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注意到《金陵十三钗》中一绝妙杀技了吗?

日前热演的张艺谋贺岁片《金陵十三钗》中,国军李教官在南京街头被日本兵紧追,奔跑中悄悄放下3枚手榴弹,然后登上街边房顶隐蔽起来,待追兵赶至手榴弹附近,便用步枪向手榴弹逐个射击,击爆手榴弹,炸得日军人仰马翻,十分过瘾。

观众席上有人说话了:“嗯?这可能吗?老谋子吃柳条屙花篮——肚子里编的。” 相信很多人也会这样想。

我告诉你:老谋子没吃柳条,在军事训练中我们就这样做过。

我当了多年步兵。步兵连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次手榴弹投掷完毕,剩余的实弹是不能再装回箱里搬回弹药库的,须在投弹场就地销毁。

销毁手榴弹在常人看来很简单:把手榴弹捆在一起拉弦就是了。在影视作品中,英烈们常常就这样做嘛。

起先我们也这样做,把剩余手榴弹捆在一起,取出中间一枚的拉火环,系根绳子远远趴下,拉绳,“轰”!好玩儿。

可眼瞅着一些手榴弹被高高炸起,又远远落下,并没有爆炸。提心吊胆四下找回来,有的被炸掉了木柄,有的弹体开裂,炸药芯块和雷管裸露出来。这下麻烦大了。

最靠得住的办法还是把剩余手榴弹一枚一枚拉了弦再投出去。可是,从连队开始投弹,到最后销毁剩余的手榴弹,上百枚手榴弹中总有几枚投出去却没爆炸。拉了弦的手榴弹再捡回来很危险,怎么办?

有办法。哪一枚手榴弹没爆炸,都由专人死死盯住,记准落弹的位置和数目。然后就用《金陵十三钗》上的办法:枪毙手榴弹——

撤场后,留下枪法最好的射手,用精度最高的56式半自动步枪,将没爆炸的手榴弹一一“击毙”。我就被留下来干过这事儿。

对老步兵来说,瞄准四五十米开外的手榴弹射击,一般都能枪枪命中。所以《金陵十三钗》中李教官枪击手榴弹的情节,并非凭空杜撰。

问题在于:为什么捆在一起都可能不被引爆的手榴弹,却能被枪击中后爆炸呢?

老实告诉你,我也说不清。曾问过军械修理所的技师,结结巴巴,也说不清。

你能说得清吗?说说看。


越战亲历:我在越南烧粮库 链接http://blog.sina.com.cn/zgd1219


本文内容于 2012/2/5 21:31:59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3楼38031

(江苏教育1991)记载:1937年,运往日本的战略物资,54.4%是美国向日本出口的。美国议员司克脱(Scott)先生也同样说:“请大家记着,日本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帮凶而杀死的!”真正援助中国抗日的是苏联和德国。1937-1941年间,苏联共向中国派遣了1250架飞机,1091名飞行员和2000多名地勤人员,直接参与了中国的抗日战争,有211名苏联飞行员在中国对日空战中阵亡。1936年4月中德签署了《中德信用借款合同》,德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提供1亿马克的优惠贷款。1937年抗战爆发前,德国整训装备了中国30个师,德国军事顾问参与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和武汉会战。就那个德国法西斯外交官拉贝先生救了多少南京同胞呀?美国是当今世界最虚伪、最凶险的帝国主义,是今日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老汉奸、新汉奸和“金陵十三钗”


最近,由张艺谋把严歌苓的小说《金陵十三钗》翻拍成的同名电影,成为眼下文化圈、娱乐圈热炒的话题。




古诗有云:“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金陵十三钗》故事围绕南京沦陷、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讲述了13个风尘女子在这场劫难中挺身营救同胞的故事,一向以“商女不知亡国恨”形象出现的秦淮歌女,在民族危难时刻,却表现出了大忠、大义、大勇,与她们相比,那些汉奸连给她们拎鞋都不够资格。


前不久有精英撰写文章为老汉奸的投降卖国行为开脱,认为从维护生命和生存的角度看,汉奸行为也不那么不能原谅。从他们的阵营来看,那时候,日寇大兵压境,由于装备、战斗力都强于当时的国民党军队,认为抗战必亡,于是某些上层人物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选择了投降卖国,充当“儿皇帝”,比如汪精卫之流;某些下层人物,为了保命选择了当低层的汉奸、伪军。但即使如汪精卫之流也不至于无耻到把汉奸的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招摇过市的地步,汉奸们给自己的卖国行为起了一个名字。叫“曲线救国”,意思是他们暂时表面上附逆、资敌,是为了等待时机,东山再起。某些汉奸及其家属都感到在国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说明在他们当中,起码还有人有羞耻感。

而比如以焦某为标志性人物的当今的某些铁杆新汉奸们,比他们的老汉奸前辈都不如,焦某公开宣称,他就是要当汉奸,他希望美国把中国一分为七,还说假如他当上了中国领导人,就把中国一分钱卖给美国成为其第51个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们应该感谢焦某这个反面教员,因为他的赤膊上阵把他和他的同伙们的本质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他是高估了开历史倒车的人们的力量,在他们的外国主子横行世界,一些国家相继出现内乱或者政权更迭以后,焦某们以为时机成熟,高高举起卖国的旗帜,煽动内乱,连“人权高于主权”的遮羞布也不需要了,主张不惜在美国等外国势力的主导下实现所谓的“大民主”,无论是以“批发”还是“零售”的方式卖国,他们都叫好和支持。他们还错判了形势,把中国民众对目前国内现状的不满情绪当成了他们里应外合改朝换代的民意基础。而最近有关方面进行的几次民意调查的结果表明,反对或者不支持他们观点的人仍然占大多数。这说明,尽管我们的社会中有许多的不如意,也尽管人们有种种意见,但是在民族大义问题上是不含糊的。这也等于事先警告了某些人,当汉奸是要付出代价的,无论是老汉奸还是新汉奸。





其实,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按照当今某些精英为当年的老汉奸开脱的理论,也无法为当今的新汉奸开脱,因为在当时,对某些人来说的确存在着“站着死”还是“跪着生”的严峻选择,存在着在民族危难时刻,是挺身抗敌救国还是赖活当汉奸的严峻选择。而现在,还暂时不存在这种严峻的形势,无法让人们“从维护生命和生存的角度”去对汉奸行为表示原谅。即使是出于对某些国家或者某种社会制度的偏爱,他们也完全可以移民到某些国家去,大家各得其所,但是他们偏偏选择了一条与自己的民族和国家中的大多数人为敌的道路,选择了一条践踏本国大多数人对社会制度选择的权利,准确地说,是在践踏别人的人权,来做勾结外敌、引狼入室的罪恶事情。


从人的生理特点看,女性的确不如男性,因此杀敌救国通常是男人的事情。根据某些报纸报道,当年一开始,蒋介石对日本采取不抵抗政策的时候,宋庆龄曾经托人给他送去一条裙子,意思是要以女人的裙钗去换他的征衣,批评和讥讽他曾经采取的不抵抗政策。


因此,综合上面的分析,笔者认为,新汉奸的可恶程度甚于老汉奸,不管其打着什么冠冕堂皇的旗号;而无论新老汉奸都连当年的秦淮风尘女子都不如,就算是拿她们的袜子当领带,那些汉奸们都不够资格,而且历史还将一再证明,任何的汉奸、卖国贼的附逆、资敌,走的都是一条自绝于人民的不归路。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