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德国总理默克尔第五次访华,仅凭默克尔访华的次数,可见她对中德关系看得很重。2007年,默克尔会见达赖造成两国关系冷淡,但此后,默克尔没有作出让中国人民反感的事,中德关系又回到了当年形成的良性轨道。今年默克尔访华,是她在2012年的第一次出访,也是中国在龙年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首脑,所以,默克尔访华的意义和目的就非同一般了。

也正因为此,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分别会见了默克尔,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见默克尔时的阐述颇富内涵,他指出,中德建交40年来,两国各合作机制从无到有,双边贸易额从小到大,人文交流从少到多,中德关系达到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展望下一个40年,中方愿同德方一道,以更宽广的视野、更开放的姿态,审视和把握好两国关系的定位、目标和方向,进一步加强对话、交流与合作,推动中德战略伙伴关系长期健康深入向前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这三个别有意味的动态性词组典型地概括了中德建交四十年来的巨大成就,而“更宽广的视野”、“更开放的姿态”两个层级性词组则又从形势发展的大局出发,清晰地勾画了中德后四十年的发展蓝图。温家宝总理先是与默克尔举行了务实的会谈,接着,两人又在广州与中德两国企业家举行座谈,涉及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可以说,两国领导人的会谈确实是富有成效的。

此次默克尔访华,背景比较复杂。欧元处于受到严峻考验的艰巨时刻,欧洲经济较长时间直面困难的挑战。默克尔此次访华,一个重要的信号是默克尔带来了一个庞大的经贸代表团,这个经贸代表团的任务很清楚:继续打开中国市场,继续赢得中国信任!

于是,西方媒体对默克尔访华作出了众多推测。在很多人看来,腰缠庞大外汇储备的中国是因欧债“揭不开锅”的欧洲最天然的求助对象,而作为欧亚两个大陆的头号经济大国,德国又是理想的与中国沟通的大国。德国《世界报》甚至自嘲性地说默克尔是“欧洲的乞讨大婶”。

其实,默克尔此访的目的不可能是“乞讨”,是什么呢?

其一,这次不同寻常的访问,是特殊背景下的大国对话。

我们知道,中国和德国是亚欧两个最强国家,对亚欧的经济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处于萧条之时,两个大国的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也给两个大国的对话增添了特殊的背景。作为欧盟最发达的国家,作为可以在欧盟起关键作用的国家,德国在处理欧债危机中,扮演着最关键的角色。默克尔此次访华,不仅受到德国和中国的关注,而且更受到国际传媒的密切关注。德国有人认为,默克尔此次访华,肩负着艰难的使命,她希望得到中国更多的援助。德国媒体说得非常坦白,其实欧洲各国都盯着中国这个巨额的外汇储备,希望中国能够拿出一部分的外汇储备,来帮助解决欧债危机,但是中国显然不会轻易的松口。所以,在特殊背景下,中德两个大国的对话,能不能起到预期的效果?温家宝在与默克尔的会谈中表达的意思非常有层次:一是中国有信心支持维护欧元稳定;二是解决欧债问题,欧方自身努力是基础,也是关键;三是欧盟要不断推进财政、金融等方面的机制性、结构性、根本性改革,向国际社会传递一致的、更为清晰的解决问题思路;四是重债国家要根据本国国情,痛下决心,实施恰当的财政措施;五是中方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主要金融机构发挥重要作用,愿同各方加强沟通,共同制定有效应对之策。

其二,这次不同寻常的访问,突出了“求助”这个关键词。

坦率地说,默克尔访华被普遍认为是一个“请求者”:请中国对欧元区充满信心,请中国投资欧洲,同时,按欧洲的一贯逻辑,还请中国施压伊朗并对叙利亚问题采取合作态度,等等。默克尔在中国社科院的半个多小时的演讲中这样告诉大家:“我想告诉你们,欧元让欧洲变得更强。欧洲存在的不是一场欧元危机,而是因竞争力各异而导致的债务危机。”默克尔的演讲,为欧元辩护的色彩颇浓,德国《世界报》还刊登了一幅漫画:默克尔一身正装,一手牵着被动物化的欧元符号,一手去叩琉璃瓦装饰的中式院落大门,小动物甚至脱帽致敬。这类宣传语气,也在证实着人们的预测,为了欧元的平稳发展,欧洲需要中国!

默克尔的“求助”会有什么效果?在中德企业家座谈会上,温家宝清楚地告诉人们:“欧洲有人认为,中国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加强与欧洲的合作是想买断欧洲。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中国没有这样的想法,没有这样的胃口,也没有这样的能力。中国企业对德国的投资只相当于德国企业对中国投资的1/10。中国的对外投资刚刚起步,是完全建立在互利共赢基础上的,而且是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

其三,这次不同寻常的访问,正在勾画中欧新一轮合作的基调。

从2009年开始,欧元危机就一直困扰着欧洲各国。2008年10月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冰岛由于国家债务严重超负荷陷入国家破产状态,之后欧元区成员国由于各自负债比例过高,相继成为继冰岛国家破产之后的多米诺骨牌中的一张,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相继陷入国债危急中。2009年10月20日浮出水面的希腊债务危机为欧元危机正式拉开了序幕,到现在,还是危机重重。在欧元区危机紧急之时商讨中德合作,应当更具有战略意义。所以,胡锦涛主席明确描绘出后四十年中德合作的方向时,为我们清晰地展示出战略合作的典型意义,三个动态性词组,两个层级性词组给人们的信号是十分明确的。在这样的合作中,中国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合作、共赢、互惠、协调应当是努力的方向。

默克尔在中德建交四十周年之时访问中国,意义中积极的;默克尔在欧元遭遇空前危机时访问中国,任务是艰巨的。但是,合作总会给人带来希望,保护主义只能带来绝望——实践正在充分证明这一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