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罗竖一:中华传统文化并未阻碍科研

文/罗竖一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是我们很多人都十分熟悉的诗句,其意思是,人的立足点、视角不同,看到的景致也会不同。



但有的人却喜欢自以为是,而把其看到的一点点当作事物的全貌,即中国古人所讲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譬如,据2012年2月3日《东方早报》报道,在1月26日发行的第481期《自然》杂志上,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研究中心教授宫鹏发表了一篇名为《传统文化阻碍中国科研》(Cultural history holds back Chinese research)的文章,就中国古代文化对中国科学研究的影响发表看法。他认为,孔子和庄周文化崇尚孤立,抑制好奇心,对科学研究没有好处。



家喻户晓,清华大学是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其中的教育者,应当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是,宫鹏教授的大作《传统文化阻碍中国科研》则明确地告诉我们,清华大学原来也有一知半解之教授。当然,这个一知半解,也是众多现代科学研究者的通病。



宫鹏教授能在其大作中提及孔子和庄子,这说明他还知道孔子和庄子是我们的先祖。仅此而论,值得肯定,因为他没有像某些教授一样地忘本。但是,宫鹏教授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了解,可能远不及过去私塾中的众多小孩子。



依据有关新闻报道,宫鹏教授在其大作《传统文化阻碍中国科研》一文中指出:“2000多年来,两种文化基因影响了数代中国知识分子。第一就是孔子思想,他提出知识分子应该成为忠诚的管理者。第二个是庄周的思想著作,称一个和谐社会应该是源于孤立隔绝的家庭,从而避免交流和冲突,还应回避科技,从而避免贪婪。总的来说,这些文化鼓励在中国社会进行小规模和自给自足的实践,但却有损好奇心、商业化及科技发展。它们使得中国社会产生科学上的空白,并持续千年。它们在现今仍发挥作用。”



稍有点中华传统文化常识者,见到这段文字,可能都会笑掉大牙。何故?



众所周知,孔夫子教授的内容包括“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而其教育思想是“因材施教”。换言之,孔夫子不但让学生全面发展,而且支持学生依照不同的个性发展。事实上,孔门弟子不仅有做官的,还有经商的,研究学问的,等等。但是,宫鹏教授却说孔夫子“提出知识分子应该成为忠诚的管理者”,何出此言呢?



诚然,《论语》一书确实有“学而优则仕”之类的话,可其本意为,学习之余还有余力或者闲暇,就去做官。后才指学习成绩优秀者,可去当官。显然,孔夫子并未指令学生必须成为“管理者”。至于“忠诚”,确系孔夫子的主张。但是,不知宫鹏教授是否对其师长、妻子和其他亲友忠诚,如果不忠诚,那么指责孔夫子倒也可以理解;如果忠诚,那么建议宫鹏教授收回其对孔夫子有关“忠诚”的指责。不过,笔者于此不妨提醒一下宫鹏教授,忠诚乃是一个人的美德。如果你没有,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然请不要误导他人。



至于宫鹏教授所提及的庄子称,“一个和谐社会应该是源于孤立隔绝的家庭”等,其实早在8年前,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陶君先生就对此就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是年1月,陶君先生在《中国道教》杂志发表题为《<庄子>》道论发微》的文章指出:虽然庄子向往在那“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逍遥乎寝卧”的生活(见《逍遥游》),甚至说,“忘亲易,使亲忘我难;使亲忘我易,兼忘天下难,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忘我难。”(见《天运》)希望彻底与人世隔绝,但在实际生活上,庄子并没有一个人隐遁山林;虽然他要追求精神上的超凡脱俗,“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但他在内心深处并没有忘怀世情和遗弃世人,仍然自觉地将改变现实作为一己之任,他的“著书十余万言”本身便说明了这一点。“其为书,辩多而情激,岂真忘是非者哉”(《齐物论》王先谦集解)!“要不然,一部《庄子》,只要‘今天天气哈哈哈……’七个字就写完了”(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文人相轻”》)。庄子学派以“天道”代替“人道”的学说出于对黑暗现实的憎恶和对自由生活的憧憬,其中所蕴涵的反对等级、宗法、专制主义制度,反对剥削压迫的不平等社会,主张人人自由,要求个性解放以及希望实现和平安宁的理想社会等民主性思想,在中国思想史上具有开创和先驱的意义。



