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直19再次曝光 机身有编号貌似正式服役


武直19再次曝光 机身有编号貌似正式服役


武直19再次曝光 机身有编号貌似正式服役


武直19再次曝光 机身有编号貌似正式服役

看涂装是正经的陆航武直涂装,而且机身明显涂有编号(虽然看不清具体编号)


武直19是哈飞研制的轻型武装攻击直升机,其设计源自于直-9W,采用串列式座舱布局、四页复合材料旋翼、函道式尾桨、外置4个武器外挂点和前三点式起落架等武装直升机的典型特色。武直19原型机与2010年7月成功首飞。



武直-19是由中航工业哈飞直升机研究所研制的武装侦察直升机。该机发展自直-9W武装直升机,延用了 直-9W的武器、动力、传动系统和电子设备,但前机身设计变化较大。该机与日本OH-1“忍者”、俄罗斯“安萨特”2R等均属于轻型武装侦察直升机,主要用于战场侦察或与武直-10等中、重型武装直升机配合作战,也可独立执行作战任务。目前为止官方尚未公布该机的任何资料。


关于武直-19的消息最早出自一条官方新闻:“2010年7月22日,中航工业哈飞在某重点型号研制现场举行隆重的‘重点型号党员突击队’成立大会。113名党员突击队成员面对党旗重温入党誓词,面对队旗高呼突击队口号:‘铸国防利剑,扬中华国威,创先争优保型号,我为党旗增光彩’。某重点型号党员突击队的成立,吹响了哈飞坚决打赢重点型号攻坚战的号角。某重点型号在军、厂、所全体参研人员通力协作下,创造了‘当年立项、当年完成详细设计、当年进入总装’的奇迹。目前,研制工作进入关键时期,为充分发挥研制团队中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中航工业哈飞党委与总参某部驻哈军代表党支部、空军试飞大队党委、中航工业直升机所共同在重点型号项目团队中成立‘重点型号党员突击队’。重点型号项目负责人之一、中航工业哈飞副总工程师朱跃法担任突击队队长。113名队员由项目团队中负责设计、工艺、生产、质量、供应及驻厂军代表、试飞大队等全体参研参制的共产党员组成。中航工业哈飞党委书记郭殿满代表军、厂、所三方为党员突击队授旗并讲话。他希望突击队全体队员要牢记入党誓词,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确保重点型号的研制质量;创新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效率,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保证研制节点和进度;以无私忘我的团队精神,牢记共同使命,团结一心,攻坚克难,取得研制工作的最后胜利。”仅从该新闻内容,我们很难判断“重点型号”的真实身份。然而在该文配发的照片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哈飞车间内进行装配的直升机除目前大量生产的直-9系列外,还有照片左下角的一种采用串联式座舱的新式直升机。众所周知,同一条生产线上只能进行同一系列机型的装配,所以可以认定这种新型直升机是一种基于直-9开发的新式武装直升机,也即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



随后,俄罗斯媒体也出现了关于武直-19的报道。俄罗斯军事工业综合体网站2010年8月9日报道称:“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已于日前展出了其最新研制的攻击直升机——武直-19的首架试验用机。这种新型攻击直升机以中国陆军航空兵现役的直-9W为基础研制,主要用于打击坦克等重型目标。从目前公布的照片上看,武直-19的机体较窄,采用了串联式座舱部件。其保留了直-9WA直升机的尾部和主旋翼设计方案。除此之外,为了降低设计风险,中航工业集团可能还为武直-19安装了与直-9WA相同的动力装置。有媒体报道称,武直-19攻击直升机已于今年5月份完成了首飞。有分析人士指出,武直-10中型攻击直升机的研制工作目前已经接近尾声,而新进推出的武直-19很可能将与前者形成高低搭配,用于弥补前者数量上的不足。此外,由于在动力装置的整合问题上遇到困难,导致武直-10项目的进度受到延误,而这可能也是导致中国人研制的武直-19的原因之一。武直-10直升机于2003年4月29日完成首飞,其排气口采用了有利于降低红外信号的设计。最初,武直-10装备的是加拿大生产的PT6C-76C发动机,但其量产型号可能会装备与直-9相同的发动机。有消息称,首批武直-10A目前已开始装备中国陆军航空兵。作为武直-19研制基础的直-9W是中国生产的第一种攻击直升机,目前是中国陆军航空兵部队的主力装备。直-9W装备有威力强大的红箭-8A反坦克导弹、57/90毫米火箭弹、23毫米机关炮以及用于打击空中目标的TY-90空对空导弹等。”

