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干部因吹牛结识境外间谍 利用战友窃国家秘密

因吹牛而与境外间谍结识,怀侥幸而与境外组织“结盟”,转业干部利用战友情到处窃取国家秘密,直击部队保密管理漏洞。


有这样一个人,大家提起他就头痛,更怕被他提起,对他避之唯恐不及。这个令人厌恶令人怕的朋友,就是詹士兵(化名)。


詹士兵原本是个普通的机关转业干部,是一次旅行改变了他平静的人生。


2004年秋,詹士兵随团去新马泰旅游。同团中有个年轻人,是个军迷,当得知詹士兵曾在部队服役,就不停地问这问那。詹士兵转业后混得不怎么样,突然之间有个人对自己不用已久的知识如此感兴趣,使他产生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两人一问一答,聊得很投机。但他毕竟已离开部队多年,对部队的新情况基本不知道,但年轻人对他表现出的崇拜和期待,使他难以自持,所以到后来不得不靠吹牛来硬撑场面。就这样,他从曼谷吹到了芭堤雅。


在自助餐桌上,詹士兵与年轻军迷的神聊在继续着。两人口若悬河,旁若无人的架势很引人注目,言语中又三句话不离军事。邻桌一年轻男子凑过来搭讪,自我介绍叫小米(化名),在这家专门接待中国内地游客的饭店打工,对来自内地的人感到很亲切。在芭堤雅的3天里,每天吃饭或休息时,小米都主动加入詹士兵和年轻军迷的热烈交谈中,他的满脸书卷气给詹士兵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离开芭堤雅的时候,小米给詹士兵留下联络方式,并认真地告诉詹士兵,对其所讲的东西“很感兴趣”,希望以后能通过书信或互联网继续保持联络。


回国后,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便使詹士兵怀念起与军迷及小米在一起的日子。于是,他开始上网与军迷和小米聊天。小米和军迷依然热度不减,三人开设了自己的聊天室。就这样过了1个月,一天小米告诉詹士兵,他认识境外一些刊物的编辑,他把跟詹士兵聊天的内容告诉过某刊物编辑,对方很感兴趣,说如果能提供一些新的素材,比如部队的一些情况、文件等,可以付资料费。詹士兵想了一下就同意了。他认为,自己说过的那些没有什么是出格的,小米看上去文质彬彬,不像个坏人,而且从不强求自己做什么,和他交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就在詹士兵提供了几份资料并拿到“资料费”后,小米突然亮出真实身份,他竟然是境外某情报机构的情报人员。小米告诉詹士兵,以前聊天中詹士兵说过的“情报”,都已被他如实地向上司汇报了,后来提供的几份资料也全被上交,“事实说明,你早已在为我们工作了”。


詹士兵才明白自己小看了小米。如果他及时悬崖勒马,还来得及,但出于害怕自己的前途就此终结的短视心理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发现的侥幸心理,他选择了与境外情报机构“合作”。不久,在国内某地,他与不再文质彬彬的小米见了面,宣誓加入境外情报组织。


按照该境外情报组织的指示,詹士兵找到了原部队的老战友。战友情是亲密而深厚的,大家对他热情接待。但詹士兵以各种理由借用涉密文件资料,老战友碍于情面,不好回绝,使詹士兵一次次得逞。当被老张拒绝,他就找老李、老王、老赵,死缠烂打,不达目的不罢休。詹士兵将这些骗来的涉密文件资料和听来的我内部情况进行整理,或当面、或通过互联网交给境外情报组织。


詹士兵行为败露后,有关部门对其的审讯竟在某部引起一场不小的“地震”。每当詹士兵交代情报来源后,就会有相关人员被“点名”谈话。随着调查的深入,被“点名”谈话的人有十几个之多,他们因向詹士兵提供涉密文件资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这时大家才认识到,这个多年不见,突然找上门来的老战友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一时间,大家对“詹士兵”三个字讳莫如深,避之唯恐不及。


一个被处理的同志反思道:“詹士兵利用战友情谊获取情报,固然是‘害人精’,但关键还是自己保密意识不强,没能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把好关,这是问题的根源。如果自己坚守保密制度,不被战友情谊蒙蔽眼睛,詹士兵就没有空子可钻。”


詹士兵经有关部门审讯后,被提起公诉,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这是他应得的下场。那些被他害惨了的战友也只能在悔恨中反思了。(中航工业经理部供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