由此可见,宫鹏教授这位地理学专业的学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了解,实属一知半解。其有关言论,为典型的断章取义。



另外,笔者在此给宫鹏教授之类的学人再补点课,那就是中国古人所讲的“和谐”,那是指天地人合一之宇宙大和谐,即宫鹏教授所讲的“孤立”之说主要系其想当然。而孔子和庄子都是这种“宇宙大和谐”的积极倡导者和践行者。譬如庄子的《逍遥游》篇,恰恰反映的是“逍遥人世间,天地任遨游 ”。此为何等创新,此为何等境界,也许宫鹏教授之类的学人穷其一生,都难以领悟到。还有,孔子所主张的“大同世界”,宫鹏教授之类的学人恐怕听都没听过,所以,请这些人记住了,那就是,于“好奇心”、“和谐”和“创新”等而言,“大同世界”之理想就是一种极致。



从上述可知,宫鹏教授还认为孔庄文化有损“商业化及科技发展”。



诚然,我们不否认儒家对商业有负面影响,但事实是,身为孔子得意弟子的子贡,其本身就是一个世界闻名的大商人,而数千年以来,很多在商业方面取得大成就者,不乏儒家的信仰者。是故,方有“儒商”之说盛行于世。何况,像子贡这样的大商人,其还深受道家,即庄子这个学术流派的影响。换言之,正是儒家和道家滋养了子贡这样的大商人。



当然,人不可能什么都懂,但问题是,宫鹏教授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门外汉,却在世界闻名的《自然》杂志上妄言,实为遗憾。



所谓庄子“回避科技”之说,其实又是宫鹏教授的一个无稽之谈。譬如,庄子在《逍遥游》一篇中指出:“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 其意思就是,如果水的积蓄不深厚,那么它托起大船的力量就不够。倒杯水在凹凼里,那么,只能用小草做船,若放个杯子上去就要粘地,水太浅而船太大了。风的积蓄不厚,那么它托起巨大翅膀的力量就不够。



这些,难道不是物理?难道不是相对论?



还有什么“避免交流和冲突”之说,也表明宫鹏教授对中华传统文化知道得太少了,因为论道——思想交流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因为中国古人不但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而且还崇尚人与自然之间的交流。是故方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人类大智慧。而庄子等古圣先贤都是这种人类大智慧的倡导者和践行者。相反,恰恰是宫鹏教授推崇的一些西方理念,跟宇宙之自然法则背道而驰了。



至于“2000多年来,两种文化基因影响了数代中国知识分子”之说,或许是宫鹏教授这位地理学专业人士的数学没学好,或者是其笔误,或者是翻译者的理解有误,反正,“数代知识分子”是跨越不了2000多年历史的,除非这些知识分子是妖精之类的。不过,宫鹏教授的这两种文化基因影响中国知识分子的观点,倒是不假,而正是在这些文化的滋养下,中国古人才向世界奉献出了众多的科技成果。



其实,从宫鹏教授的有关文章中,我们也不难发现他事实上对相关科技史也缺乏必要的了解。比如,宫鹏教授认为孔庄文化“使得中国社会产生科学上的空白,并持续千年”。



但历史事实是,中国科技的落伍,仅仅是最近几个世纪的事情,而此前中国科技实力基本上都是名列世界前茅的。譬如,1620年,英国哲学家培根曾在《新工具》一书中提到:“印刷术、火药、指南针这三种发明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把事物的全部面貌和情况都改变了。” 而后,在1861~1863年,马克思和恩格斯更是将这些发明的意义推到了一个高峰,马克思在《机械、自然力和科学的运用》中写道:“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了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 恩格斯则在《德国农民战争》中明确指出:“……一系列的发明都各有或多或少的重要意义,其中具有光辉的历史意义的就是火药。现在已经毫无疑义地证实了,火药是从中国经过印度传给阿拉伯人,又由阿拉伯人和火药武器一道经过西班牙传入欧洲。” 英国汉学家麦都思指出:“中国人的发明天才,很早就表现在多方面。中国人的三大发明(航海罗盘,印刷术,火药),对欧洲文明的发展,提供异乎寻常的推动力”。



是的,不少所谓的专家认为,上述都是属于技术层面的,而跟科学有区别。但是,请问:如果没有科学指导,何来影响深远的这些技术?技术的进步,难道没有促进科学的发展吗?谁的本事大,能把科技和科学能严格地分开来吗?



