿的国民革命军们仍未予以任何还击!


现在,网络上有很多坚持认为“不抵抗”是张学良一个人事情的。


日军打到了“国民政府”旁边,仍是不予抵抗,这个“不抵抗”说不到张副司令的头上了吧。


以下详细叙述此事件——


1932年3月日本海军省编的报告《关于上海事变发生后中国各地状况》。该报告记录了的史实,成为其侵略罪行的一份自供状。当时的背景是日军为了袭扰淞沪战场的后方,威胁中国当时的首都南京,出动巡洋舰“天龙”号等驶入南京的江面,停泊在下关码头附近。报告称,1932年2月1日夜11时,日军称其停泊在下关的日本汽船“大利丸”号的警戒士兵突然遭到中国军队袭击,日军的军舰也遭受到中方狮子山炮台的三发炮弹攻击。


日军“天龙”号巡洋舰以此为借口,随即炮击了南京市区。日本海军省的这份报告记载:“警戒停泊中的我军巡洋舰在镇压自卫的基础上给予反击,炮击南京城挹江门外的丘陵平原以及江岸”。



80年前日军炮击中国首都,南京也曾是“不抵抗”!  ZT


80年前日军炮击中国首都,南京也曾是“不抵抗”!  ZT



“天龙”号巡洋舰以日本长野县的天龙川来命名,此3000多吨的军舰是日本海军当时在华实行侵略的“利器”。“天龙”号拥有四门140毫米口径的主炮,当夜这些重炮对于平民居住南京市区的炮击,给南京人民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查询中方史料得知,南京城江边的京沪车站(下关火车站)、下关电气厂、狮子山、幕府山等都落下了日军的炮弹,另有下关天光里27号的房屋,大概中了一发穿甲弹,炮弹连穿三间房屋才爆发,屋内和附近十余家的屋瓦都被火药熏黄,附近的玻璃窗也都被震碎。


遭到日舰袭击的并不是仅仅位于挹江门外和江岸的区域。据记载,南京市区核心的清凉山、北极阁等地区也有炮弹落下。实际上,日军的炮击范围竟已贯穿了南京城,连市区西南面的天保路27、8两号“近街房柱,亦被弹击毁”。


更严重的是,有一发炮弹甚至击中了国民政府附近的邓府巷的“魁星茶楼”。


熟悉南京的人都会知道,邓府巷和长江路的交叉路口朝东不到700米,就是今天的总统府景区(当时的国民政府旧址)。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日本军舰的炮弹打到了国民政府周边几百米的范围里(国民政府刚仓促迁出南京),这样的猖狂行径可谓是令人发指的。


日军炮轰南京城,城市的电灯立即拉闸熄灭。


熟悉南京的人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时情景:


南京,这座六朝古都一片漆黑,只有下关的方向,不时闪动日军舰炮开炮的火光。炮弹尖锐的呼啸声,划过笼罩在黑暗里的城市的夜空……


这是怎样一幅恐怖的情景。这样的情景发生在中国当时的首都,又是怎样一幅耻辱的情景!


日军的炮击,随之造成了南京市民的惶恐。


日本海军省的那一份报告以侵略者得意的口气宣称:“2月1日的炮击以来,南京的市民们都极度的不安,纷纷向浦口、镇江、杭州等方向避难,人多的像条长蛇。城内的商店都紧锁大门,到了人影罕见的程度”。


中方报刊当时也有报道称:“下关已几成无人之境”“全市停业、十室九空”,“下关江面船只一律停航,长江航运全断”;“今晨(2日)通至城外之各街,皆是逃难人民…通至杭州之大路中,乘车者、骑牲口者、步行者,络绎不绝,皆欲奔出南京,另觅安全之地,其景象至可痛心”。


如此重大的侵略罪行,长期以来却在史册里若隐若现,虽然连著名的《李顿报告书》(即《国际联合会调查团对于中日问题报告书》)也在第六章篇末提及了这一事件,但是有关史料未被挖掘出来,始终没有正式进入历史学界的视野。别的有关史料也未被挖掘。


查有时任京沪卫戍司令长官公署中校机要参谋的邓世汉(但是他误记是1月29日发生的)曾有一段详细些的回忆——


28日下午7时,龙华警备司令部负责人给公署参谋处长樊宗迟打电话,谈了形势的变化……樊听完电话并汇报后,曾对我说:“明天宪兵团就可接替张君嵩团的防地。这样,何(应钦)部长也就不再怪责我们备战了。”谁知夜半(约0时20分)龙华警备司令部突来电话说:“日本海军陆战队二三千人于11时半向我闸北之第六团防地袭击,现正在巷战激烈搏斗中,”当即令饬京城近郊的第六十一师向下关的日舰严密戒备。