2010年11月号的《坦克装甲车辆》上,引述了俄罗斯关于武直-19的报道:“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近日展出了最新研制的攻击直升机——直-19的首架试验用机。这种新型攻击直升机以中国陆军航空兵现役的直-9W为基础研制,主要用于打击坦克等重型目标。据称,直-19的机体较窄,其保留了直-9W直升机的尾部和主旋翼设计方案。除此之外,中航工业集团可能还为直-19安装了与直-9W相同的动力装置有分析人士指出,直-10中型攻击直升机刮的研制工作已经接近尾声,而新近推出的直-19很可能将与前者形成高低搭配,用于弥补前者数量上的不足。”鉴于该杂志曾多次侧面证实尚未公开的国产先进武器的存在,并具有权威官方属性,事实上可以认为中国官方已经成认了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的存在。



第14期《全球防务》杂志插页上,刊登了名为“直九改专用武装直升机”的二视效果图。随后,《海陆空天惯性世界》杂志2010年1月号也刊登了相同的侧视图从图上看,该机的细节设计与民间推测的武直-19方案基本一致,可以认为是武直-19方案的公开。由此可以认定,尽管尚无关于该机的官方消息,但武直-19的存在是确信无疑的。



另外,据《新京报》2010年9月19日报道:“昨日,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房镇,发生直升机坠落事件。据坠机现场周边群众说,直升机坠落地为哈飞集团的试飞场附近。昨日,记者从哈尔滨市相关部门了解到,此次坠机除机上两人受伤外,无其他人员伤亡。据知情人士介绍,坠机时间发生在上午11点,当时天气情况良好。坠机地点位于哈尔滨市哈飞集团的试飞场附近,该厂以生产直九型直升机为主。“掉下来的飞机是一种新型飞机,今天是首次试飞。”该知情人士说,飞机失控前所处高度不高,坠机发生后,随即有救护人员赶至现场,将机上乘务人员送往医院救治。此后,有警察赶到对现场进行了封锁。王先生是从事直升机制造行业近20年的技师。“相比固定翼飞机,直升机发生坠机后的生存几率要大得多。”他说,直升机的升力是依靠上面的旋翼产生的,只要旋翼没有大损坏,依靠旋转的惯性,基本是可以以一个能忍受的速度往下掉,如果还有动力,掉的速度就可以更慢一些。而且直升机都有底部缓冲设计,高度不高的话,人基本没事。昨日,哈尔滨市相关部门证实,有坠机事件发生,事故造成两人受伤。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据判断,该”新型飞机“即为试飞中的武直-19.若消息属实,则可判断武直-19试飞中确实发生过事故,但从2010年1月网络上流传的试飞照片来看,此次事故并未对该机研制进度造成影响。



在中国已经发展了武直-10武装直升机的情况下,武直-19的突然出现多少让人感到意外。而从技术和装备角度来讲,武直-19的出现却恰恰是最能平衡中国陆航装备需求与中国航空工业研发生产能力的方案。



众所周知,由于武直-10原计划采用的PT6C-76C发动机在由加拿大向中国出口时遭美国阻挠而作为代替的国产涡轴-9A发动机迟迟不能投产,导致武直-10暂时难以定型服役,无法满足陆航日益迫切的。因此,技术上完全源自直-9W而又具有比直-9W更高战斗力的武直-19自然成为中国陆航短期内代替武直-10作用武装直升机主力型号的最佳选择。另一方面,在武直-10服役后,武直-19也可以作为与武直-10配合使用的侦察机型。这种配合方式日本陆上自卫队已有先例,就是OH-1和AH-64的搭配。另外,武直-19吨位较小,使用成本较低,也可作为武直-10的有效补充,形成高低搭配。



在通用直升机基础上研制专用武装直升机早有先例,当年美国的AH-1武装直升机也是从UH-1通用直升机大改来的,直-9改武直-19作为应急和补充机型是合理的思路。直-9改串列本来就不是太难的事,技术也很成熟,动力配套都不成问题。武直-19在技术上与直-9一脉相承,因此不出意外会继承直-9便宜、皮实、耐用的优点。中国陆航已装备直-9多年,有丰富的使用、维护经验。装备武直-19有助于原装备直-9W的部队迅速提升战斗力,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利用直-9的维护设施,有效降低维护成本。


作为一款专用武装直升机,武直-19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达到AH-1W的武器挂载水准,即能同时挂8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与两个火箭弹发射巢。如果不能达到这个水准,四枚反坦克导弹的挂载凉也够用,毕竟目前中国陆军航空兵面临的反坦克压力不大,武装直升机主要执行支援装甲部队的任务。对于中国陆军航空兵的武装直升机,火箭弹发射巢和机炮用处要其实比反坦克导弹更大。从这点考虑,武直-19比更大更重的武直-10更适合执行强度较低的任务。可以判定,武直-19的水平肯定超过AH-1W,但仍弱于AH-1Z。



