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船员跪地仍遭韩警毒打 严寒下仅穿短裤

浙江一艘前往韩国专属经济区收购渔货的“浙台渔运32066”渔船在1月17日回国途中遭韩国海警突击登船,13名船员均遭无端暴打,多名船员重伤,渔船也被扣留近十日才得以回国。虽然韩国政府有关人士坚决否认韩国海警打人、开枪等一系列暴行,但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获得了浙江台州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1月29日对返国船员进行询问的笔录原件。这些来自当事者的亲口描述为我们提供了一份了解事件真相的有力依据。

“浙台渔运32066”船员何中州讲述道,在我船船员没有逃避检查、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韩国海警把所有船员铐起来,并强迫船员跪下去、脸贴地,还要进行殴打,致使多名船员受重伤,这已经不是渔业执法,而是“暴徒行径”。他还称,船长王小富被打后一直光着脚,童加明被铐遭打后一直穿短裤背心拖鞋。他们要求穿衣穿鞋,却遭韩方拒绝,这也是一种“虐待”行为。

以下为何中州询问笔录原文:

询 问 笔 录

询问机关:台州市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

询问地点: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

询问时间:2012年1月 29日 16时 00分至 12 时 10 分

询问人:吴军杰、庞虎林

记录人:庞虎林

被询问人:姓名何中州 性别男年龄 28

职务船员

工作单位浙台渔运32066船

我们是台州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渔业行政执法人员,这是我们的执法证件,请你确认。现在就你所反映的船员在1592海区第5小区被韩国海警3002执法人员暴力执法,导致船员受伤一事(案件)进行调查,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你须配合,并如实回答询问。

问:简单说一下你船的基本情况

答:我船是一艘渔获物运输船,船上共有船员13名。

问:韩国海警什么时候登临你船检查你,具体经纬度多少?

答: 2012年1月17下午二点半左右,具体经纬度大约在东经125度40分,北纬32度12分。

问:当时你在船上吗?

答:当时是我在船上。

问:请把你所经历的韩国海警登临检查的有关情况说一下?

答:当时大约是17日下午二点半,我正睡觉时,听到船上二楼响动。我起来走到二楼驾驶室门口,发现几名韩国海警,正在殴打船长王小富,还有一名船员艾明已被打倒在地,头部已经流血。我往驾驶室里走去,这时有一名韩国海警,拿着铁质的伸缩警棍指着我。我举起双手,问他会不会说中文,请他不要打人。这时楼下又冲上来一名海警,没说二话,朝着我的腰部打了一棍,把我们往外赶。此时驾驶室里共有4、5海警,其中一名在摄像,两名在打船长,还有一名将我船船员李毕林挤在驾驶室左前角拿警棍在打。这时,其中一名海警拿着佩枪朝着驾驶室的地板、窗户开了大约5、6枪,意图恐吓我们。我退出驾驶室,站在二楼厕所门口。船长被打得后脑勺出血,捂着后脑,沿着楼梯向楼下跑去。驾驶室还有三名船员被韩国海警暴打,紧接着,门被关上,打人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我和闵昌现在门外叫他们不要再打人了。门打开了,我们被拉进去。我一进去,一名韩国海警用橡胶的“7”字型警棍朝我头部猛击一下。这时上来一名海警,拿着一次性的塑胶手铐,把我和闵昌现铐起来。至此,驾驶室里共5名船员,除了艾明打昏趴在地上,其他的李毕林、李祥华、闵昌现和我都被铐起来,海警用警棍示意我们蹲下。蹲下后,一名韩国海警一棍打在闵昌现头上,闵昌现一下子倒地,鼻孔和嘴巴都开始流血。接着,我的头部被猛击三棍,我本能地把手捂住头部,两手手指一阵剧痛后手部失去知觉,侧着倒在地上。艾明双手抱头,头部血流不止,跪着趴在地上,韩国海警朝着艾明的腿部猛击几棍。李毕林和李祥华也被不同程度地殴打,其中李祥华被打次数最多。韩国海警打完李毕林和李祥华,转回来又朝闵昌现胳膊、肩膀猛打几下,并朝我的后背、髋部猛击几下。随后,用警棍示意我们脸朝地趴下,并用警棍使劲戳我们后脑勺。过了一会儿,一名韩国海警把我拉起来,示意我往外走。下楼之后,我看见我们的船员大部分都跪在船头,艾明跪趴在一楼门口,衣服上全是血,地上流了一滩。船长侧倒在地上,身上、脸上、手上全是血,一动不动。韩国海警让我也到船头跪下,这样,除了昏倒的船长、艾明,其他的船员全部都被铐起来,跪在船头。过了没多久,韩国海警用船上的被子,把船长和艾明包起,用担架抬起,移到他们自己的执法小艇上。我和李毕林、李毕太、闵昌现等6人也被送到小艇上,并被转移到海警3002船上。闵昌现被韩国海警带走,后来据说与船长王小富、艾明一起,通过直升机被送到济州岛的医院。

