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时报·环球网赴浙江温岭特派记者程刚报道,“船的右侧几海里处有作业的中国渔船,一艘韩国海警的巡逻舰正在那里检查,我稍微调整了一点方向,继续向南航行,当时天气和海况都很好。”这是“浙台渔运32066”船长王小富描述的1月17日15时左右的情景。当时,他的船正航行在济州岛以南的海面上,再过两天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但让船上13名船员想不到的是,稍后他们遭遇了韩国海警突如其来的毒打,3人被打昏,其他人被强迫跪在甲板上。事件发生10天后,他们才回到浙江温岭市的钓浜渔港。《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赶到渔港,听船员痛诉被打经过,讲述过程中,老实巴交的浙东汉子王小富几度气得语噎。对此,韩国政府一名相关人士1月31日独家回应《环球时报》说,中国船员抗法甚至有“想抢夺海警手枪”的举动。但据去韩国处理事件的船东讲,济州地方检察厅发出的开庭通知书里,根本不见所谓“暴力干扰执法”的起诉内容。

韩海警突击登船先砸无线电船长刚欲开口便被打倒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浙台渔运32066”是一条海上鱼货收购运输船,1月6日出海,到有中国渔船入渔的韩国专属经济区海域收鱼货,17日返航,准备19日回到浙江温岭,赶在春节前将海上收来的新鲜鱼货卖个好价钱。船长王小富看到韩国海警巡逻船的时候,另外12名船员吃完午饭后都在睡觉,只有他一个人在驾驶室里,韩国海警的巡逻舰什么时候放下快艇从“浙台渔运32066”的后面绕到其左侧,海警怎么上的船,王小富都不知道。

王小富不是第一次到韩国专属经济区海域,也不是第一次碰到韩国海警登船检查,但以往韩国海警都是将船高速开到中国渔船的侧前方,或鸣笛或用喇叭呼叫,要求中国渔船停船接受检查。像这次这样悄无声息地突然登船,王小富还是第一次遇到。按照韩国济州地方检察厅1月25日发给王小富的出庭通知书后所附的情况说明,韩国海警1月17日登船时间约为15时25分。

4名全身披挂的韩国海警闯入驾驶室后,一人拿着摄像机靠在驾驶室右前侧的墙角开始拍摄,还有两人一左一右把王小富夹在中间,另一人则占据驾驶室的左前角。韩国海警的第一个动作是用警棍砸坏驾驶台上的无线电对讲机,那是海上船只之间近距离通话用的。一个韩国海警冲着王小富喊了几声,王小富听不懂韩语,就用手指了指正前方,用浙江方言说:“车路(‘航行’之意)!车路!”王小富告诉记者,他是想对韩国海警说“我们只是在航行,没有捕鱼”。登船的韩国海警显然也不懂汉语,王小富右边的海警抬手一把将驾驶台上的挡位操作杆从“前进”挡拉到“倒车”挡。这样对船的主机伤害很大,王小富就把挡位杆推到“空挡”上。就这个动作竟然“激怒”韩国海警,他们用警棍分别砸船老大的双手。

对中国船员的殴打开始了,而直到此时,韩国海警既没有检查这艘中国船只有没有到韩国专属经济区的入渔许可证,也没有检查船上的货舱,根本无从知道这条船有没有违规。单就在韩国专属经济区水域航行而言,只要没有进行捕捞作业,哪国渔船都有不间断航行的通过权。

船员闻迅而来皆遭警棍惨打一海警连开四枪

两名韩国海警挥动警棍照着王小富的后脑、后背击打,王小富双手捂头蹲下去,仍疼得叫出声来。正在休息的船员听到驾驶室的大声异响,纷纷起身进来看看出了什么事。结果先赶到驾驶室的船员李毕林、艾明也遭到毒打。艾明后脑勺上挨了一警棍,当时就昏倒在地,人事不省。

回到温岭钓浜渔港后,艾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等他再醒来,人已经在济州岛的医院里了。其他船员说,艾明是当天挨打的人中流血最多的一个。船员中最魁梧的李祥华刚进驾驶室,一个韩国海警就抡起警棍照他的头部打下来,他举手护头,结果两个小臂立刻肿了起来,而露出的左肋被另一个韩国海警的警棍击中,后来经浙江台州骨伤医院检查,这几棍打断了他左边的第八和第十根肋骨。王小富想下楼逃到前甲板上,韩国海警竟然一路追下来。王小富大喊:“打死人啦!”越喊韩国海警打得越凶,终于把他打倒在前甲板上,船长蜷缩着晕了过去。

在韩国海警暴力执法的过程中,船员何中州问了韩国海警一句:“有人会中文吗?”对方劈头一警棍打了过来,他忍痛说了一句:“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啊!”这时,追打船长的一个矮个韩国海警回到驾驶室,他冲着何中州又是一警棍,然后掏出腰间的手枪朝着地板和窗户连开数枪。《环球时报》记者在驾驶室的地板上看到至少4个弹孔,左边的窗玻璃也有1个枪眼。头一回遇到韩国海警开枪的何中州和表弟闵昌现吓得赶紧退到驾驶室门外的过道里。

