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人喜欢红色,红色代表吉利。这是华人无论生活在哪个国家都无法挥去的传统表达。白色,则代表另一层含义。过年时,为求吉利,全世界的华人都以红包贺岁,只有丧葬之时,才有收取“白包”之礼。


今年春节期间,马来西亚土著权威组织向华人派发“白包”的事件在华人之中引发了强烈争议,当地华人群情激愤,要发白包者出面道歉。


按人之常情,闯祸者道个歉,对方也大度一些,握手言和,相逢一笑泯恩仇,此事也就略过不提。“白包”事件之所以持续发酵,在于有过者心不诚之过。


事件的当事人,土著权威组织主席在事发之后澄清,他并不知道派发“白色”红包对华社是不吉利的事情,若他的行为冒犯华社,他愿意道歉。但在1月31日,该组织的总秘书却宣称,他们将不会就派发“白包”事件做出回应,主席依布拉欣也不会就此事道歉。


态度前后一百八十度转变,确实值得玩味。


按依布拉欣的解释,自己对华族的文化传统不了解。这种解释,也能说得过去,“无知者无罪”。但大马首相有一番话值得回味,“众所周知,Ang Pau的字眼意指红包,须以红色为主,而不是以其他颜色替代。”既然大家都知道,为什么独独身为独立议员的依布拉欣不知道?莫非主席“身在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土著权威组织总秘书的话则有些匪夷所思。他解释说,一些人士在做出冒犯其他族群的事时,也没有道歉,因此,该组织这一次也不会道歉。这颇有些像阿Q摸了小尼姑新剃的头皮,明知这里有违人伦,还大言不惭地说:“和尚摸得,我怎么摸不得”。


若按逻辑,首先,总秘书知道主席的行为是“冒犯”。其次,他知道这是错误,却拒绝道歉,于是犯了第二个错误。


虽然大马政府一直倡导多元文化并存,多种族和平共处,但“白包”事件却折射出,种族之间和谐相处依然是一个美丽的愿景,不同文化冲突仍然存在。


华人要求一个道歉尚且这么难,若再忍气吞声,还有华人立足之地么?如果一个标榜自己并非种族主义的组织公然冒犯其他族群,被发现了还拒绝道歉,难道不值得重视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