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医黑”背后的经济帐,附论中医理论的“阴阳五行”

题解:这个帖子标题中“中医黑”指的是一种现象,不算是这个“杂谈”里的那几个中医黑马甲,他们的素质不配上标题;标题中的的“经济帐”,不是指某几件中医黑马甲与其主子之间的肮脏账目,这个“经济账”指的是网络上所有中医黑马甲们背后的,最终驱动黑手的经济帐。挂贴发表观点,一是要以知识为底气,是要以信息为凭据,从一些公开的信息里我们不难得到一些“中医黑”现象背后的真黑幕。下面是某家随便找来的三则信息,从这些信息里,“中医黑”们的终极后台尽显:

第一条信息,来源http://wenwen.soso.com/z/q41082640.htm

日本在我国的经方“六神丸”基础上开发的“救心丸”,年销售额达上亿美元并返销我国;韩国的“牛黄清心液”源自我国的“牛黄清心丸”,年产值接近一亿美元……近年来,日本和韩国对我国传统中药的开发,让我国的中药界人士认识到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和迫切性。除此之外,许多有识之士也提出了这样一些问题:这些原本在国内业绩一般的传统中药为何在两个东亚邻国却产出了如此大的力量?在中药的国际博弈中,我国的优势何在?又该向日本和韩国学习一些什么?(本文中所称中药即我国生产的中药与日本的汉方药与韩国的韩药的通称——编者注。) ▲日韩中药:“小规模”产生“大能量”

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提供的资料显示,虽然日本和韩国的中医药都是我国中医药与当地文化相结合的产物,且在中药产业的规模、中药生产和研究开发的深度和广度方面远不及我国,但近几十年来,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韩国和日本的中药产业发展很快,并在国际市场上与我国呈现出竞争的态势。

目前,日本是除中国以外,最大的中药生产国与消费国。1976年以前,日本汉方药年产值不足100亿日元。1976年,随着汉方药被纳入国家医疗保险,汉方药产业、中药材种植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日本目前有汉方药厂200多家,处方用汉方药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年销售额高达15亿美元,被日本政府批准适用“国民健康保险制度”的中药大约有148种。目前日本汉方药年生产总值已超过1000亿日元,在国际市场上的中成药、中药保健品贸易中,由日本生产的占很大份额。 90年代以来,韩国中药产业发展势头强劲。目前,在韩国国民医疗支出中,中医药占15%,这一比例仅次于我国。韩国的中草药原料种植业较为突出。2004年韩国高丽参出口额超过3.5亿美元。与我国中药注重原料种植相比,其对原料的加工操作规范,标准严格,且包装宣传到位,相同等级的参类产品单价是我国的25倍。 日本和韩国中药产业缘何能以相对较小的规模产生如此大的能量?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秘书长、北京中医药大学前校长龙致贤教授举了一个例子:“牛黄清心丸是我国的传统中成药,韩国在此基础上又开发出口汉臀⒔耗业男录列停谑谐∩先〉昧顺晒Α薄A孪椭赋觯返目萍己俊⒏郊又蹈呤侨蘸谑澜缰幸┟骋字姓加邢然母驹颉?lt;/P>

我国的中药国际贸易的绝对数量并不低,但产品的科技附加值低,以中药材、饮片或用于生产中成药及保健品的植物提取物居多。日韩等国从我国进口中药原料后,将之加工成质量要求符合国际标准、剂型先进、包装精美的中成药或保健品,便可获得高额利润。事实上,我国是日本汉方药业厂家的主要原料产地。根据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汇编的资料,1998~2001年,日本常用生药(150种)的国产及进口量合计为4.4万吨~6.1万吨。进口生药量占总量的94.6%~97.1%,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其次,韩国和日本均开发出了中药的拳头产品,出现了一些实力强大的拳头企业。以韩国的人参为例,由于资源的问题,韩国的人参有很多是从我国东北进口的。但在人参产业开发方面,韩国的做法颇值得我们学习。他们将人参产业分为元参和制剂两类,元参又根据不同的加工方法和质量分为天参、地参、良参、切参、尾参等,分门别类地进行开发;并且将人参资源充分利用,吃干榨尽,开发出高丽参精、丸、粉、胶囊、茶、锭、颗粒等几十种制剂,还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下脚料制成人参糖、饮料、化妆品等,集中的开发开成了优势品种。 日本的情况同样如此。目前日本生产的汉方制剂有147种,产品种类有903个。其中,小柴胡汤、柴胡桂枝汤、补中益气汤、加味逍遥散、小青龙汤、六君子汤、当归芍药散等十种汉方药制剂的产值占全部汉方制剂的51.05%。目前日本拥有汉方制药厂42家,津村、钟纺、大衫、帝国、本草等几家较大的汉方药制药企业,占汉方药全部产值的97%以上。生产厂家的集中,保证了生产规模,提高了生产质量,也使企业有较多的资源进行产品研发。

