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人红杏出墙指南——网恋日记17

姐姐我平生最不喜欢两件事。一件是走亲串友,另一件是不得不走亲串友。SO,年后初几到初十的日子特别难熬。必须的亲戚串完,就是给朋友熟人的老人家庆寿,在鞭炮和唢呐的噪音里,吃着老一套的流水酒席。如此一再而三,实现了成功减肥……减肥的对象是——钱包。

有一晚,我的左邻和后舍两家同时闹腾起来,一家死人,一家庆寿。“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一死一活两位老人家谁都不待见谁,一横一竖挤兑着登场了。我怀疑庆寿的那家子孙不孝---死者为大,活着的大可改个日子再庆,或者换种方式,让寿星出去旅游。这么宣战目的何在?或者,寿星自己想玩把冷幽默:反正歇菜是早晚的事儿,趁着能蹦跶时,且蹦跶……

死人的那家更幽默,半夜三更还依依呀呀柔肠百转的唱“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丫想招魂呢吧~~~~。

过完农历正月初十,同步进入公元纪年的2月,又有了新的不开心。这是我的变态之处,不喜欢一切瘦的东西,包括男人和日期。过完的一月二十几日直到三十一日,显示在日历上,也是胖嘟嘟的丰盈,跨到二月份,就是一个单薄的1了。当然这也是我潜在的唯心主义在作祟:一切过往里,多多少少都有些放不下的东西。倘若过去意味着死亡,我就是苟延残喘死而不肯瞑目,就等着不知道的谁来给我合眼。

另一个恐慌是网上关于末世的流言。玛雅人的预言之外,又出来一个新的加法计算题:每个人的出生年份+实际年龄=2012,无一例外。等号前的两个随意数字,组成一个好像有根由,又好像没所谓的一道题,答案却让人心里没底。给人的感觉,2012就是一个算总账的数字,在劫难逃。

婉儿,作为一个因生活幸福而贪恋生命的人,伊现在就开始策划如何躲难。她有个弟弟在某部队常驻。她计划着大难来临前(也就是2012年12月)就躲到弟弟那儿,此举充分体现该娘们对人民军队无限的信任,不管出现什么状况,军人,肯定是最贴心安全的保证。

值得感动的一点是,婉儿在做这个计划时,把我也囊括了进去。她跟弟弟软施硬磨,终于说服他同意收容我。她喜滋滋跑来跟我报喜,却被我一口拒绝了:第一我假装不信,坚决不服从安排;第二假如末世传言是真的,躲在哪里都逃不掉一个死;第三倘若果真是死亡大卖场,我肯定要选择跟自己的亲人一起批发。

计划生命和计划死亡,本质都是一样的——好像很认真,其实很荒诞。

正月十六开学,照例教师们要提前几天忙活。备课之外,学校还安排我整理图书。图书室正对着农田村庄,一块块整齐的如剪裁出来的麦田,绿茵茵养眼。稍远处红砖绿瓦,烟笼村树。这样恬淡的风景,尤其不适合午后远眺,它会令人产生慵懒的倦意。看着看着精神就涣散了,隐约听到鸡啼声、羊叫声、狗打呵欠声,零零落落随风传来,全似梦呓。猛可里一惊,好像醒来了,鼻息里一股怪味,那是书香、地蜡、防虫剂的混合。嗅着,总有朝代兴亡的感觉。置身其中,绕是清醒着,也如在梦中,迷失了。

学校与家里往返必经一道船闸,闸越修越烂,每次行经那里,对闸床本身的满目疮痍都不忍观看。好在河边,无论阴晴,放眼望去,总能看到几个垂钓的人。

怯冷的缘故,饶是时间充裕也行走如风,一副疲于奔命的寒碜相。对比之下,越发衬托出两岸瘦柳等春时的天真与悠闲——它们,从不争辩花季与瑞雪的关联。为什么我们人,总是时时处处质疑着,生活的水潦如许浅显,如何承担起生命的焚烧?

每个人都是钓者,冒着寒风伫立等待,收获的也许只是一杆冷清。

*********************************

章小云越来越像情人了。具体表现为,没有见面的预期,他也会给我打电话,电话里说较长时间,有煲粥的意思。而且越说越长,我让他挂掉,他总要再咕嘟一会——稀粥熬成稠粥了。

有一晚他打电话,说自己正坐在S市一个四十层高楼的天台上。信号时断时续,他不厌其烦一遍遍再次打来,最后找到一个信号稳定的方法:他把手机对着嘴,而不是放在耳边讲话就成了。也就是手机面朝他的脸。我啧啧称奇说,他的脸磁性真大,不仅对女人,手机也如此。要是战争年代就可以废物利用,直接拉野外战场当流动信号台使。

他:“什么东西你,不带骂人你就说不成话。什么叫废物利用?我哪点废啦?”

我:“别激动,随口一说而已。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废物嘛就怕人家说他废物。”

他:“你这样冒犯我,可要小心点。”

我:“我不怕你呀,请问你有不可冒犯的地方么?打我?你舍不得;杀我,你没那胆。”

他:“嗯,看来我只有QJ你啦。”

我:“可以呀,现在就QJ最好。隔着几千里路瞬间实现QJ,你比神七还神!”

他换了一个话题:“这么长时间,你和异性接触过吗?”

我:“哪方面的接触?”

他:“废话,当然不是吃饭喝茶这么简单。”

我:“那个,倒是有。有几天,我见天牵着大姐家的公狗去遛街,算不算?”

他大笑:“这种异性啊,你倒是可以进一步发展发展,我绝不反对。——哎呀,快灭火啦!”