事实上,最近百年来很多中国人总是要把这个那个严格分开来,究其本质,都是一种搞笑或者意淫,都是西方某些理念的影响。



试问:谁能把白天和黑夜严格区分开来?是能把四季分得清清楚楚?其实,之所以如此荒唐,正是因为丢失了中华传统文化,因为作为中华传统文化之根的阴阳学、易学,其反映的才是一种真正的宇宙大道,即宇宙是一体的,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升阳降,阳升阴降。而西方的一种分立思想,即严格分工思想,就学术而言,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对于其研究领域内的一些东西,可能有所了解,但是对于其研究流域之外的东西,则常常是一无所知或者一知半解。是故,方有宫鹏教授这样的“专家”才会抛出贻笑大方的有关言论。



再者,依照宫鹏教授的有关逻辑和言论,其当属反中华传统文化者,而几乎没有受到孔子和庄子的影响。既然如此,那你自己为何还没有在科技方面取得让世界仰慕的科技成果呢?噢,对了,于此再次善意地提醒下,起码最近百年来,中国无数科技工作者,几乎都没有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还有,正像《传统文化阻碍中国科研》所指,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近日哀叹说,当涉及科学研究方面,中国现在是领先于印度的。“印度在世界科学上的相对位置一直在衰落,”他说,“我们已经被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赶上。”换言之,印度现在科学研究方面不如中国,并非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当然了,宫鹏教授也可以抛出那是因为他们受到了中华传统文化影响的“高论”。不过,需要提醒的是,今日科学研究成果颇丰的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都是深受中华传统文化影响的。这点,恐怕地球人差不多都知道。所以,宫鹏教授之类的专家,可千万别说你们对此不知情。不热,你们的学生和粉丝,可能都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另外,笔者忍不住建议一下,那就是,如果宫鹏教授哪天当上清华的校长或者党委书记了,可以不妨把那个校训给删除掉,因为该校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语出孔夫子和庄子共同信奉的中华智慧宝典《周易》。不然,那多影响中国科技的发展呀。但是,笔者也遗憾地告诉宫鹏教授,正是因为有了此校训,所以清华大学才出了一代又一代的科研能人。而宫鹏教授似乎也可以把算到里面,因为起码宫鹏教授在世界闻名的《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些文章。不过,实话实说,宫鹏教授这次真是让中国人在世界前面丢人现眼了,因为中华传统文化正在走向世界,而日益为世界所认可,但是,你却猛地抛出了一篇自我感觉良好的《传统文化阻碍中国科研》。如此,不少外国人会当成笑柄的,而且还会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走向世界造成负面影响。



其实,最近百年来,某些政客和所谓的专家学者,由于无知或别有用心,动不动会就对养育了我们中华民族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中华传统文化指手画脚,甚至踩上几脚,而浩劫时更是演绎到了极致。但事实上,你们真正明白我们先祖的智慧了吗?如果我们的先祖缺乏智慧,中华民族能越来越强大吗?真是搞笑得厉害!



综上所述,笔者罗竖一认为,中华传统文化并未阻碍科研。相反,中华传统文化还为科技提供了难能可贵的营养。



最后,奉劝某些搞科研的人员一句,自己没搞出像样的成果,那是说明你们自己的本事还不够,而不要动不动就妄言中华传统文化如何如何影响你们搞科研了。至于包括科技等在内的世界万事万物之起落,其实都是宇宙规律之使然。就像英国曾经无论是科技,还是军事、文化等,都是世界一流的,但最终还是衰败了,而现今世界科技老大美国,却恰恰吸收了英国的很多东西。当然,美国也吸收了不少东方文明,而这里面就包括中华传统文化。(罗竖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