第二条信息,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sdbd/20110104/15279201679.shtml

日韩占全球中药市场90%营业额 中国仅占2%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04日 15:27

韩国在与同仁堂争夺牛黄清心丸原创配方失败后,他们以牛黄清心丸为基础开发了口服液和微胶囊等新剂型,在国际市场大卖。

日本厂商在多年前就宣称要把“中药学”变成“东亚医学”,他们从中国的经典医著《伤寒论》等书中拿出三百多个古方,然后“土洋”结合,创造出了惊人的经济效益。

在全球中药市场营业额中,日本占到百分之八十,韩国占到百分之十,而中国仅占百分之二。这些数字应该令作为中药鼻祖的中国无地自容。

第三条信息,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60427/10442535307.shtml

日韩中药霸占国际市场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04月27日 10:44 北京日报

本报讯(记者 沈衍琪) 日本在“六神丸”基础上开发的“救心丸”,年销售额上亿美元;韩国的“牛黄清心丸”源自我国“牛黄清心液”,年产值也接近一亿美元……众多专家在昨日召开 的2006保护知识产权高层论坛上指出,中药知识产权保护正成为最薄弱环节,大量知识产权的流失使我国中药产业面临生存危机。

“由于中药疗效受地域、复方等多种特殊的因素影响,像西药那样定量定性申请专利具有一定难度。”一位中医药业内人士昨日表示。而且,单纯的处方是不能获得专利保护的,申请专利保护的必须是可进行工业化生产的中成药产品。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世界植物药市场年销售额超过160亿美元,其中日本、韩国所占份额达80%-90%,我国中药制剂年出口额仅在1亿美元左右,占其中的3%-5%。

按:在《“中医骗了国人两千年”?——以西医偷中药回驳》某家已经大略的提到了,西医盗取中药进行研究与萃取有效成分的行为,是为了挽救行将末路的西医,为将来无药可用的西医找出路,那么,在这些研究成果有所成就的时候,这些研究国家也肯定要将这些对中药的研究成果付之产业化,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在中药上大赚一笔。从上边这个文章里我们看到,对中药的盗取上日本与韩国是冲在了最前头!将中成药付之产业化,使之成为赚钱机器,日本和韩国更是捷足先登。中医药是我国的原创,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理应先为我们服务,从这里延伸出的中医药产业理应由我们来做大做强,养活我们的国人,但是,现在却被这两个无赖国家抢了先,我们能无动于衷么?我们都知道,日本签下中国人民的血债还没有还,也不打算还,可是现在竟然又要从我们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中药里赚钱,这和抢劫有什么两样!韩国是个什么东西!现在中国东北部海疆的不安定,它就是个祸首!现在它也在从我们的中药里赚钱,这和抢劫有什么两样!对付这两个强盗,虽说现在还不能武力敲打,但是我们大力发展我们的中医药产业,保护我们的中医药资源,保守我们中医药秘密,却是我们能做到的。但是,也就是在这个当口,网络上就有了若干的“中医黑”马甲上蹿下跳,这个现象算是孤立的么?在这个论坛里,有马甲们主张灭了中医,某家以为,所有这些中医黑马甲,包括方舟子现象,是国外大气候与国内小气候结合而成的一股逆流!一股黑潮!它们的主子到底是谁,呼之欲出了!

以上是中医黑现象背后的经济帐。下面说一下“阴阳五行”,这个中医黑马甲们常常诋毁攻击的靶子。

说来好笑,日本也好,韩国也罢,它们盗取中医药,基本上是不会有原创的,只是盗取中药中的已有古方与成药,这个,在上面三篇文章里说的很明白。也许还就是这个原因,中国网络上的中医黑们,基本上四六不懂。比如有个黑马甲这样说:“中医用先进技术干什么?找找阴阳五行在哪?如何溜达?”

看,这个马甲把中医里的“阴阳五行”像西医里的具体器官脏器做了类比,把“阴阳五行”当成是与人体器官一样的东西了,那么,是不是这样呢?