到18日下午,离被殴打整整26个小时多,韩国海警只给我们吃了一小纸杯方便面。

问:韩国海警有没有送你到医院检查并治疗?

答:有。我因为手指剧痛,从18号到20号,跟他们提出要求不下5次,要求他们带我到医院检查。1月21上午,韩国海警才把我和闵昌现、李祥华三个人送到医院。简单地拍了片子后,告诉我右手无名指标骨折,裂开了两道。医生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我的右手无名指,并在我髋部被打伤的地方注射了一针。闽昌现和李祥华带去检查,说没什么事。我们于是一起被送回到浙台渔运32066船上。

问:大年初二和初三发生了什么事情?

答:大年初二也就是1月24日上午韩国时间约10点半左右,韩国海警要求演习。由于他们不顾事实要求船长肘击海警、要求我们做出夺枪的动作,我们拒绝了他们无耻的要求。

大年初三即25日,下午二点多,十多名韩国海警到我们的船上,把我们都赶到一楼,自己在驾驶室拉上窗帘,呆了约半小时,然后离开了。

问:什么时候回到国内港口?

答:我们是1月28日凌晨回到松门港。

问:回国后有没有进一步检查和治疗?

答:1月28日下午一点钟,船东带我们到了台州骨伤医院,经检查,右环指末节指骨骨折、左食指、左臀部软组织损伤,我们在医院配了药。

问:你亲自经历的,并认为韩国海警做得比较极端做法有哪些?

答:第一、在我船船员没有逃避检查、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遭到韩国海警殴打,这种执法是海盗式的执法、是暴力执法;第二、韩国海警把我们铐起来,并强迫我们跪下去、脸贴地,还要殴打我们,致使多名船员受重伤,这已经不是渔业执法,是暴徒的行径;第三、我船船长王小富被打后一直光着脚,童加明被铐遭打后一直穿短裤背心拖鞋,在下雪的天气里,在他们提出要求后,韩国人就是不给他们穿,这是虐待的行为。

问:你有什么看法和要求?

答:我们希望韩国海警今后要文明执法,对中国渔民态度要友善点。在执法过程中,不要捏造伪造证据,不要捏造是非。我们被韩国海警暴力打伤,韩国政府应当支付我们先前的医药费,并承担承担后续治疗的费用、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我们希望国家出面交涉,让暴力执法海警赔礼道歉,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和人格尊严。

问:你还有什么补充?

答: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强烈要求我国政府对韩国棒子强硬点.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国人要抵制韩货了.

为什么外国人胆敢对中国人为所欲为,难道还不值得深思吗?小民的看法是,因为中国缺少霸气,缺少强硬的反击措施,大概是太极拳打得太多了的原故吧。

毛主席那时候谁然穷没人敢欺负,现在中国富有了人人敢欺负。 我们虽然不好战,但是我们也不惧怕战争。人善被人欺 马善被人骑

中国人怎么了,怎么成了软柿子了?谁都敢欺负还连个屁都不敢放,这就是肉食者“那可全是中国的的精英”能做的

11楼zxv1123

中国海警要在中韩争议海域,实施全天执法巡逻,及时纠正韩国海警野蛮执法行为;必要时中国海警可以使用各种武器,现场抓捕韩国野蛮执法海警。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