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对伊朗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除了要求世界各国对伊朗石油实施禁运,还连同英法舰队在霍尔木兹海峡“巡逻”,国内鹰派对这形势颇为兴奋,仿佛解决伊朗“问题”的时机快要到来。但即使不谈国际道德,单谈实力,究竟伊朗是否真的众叛亲离?

假如伊朗被攻击,首先被连成一线的,自然是叙利亚。在过去30年,叙利亚是与伊朗关系最好的中东国家,一来阿萨德家族为什叶派的支派阿拉维派,已是意识形态最接近伊朗的政权;二来两国有伊拉克、以色列等共同敌人,在黎巴嫩战争紧密合作,内地国际关系学者孙德刚称之为“准同盟关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刚接获阿拉伯联盟要求下台的最后通牒,假如伊朗战争这时候爆发,而巴沙尔仍能掌权,两大乱局就可能挂钩。叙利亚一直有计划在最后关头,攻击被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虽然没有胜望,但足以对以色列造成恐慌。因此在叙利亚问题解决前,美国出兵伊朗有大量包袱。

而伊朗支持的两大激进组织:巴勒斯坦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都是西方担心会声援伊朗的重要盟友,而真主党曾警告要是叙利亚、伊朗任何一国遇袭,都会发动报复。这样一来,叙利亚撤军后尚未建立强大中央政府的黎巴嫩,以及和平进程近年毫无进展的以巴冲突双方,都可能被卷入争端,美国出兵前,也必须加以维稳,特别是哈马斯的根据地加沙邻近埃及,而哈马斯的母体穆斯林兄弟会刚在变天后的埃及国会选举大胜,华府不可能不投鼠忌器。

再者布什发动反恐战争后,在阿富汗、伊拉克建立的新政权脆弱不堪,伊朗却对两国建立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伊拉克以什叶派为多数派,什叶派领袖都和伊朗关系密切,要是伊朗战争被上升为什叶派战争,刚稍为缓和的伊拉克局势,可能重新被激化。至于阿富汗塔利班从前虽然是伊朗的敌人,但自从倒台后,却有西方情报指两者已建立合作关系;即便是亲美的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也说要和伊朗进一步合作。伊朗一旦被攻击,可能主动将战争扩大到阿富汗,让美国多面作战,因此美国近月已发出不少与塔利班和解的信息,副总统拜登甚至说“从未认为塔利班是美国敌人”,看来世上确实没有永恒的敌人。

假如美国不出兵,只是靠国际社会合作进行经济围堵,则欧盟各国当中,除了英法,其他都不会积极,那些债务缠身的南欧国家更会逐渐反弹。中俄乃至整个“金砖五国”体系虽然不希望伊朗拥有核武,但也希望保障伊朗合法贸易的权利,反而可能在宣示一些政策原则后,交由民企乘机大举进占伊朗市场。美国要强逼急需能源的国家制裁伊朗,唯一可能性是有明确共识,让该国占有“新伊朗”一定石油资源、或安排沙特完全取代伊朗对该国能源的角色,而这是不可能的,也不符合该国分散投资的原则。

逻辑上,伊朗战争爆发的最大可能,是伊朗外交政策出现严重误判,制造足以被天下谴责的把柄,例如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正式制造核爆、又或出兵邻国,否则以目前状态,它的盟友和同情者尚有不少,开战的不可测性太大。对奥巴马目前的选情而言,若单是为了选举,并没有动机要制造这种不可测性,假如台上是共和党的布什,又另当别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