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到军旅,我爷爷当过兵,我爸爸当过兵,我也当过兵,我们一家三代都当过兵,但是真正上过战场打仗的就是我老爸了。当兵之前,因为很小就在外上学,老爸工作也忙,很少有机会听他说军旅故事。当兵后老爸闲了,我却忙了,爷俩也就没什么机会聊聊天了。今年春节,大年二十九,很难得坐到一起,我突然想起好久没跟老爸聊聊天了,特别是他的军旅,一个老兵的战争经历应该是最能打开话题的引子。

我爸爸是78年参的军,高考没考上大学,家里当时又比较穷,他觉得当兵是改变人生的一个好机会,于是就应征入伍了。他到部队(55军163.师487团,编号是53560部队)后,军事素质一般,没什么突出之处,就是沉稳老实,于是他当年的连长(姓韦,广西人)一下就把他带到汽车连,从此开始我爸一辈子的司机生涯。我老爸平时少言少语,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一说到部队或者开车就很有兴致了,特别是在部队开车,说的时候特别兴奋。我爸在司训大队训练的时候,班长是河南人(他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姓李),特别牛,也爱欺负新兵,不管好兵孬兵,而我爸很老实,也经常受欺负。我爸老实归老实,但是搞起汽车训练来也不服输,特猛,开车也特有天赋,基本在司训大队的各项科目都是一次性过,不给班长留把柄,也给带他到汽车连的韦连长长了脸。

老爸参军后,恰逢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他的新兵训练未结束就随大部队上了前线。第一次参战是在凭祥(具体时间忘记),拉炮下阵地的时候,我爸和另一个新兵(姓陈)牵引都是一次到位,干净利索,反倒是那个班长,几次都没能把炮停在炮长指挥的炮位上,耽误了整个连队和营里炮火的集结时间,被上级批了个狗血淋头,那个班长因此被处分了。因为这次,加上当时是战争的非常时期,那个班长就没再敢明目张胆欺负新兵了。还有一次是把炮拉去打同登战斗的时候,车队在路上遭遇空袭,突发情况下就需要考验司机的应变能力了,一溜车队的司机都是立即把车靠边停下方便车上人员下车后才自己下车隐蔽,而那个班长接到警报后车没停刹车没带就自己滚到草丛里逃命了,他的炮车往后倒把后面的车碰了,这个事情被上报机关,之后那个班长被送军事法庭还是开除军籍了!

我爸参战遇到最危险的一次也是在拉炮去打同登战斗的时候,遇到越南小股民兵鬼子偷袭,在下车反击的时候被打穿左腿,所幸没有被打残废,否则这辈子就废了,因此也立了个三等功。因为这次受伤,我爸被送回医院治疗,伤愈后被调到其他部队直到退伍。没能再回到前线跟487团的战友参加战斗,是我爸爸一生的遗憾!

我说我今年8月有可能去云南,问爸爸想不想去麻栗坡看看烈士陵园。谈到这个,他感慨良久,他说他的战友不在麻栗坡,而是在凭祥。我问他记得不记得战友的名字,他说记得,不管什么时候都记得,他说跟他一起参军的横县老乡有12个,却只有8个回来,哪里能不记得。他说每年战友聚会的时候头三杯酒都是敬烈士的…

注:我爸爸关于参军的东西都保存得很好,我和我弟弟都没见过几次,但是搬家的时候弄丢了一些,剩下的没有时间扫描上传,请各位战友见谅!在后续关于我爸爸的作品里我会把我爸爸所有的东西都扫描上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