韩国政府相关人士1月31日在独家回应《环球时报》时说,韩国海警鸣枪示警绝对不是瞄准中国船员的,而是为了警告,向空中开的,“这很重要,中国人民不要误会”。但正常来说,向空中开枪不应在地板上留有弹孔。

3名船员被锁在驾驶室内毒打一海警“发泄性”打砸船内设施

韩国政府这名相关人士根据“韩国政府掌握的信息”,此次冲突有一个截然不同的说法:中国渔船是韩国海警警告3次后想逃走时被强制截停,船员并非“都在睡觉”,而是全部聚集在驾驶室里准备反抗韩方执法,还有些船员“甚至想抢夺海警的手枪”,还造成两名海警受伤。

而中国船员向《环球时报》记者描述的是另一番情况。韩国海警关上驾驶室的门,对赶来看船长的3名船员,即倒在地上的艾明和左边的李毕林、右边的李祥华继续殴打。李祥华说,韩国海警用塑料的一次性手铐把他的手和脚都铐上,不停地打他,另一边的李毕林也遭毒打。

在驾驶室外的过道里,与李祥华和李毕林都有亲戚关系的船员何中州听到他们挨打的哀号声,一时气急,对同伴闵昌现和童加明说:“干脆找点东西跟他们干了吧!”闵昌现和童加明说:“人家拿着枪,怎么干啊!”忍住了这个念头,大家就在门外大声喊:“有话好好说,为什么打人?”门开了,韩国海警一把揪住何中州的衣服领子把他拽进驾驶室,接着是闵昌现和童加明,后又把童加明推出门外。几个人均遭到毒打。船员何中州说:“我都已经蹲下低着头了,他还是用警棍打我,让我跪下。”

几名船员在钓浜渔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当时就见韩国海警,特别是那个开枪的矮个海警像疯了一样挨个对船员棍打脚踢,还发泄似地用警棍打破驾驶室的防火板墙和两块窗玻璃,敲碎驾驶室顶上的3盏电灯。

韩海警空运3名重伤船员回港将血衣扔入海中

后来,韩国海警把所有船员都驱赶到前甲板上,就连昏倒在驾驶室里的艾明和闵昌现也被架出来。除了倒在甲板上的王小富,其余12个人都用塑料手铐铐住双手,跪在木头甲板上。韩国海警又没头没脑地打了一通人。13名船员里,挨打最少的是50多岁的伙头,但也被打了4警棍。跪着的人群中最显眼的是童加明,他匆忙起床只穿着短裤和背心,大冬天地跪在北方海上的寒风中,他几次向韩国海警提出要去穿衣服,韩国海警竟然都不让。直到18日下午从关押他们的韩国海警巡逻舰“3002”回到“浙台渔运32066”,童加明足足被冻了二十四五个小时。

“船长?船长?”一个韩国海警用生硬的汉语对甲板上的中国船员喊,船员们指了指倒在甲板上的王小富。韩国海警凑上去看了看,见他昏迷不醒,身上到处是血,大概是担心真的闹出人命,就用船上的两床被子裹着,和另两名被打晕的船员一起,用快艇送上韩国海警巡逻舰“3002”,然后用舰载直升机把3人送往济州岛的医院。据船员讲,艾明身上穿的血迹斑斑的羽绒外衣和沾上血迹的两床棉被都被韩国海警扔进海里。船长身上穿的衣服也被韩方在医院里换掉,而并没有还给船长。

韩国海警此后让两名中国船员留在“浙台渔运32066”上,其他人都被送上“3002”巡逻舰,关在底舱一个大概是健身房的地方。“浙台渔运32066”的主机因受损无法工作,韩国海警的“3002”巡逻舰拖着“浙台渔运32066”去了济州的一个港口,夹在3艘韩国海警的舰船中押了起来,1月25日下午才让返航。

韩方逼昏迷船长签字认供 要求船东付船员医药费

船员被打、船只被扣的消息1月18日下午才传回温岭。被关了整整一天的何中州回到船上后用卫星电话通知了船东之一的颜可青。很快,韩国海洋警察厅给了中方第一个官方答复,说当时是中国船员和韩国海警互殴,中国船员有抢夺韩国海警枪支等行为,韩国海警也有5人受伤,“浙台渔运32066”违反了韩国有关“专属经济区的外国人渔业”的法律规定。

赶到韩国的颜可青向韩方提出要求,希望见一见受伤的韩国海警并请韩国海警提供现场拍摄的录像资料。但韩国方面全都没有理睬,相反提出要搞一次现场模拟。在济州地方检察厅发给“浙台渔运32066”船长王小富的开庭出席通知书里,起诉的却只有“违反有关‘专属经济区的外国人渔业等法律’”,而不见所谓“暴力干扰执法”的内容。

事实上,韩国海警是在将“浙台渔运32066”带回济州岛后才开始真正调查这条船是否违规的。闵昌现告诉记者,他被送到济州的医院后做了包括拍片在内的一些检查,很快院方就告诉他没什么事,1月18日下午就被送回了船上,而且韩国海警通知他第二天早上6时去济州海洋警察署做笔录。

