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老兵的回忆:我和新任女局长上床之后

我是一名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老兵,现在退休了。可我每天早上坚持一个多小时的爬山运动,多年来,一直做到雷打不动,现在我的身体还是很硬朗的。


早上锻炼回来,我坐在客厅里,用被敌人子弹致残的左手端起已经用了十几年的透明茶杯,慢慢地品了一口淡茶。透过明亮的茶杯,我仿佛看到已经过去的峥嵘岁月,看到我在枪林弹雨中指挥作战的敏捷身影,看到我转业回到地方后在各个岗位上默默无闻为人民做奉献的形象。回想去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事情......想起来了,我跟那位漂亮女局长的风流韵事更是每时每刻的在我脑海里翻滚......


1979年2月,我们部队往前线开拔了,当时我是连队的副指导员,战斗打响后不久,我们连队攻进了高平。就在部队要撤离越南时,我受伤了,左手被敌人的子弹穿了过去。战后,我荣立了一次三等战功,被评为7级伤残。1983年,32岁的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被分配到一个镇里做税务所做副所长。


那时,县里有个股长的肥缺,我们局刚来的女局长就叫我到她办公室里去,她说,我还不知道你长得这么英俊,她还问我有多高,我说一米七五,说完她就色眯眯的看着我,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看得我的脸都红了。


听几位好同事说,我们局长有来头,她是市委组织部下来的,听说原先她在市接待办做过接待员,她见过的领导比我在越南战场上见过的敌人还多,原来,她找我去是有目的的。


据说她心底的情感十分厚实,乐于发现男人并将她喜欢的男人发展为情人是她的一大嗜好。过去她当局里的人事科长时,一位在基层所工作的同志,因家在郊外,小孩很小,就想解决夫妻分居问题,就贸然写封信给她,她后来见过这个男的长得不错,就发展为情人了。还有一位女下属的丈夫调进来时是一个普通的临时工,后来经过她的推荐,不仅招工转为正式工,现在已经升为科级干部了。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女下属丈夫长得很英俊,她就好这一口。


那天,她找我去了,是在她的办公室里的床上。我伏在床上,静心地听她的呼吸。其实,她只比我大4岁,在这张床上,我任意她摆布。她注视着我,视我为玩偶,此时一个男人的尊严早已让这个有权力的女人占据了,我只能自认自己是一个没有尊严的男人。她的花样很多,不时的变着体位跟我做,而且要我扮演狗和猫并要我发出声音。


一次跟她去出差,搞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看着沉睡了的她,我的心中充满了另一种苦涩。我都不知道当天晚上被她折磨了多少回,给了她多少的快感。


有了她这个靠山,我顺利的当上了股长,后来我还到基层做了所长,也就是一把手。这些权力的取得,都是我跟她睡出来的。现在我退休了,想起这些,我就百感交集,心中的兴奋就久久不能平静,仿佛身体的荷尔蒙又要发作了。


当然,我在这两个“长”的位置上也是有许多艳遇的,没办法,人家为了办事是送上门的,一上门她们就把衣服脱光了横躺在床上,就像我当年为了这个职务横躺在女局长的床上一样。


现在我退休了,没有了权力的男人,便没有了玩弄女人的资本。但一想起当年跟漂亮的新任女局长上床往事,我就会勃起,因为在中国,权力和女人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有了权力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勃起,春药一说莫不如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