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邱 林

随着叙利亚局势的变化,巴沙尔政权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此时,站在悬崖边的叙利亚又被阿拉伯兄弟们狠狠地推了一把,日前由阿拉伯联盟发起的安理会决议草案,受到美国、英国和法国的鼎力推动。这份决议草案的核心内容是,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立即下台,将其权利移交给副总统,实现政权更迭。观察家称,如果这份决议草案在联合国安理会得到通过,它为外部军事干预叙利亚局势埋下伏笔。

如此看来,利比亚的一幕正在叙利亚重演。那么,中国在叙利亚变局中是否有所作为显得尤为重要。有迹象表明,中国和俄罗斯正吸取利比亚的痛苦教训,双方如今能做的,就是阻止联合国通过阿盟提出的叙利亚政权更迭的决议草案。外国媒体注意到中俄正形成一个“否决联盟”。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1月31日在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公开会上发言时说,中国坚决反对使用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坚决反对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等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作法。与此同时,李保东表示支持俄罗斯提出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这说明,中国很有可能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中行使否决权,投票否决阿盟提出的决议草案。

这让人想起2011年10月4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中国投票否决了英国、法国等国提出的有关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表决当天,在安理会成员国中,除了中国与俄罗斯投了反对票,印度和巴西投了弃权票,“金砖四国”当中没有一个国家与欧美站在同一立场上。当然,这次安理会是否重复去年10月的一幕,目前难以预料。

其实,与俄罗斯一样,中国否决叙利亚“政权更迭”的决议草案并不能说明中国百分之百地支持巴沙尔政权,而只是出于遵循《联合国宪章》精神以及不干涉内政原则,避免叙利亚重蹈利比亚的覆辙。如今,中国对叙政策存在两难:以保巴沙尔政权为主要目标的政策很难促使巴沙尔做出实质让步,而放弃巴沙尔政权又与中国设定的根本目标不相符。

中国与组成俄罗斯“否决联盟”,是抗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保护其自身在中东的重大利益。因为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联酋等中东国家都与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已建立同盟关系,中国与这些国家充其量只是维持着石油贸易关系而已。唯有叙利亚才是中国在中东的主要盟友。当中国在国际上受到西方批评时,叙利亚始终站在中国一边。例如2008年春,西藏发生示威活动时,叙利亚对中国的强硬立场表示声援。

同时,这种关系也反映在经济往来方面。由于中国是叙利亚的主要贸易伙伴,2011年,双边贸易额达到30亿美元,其大部分贸易额都来自中国对叙利亚的出口,而叙利亚对中国的出口主要是石油。目前,中国在叙利亚的中资企业有20多家,其中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材建设等大型国有企业。由于叙利亚遭受美欧制裁,在叙利亚的外国石油公司70%的重油油井已经停止生产。

如果叙利亚发生战争,或者是巴沙尔政权下台,都有可能危及中国的投资,甚至使中国失去一位重要盟友。未来中国在叙利亚的利益,包括其经济利益取决于叙利亚的政局。叙利亚如果爆以战争,威胁中国的不只是经济利益,还考验其国际影响力。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过去强调韬光养晦与不强出头的外交政策,一方面或与内部经济发展的需要有关,另一方面或源于西方对中国崛起的不安和疑虑。而这一次中国与俄罗斯形成“否决联盟”是不得以而为之。当然,中俄形成“否决联盟”,也是在走一步险棋,其结果是直接与西方国家形成了对立面,而且可能与一些阿盟成员国关系搞僵。况且,否决叙利亚“政权更迭”决议草案能否阻止叙利亚变天,现在还难以预料。

一种可能性是,美国、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与阿盟一道绕过联合国安理会,直接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最终达到推翻巴沙尔政权之目的。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中国也无能为力,其政治、经济损失将无可估量。不过,这只是一种假设。由于叙利亚局势持续动荡,也可能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数。我们只能试目以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