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背景:1月31日,温州朱小姐开的雅阁车不小心与一辆身价1200万的劳斯莱斯发生了“轻微剐蹭”,初步估损200万元,朱小姐须负全责。


华商报发表小石潭的文章:好歹朱小姐还是个开本田雅阁的“中产阶级”,好歹这也是一场互有车辆保险的交通事故,倘若一个贫困的农民开着破电瓶车撞上劳斯莱斯,那还不赔得拆房卖屋、子子孙孙代代赔啊!这辆掉个螺丝也值上百元的“尤物”,跑到人人都走的道路上,如何保证他人不遭遇“天上掉下的灾祸”?在现行法规中,对于贵重物品,赋予了物业“自我保护”的责任。预知物品存在被损坏的风险,那么就要承担起足够的自我保护责任,否则自己就要承担相当的责任。我们常笑话国外某些名人巨额投保自己的美腿、美手……其实这就是承担“自我保护”责任。像那些“易损物品”投保后,在保险公司的介入下,通常会得到很好保护,即使有非故意的损害,意外伤害者也承担十分有限的责任,绝不会以全部身家作为赔偿。外国的“笑料”对眼前这起事故具有方法论意义的启示:价值1200万元的劳斯莱斯,不但要投正常的车险,还要投“自我保护”责任险,以此保护豪车,同时也“保护”无意中损伤车辆的事主。言至于此,笔者以为像朱小姐遇到的“不幸”,不应承担全责,充其量承担保险顶额——20万元的赔偿。其他,则由车主自己没有尽到自我保护责任来担负。这,还应作为经典判例,对其他所有超过保险顶额20万元的车辆,一律提醒自己额外投保,否则损失自负。富人的“尤物”不能成为伤人“利器”,赋予足够的自我保护责任应体现在法律上。


友人开车有个原则,见到豪车尽量躲,我问为什么,他说撞了人家赔不起。据我观察,许多豪车在行驶中还有一个特点——特别喜欢超车并线,一些豪车的驾驶员似乎故意要显示其车辆的加速与制动性能,十分享受将其他车辆甩在身后的得意快感。甚至在十分拥堵的道路上,一些豪车还是想方设法在如织的车流中钻来钻去,争抢那几秒的“快人一步”。某些豪车司机也抓住了我的那位朋友的心理——不想惹事,怕与豪车发生事故与赔偿纠纷。所以,一些豪车的“霸道”越发地有恃无恐。但是,事故并不完全以单方的意志为转移,一些豪车的野蛮行驶已埋下事故的祸根。有人可能会说,只要事故责任不在自己,即便与豪车发生“摩擦”,自己也不用承担赔偿责任。问题是,开过车的人都知道,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存在很大变数。因为车辆是在运动中,责任的认定也会变化。同样是对方乱超车,当对方没有完成超车时,与在直道正常行驶的你发生碰撞,对方要负全责;但若将时间推后一秒,当对方超过了你,完成了并线,再与你发生碰撞,事故责任就可能演变为是你“追尾”。明明是对方乱超车,事故责任的认定却可能大不相同。在这种事故中,哪怕是认定双方各负50%的责任,你也会觉得很冤枉。经济损失还不是最糟糕的,交通事故最大的危害是对人的生命构成严重威胁……如果富人把价值昂贵的艺术品“供奉”在家里,外人不会说三道四。但是,将价值几百万上千万元的豪车开上路,甚至野蛮驾驶制造事故隐患,却要他人承担相应风险,这能说通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