次日夜半,南京城又被日舰炮轰。时在晚上10时,突闻炮声隆隆,继闻机枪声,下关及沿江一带居民变成人流向城里奔逃,旋接第六十一师师长毛维寿的军用专机电话:“下关日舰4艘,无故挑衅,突向我狮子林炮台和清凉山防地炮击,炮位和工事大都被破坏,我师正在与日舰对峙中。”(这个电话机是陈铭枢卧室的,因当时陈、邓(世增)都不在公署,是我接的电话)。约过10余分钟后,即接何应钦电话说:“正在接日本公使馆的参赞通知,说我们炮台上的驻军突然向下关江面的日舰炮击,另有武装士兵向下关之日本商店枪击,希即制止为要。”因陈、邓不在,我即根据毛师长的报告以对,并说我们狮子林和清凉山两处都有弹着点所爆炸的破片,足以证明日舰炮轰我们。何(应钦)听了我回答的话之后说:“陈司令长官太不约束部属,又发生严重事故,增加政府困难,连政府的政令也不顾。”这次日舰无端炮轰京垣,人民遭到巨大损害,何应钦不但不向日方抗议,也不调查民众的损失,反诬说我驻军炮击日舰,为日军张目。


当时的国民政府害怕事态扩大,采取了封锁消息的措施,今天已查询不到人员伤亡的具体记载。只有英国路透社于2月2日报道透露:“城中被击死警察一人,损毁不少”。日军用重炮大范围轰击市区,实际的伤亡应远不止于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9楼zyzno1

 以下是引用sgk888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yzno1 在第4楼的发言:

80年前日军炮击中国首都,南京也曾是“不抵

他说的没错,明亡的历史借鉴就在那里,清亡的历史借鉴也在那里,非亡于外、而亡于内乱不止,民国的历史也证明了,他的预言是正确的。

那炮党自民国建立以来,不停的作乱干啥?慈禧也说了“宁送外人,不予家奴”看来也是对的了?

7楼wrljx

有多少人知道20年代的济南惨案,日军出兵攻占济南屠杀我国人5万之众,而当时在山东指挥2次北伐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却主动向日本提出求和!几十万北伐军眼争争的看着国人像猪狗一样的被日军屠宰!蒋总裁伟大啊!

 以下是引用leftarmy 在第13楼的发言:
楼主的说法太无耻了!不抵抗,八一三在上海打的楼主吗?


楼主的意思是,南京挨打了,就必须在 南京打才叫抵抗?


按楼主的理论,那美军也是不抵抗的,珍珠港挨炸,他跑中途岛打什么劲的?

南京挨打了,可是炮军在别的地方也没有主动打日本呀? 数年后要不是中共的统一民族战线的领导抗战,炮军估计要胜利转进印度去抗日了

 以下是引用催可夫 在第1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天朝远威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青龙山下人家 在第3楼的发言:
把918的责任推到张学良身上,不过是粉粉们替光头擦屁股而已。因为粉粉们也知道“不抵抗”是标准的混帐王八蛋行为。但如此混帐王八蛋的行径,作为粉粉,好意思让光头总司令"责无旁贷"吗?便想出了这个馊主意——让张公子代劳吧----而且一石二鸟,顺带着也把华清池的仇替光头给报了.

但是,就算918是张公子说了不抵抗,那么还有919、920、921、922.......呢?光头总司令咋就是不下令"立即抵抗"呢?这就有点他奶奶的娘西皮了.但是------

这事咱就不逼粉粉们了.因为逼急了,粉粉们还会再出新......

可不能这么说,有的果粉说,不抵抗是以空间换时间呦,是一项伟大的战略决定呦。。。。。从而可以看出,果粉的翻案没有形成系统的体系,一部分人拼命的否认不抵抗,一部分人家拼命的为不抵抗正名,真tm的热闹。还有扒黄河,蒋介石有生之年拼命的否认是自己下的命令,而有些人却试图用扒黄河来证明领袖非凡的军事才能与战略胆识,笑死我啦。以前讨厌果粉,在共党的历史课本上我不知道刮民党有胜利转进,扒黄河,烧长沙,自沉军舰,不抵抗,曲线救国等光荣政策,通过果粉,我全知道了,真心的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通过不懈的努力使得更多的人了解那一段屈辱的历史。

是啊要感谢果粉,上学的时候对国军抗日还蛮激动的。现在看果粉披露历史真相我不止激动血压还蹭蹭往上窜。

兄弟我也深有同感啊。前些年对国民党还没啥感觉,现在通过揭露果粉的自我吹捧,才知道“没有最烂只有更烂”这词的含义了

本文内容于 2012/2/6 15:27:24 被菜鸟一个008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