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全球暖化,一个编造的谎言

人造全球暖化,一个编造的谎言


鲁克


2008年12月8日,141位科学家公开发表联署信致联合国,挑战“人造全球暖化”假说,指出“人造全球暖化”还不是定论,不能因此制定相关的政策。挑战“人造全球暖化”假说,揭穿这个谎言的学术研究更不计其数,如果我们坚持科学,如果我们坚持真理,如果我们有独立的思想,不愿意被人欺骗,如果我们不想承担因为这个谬误所造成的经济负担,请站出来,反对这个“人造全球暖化“的世纪骗局。


最近,上帝和地上的“君王”开了一个大玩笑。“拯救地球”高峰会刚刚闭幕,哥本哈根却碰到“十四年不遇”的“白色”圣诞节。政府元首担心地球变暖,现在上帝让天地一片白雪茫茫,他们是不是得偿所愿了?会场内,大家还在为抵制暖化的利益争吵,会场外,寒流铺天盖地的袭来,这不是绝妙的讽刺么?感觉“地球过热”的难题被上帝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了。他们应该去庆祝,而不是互相埋怨,满腹牢骚。


哦,,对!对!他们还会继续忧郁,因为人造全球暖化鼓吹者(简称AGW)说,这不是地球在变冷。这次寒流只是全球变暖的现象之一,所谓严寒其实是气候变暖导致的异常。OMG!天气热了是气候变暖,天气冷了还是气候变暖惹得祸。既然AGW信徒可以这样说,那不服都不行了,谁让他们的软猬甲往脸上穿了。


AGW信徒,你们这些人说,阿拉斯加州正经历暖冬,可是哥本哈根大会后,阿拉斯加州的Valdex,一场大暴风雪造成的雪积达到到五尺八吋厚。


你们跟着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叫嚣,再过25年,喜马拉雅山冰川融化消失。去年12月,就有四位著名的冰川学家表示这是不可能的。美国学者杰弗里·卡吉尔曾对BBC说,就算融化速度达到每年1米或2米,可是,喜马拉雅山上冰川厚达200米至300米,200米厚的冰川不可能在 25年内完全消融。现在,联合国不得不承认喜马拉雅山冰川在2035年消失的断言是错误的,过于夸张了。


你们宣称若干年后,马尔代夫群岛会被大水淹没。吓得马尔代夫的内阁寝食不安,为了适应将来的海底生活,他们代表国民先潜下去。用纳税人的钱在水下开个PARTY,听起来不错,够high,够上金氏记录的。不过呢,现在,有人证明水淹马尔代夫有点言过其实了,原来是虚惊一场。


你们担心北极熊会因为气候暖化而灭绝。好可怜,这些可爱的保育动物。让我们怀念起恐龙惨遭环境的毒手。假使恐龙还活着,与它们共享野餐该多么浪漫?别急着伤心,北极熊还没有濒临灭绝,而且最近它们的数量呈越来越多的增长趋势。找它们合影的机会还是有的,不过也不要太乐观了,万一这是“北极熊数量变少”导致的异常增多呢?谁知道啊。


你们听戈尔预言,全球暖化会造成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2015年,佛州、加州、中国,大部分地区要成为海底世界。哇哦,21世纪的亚特兰蒂斯!可是,根据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2007年以来,北极圈夏季海洋冰层增加了49.7万平方英里,升幅为26%,同样南极圈冰层也大幅度增加,和1997年比较,升幅为35%。融化消逝的冰层又回来了。


海平面上升了没有?瑞典地质学家兼物理学家尼尔斯·阿克塞尔.默纳发现,过去50年来,海洋水位按照自然规律时升时降。平均水位没有上升过。他说,毋须验证实质证据,只要计算融化冰盖所需的潜热(latentheat),便知道戈尔说的绝境没有可能发生。IPCC声称全球海平面每年上升2.33毫米,那只是在香港录得的水位上升记录,而其人造卫星取得的数据却没有显示水位上升的趋势。另外,默纳查过 IPCC最近发表的两份报告,赫然发现有份撰写报告的22名学者中竟没有一个是海平面专家。而默纳,在过去35年来用尽一切科学手法研究全球各个海洋的海平面,而且曾经出任国际第四纪联合会(INQUA)国际海平面变化委员会的主席。而且,他之所以断定海平面上升的说法大谬不然,是因为那些科学家的预测来自计算机模型,他的预测却是实地考察的结果。


