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命名岛屿摆乌龙 证明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日命名岛屿摆乌龙 证明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钓鱼岛


日本当局日前严重无视中方的核心利益,对钓鱼岛周边4座附属岛屿进行了命名。中方虽已向日方提出抗议,但日方仍坚称钓鱼岛为日本“固有领土”。此外,日当局还曲解中方立场,对中方在无争议海域开发油气田提出无端抗议。日本右翼媒体甚至宣称离岛命名“意义重大”,并叫嚣应早日实现钓鱼岛“有人化”以示对抗。有中国专家指出,日本命名钓鱼岛周边岛屿的做法毫无意义,最终将损害中日关系大局。


日本《产经新闻》2月2日撰文称,日本政府决定在年内完成包括钓鱼岛在内39座无人岛的命名工作,这对于确保“日本专属经济区(EEZ)”的权益而言“意义深远”。日政府近日已完成了钓鱼岛赤尾屿和黄尾屿附近4座岛屿的暂命名,但“此举引发了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地区的抗议,认为这是对中方核心利益的公然损害”。


文章称,所谓“核心利益”是指在安保方面毫不退让的国家利益。中方曾就西藏问题、台湾问题以及南海问题言及过“核心利益”字眼,但在钓鱼岛问题上使用该词汇尚属首次。文章认为此举是中方“真心实意瞄准钓鱼岛主权的信号”,日方应当“阻止”,并呼吁日本野田佳彦政权应进一步加强对“日本固有领土”的“实效统治”,有必要尽早实现钓鱼岛的“有人化”。


文章还称,2010年中日撞船事件发生后,曾有日本民主党的“有志之士”提议在钓鱼岛部署自卫队、修建渔业相关设施并部署警戒监视雷达。 但钓鱼岛问题并非修建设施这么简单,除此之外,人员的部署也不可或缺,日政府还应尽快部署“相当数量”的自卫队“驻守”钓鱼岛。与此同时,美日两国在钓鱼岛周边进行军演以及登岛进行“实地考察”等活动,“不失为加强实效支配的有效手段”。


在提及日方就中国开发“天外天”油气田而提出的无端抗议时,《产经新闻》文章称根据各方面的确认,中方很可能“违背中日有关协议”一直在“单方面”开发“天外天”油气田。对此,日本政府认为,“中日双方未就东海划界及共同开发达成共识,不能容忍中方单独开发东海油气田”,因此日外务省向中方提出抗议“理所应当”。


文章最后还称,“日本专属经济区”的面积共有448万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六,不仅渔业资源丰富,而且海底很可能埋藏着大量油气田和稀土等丰富矿产资源。因此,为进一步加强日本海洋权益的保护,希望日本海上保安厅和海上自卫队更加强化今后的“警戒监视”工作。


针对日本政府企图对钓鱼岛附属岛屿命名的行为,《人民日报》刊文明确指出,日本政府的命名行为是明目张胆损害中国核心利益之举。日本应以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为重,以东亚和平稳定为重,不要一意孤行,不要试探中国维护主权的意志和决心。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在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指出,日本右翼媒体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之际释放有损中日关系言论,其目的在于利用极端论调煽动日本政府,激怒中国媒体,最终将损害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日本命名钓鱼岛附属岛屿的做法是一种极其荒唐的行为,无异于“自摆乌龙”。刘江永说,日本当局既然宣称“钓鱼岛为日固有领土”,但作为“固有领土”为何会没有正式命名?钓鱼岛及其周边附属岛屿自古都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它不会因为改名换姓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日本固有领土”。


日本命名钓鱼岛附属岛屿实际上是“弄巧成拙”, 其目的是企图履行国际法中的“先占原则”。但中国早在100多年前就对这些岛屿进行了命名,并先后两次公布于世,日本当局进行重新命名的举动没有任何意义,反而给了中国再次向世人表明坚定立场的机会。刘江永说,钓鱼岛及周边附属岛屿属于无人岛,但无人岛并不是“无主岛”。钓鱼岛既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也不满足日本“先占原则”的企图,因此日本在钓鱼岛的主张以及实际做法上自相矛盾。


此外,围绕日方无端抗议中国在无争议海域开发“天外天”油气田,刘江永指出,中方从未承认日方所谓的“中间线”主张。不仅如此,中国“春晓”和“天外天”等油气田地处所谓“中间线”以西,距离“中间线”还有4-5公里,因而完全不存在损害日方油气资源和利益的情况。在中国开发“春晓”和“天外天”油气田之初,日方并未提出任何异议。但到2004年日方却以“合理开发东海资源”为由,开始允许民间企业前往东海开采石油。


刘江永认为,日方一直将“参与合作开发”与“共同开发”的概念混淆,中日之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协议”。对于日本在东海主权上的纠缠,再联系此前的撞船事件,日本并没有展示出诚意,今后中日合作开发东海油气田的困难依旧很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日本再次挑战中国的利益底线

我国一退再退 一忍再忍

不知道我国还有利益底线吗?

是不是要等到敌人吧我们瓜分了才叫触底了?

是不是非要等到我们敌人吧我们的领土领海占领完了才叫触底了?

人家干了很多,我们只做了一件事:动嘴皮子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