郑守曾《中医学》对“阴阳”是这样解释的: “就是说,虽有着‘阴阳’这一确定的名称和涵义,但它们并不只是专指某些具体事物或现象,而是用于分析、认识多种事物或现象的特点及其相互关系。因此,阴阳是既抽象又规定了具体属性的哲学范畴。”(30页)。

对“五行”,刘启友编写的《中医学入门》第13页就说: “这种用‘五行’归纳事物的方法,基本上已经不是木、火、土、金、水的本身,而是按其特点,抽象概括出不同事物的属性。

这就是中医理论对阴阳五行的解释,其实说的直白一些,这就是在设譬取喻,是在用“阴阳五行”的思维路径来解释与归纳医学理论,就好像“愚公移山”,这是在和人讲道理,不是说真的有那么一个老汉,领着一家大小在挖山不止,不是的!可是中医黑们的素质就是这么差,想攻击中医,却连最基本的中医基本书籍都不去翻一下,可以想见他们的不自量力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阴阳五行”思想的成熟来自于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时期,而中医学的权威著作《黄帝内经》也是成书于那个时期,可以说,传统的中医理论就融合了诸子百家时期最为高深的学问,这是哲学!中医理论一上手就是在和你讲哲学!

在这里,有必要提一下雅斯贝尔斯的“轴心时代”,那个产生了“阴阳五行”的轴心时代。什么是“轴心时代”?这个说法源自於雅斯贝尔斯在1949年出版的《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他说,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发生的地区大概是在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也一直影响着人类的生活。而且更重要的是,虽然中国、印度、中东和希腊之间有千山万水的阻隔,但它们在轴心时代的文化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在那个时代,古希腊、以色列、中国和印度的古代文化都发生了“终极关怀的觉醒”。换句话说,这几个地方的人们开始用理智的方法、道德的方式来面对这个世界,同时也产生了宗教。它们是对原始文化的超越和突破。而超越和突破的不同类型决定了今天西方、印度、中国、***不同的文化形态。那些没有实现超越突破的古文明,如巴比伦文化、埃及文化,虽规模宏大,但都难以摆脱灭绝的命运,成为文化的化石。而这些轴心时代所产生的文化一直延续到今天。

今天人类的物质文明的积累是早先人类无法企及的,但是在精神层面,在思维方式上,轴心时代定下的路子与方向,是人类现在都无法跳出的。而“阴阳五行”就源自那个“轴心时代”!不对这个学问有所崇敬,,不虚心理解这个学问,就算你要攻击诋毁这个学问,枉然!!!

某中医黑不断地用几个日本“信息”诋毁中医,捎带着某家也了解了一下,中医药尽管在日本发挥作用多多,但是地位却是不高,这个为什么?细心看一下中医书里关于“阴阳五行”的推崇,我们足可以理解中医药在日本作用多多地位却不高的原因:日本人消化不了这个“阴阳五行”它们不可能按着自己的理解把中医理论的内核——阴阳五行改造了,所以才一面用中医药为自己服务,一面却在贬低中医药的地位,它们是怕自己被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浸染了,怕被中国人“同化”了!

日本人的拿来主义是很厉害的,隋唐时,日本派出数以百计的遣唐使来中国学习中国方方面面的先进之处,但是,有一个地方,却被日本人严防死守多方面加以抵御——中国的文官制度。而日本的武士道能流传下来,就是对中国文官制度的强力抵御的结果。可以说,在政治制度上,日本人是把中国的先进制度消化了的。什么要用,什么要抵御,它很清楚,也做到了。

再有佛教,在中国与印度是一门很仁慈的宗教,但是传到日本竟然演化成一门很残忍很暴戾的宗教教门——一向宗,这个教门就是以残忍噬杀闻名于世,闻名于日本历史,由这个一向宗组织的“一向一揆”——农民起义,遍及日本战国时代,遍及日本各地。

……………………………………

这就是日本的消化能力极强的拿来主义!直到日本明治维新时,还有人高喊“和魂洋才”——日本“大和魂”结合西洋先进技术,就是显例。但是,在中医药方面,日本就是消化不了“阴阳五行”!因为缺少了“阴阳五行”,中医就不成其中医了!而无奈之际,只好用贬低中医药的法子来弥补它们的恐惧!

日本人为什么这么恐惧“阴阳五行”?因为由“五行”,中国的古圣先贤推演出一套王朝更替的政治学说——“五德始终”说。这个学说,就是为王朝更替量身定做的,是论证新王朝合法性的一个有力工具。其实也算是一种“革命”学说,但是这个学说对于日本,对于“万世一系”的日本天皇制来说,是个必杀器!这个学说如果被某些日本人全盘接受,那么日本的改朝换代是不可免的,日本的天皇制是要崩溃的!所以,渗透于中医理论的“阴阳五行”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被“阴阳五行”深深浸染的中医药理论也是不能再张扬的,要尽力贬低之,压制之,连中医药也要换个名字——“汉方”!日本的精英们深知,不可以把中国的所有东西都让本国人知晓,那样很危险!所以啊,中医药应该换个名字——“汉方”!中医药的地位,在日本是很低的,这是可以理解的!无知的中医黑们,你们也跟着日本人在贬低“阴阳五行”?你们知道个屁!

对于中医药的贬低与攻击,上升到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诋毁与攻击,是不为过的,是恰如其分的!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中医黑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