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2、2、3、

《人民日报》2月19日5版发表《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的长篇文章,高调“纪念华国锋同志诞辰90周年”。而隔日便是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忌日。许多人认为,面对当前国内外错综复杂的动荡局势,中国会否在政治上回归伟人路线的正确主流部分,并以伟人思想及意识形态来指导全党全国人民?有待进一步观察。

与这次报道呈巨大反差的是,2008年奥运会开得如火如荼之际,华国锋病逝。当时新华社只发了一条简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 家,曾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的华国锋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8年8月20日12时5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 87岁。

看到(华国锋1978年3月在工业负责人汇报会上讲话摘录 ),受到非常的启迪!正像伟大的革命老前辈邓小平所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中国与国际社会现在发生的一系列的重大问题,证明了华主席33年前讲话的正确性!所以,“时间也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时间证明了华主席不愧为是伟人老人家选出的接班人,是伟人的好学生。对华主席所讲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鞍钢宪法、大庆精神,我们在那个时代都有亲身的体会。而这种精神,恰恰是现在所缺乏的!

下面让我们在重温《华国锋同志1978年3月在工业负责人汇报会上的讲话》吧!


他说:

过去二十九年我国经济建设的成绩是世界公认的。我们的农业以不到世界百分之七的耕地面积养活了超过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我们的工业发展,用二十九年的时间走过了许多资本主义国家用半个多世纪走过的路程。

伟人说过:“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比较,有许多优越性,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会比资本主义国家快得多。”二十九年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又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我们既不能掠夺别国人民的财富,也不能依赖任何外国的力量来搞建设。只有从本国的实际情况出发,依靠本国人民群众的创造力,充分利用和挖掘本国的资源和潜力,才能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建立起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使我们的国家更能经受风险,立于不败之地。

根据我们的经验,在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一个省、一个地区,直到一个工厂、一个公社都要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靠出口,去“换回好多好东西回来”据说这样就能加快资源的开发,加快工业的技术改造,加快科研的步伐,世上难道真有这样的事吗?工人群众从长期的斗争实践中很懂得这一点,他们说:“我们决不能把社会主义建设的命运系在别人的裤腰带上”。这句话尖锐地指出要注意被别人卡住脖子,牵着鼻子走的危险。如果不把立足点放在自力更生上,样样靠引进,为了引进,甚至把发展经济主要立足于国内市场的社会主义原则丢在一边,无原则地以出口换进口,势必造成那么一种状况:自己能生产的无限制地进口;国内很需要的又无限制地出口;买人家先进的,自己造落后的,甚至把矿山资源的开采主权也让给人家。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把我国变成帝国主义国家倾销商品的市场、原料 基地、生产车间和投资场所吗?那里还有什么工业化的速度,那里还谈得上独立 自主地发展社会主义经济!这只能作帝国主义的经济附庸。

经济上丧失独立,政治上也就不可能自主。中国人民在历史上遭受过的创痛是很深的。一百多年前,清朝洋务派头子李鸿章、曾国藩,不就是鼓吹“中国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吗?这伙洋奴汉奸,一味想买外国的“制器之器”,搞所谓“自强”。结果呢,中国非但没有因此强盛起来,反而越 来越深地陷入了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深渊。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旧中国二十多年,喊了二十多年“建设”,他们的所谓“建设”,不就是乞求外国资本家,拿国家的资源和主权去换取洋设备的吗?他们换了二十多年,弄出了什么名堂?国家主权、经济命脉全都落到了帝国主义的手里,旧中国经济那种衰落破败的悲惨景象,人们不是记忆犹新吗?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要有 自己的独立的经济体系,只能走自己工业发展的道路。离开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依靠洋人,不但搞不成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而且会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蜕化变质,变成原始资本主义,变成外国的附庸和殖民地。

苏修就是一面镜子。苏联全面复辟资本主义之后,官僚垄断资本向西方垄断资本买专利权,借贷款,甚至不惜把未开发的资源拿去作抵押。自称有强大工业基础的超级大国,外债却越背越重,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七五年上半年,向西方国家乞求贷款竟达一百六十叁亿美元。一手向第三世界掠夺,一手又向西方乞讨,跟在西方屁股后面跑,这是苏修搞假社会主义真资本主义的一大特色。

伟大领袖伟人教导说,我们提倡自力更生,并不是拒绝学习和研究外国的经验,包括好的经验和坏的经验。我们也不是反对引进某些确实有用的外国技术、设备。但是,对待外国的经验以及技术、设备,都要具体分析,加以鉴别,“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使其为我所用。学习要和独创结合,立足予超。决不能生吞活剥地照抄照搬,不管好的和坏的、成功的和失败的,适合我国需要的和不适合我国需要的,一古脑儿统统搬来。乱讲什么,经济和技术要和先进的西方接轨。

毛 主 席历来号召我们,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埋葬教条主义 ,打倒奴隶思想,批判那种认为“外国月亮比中国的圆”的洋奴哲学。因为这些 东西是窒息人民群众的革新创造精神、束缚人民群众手脚的精神枷锁。洋教条、洋偶像不扫荡,生动活泼的革命精神就焕发不出来。 把资本主义国家的技术、设备一概看成是先进的,是一种形而上学的观点。形式主义地吸收外国的东西,在中国过去是吃过大亏的。它们有先进的,也有落后的,即便是先进的东西也有落后的因素,决不能不加分析,说成绝对的好。

何况由于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性,在某些部门已经出现技术停滞的趋势。那些盲目崇拜外国的人,看不起本国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在“洋”人面前矮半截,以为事事不如人,连某些资产阶级思想家都不如。