武直-19的前身为直-9W武装直升机。1980年10月,国务院批准三机部以技贸结合形式,引进法SA365“海豚”型直升机的生产专有权合同。具体由哈飞负责,引进法国SA365N1“海豚”直升机专利,开始生产直-9,1982年完成了首架机的装配。同年2月6日,直-9 6013号机在首都机场进行试飞表演,解放军总部及各军兵种、各部委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前往观看。9月21日,两架直-9首次交付中国民航广州管理局投入使用。后经哈飞长期努力,发展出多个型别,包括基型直-9,最初的专利生产型,至1990年底与法国协议签订的50架已全部生产完毕,其中28架为基型直-9;另外还有20架为直-9A,直-9后继续生产型,相当于SA365N2;随后哈飞生产了两架直-9A-100,初步尝试了直-9生产的国产化。



根据解放军陆军和海军航空兵的需要,直-9又衍生出几种军用改进型:直-9A(国产化型)、直-9B(驻港部队型)、直-9通讯型、直-9炮兵校射型、直-9电子干扰型、直-9C舰载型、直-9W反坦克型,直-9G。直-9G是W型的出口型,电子设备有所不同。



直-9G武装直升机在基型上加强了装甲防护,驾驶舱顶部安装有红箭-8反坦克导弹的观瞄制导装置。两短翼可挂4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或火箭弹发射器(57-1型57mm火箭弹、90-1型90mm火箭弹),或23mm机炮等武器。该机用于执行反坦克、压制地面火力、突袭地面零散目标等火力支援任务。也可以用于运输、兵力机动、直升机空战、通信和救护等任务。该机于1988年10月31日首飞,1995年12月通过设计定型审查,1996年5月批准设计定型。我国发展直-9武装型,很明显是为了弥补陆军武装反坦克直升机严重不足的局面。以往我国曾在直-5(苏联米-4型)型直升机上加装机枪和火箭发射器,后来在引进的米-17上加装了火箭发射器,属于客串性质的武装直升机。直-9G则是我军拥有专用武装直升机前的一个过渡,能提早培养陆军航空兵武装直升机队伍。



直-9在引进后首先进行的是合同规定的50架配套引进直升机的生产,并且在生产过程中逐步引进和消化“海豚”的工艺技术,利用国内直升机技术基础对法国原设计进行吸收并逐步实现国产化。“海豚”国产化的成功使直-9的生产工作在国内建立了比较系统的生产体系,这就使中国在直-9在生产规模和改进发展有更大的自由度,这个成绩在中国因政治因素与西方关系冷却后显得更加重要。直-9作为中国在引进并完成国产化后唯一能够批量生产的直升机,在1988年完成引进项目中确定的50架生产后进行了多个改进型号的开发。目前直-9的改进型涉及到军用、民用和警用等多个方面,先后开发完成了直-9A/B(国产化通用运输型)、直-9W(武装型)、直-9C(舰载型)、直-9G(全天候攻击型)、直-9F(武警型)和直-9EA/EC/EW(出口型),民用型号也先后生产和开发了H410(直-9A)、H410A/G和较先进的H425。直-9的各种型号在中国军用和民用直升机装备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直-9的改进改型和技术进步几乎是中国最近20年里实用化直升机发展的过程,通过中国直升机型号中比较成功的直-9的发展和改进中表现出的特点和缺点,还可以对中国直升机科研系统在技术发展与型号开发方法的表现给予评价。


武直-19的综合性能确实无法和武直-10、“虎”这样从基础上就是按照武装直升机标准设计的机型比较,但是利用直-9A的成熟部件确实可以发展出综合性能不低与AH-1S的武装直升机,这种直升机足以在局部战争中对抗AH-1S/W和米-35这些武装直升机,并且能够使中国陆军航空兵提前十年的时间获得真正的武装直升机。最新完成的武直-10的综合性能确实要优于直-9平台改进的武直-19,但是代价却是以陆军航空兵长期的装备空白换来的,而且陆军航空兵因为没有适当的装备来获得和熟悉武装直升机的战术应用,因此在新型武装直升机服役后必须在使用中从基础开始逐步完善战术体系,这个过程所需要消耗的时间明显的延长了新装备形成战斗力的时间。中国军队如果在本世纪初期被迫投入到军事行动中,那么缺乏武装直升机的陆军航空兵很难在战争中体现自身的价值,甚至无法在战争中获得保证运输直升机的安全,更谈不上压倒对方武装直升机的阻截为陆军提供火力支援了。武直-19的整体作战能力也许有欠缺或者不足,但是基本依靠国内条件就可以满足需要的直-9却在技术上更加成熟,当国内直升机高性能动力装置仍然依赖进口供应的情况下,直-9的动力系统较有保障的优势将会在保证装备供应和战斗力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