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中国人在非洲被殃及池鱼

中国员工在非洲被绑架的共同特点

中国员工在非洲被绑架的共同特点

1月28日和1月31日,短短4天里,非洲大地上接连传出两起中国员工被劫持事件,引起全球性关注,更让还沉浸在新年氛围中的中国人心情不快。

1月28日劫持事件的发生地是苏丹南科尔多凡州,位于苏丹首都喀土穆以南620多公里的阿巴西亚镇附近,被劫持的是中水电七局苏丹南科尔多瓦州公路项目中国员工,事发时工地上共47名中国员工,其中29名被武装分子劫持,17名避开劫持后获救,1人头部中弹。

1月31日的劫持事件,发生在埃及西奈半岛上、西奈省省会艾尔阿里什以南莱赫丰区(Lehfen)通往水泥厂的路上,被劫持的25名中国员工系莱赫丰水泥厂工作人员,劫持者为当地贝都因人,属于斯瓦尔克部落。经埃及行政当局调解,目前全部25名中国员工已平安获释。

这两次绑架中国员工事件共同的特点,是劫持者并非刻意针对中国目标。

苏丹南科尔多凡绑架事件的实施者系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SPLM-N),该组织原为南苏丹现执政党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内的分支,主要由SPLM内原籍苏丹北方的人士组成,南苏丹独立后,他们因宗教、地域等关系无法成为南苏丹国民,被迫改组为“北方局”,又因拒绝放下武器而成为活跃于青尼罗河州和南科尔多瓦州等地的反政府武装。他们绑架中国人质的目的,按其发言人公开的表态,系政府军不断围剿而“临时起意”,利用中国人质作自保的挡箭牌,潜在目的则可能包括通过此事扩大政治影响,引起国际关注,使自己的处境和政治诉求得到外界了解、承认,甚至引发有利于己的国际干预,也不排除另有“换取经费”等经济目的。为避免惹祸上身,该组织秘书长亚西尔-阿尔曼和发言人罗迪先后对中外媒体表示“无意反华”、“人质安全”,并称“安全形势允许时”将释放中国人质。

西奈半岛绑架事件的原因更为复杂:斯瓦尔克部落中有部分成员因2004年10月7日塔巴希尔顿酒店连环爆炸案(34死105伤)被警方以“涉嫌恐怖袭击同谋”为由拘捕,其中5人被拘押至今,据称穆巴拉克下台后,新当局曾许诺早日释放这些被拘押者,但迟迟不见下文,甚至无人关注,据当地媒体报道,这些绑架者散发传单,提出“释放族人”和“停止向以色列输送天然气”两项要求。当地调解人称,绑架中国人质的目的,是试图用以和警方讨价还价,交换被拘捕的族人,并向国际社会发出“不平之鸣”。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在海外有81.2万员工工作,2012年可能翻番,此外,非金融领域对外投资2011年高达600亿美元,同比上升1.8%,这些当然会带来更多的海外经营风险。对非洲而言,中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重要的投资者,2000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从事经营活动,中非贸易总额已高达1500-1600亿美元,频繁而丰富的经贸交往,和大量人员、项目的存在,令中国人出现在“危机镜头”前的概率大增,而非洲恰是个机遇多、风险也大的地方,部族、宗教、政治、经济、城乡、贫富,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交织缠绕,即便在此长期经营的法、英、土耳其、黎巴嫩等国企业、工作人员和游客,也常被卷入无妄之灾,原本是“后来者”,来势却又如此凶猛,分布如此之广、密度如此之大、频率如此之高的中国人,自然也很容易“不小心踏入他人是非中”。

在非洲和其它海外地区经营的中国企业、个人有许多特殊习惯,如现金积累多、习惯大量雇用本国职员、喜欢封闭式管理、遇到不测惯于用钱解决、喜欢走上层路线,等等,这些都让中国企业、员工容易成为各种针对性袭击的目标,并陷入矛盾核心,且一旦发生意外,往往就是人数多、影响大的恶性事件。近年来,中国企业、个人对有针对性的袭击、绑架等危险警惕性提高,防范意识增强,去年的几次大规模撤侨行动更有声有色,但4天内接连发生的两次“殃及池鱼”却提了另外一个醒:当你不可避免地频繁出现在一些高位场合时,即使你不去自找麻烦,麻烦有时也会自动找上你。

一旦碰上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了解事件背景、绑匪动机、具体要求是十分重要的,否则便无法判明人质的危险程度,并据此作出最适合、最有利于保障人质安全的选项。

——多方依靠,主动介入。

非洲是个部族的社会,也是个“关系”的社会,在很多时候通过诸如部族、宗教、地方上的关系斡旋、搭桥或试探,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此次埃及人质事件迅速和平解决,和当地部落上层人士从中周旋有关。必须特别指出的是,这种“走关系”应通过多渠道,且尽可能减少“中间人”,否则很容易出现“两头吃”或“拷贝走样”的后果,不仅会白花冤枉钱(在尼日利亚等地曾有绑匪明明未提赎金,中间人却狮子大开口,结果绑匪“免费”放人苦主却以为花钱赎回,被中间人平白“咬了一口”的事例),有时还会耽误营救,危及人质安全(有些“中间人”根本没有“关系”,只为讹一笔钱跑路)。鉴于此,使领馆和企业等有关方面积极、主动、全面的介入是必要的,且越早越好,越全面、直接越好。

——谨慎依靠当地政府、官员和军警。

中国在非洲大多数国家并无武装力量存在,个别驻有中国维和部队或警察的国家,也只能在联合国框架内采取行动,在很多时候,必须依靠当地政府、官员和军警的力量,进行和平或武装营救。此次埃及人质解救过程中,当局就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但这种依靠必须“多长个心眼”,有时中国人的遇难实际上是地方和当局间矛盾所拖累,求助当局介入反倒令问题更难处理;也有时当局出于这样或那样的目的,刻意曲解问题成因,或采用有利于自己、却不利于人质安全的方法解决问题,如为避免矛盾公开化、国际化,或避免国际干预而草率行动,最终导致绑匪和人质玉石俱焚等,中方有关部门应明确“人质安全第一”的立场,充分发挥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敦促有关当局避免采取可能激化矛盾的单方面行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