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国俄罗斯伊朗都是美国的头号威胁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月1日报道,在美国参议院1月31日召开的“全球威胁听证会”上,多名美情报部门高官在作证时将矛头直指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把这三国称为“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向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中俄都是“热衷对美国重要工业和政府部门的网络发动攻击的国家”。他称,网络威胁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在国家行为体中,我们尤其关注中国和俄罗斯境内侵入美国电脑网络并盗取信息的实体。非国家行为体在网络空间的作用也日益显着,这表明对于这些集团来说,获得具有潜在破坏性甚至致命破坏性的技术是多么简单。”

报道援引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米勒的话说,尽管制止恐怖主义袭击仍是FBI工作表上排在第一位的重中之重,但网络间谍、电脑犯罪和对关键基础设施的攻击今后将超过恐怖主义袭击,成为美国面临的头号威胁。

除中俄外,在今年的听证会上,美国面临的“外国情报威胁”中多了伊朗的名字。据美国《华盛顿时报》报道,克拉珀表示,中、俄和伊朗三个国家的情报机关“在今后几年将是对美国的最大威胁”。

中国在海湾充当更大角色

中国对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加,现在已超过美国成为波斯湾地区头号石油买家。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在该地区的地缘政治战略也出现转变升级。

分析人士称,北京加强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着力推动波斯湾地区安全。种种举动表明,今后中国可能在该地区充当更大的角色。北京不太会在短时间内向中东大量部署军力,但可能会更密切地与美国合作,以维护该地区稳定。中国也许会疏远不稳定的伊朗,转而更多地从海合会国家进口石油。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已是最依赖海合会六大产油国的国家。据统计,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海合会国家的最大石油进口国。今后,一些海合会国家对北京能源安全战略的重要性将愈发显现。上周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中东之行就凸显这一点。这是今年中国高层领导人首次出访。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安德鲁·肯尼迪教授说:“中国与俄罗斯、委内瑞拉、巴西、哈萨克斯坦以及其他国家签订能源协议,希望摆脱对中东的过度依赖,实现供应多元化。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桑佳亚·巴鲁博士赞同上述看法:“对中国来说,波斯湾仍是最近的石油供应源。”幸运的是,这些国家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不太可能给中国带来大困扰。

因此为与海合会国家维持友好关系及确保石油供应,北京可能会动用经济影响力。这包括向该地区出口更多廉价产品和食品,以增加双方在贸易上的互相依赖,支持更多贸易以人民币结算。同时,中国可能会调整对地区地缘政治的立场———特别是在伊朗问题上。这能争取到海合会国家的好感,因为后者急欲抑制德黑兰的核计划,希望北京在这方面提供支持。

巴鲁博士表示,显然,北京今后需要为中东地区稳定贡献更多力量,“中国迟早不得不向该地区提供海上军事安全,人人都期待中国这样做”。现在中国已有几艘军舰在阿拉伯海域巡逻,今后随着美国削减在波斯湾的驻军,会有更多的中国军舰加入。巴鲁博士称:“中国刚刚开始发挥影响力,目前还是犹犹豫豫的,今后肯定会变得更加积极主动。”

“人类发展的下一步”可能在中国迈出

中国卷入全球经济博弈已有30余年。美国上世纪90年代曾引领10年风骚,欧盟抱团防止被超越,日本方阵腿脚发软,新兴经济体历经坎坷。迄今只有中国,虽晚起步,但凭着持续的耐力与非凡的意志,处于高速方阵并不断超越,最后夺冠绝非遥不可及。

代表着工业文明的西方主导占据地位充其量只是近三个世纪之事。最开始在欧洲,随后是美国。二战后美国建立起跻身于国际规则基础上的世界经济体系,在冷战结束后凭借全球化、市场化机遇,以信息经济为新方向延伸了其优势。美国为首的西方主导地位达到巅峰,全球化一度甚至被视为“美国化”的代名词。而今美国已出现偏转之势,面对全球化,美国呈现引力不足。欧盟则深陷债务危机不能自拔,欧元区可能面临分崩离析的未来。

与经济不佳的形势相伴随,贸易保护主义阴云密布。全球治理平台上曾经的同舟共济多少让位于同舟共“挤”,G20机制因“全球再平衡”的纠结而分歧增大,地区安全死结呈现“动脉硬化”症候。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前景不定,伊朗因核问题面临制裁与战争阴影,中东北非强人离去后民主并未出现。这些问题的无解,其国家与地区的发展仍难有时日。

2011年,阿拉伯之春、北欧的枪声,伦敦骚乱、占领华尔街等此起彼伏。远在金融危机之前,西方学者已注意到,资本主义的永恒真理——经济增长、充分就业、金融稳定、收入增长——似乎正在消失。英国《每日电讯报》评论甚至称,“现在应由中国来拯救资本主义,因为已没有任何西方国家有这个能力。”

中国道路展示出的光环,代表着新兴经济的后发之势。IMF统计显示,按购买力平价算,2010年发展中国家GDP已占世界51.9%,2011年衰退阴影中仍“Hold 住”较高增幅(6%)。世界银行2012年《世界经济展望》认为,2012年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率是5.4%,发达经济体为2%。2011年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经济高增长的带动,使中国为世界经济增长做出的贡献几乎超过一半。

美国知名经济学家金德尔伯格提出一个“不规则发展法则”理论:“在发达程度较高、新的文明处于领先地位的任何国家,当它达到一个临界点时,要超越这一界线向前是极其困难的,由此导致的结果是,人类发展的下一步不得不在世界的其他地方迈出”。这或揭示出世界格局变迁的未来画卷。“人类发展的下一步”可能在中国迈出!不管承认与否,这或将预示着世界经济历史性变迁的方向。

中国引领的时代尽管没有完全到来,但对中国崛起不乏恐惧者。而真正恐怖的是对中国充满敌视的霸权国家无原则地、蛮横地对中国实行前场紧逼,将中国逼离和平发展道路。在一个相互依赖日益加强的世界,各种模式都要有生存空间,中国引领的时代,绝非寻求主宰的时代,而是一种示范促进的时代,是一种模式兼容、多元并举、相互激荡的时代。

中国引领世界经济增长并非自然而然,中国道路也非一劳永逸,其艰苦的转型可谓真正的战略挑战。耶鲁大学教授莱斯特·瑟罗曾指出,经济赛局的优胜者将是那些赶在现行战略被经济势态的发展淘汰之前,改变自己发展战略的国家。一个中国引领世界发展的时代,也将是中国腾挪巨大国内需求积累,进而显现巨大引力场的时代,尽管会经历十分复杂的阵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