如今,美国最热的南部,佛州,其温度几乎降到冰点,北美就更别提了。英国大部分地区被白雪覆盖,遭遇十五年来最冷的冬季。亚洲也是天寒地冻,不过更遗憾的是当地居民错过了欣赏名模的脱衣“热”舞表演的机会。突如其来的寒流破坏人们的好梦,如今他们只能呆坐在沙发上接受 “微型冰河世纪”的预警。


全球一直在变暖吗?下面的一张图,告诉你实际的情况。





下载 (96.11 KB)

2010-5-21 14:27




全球不是在一直暖化,至少目前这些年不是。因此,人造全球变暖,后面变暖应该添加引号。也许这是某些科学家心里暖化产生的错觉。气候研究中心(CRU)的琼斯教授一相情愿地,把变暖的记录掩盖起来,自己甘为鸵鸟也就罢了,还要欺骗全世界。幸亏被电脑黑客揭穿了他们的阴谋。


人造全球变暖,还有一个疑问就是,就算长期处于变暖的趋势,但这和人有没有关系?几百万年前,恐龙热死了,AGW信徒没有意见,因为不是人类闯得祸。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人满为患了。可是,可爱的北极熊要淹死了。AGW信徒说,都是因为人类开了车,烧了油。


开车和北极熊淹死,本来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事情,在AGW信徒眼里也有联系。因为他们发现了作案凶器—二氧化碳。哦,不对,应该是二氧化“弹“,或空气炸弹。AGW信徒认为排“弹”太多了,地球要“热爆炸”了。


二氧化碳影响了气候么?无论是刮风,下雨,天寒,地暑,人都是观察天上的云层变化?怎么会扯上了那看不见的二氧化碳?AGW信徒说,影响气候的是温室气体,二氧化碳就是其一。那么请问在所有的温室气体中二氧化碳又排老几呢?


今评员在《人造全球暖化的骗局是怎麼一回事?》写道:


“二氧化碳在大气中的含量不到400ppm。要理解这个含量有多小,我们可以想象把地球的大气浓缩到一个100英尺长的足球场上。从一方球门开始算,78英尺是氮气,21英尺是氧气。剩下的一英尺,有6.5英寸是氩气。剩下的 3.5英寸,有多少是二氧化碳?只有半英寸!就如一名守门员站在另外一边底线上,他甚至无法看到对对方球门附近的这个半英寸。换一个比喻,假如一个座无虚席、容纳1万人的体育馆里面的每个观众都是一个空气分子,一万名观众里面,只有四名是二氧化碳!而这四名观众里面,只有一名是最近150年内才进入体育馆的。这么小的含量,它所造成的温室效应根本不足以造成所谓的“全球暖化”。


下面有图为证:



部分气象科学家能肯定的事实是水蒸气对于温室效应的影响远大于二氧化碳。而在现有模型计算下,即便地球的二氧化碳陡增两倍,影响太阳照射到地球并反弹出去的辐射能量可能也只在2%上下。也就是说,稍微增加一点二氧化碳浓度,对热量,对气候的影响简直是微乎其微。如果气候变化的不是由二氧化碳增加造成的,那么人为全球暖化,就是错误的推论。


如果释放温室气体确实危害了环境,那么人也不是唯一的凶手,还有畜牲,比如牛。据说牛屁的成分绝非一般的毒,是甲烷气。这是一种威力比二氧化碳强 23倍的温室气体。据说北极冻土层就封存了大量甲烷,环保科学家认为这是地球暖化的一颗定时炸弹。可是,偏偏牛也释放这种炸弹气。