清代的学者严复就很赞赏“学我者病,来者方多”的说法,不主张生搬硬套,懂得后来可以居上的道理。伟人教导我们,我们不能走世界各国技术发展的老路,跟在别人后面一步一步地爬行。我们要有无产阶级的雄心壮志,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敢于攀登前人没有攀登过的高峰。外国有的,我们要有;外国没有的,我们也要有。

伟人批示的“鞍钢宪法”的各项原则,就是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同办社会主义工业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为在企业中不断进行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和生产技术的革命,指明了方向。实行伟人生前领导全国人民制定的“鞍钢宪法”,其中的核心内容之一,即“两参(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一改(改革不合理规章制度)三结合(领导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结合)”,有利于改善企业领导和工人群众的关系,有利于改善企业的生产经营管理。“鞍钢宪法”的核心精神就是要依靠工人阶级,调动工人生产和创造的积极性,要充分发挥工人群众的民主与监督作用。例如,发挥工会、职工代表大会的作用。发挥党走群众路线、依靠工人阶级的光荣传统。接受苏联领导阶层由官僚主义蜕变成官僚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教训,时刻警惕官僚主义和贪官污吏的产生,铲除资本主义滋生的土壤。生产关系领域的革命,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劳动过程中人和人的关系、分配关系这三个方面。在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企业里,劳动过程中人和人关系的革命,还大有文章可做。大庆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好文章,形成和发展着一种人和人之间的新型关系,体现了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的要求。大庆真正做到了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

大庆的工人,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和劳动热情,积极参加企业管理,自觉遵守劳动纪律,团结战斗,确实成了企业的主人。大庆的干部,艰苦奋斗,坚持参加生产劳动,有事同群众商量,关心群众疾苦,在群众中享有威信。大庆的科学技术人员,走同工人相结合的道路,有所发明创造,受到工人的欢迎。大庆的家属,组织起来参加生产,成为建设大庆的一支重要力量。大庆还根据自己的条件,从事农林牧副渔业生产,逐步扩大集体的福利事业,建立工农结合、城乡结合的新矿区。所有这些,都有助于缩小三大差别,有助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有助于防止产生官僚主义者阶级。同志们,过去在革命战争的艰苦环境中,我们官兵之间、上下级之间、干部和群众之间,团结一致,同甘共苦,建立起一种革命的人和人的关系。我们应该永远保持和发展那样一种关系。大庆就是这样做的。

如果我们每一个企业都能象大庆那样,保持和发展劳动过程中人和人之间的社会主义的新型关系,那就一定能够大大地促进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的巩固,大大地促进人的思想革命化,大大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革命就是为了解放生产力。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迅速发展生产力。

实行鞍钢宪法,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实行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创造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这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进而消灭阶级、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

大庆通过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的革命,猛促生产的发展。遵循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方针,苦学苦干,一举甩掉了中国石油落后的帽子,结束了中国人用“洋油”的历史,高速度地建成了一座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油田。十七年来石油产量以平均每年增长百分之二十八的速度持续上升,现在的一个大庆等于文化大革命以前一九六五年的六个大庆。

油田的开发和建设,吸取了外国的某些科学技术,又不走他们的老路,有自己独特的创造,在许多方面赶上和超过了外国最先进的水平。这个事实证明,西方资产阶级能够做到的事,东方无产阶级也能够做到,而且能够做得更好。这是中国工人阶级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同志们,我们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进行工业建设的。总的说来,现在我国的工业和经济还比较落后,物质基础还不够强大。尽快改变这种状况,是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如果我们有更多的企业、更多的工业部门,象大庆那样做出伟大成绩,我们就一定能够在经济上和科学技术上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

文化大革命以来,许多工厂试制成功的新产品、新材料,有不少就是工人群众发奋图强、土法上马搞出来的。工人们豪迈地说:西方资产阶级能办到的,东方无产阶级也一定能办到。而且办得更好;西方资产阶级办不到的,我们东方的无产阶级也能办到。

党内资产阶级民主派却把中外资产阶级的东西奉若神物,对于我国人民群众的创造从来看不上眼,只想跟着洋人爬行。这种洋奴哲学很不得人心,理所当然地受到了人民群众的抵制和批判。 那些资产阶级“大人物”妄图扼杀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压制人民群众,是办不到的。洋 奴哲学、爬行主义有着深刻的阶级根源和思想根源。

中国长期在封建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统治下,最早中国的买办资产阶级从来是帝国主义的附庸,历来奉行洋奴哲学。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先天就有软弱性,自私性,虚无性,它同帝国主义有矛盾的一面,但又有妥协的一面,他不可能是让中国独立强大的领导阶级。在一个时期里有可能与民众结成统一战线去反对帝国主义,但它又有依附于帝国主义经济的一面,常常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与诱惑。党内的资产阶级民主派是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 在民主革命时期,他们就是带着资产阶级的这种劣根性跑进党内来的。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没有把立足点移过来,仍然代表资产阶级。他们想搞私有制,对帝国主义抱有幻想,要与美国和西方搞合作,就不能不同广大人民群众处于尖锐对立的地位。阶级投降和民族投降是一对孪生兄弟,对内向资产阶级搞阶级妥协,对外必然要向西方搞外交妥协和民族投降。我们一定要遵照毛 主 席的教导,以阶级斗争为纲,深入批判洋奴哲学,批判阶级投降主义,更加自觉地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加速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步伐,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附件:《人民日报》2011年2月19日5版发表

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纪念华国锋同志诞辰90周年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重温华国锋33年前的讲话,回归伟人的正确路线!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