忘了交代一点,这哥们爬这么高,却为两条街之外又隔开一条河的对岸,有一栋正处于火灾中的楼房。他想对火灾现场看仔细点,特地找到这么一栋高楼。

——想我们这一对儿真叫搭,我对生死基本上持袖手旁观的态度,他则干脆就隔岸观火。

然后,他,对着遥远的即将灰飞烟灭的火场,用信号时断时续的手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丈夫深爱自己的妻子,然而因为工作,为了事业前途,他需要天南海北的奔波,却不想妻子有了外遇。

这个深情的丈夫却毫不知情。终于有了一次休假,七天。他可以心无旁骛的陪伴妻子了。而妻子,为了忠实于她的不忠,想方设法拒绝自己的丈夫。

第一晚,妻子说自己不舒服,小腹疼。虽然丈夫满心渴望,却能够控制住自己,还体贴的摩擦双掌,用掌心替妻子焐肚脐。

第二晚,妻子要他用套。他下床找来了套,她却不干了,质问他哪来的套?他说在壁柜的一个抽屉里找来的,她却一口咬定,这么长时间男人没在家,家里根本没有这东西。则这套,是丈夫随身携带来的——一个男人在外,随身带着这东西,说明什么问题?

在审讯与答辩的过程中,他兴致索然,第二晚就这样荒废了。

第三晚,匆匆一瞥间,他看到妻子在卫生间对着一张纸,好像在默诵什么。也没在意。然而睡在床上,他试图把妻子揽在怀里时,妻子却一二三四开列起他平时的不足,宣泄她的不满。什么陈芝麻烂谷子都翻了出来,明显的没事找事。他怒极,问妻子什么意思?妻子说没什么意思,睡着了就好。

第四晚,他心情不好多喝了点酒,带着微微醉意,他问妻子,跟她做是不是需要条件。不想一贯斯文的她居然反问:“你打电话问你妈,她跟男人睡要什么条件。”孝顺的他大怒,随手向妻子的嘴巴抽了一巴掌。这是他第一次对妻子动手,所以立刻呆了。然而妻子挨打后反而放松了,不哭不闹,当然也不会理睬他。她把自己抱成一团,缩在床角睡了。

第五天妻子走了,他以为她因为这一巴掌才走的,满心忏悔,恨不得杀了自己。他打电话四处寻找,在第六天下午才找到她,并把她接回家。

第六天,她倒是没再生事端。然而睡在床上后,她得意洋洋宣布她来了月假。

他与她背向而眠,耳听妻子在被窝里摆弄手机,虽然设置了无声,他还是捕捉到那偶尔的轻震动,当然是接到信息的提醒。

妻子睡着了,这一晚她很放松,不像前几晚那样缩成可怜的一团,手机在松开手里滑落。他轻轻拿过,翻看,妻子向另外一个号码交代,她这几晚如何辛苦捍卫自己,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他彻夜无眠。

第七晚,最后一晚,他想问妻子到底那人是谁,又忍住了。他带着恶意去撕扯妻子的睡衣。妻子对待他像反抗暴徒,后来她干脆说:“要不你打我一顿好了,随便怎么打,只要别把脸打伤。”然后她在他面前一坐,捂着脸等挨揍。

他没碰她,起身离去。那一夜他在机场边的一家宾馆度过,等飞机起飞。

他还是爱她,这样一个率真的女人。有一晚她在卫生间看的是一天时间整理的草稿,她本不是个无事生非的女人,所以要事先准备夫妻吵架的草稿。

他不再给她吵架的理由。

……

我问结局,章小云说没了。

我发表高见:这个故事挺好,可以给一切红杏出墙的女人拿来作为拒绝丈夫的指南。

我:离婚了么?

他:不知道。

我:那男人是你吧?

他:肯定不是我,你个混蛋。

我:肯定是你,当初你不就是用戴绿帽为借口勾引我的吗?

“勾引”这个词儿好像提醒了他:“我明天就回B市,这个周六去看你,还在……”电话到此,适可而止的又断了信号。

他再次打来,我幸灾乐祸说:“看吧,提到见面这话题,连你的脸这么强大的信号台都不能hold住,可见咱们的关系,哎哎,已经引起人神共愤。”

本文内容于 2012/2/3 22:51:50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fallrain369 在第18楼的发言:
真的是原创诶,千真万确的原创诶!铁血这么多版主都骗过去了,你咋不信呢?

你如果要乱质疑,小心我告你去~

学韩寒啊哈哈哈

 以下是引用觀天下 在第3楼的发言:
如果是原创,还是比较能写!!!


那你太能写作文了!!!佩服!

“她有个弟弟在某部队常驻。她计划着大难来临前(也就是2012年12月)就躲到弟弟那儿,此举充分体现该娘们对人民军队无限的信任,不管出现什么状况,军人,肯定是最贴心安全的保证。”

军营可以抗天灾吗?那她弟弟一定是二炮的了!到时躲藏进深深的隧道里,也是一个“暂时”躲避灾难的好想法呀!可惜,如果真如玛雅人预言的那样是地球毁灭日,那在地球上去哪也不行了,除非是去与嫦娥为伴了。。。。。。呵呵。

总改不了你的恶搞,呵呵,好久不见,很想念你的。

故事里的故事,有点显摆;故事的连续,有点牵强;故事的走向,有点混沌、模糊;故事里的章小云,还是那个一陈不变只知道调情的鸟人。。。

换成在路上如何?

 以下是引用在路上11 在第27楼的发言:
故事里的故事,有点显摆;故事的连续,有点牵强;故事的走向,有点混沌、模糊;故事里的章小云,还是那个一陈不变只知道调情的鸟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