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凶手死刑改死缓 被害人家属10年后才得知


杀人凶手死刑改死缓 被害人家属10年后才得知

标有“2010年6月4日”的判决书



杀人凶手死刑改死缓 被害人家属10年后才得知

徐兴能站在女儿的坟前流泪



杀人凶手死刑改死缓 被害人家属10年后才得知

被害者徐文素生前照片


追踪报道


宣威一男子30余刀砍死女孩


被改判死缓


云南省宣威市乐丰乡新德村,是个三面环山的村庄春节前夕,一个消息在村子里不胫而走一个10年就听说被判死刑的人,竟然还活着!


这是一起鲜为人知的“死刑改缓刑”案件, 新德村村民代贤峰因去商店赊香烟被拒,猛刺年仅19岁的女店主徐文素30余刀,将她杀害。多年后,当这起命案再次被人公布在天涯网络论坛上时,引来了高达数十万次的点击率。网友几乎一边倒地认为,代贤峰“该死”。


但是,除了改判,人们还有一事不明白,代贤峰案的判决书,被害人徐文素的家属为何一直没有看到?2012年1月中旬,记者来到宣威市新德村,了解这起案件的始末。


13年前,一桩杀人案震惊村庄


云南省宣威市乐丰乡新德村,位于贵昆铁路沿线的大山深处。从宣威市到新德村,需要坐3小时的公交车,再走1个小时的崎岖山路。


2012年1月15日。


74岁老汉徐兴能离开家门,找到路边一个被野草覆盖的坟冢,在坟前双膝跪下,老泪纵横。“女儿啊,只要爸爸还活着,就会为你申冤的……你就安安心心地等着吧。”他的大儿子徐文果在妹妹坟前深深鞠躬。


徐文果回忆,母亲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父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5个孩子生活、读书。就在徐文果考入大学时,家里的经济已经到了非常困难的地步。为供他和弟弟徐文磊上学,妹妹徐文素初中毕业后主动放弃了读书。在村里的小学旁,父亲徐兴能给她盖了间小房,徐文素到铁路上背货进村,开了个小铺子。


1999年10月25日早上7点,已经出嫁的大姐徐娇琼到山上帮父亲掰玉米回来,路过徐文素的小店时,发现里面灯亮着,窗子也开着。“小存芹?存芹!”徐娇琼喊着徐文素的小名,但喊了好几声都没回应,她便从窗户看进去,发现徐文素倒在地上,全身是血。徐娇琼赶紧喊来了父亲徐兴能。两人背起徐文素就往乡卫生院跑,但是,徐文素已经身亡。


女儿死于意外,按当地风俗,没人愿意为徐家办丧事。徐兴能抹着眼泪买来木板,自己钉了个棺材,把女儿葬在了铺子旁的小土坡上。


被害者家属不知道凶手的下场


这起案件很快告破,同村的年轻人代贤峰被警察抓了。


经公安机关侦查:代贤峰与蒲绍丙、肖本义(二人仍在逃)预谋,准备抢劫徐文素的小卖部。案发当时,代贤峰敲开小卖部的窗子,提出赊购一条香烟,被徐拒绝。于是,代贤峰用水果刀朝徐文素的颈部刺了一刀,又翻窗入室,持刀砍杀徐文素,致徐死亡。


杀人后,代贤峰曾逃到其兄代利峰家。1999年10月31日晚,代利峰到派出所报案,并带领民警于次日在昆明将代贤峰抓获。被捕后,代贤峰辩称自己“受了蒲绍丙的胁迫才抢劫杀人”。其辩护人认为,根据有关司法解释,代贤峰是其兄带领公安人员抓获的,应当以自首论。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虽认定了代贤峰有自首情节,但认为他作案手段特别残忍,不宜对其从轻处罚。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代贤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5000元。


代贤峰不服一审判决,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2000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代贤峰论罪当处死刑,但尚属“不是应当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据此,省高院撤销了一审判决,以抢劫罪改判代贤峰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5000元。


这些事情,徐兴能一无所知。他只在女儿离世一年后听村里的人说,代贤峰被判了死刑。“人死不能复生,凶手伏法,我的女儿能瞑目了。”