如果牛打嗝,我们可以给它戴口罩,可是它要放屁,总不该把屁眼堵上吧。在这个人权还没有广泛普及的时代,很多精英已经为畜生权着想了。环保人士是强调保育的。或许他们和牛类有心灵相通,或许他们精于换位思考,善解牛意,总之他们认为牛是无辜的,至少它没有犯罪的故意。要怪就得怪那些养牛的人和吃牛肉的人。在一些地方,政府已经考虑对养牛畜牧业主加增空气税,而对那些喜欢吃肉的,则加强教育,让他们慢慢改吃水果蔬菜。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最近与AGW信徒唱反调的还真不少。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成员、德国著名气候学家莫吉卜•拉蒂夫((Mojib Latif))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1980年至2000年这20年间所经历的变暖现象大部分都是由于海洋冷暖交替周期引起的。拉蒂夫说,现在大家所担心的冰川消融、海平面上升的状况即将暂停,全球已停止暖化。


1980年至2000年,气候变暖,拉蒂夫说是海洋冷暖交替周期引起的。但更多科学家指出,气候变暖是太阳辐射变化导致的。这个冬天的气温大幅度下降,你再可以看看美国宇航局NASA拍摄太阳黑子活动的图片,果然太阳黑子活动也减少了。下面这张图片看到没,北半球的气温和太阳活动两者紧密相关。






如今,联合国IPCC头头也出来承认,人造全球暖化歇斯底里的报告里可能有更多错误,说“那是一批人的集体失误”。人造全球暖化这个词,“人造”值得怀疑,而一直暖化也不是事实,现在就剩下全球两个字。连“全球”也有问题,著名政论家曹长青先生在《人都冻死了,还全球过暖?》写道:


首先,有科学家指出,所谓全球气候过暖的数据,只是来自地球的陆地气温。而众所周知,地球表层七分是海洋,三分是陆地,这“少数”的陆地,怎么就能代表整个地球的气温?其二,全球六千多个气象站,绝大多数都建在城市或乡镇附近。城市明显在全球广袤的陆地中处于“少数”,甚至“零星”状态,这个“零星”的城市气温,怎么就能代表全部陆地?更别说整个全球!另外还有研究指出,很多的气象站,都存在靠近停车场(受汽车排气影响,测温数据可能不确),或室内暖气通风口对着测温百叶箱等各种问题。这样里外里一算,这个所谓的全球气候过暖的证据,还有几分科学性?因而有人质疑,“究竟是都市暖化还是全球暖化?”


尽管证据如同和尚头上的虱子,很明显。但是,AGW信徒还是愚忠,盲从这个不能证实的或已经证明有错的假说,并在这个基础上建立和推崇一种新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而且强迫别人遵守,要人类改变生活方式,这明显已经跨过科学的边界,完全背离了科学的真正意义,变成了一种类似宗教的迷信。


四百年前,科学家伽利略用天文望远镜观测星空,发现哥白尼的日心说原来是正确的。于是,他到处宣扬太阳中心说。我们知道,当时地心说是人类的主流世界观,他的观点属于异见。因此,他不断受到教授们的排挤,罗马教皇也激烈反对,被逼无奈他最后签下“悔罪书”,并被判刑入狱。


无独有偶,琼斯教授等AGW信徒,把“人造全球暖化”当作绝对真理,排挤异见学者,主流媒体也跟着鼓吹,人类排放二氧化碳有害环境,各国政府更是把此理论落实到政策上,试图筹建世界级的管理机构,无视减排政策对人类经济发展的严重影响。


“人造全球暖化”如今成了主流,成了权威,成了一个不能挑战的真理,各国响应,联合国推动并制定标准,这难道不是在世界范围重演“地心说”的悲剧么?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受害者不仅仅是坚持反对意见的学者,还有全世界使用能源的企业以及地球上每一位能源消费者。


去年12月8日,141位科学家公开发表联署信致联合国,挑战“人造全球暖化”的假说,指出这还不是定论,不能因此制定相关的政策。挑战“人造全球暖化”,揭穿这个谎言的学术研究更不计其数。如果我们坚持科学不迷信,如果我们坚持真理不盲从,如果我们还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如果我们不愿意被人欺骗,如果我们不想承担因为这个谬误所造成的巨大经济负担,请站出来用你的常识来戳穿这个“人造全球暖化“的世纪骗局。





20100502140543_80978.jpg (84.81 KB)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