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忘年之交[一]

刘生,年龄四十多,具体多大我从来没有问过。在安徽当过兵,退伍后分配在医院就职。河南新乡人士。写得词,画得画,有酒量,会抽烟。


认识刘生,完全是因文会友。具体的细节在这么长的时间后,我已经忘的干净彻底,就算是问了刘生,他也肯定摇头。我们不需要记得过去,只需要现在认识,以后认识,就好。


年少轻狂的时候,谁都曾有过为情爱疯狂的经历。萎靡的那段日子里,刘生很是焦心。他对我说来新乡吧,我带你天天吃好吃的,而且顿顿不重样。为了吃我背叛了自己的忧伤。

寒冷的那个冬天,刘生从新乡来到我的城市,说接我过去散心。离开的那日,天空阴霾,雾气蔼蔼,一如当时的心情一样压抑。买了卧铺,刘生让我睡中铺他下铺。他说我年龄大些爬不动你照顾我一下。上车我即睡啥也不想。车达郑州后转车去新乡,落地新乡。刘生说一句:幸好你半道没跑,一夜我都没敢合眼。

原来,刘生是怕我想不开。


刘生把我安顿在他的一个女同学家中,二层的小洋楼,那个城市里算是个富裕人家。

每日里我都要睡到日上三杆,自行解决了早餐后,晃荡到刘生的单位,等着他带我吃中餐晚餐。混迹的久了,车棚的阿姨都认识了我。每次见面总问一句:妮,你吃饭了没?那种说话的语气音往后拉,显得亲昵的面容时常的想起都觉得特别的暖心。有时候阿姨都会借我一辆脚踏车,容我在饭后在这个城市里游荡。在那个些无所事事的日子里,吃到了白吉馍,麻辣烫,米粉,土豆粉等等各式小食。

呆了几日后实在无聊到冒泡,央求刘生给我找个事情做。刘生知我爱书,托了朋友再托朋友安排我去一家步行街的书店卖书。开始几日还算老实,认真做事不想杂念。可这老实也才几日,我就经常捧本书忘了时间忘了做事。在那时几米的《地下铁》《向左走,向右走》刚出版,看完后越发的沉默。老板辞退了我!

觉得很尴尬不敢见刘生。刘生看到我,叹了一口气,只说:走吧,今天晚上带你去喝羊肉汤。女孩子家的喝点暖身子,新乡冷。

喝了汤,身子暖和起来。我对刘生说:刘生,老板辞退了我,这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可以忘掉了吧?

刘生点头。


我又恢复到无所事事的状态。刘生认为这样下去有点适得其反的效果。又托了朋友让我进了他单位附近的联想电脑专卖店。

就在我狂背DOS,内存,CPU,DDR一些资料时,店长突然某天组织说,我们要写一个东西。题目叫:读《把信送给亚细亚》有感。薄薄的亚细亚一页纸。读完后我洋洋洒洒的写了三四页纸交上去,满以为会有些鼓励或者表扬什么的。可是第二天的例会上,连写的最烂的某男的文字都有被点评到,独独没有我。突然想起,工作中要写的东西都是要积极向上,而不是需要叛逆的我写的以80后孩子独有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眼光有感而发的洋洋洒洒。

这次是我主动离职。


在联想电脑认识一个从卫辉过来的姑娘敏,比我年纪稍大对我照顾有加。与刘生商量搬离小洋房,与敏同住。那时候寒冷,新乡沙尘多,非常不习惯。可是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深夜里,与敏趿着拖鞋,着单薄衣,急速穿过一条长长的巷子,带过一阵风,到达另一边的集贸的小食店去吃麻辣烫。两颗脑袋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吃的浑身暖和,心也就不那么疼了。


大部分的时候是刘生带我们俩一起去吃小沙锅。一般我只点的素锅,喝了汤再续,如此反复不吃菜。此时刘生基本上都会携小文或诗词类的东西过来与我推敲,想来那时候是有些功底的,往往一个字能推敲冗长的时间至下半夜。散了各自回去。


有天,敏在半夜一点给刘生电话说我还没有回去。刘生着急的叫了三五好友,骑着摩托车在街上轰鸣,挨个的网吧里找我。凯哥找到我后就坐在我身边,一边拿眼睛削我一边摸出手机给刘生报信。不一会儿进来三五大汉,膀粗腰圆的横着走进来。网管吓的以为是砸场子赶快跟在后面问什么事儿。我低个头默默的跟在后面,连刘生的脸都不敢看,刘生那黑掉的脸让我害怕到忘掉了那些儿女情长。街道上,他盯着我足足看了几分钟都没有说话,气场压的我冷汗岑岑,顺便眼泪也流了出来,倔犟的只是咬着嘴唇不说话。冷风吹过,刘生说:给哥哥们道歉,你看把大家伙折腾的。刘生一开口冰冷的场面立马解冻。哥哥们一迭声的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呼拉一下作鸟兽散。趁机想溜的我被刘生抓住,以为会长篇大论的给我上思想政治课。谁知道他一句也没有训我,只是说了肯定句:你今天一天没吃东西,带你吃东西去。

那时候的我,怎么就这么浑。刘生不训我是怕说重了我会想不开乱跑! 难道我那时候就那样的偏激让人觉得我这么容易想不开吗。


日子过的很快,已经到了元月。元旦的那天,刘生去参加聚会捎上了我。一帮大老爷们聚在酒吧里,呼来喝去好不快活。我一个小丫头片子窝在一旁只能拿着果汁啜着好不失意。刘生的哥们笑话他没事还弄个小尾巴,我昂着头大声的说: 我不是小尾巴,我是刘生的文友。惹的大伙儿一阵大笑。那时候是胆儿瘦的,不敢驳的太多。文友是什么,谁又知道。


至新乡后的第五十天,刘生家的闺女生病。打完吊针出来后,刘生心疼的搂个小丫头不停的说妮儿不哭,爸爸在这儿呢!我站在他们的身后才幡然醒悟,刘生是别人的爸爸,我不能霸着别人的爸爸,刘生需要用多余的时间去陪伴女儿而不是在我这边听那些伤春悲秋的故事,就算是想讨论小文诗词歌赋也可以通过网络而不是这样的占用刘生的业余时间。我对刘生说:刘生,明天我就回家,我想爹娘了。


至此,我结束为期51天的新乡行。


贴小词一首

一剪梅~题照


江面寒烟漫玉楼。

林茂深深,

曲径幽幽。

慵扶横链怕登阁?

醉日流光,

映倩人羞。

心锁黄山索寂愁。

情味天涯,

离处心秋。

阴晴天气又争知?

叶舞新红,

细细绸缪。



--------------------------------------我是华丽的分隔线-------------------------------------


纯属杜撰,谢绝对号入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2/7 10:54:39 被月圆之夜的狼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