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邱 林

1月29日,29名从事苏丹一个公路建设项目的中国水电公司员工被“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武装分子绑架,他们在反政府武装与苏丹政府军之间发生冲突后被控制。30日,有外电报道称,其中有14名被绑架的中国工人获释,但随后被出席第十八届非洲联盟(非盟)首脑会议的苏丹政府代表团否定,称被劫工人获救的报道并不属实。不过,武装分子发言人表示,那些被绑架的中国工人是安全的。


这不禁让我们联想起2008年10月中国石油工人在苏丹遭绑架后遇难一事。当时,为苏丹、印度、中国和马来西亚合资的“大尼日尔石油开发公司”工作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9名工人所乘的汽车正在当地油田4号地区的公路上行驶,突然被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拦下,随后被武装分子带走。尽管苏丹派出精锐部队进行营救,但最终有5名中国工人遇难。


事实上,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国工人在苏丹被武装分子绑架都是石油惹的祸。今次29名中国工人遭武装分子绑架,显然与南北苏丹石油利益分配不均和中国界入南北苏丹石油开发有关。南北分治前,苏丹开采的约60%的石油售往中国。2011年7月南苏丹独立后所生产的石油,被运至苏丹的港口然后出口中国。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从南北苏丹进口石油1300万吨,约合每日26万桶。南北苏丹因此成为中国第七大原油供应来源地。


南苏丹独立后,南苏丹控制大部分原油产地,北苏丹控制运输、冶炼,石油利益分配纷争不断,加上居民的归属问题和边界划分争议,南北苏丹的交界地区局势趋于不稳。北苏丹一直要求中国就过境费问题向南方施压。中国要两面兼顾,既向拥有油田的南方提供经济援助,又要与拥有输油设施的北方维持友好。南北双方就收费问题一直谈不拢。至去年底,苏丹擅自扣起南苏丹部分石油,声称用来偿还10亿美元的过境费。


当地武装分子选择这个时候袭击中国工人,可能是因为中国与苏丹关系友好,南苏丹这么做可以向苏丹政府施压。实际上,近几个月来,中国一直在努力调解苏丹与南苏丹之间积蓄已久的石油运输争端问题。在中国的调解下,南北苏丹新一轮谈判1月18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开始举行。但由于近日美元对苏丹当地货币的汇率不断攀升,加剧了双方矛盾的尖锐性。而且,南苏丹已从1月23日起停止石油生产,企图一拍两散。


分析人士悲观地认为,南北苏丹的石油利益争夺战,令南苏丹陷入独立以来最大危机,甚至可能令南北战火重燃。如果战火燃起将导致石油大幅减产,这对中国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现在正值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伊朗实行石油禁运的敏感时期,由于美国不断施加压力,中国已在担心来自伊朗的石油供应可能出现中断,如果南北苏丹的战争爆发,对中国石油进口更是雪上加霜。


为了保证能源安全,中国积极到国外开辟新的能源来源。因而石油问题正在成为中国与石油出口国地方武装或不同派别产生摩擦。例如中国为了立足于苏丹,中资企业除了进行石油开采或加工投资外,还要根据所在国政府的要求,进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这无疑卷入了北苏丹和南苏丹之间的内斗,梢有不慎就可能引火烧身。


过去10年,中国已经成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主要的基础设施项目承建国,在那些西方公司不愿意涉足的地方开发石油、天然气,修建高速公路、机场、桥梁和水坝。这意味着最终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工人居住在那些危险的国家。中国目前居住和工作在局势不稳国家的人数是如此之多,这使得保护所有这些人的安全成为一项很困难的工作。


中国工人被绑架事件的发生,可能让许多人觉得,一方面中国企业在南北苏丹继续进行石油开发风险很大,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中国需要石油。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56%,其能源消费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需要从外国进口。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将达到800万桶/天,这个数字将是英国、法国、德国等所有欧洲国家石油进口量之和。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