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稿件来源:参考消息网站参考网 http://www.gold361.com/

[路透社华盛顿1月31日电]题:更多无人机,更多机器人,更多战争?

今后30年的某个时候,美国军队将能够部署可作出生死决定的机器人,由于软件和超快计算机的应用,这种机器人可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自行作战。

但是,机器人战争的伦理学考虑却远远落后于实现这个目标的技术。

五角大楼在1月26目宣布,它计划将美国武装部队裁减10万人,同时加强在全球各地的武装无人机力量。对于美国锁定目标消灭反美好斗分子来说,这是最有效的手段。迄今为止,无人机由在美国基地的飞行员遥控。·但是,如果想了解美国军事思想家如何看待无人机计划的未来,美国空军的一份长达82页的报告值得一读。这份题为《2009-2047年无人驾驶飞机系统飞行计划》的报告说:“人工智能的进展将使系统能够作出战斗决定。在法律和政策的限制内行动,而不一定需要人力的投入。”

无人机不仅仅是支持人来进行观察、定向、决定和行动,而是能够“充分参与”这个进程的每一个步骤。人将不再“置身于这个环节之内”,而是“置身于这个环节之上”——如果时间允许,能够在战斗的瞬间否决无人机作出的决定。

虽然无人机成为重要新闻的次数多于其他系统,但是它们只是过去10年迅速增多的美国武器系统的一部分,这些系统还包括地面机器人。地面机器人的任务承担着从拆除简易爆炸装置和击落飞来的炮弹到转运伤兵等各种工作。无人机编队几乎从零开始,现在已经发展到7500架以上,地面机器人也发展到大约15000个。

空军的报告说:”授权一台机器人作出杀伤性的战斗决定取决于政治和军事领导人能否解决法律和伦理问题。伦理决定和政策决定必须在近期内作出,以便指导未来能力的发展,而不是让这种发展放任自流。

换言之,我们要首先理清各种伦理和政策问题,然后才能让机器人完全发挥作用。这是一些文职科学家、机器人专家和伦理学家越来越担心的问题。他们首先担心的是,把更多机器人送到战场并减少作战人员,会使发动战争变得更加容易。

军事专家辛格本月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我们拥有可消除发动战争的最后政治障碍的技术。无人系统的最大吸引力在于,我们不必把某个人的子女送到战场。但是,当政治家能够避免吊唁函的政治后果以及军人伤亡对选民和新闻媒体的影响时,他们就不再以相同的方式对待曾经严肃的战争与和平问题了。”

这也是国际机器人军备控制委员会的观点。该委员会成立于2009年,其目的是催促国际上就武装军用机器人的管理和控制展开辩论。它认为,战争的机器人革命值得展开一场辩论,就像当年导致签署关于毒气使用或禁止地雷的条约的辩论一样。

促使该委员会得以建立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例如,如果一个自主作战的机器人杀死了平民,谁将为此负责?是制造商还是机器人所在地区的战地指挥宫?是编写软件的程序员还是采购官?还是总统?

由中央情报局而不是军方控制的这种空袭炸死了数十名“基地”组织成员和其他好斗分子。但是这样的空袭也炸死了平民,在一个对美国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家激起了反美仇恨。在也门和索马里也产生了类似的意料之外的不良后果。这是一些着名的军用机器人专家赞成放慢发展速度的一个原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