回国后被台州骨伤医院诊断为颅底、右肩骨折和脑震荡却被韩国医生说成“没什么大事”的闵昌现忍着头痛头晕,19日一大清早就来到济州海洋警察署,一直等到下午14时左右才有警察给他做问讯笔录。问讯时由一个会讲汉语的韩国警察问话,但只有韩文的问讯纪录。问完之后警察要闵昌现签字并在每页纪录上按手印。闵昌现说他看不懂韩文,不知道是不是如实记录了他的回答,那个会讲汉语的警察要小闵相信她的翻译,同时还警告说,如果他不签名按手印,船和船上的人都回不了中国。在这种情形下,闵昌现只好照着韩国警察的要求做了。和闵昌现一同被送进济州岛某医院的艾明也同样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李祥华等船员也向记者讲述了相仿的做笔录过程。

稍有不同的是船长王小富,17日被送进医院后,他一直神志不清,但韩国海警还是千方百计给他作笔录,同在医院的闵昌现和艾明看到,韩国警察见船长昏昏沉沉,就掐他胸口、挠他脚底、扇他耳光,想让他清醒,看他实在不能说话,又跟船长说由警察来讲情况,他点头就表示对,摇头则表示错,而船长根本就没有清醒,最后还把笔塞到船长手里让他在笔录上签字,而船长却无力握住笔。王小富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有没有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

颜可青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韩国海警方面要他支付几名船员看病的全部医药费,他本想不答应,因为明明是韩国海警打伤中国船员,凭什么要中国船东付这个钱,但为了早日让船员们回家,他还是付了钱。颜可青说:“我们的船员受伤看病都要我付钱,要是韩国海警真被我的船员打伤了,他们怎么会不要求我支付受伤海警的医药费?”

韩海警事后逼中国船员模拟抢枪动作 不愿出示现场录像

事情还存在另一个蹊跷之处。本来,在交了8000万韩元的担保金和支付了船员在韩国的医药费后,“浙台渔运32066”可以马上返航,但颜可青告诉记者,济州海洋警察署要求“浙台渔运32066”等待再次出海的“3002”回来,说要搞一次现场模拟。颜说:“韩国海警明明现场都拍了录像,为什么还要搞‘现场模拟’?他们想干什么?”

1月24日,韩国海警来到“浙台渔运32066”上要求中国船员配合他们搞现场模拟,翻译的意思是不配合就不能回去。但是,当韩方要求李祥华做出抢夺海警佩枪的动作时,遭到中国船员的严辞拒绝,船员说“我们根本没有做这样的事情”。韩国海警还做出船长一边开船一边肘击海警的动作,同样遭到中国船员抗议。这天的现场模拟没有搞成。第二天,韩国海警再次来到“浙台渔运32066”,其中部分穿着便衣,他们不让任何中国船员靠近现场,自己模拟了所谓的现场。

《环球时报》记者1月31日向上述韩国政府人士索要韩国海警执法录像,他表示“他这里也没有”。他还强调,中方已就此事向韩国驻华使馆进行交涉,并向韩方传达了中国政府的立场。

浙江渔业部门称韩海警粗暴打人完全违背执法程序

记者在颜可青那里看到韩国给“浙台渔运32066”发的“在大韩民国专属经济区渔业捕捞许可证书”,许可证号为C23-8058,作业类型是“围网运输船”。认为自己没有违规的船员告诉记者:“我们只是船东雇的船员,即使船真的违规,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工资,我们哪里敢,又凭什么要动手抗拒韩国海警!韩国海警完全是在说谎,掩盖真相,为他们粗暴打人找借口。”

而台州海洋渔业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庞虎林告诉记者,按规定,这条运输船只能收购指定的几条作业渔船的渔获物,而这条船的确顺手收购了一些其他渔船的渔获物,严格讲确实有些违规。问题在于韩国海警登船以后根本是在没有进行任何检查,也就是说在不知道“浙台渔运32066”有没有违规的情况下就动手打了中国渔民,这完全是违反执法程序、粗暴侵犯中国渔民人身安全的非法、粗暴、野蛮的行为。

在打完了船员,把大部分船员送到韩国海警巡逻船之后,韩国海警是才在该船货舱里逐箱检查了鱼货,认定约有5000公斤。在到了济州之后,海警才通过讯问船员了解了这些鱼货是什么时间向哪些渔船收购来的。

韩海警太嚣张 实拍韩海警打断中国船员肋骨 船被射5弹孔

遭殴打的中国船员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韩海警太嚣张 实拍韩海警打断中国船员肋骨 船被射5弹孔

向记者展示背上的淤青

韩海警太嚣张 实拍韩海警打断中国船员肋骨 船被射5弹孔

渔船窗户玻璃上的弹孔

韩海警太嚣张 实拍韩海警打断中国船员肋骨 船被射5弹孔

渔船窗户玻璃上的弹孔

韩海警太嚣张 实拍韩海警打断中国船员肋骨 船被射5弹孔

韩警打坏我渔船的灯

韩海警太嚣张 实拍韩海警打断中国船员肋骨 船被射5弹孔

韩警嚣张的管制我渔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