一晃10年过去了。2010年5月1日,大学毕业刚工作不久的小儿子徐文磊回到家中,父亲突然把他叫到身边。“听说代贤峰还活着,过几年,他就出狱回来了!”徐文磊见父亲一脸的愤懑,便答应一定去问个明白。


2010年6月,徐文磊和二姐找到曲靖中院询问此事。在那里,他看到了跟代贤峰有关的(2000)曲刑初字第72号判决书和(2000)云高刑终字第1062号判决书。


“当我看到代贤峰一审被判死刑,二审却被改判死缓时,我就傻眼了。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还蒙在鼓里!我姐被杀那年我只有17岁,哥哥徐文果读大一,我家的人不懂法律,没有谁告诉我们这种事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审、二审都没有!”徐文磊震惊之余,只觉气愤。


看了判决书,徐文磊当即准备提起民事诉讼。因担心过了主张权利的时效,他让法官在代贤峰案件的判决书上写了个日期:2010年6月4日。这意味着,徐家人直到这天,才知道自己应有的权利并未得到主张的机会。


虽已立案,但是否重审依然未定


云南省高院的(2000)云高刑终字第1062号判决书上,写着:“代贤峰犯罪后果严重,作案手段极其残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尚属不是应当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


“什么样的情况,才属于应当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呢?”徐家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么残忍的杀人者都不用偿命的话,那么等他出来以后,我也去把他杀了,然后去自首。这样行吗?”年岁已高的徐兴能完全无法理解省高院2000年对代贤峰的改判。


2010年6月得知判决结果后,徐家于今年初向省高院递交了申诉材料,要求法院受理再审申请,对案件进行审查处理;撤销(2000)云高刑终字第1062号刑事判决书,对该案进行再审审理;查明案件事实,判处被告代贤峰死刑,并立即执行。


2010年底,徐兴能向法院提起诉讼,向代贤峰索赔丧葬费、赡养费、精神损害赔偿等损失;徐文果和徐文磊也向代索赔学费及生活费。经宣威市法院判决和调解,由代贤峰赔偿徐兴能丧葬费等61369元,分别赔偿徐文果和徐文磊学费、生活费1万元。


“开庭的时候,代贤峰看见我,就把头扭过去。他没有向我们说过一声道歉,他家的人也是冷漠以对。而且判决和调解都是一纸空文,代贤峰当时就表示无力偿还。”徐家人称。


代贤峰案中,相关司法部门为何不通知受害者家属?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1月16日,记者陪同徐家人,到曲靖市检察院了解情况。


该院公诉科一位检察官称,按规定,检察机关收到案子后,应于3日内告知受害人家属,询问是否聘请律师、是否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等。但是当年尽告知义务的应该是收案机关宣威市检察院。“上级检察院也有审查下一级机关是否告知的义务,但是这个案子的承办人去出差了。”


随后,记者来到了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询问。一位姓丁的值班法官表示,该案的主审法官已经退休,若要确认法院是否送达、10年前死者家属是否收到判决,这需要查卷,而只有二审法院启动再审程序,才能调卷。


云南省高院是否会启动再审程序呢?记者从该院立案庭了解到,此案已于1月11日立案,是否重审还有待审查。


“刑事判决应当送达被害人家属”


此案牵出了一个问题:没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法院是否还有向被害人一方送达判决书的义务?


云南里程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建伟分析说,无论有没有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刑事判决书(无论一审还是二审)都应当送达给被害人一方。这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是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中的义务。“特别是在一审程序中,刑诉法规定,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不服一审判决的,自收到判决书的五日以内,有权请求人民检察院抗诉。被害人连判决书都收不到,他怎么能行使请求抗诉的权利呢?按照《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解释》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规定,刑事案件一审判决书应当送达给被害人及其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三条对刑事判决书的送达还专门做了规定,当庭宣告判决的,应当在五日以内送达;定期宣告判决的,应当在宣告后立即送达。刑诉法对二审判决书的送达问题没有表述,但根据第一百九十五条的规定,应当参照一审程序进行送达。”


朱建伟律师还指出,人民检察院自收到案件材料之日起三日以内,就应当告知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案件在起诉程序中,刑诉法第一百三十九条还特别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听取被害人和被害人的委托人的意见。“本案从起诉到审判,都忽视了被害人的诉讼权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