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央电视台《新闻1+1》栏目2012年2月1日播出《苏丹,八年来的三度劫持!》,以下是文字实录:

节目导视:

一家公司中国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的一个公路项目工地,在当地时间28号的上午遭到了反政府武装的袭击。

非洲、苏丹,29名中国工人被劫持,已经4天他们依然下落不明。外交部紧急召见苏丹驻华代表,昨天中国政府工作组已经抵达苏丹。

工作组组长 邱学军:

我们启动了紧急应急机制,紧密地与苏丹政府合作。

2004年、2008年在苏丹两起中国工人遭劫持事件均未完全成功营救,如今29名中国公民安慰举国关注。

中国驻苏丹大使 罗小光:

在确保中国员工安全的情况下,积极营救,希望尽快有好的结果。

聚焦苏丹,聚焦南科尔多凡州,《新闻1+1》今日关注29名中国公民让他们安全回家!

画面主持人:

这起扣留事件发生在昨天,24名中国工人和一名中国籍翻译被当地人扣留。

具体向埃及内政部负责任提出交涉,工作人员马上赶赴现场,现在正在途中。

这时埃方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取保被扣中方人员的安全。

主持人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刚才我们看到的这一个短短的片子是一个让我们悠悠道喜的接近16个小时的时光,因为这16个小时的时光由我们25位中国的公民在埃及被扣留,但是经过了15个多小时的努力涡旋,他们终于安全获释,我们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就在我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在此前更早的在苏丹被扣留劫持的29名中国公民至今生死未卜,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我们赶紧去关注。

解说:

“我女朋友叫李艳,24岁,四川省南充人,是中水电苏丹南科尔多凡州公路项目职工,她在被袭击之前2小时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安全,并说他们在项目部附近的城镇,在马上要回到项目部之后就和她失去了联系,到现在已经快50个小时了,我根本无法获得她的消息,请大家帮帮忙……”

今天这要焦急的微博已经被转发和评论了11000多次,李艳的家人依然在焦急等待,今天中国公司员工在苏丹遭劫持事件已经进入第四天,今天由外交部牵头、国资委派人参加的中国政府工作组一行6人已经抵达苏丹首都喀土穆。今天主营地安全脱险的17人还在恢复中。今天29名被劫持的中国员工仍然没有确切的消息,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安全?劫匪究竟是何目的?一切都还是问号。

画面提示:

2012年1月31日新闻

脱险人员:

出来时第一件事就是给大使馆,还有给我们后方的同志报个平安,我们已经平安出来了。

记者:

给家里打电话了吗?

脱险人员:

给家里面打了。

记者:

(当时)藏在什么地方?

脱险人员1:

芒果园,树林。

解说:

镜头前成功逃脱接受采访的中国工人依然惊魂未定,1月30号脱险的17名中国工人已经撤到了喀土穆,在过去的两天他们经历了惊险而难忘的48小时。

画面提示:

2012年1月29日新闻

画面主持人:

一家中国公司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的一个公路项目的工地,在当地时间28号的上午遭到了反政府武装的袭击,当时该工地当时有大约30名中国工人。

2012年1月29日新闻

画面主持人:

中国外交部和驻苏丹使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外交部领事司司长29号紧急约见了苏丹驻华使馆临时代办。

解说:

1月28日,中国中水电集团公司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一个公路项目工地,突然遭到武装人员袭击,据该公司有关负责任介绍,当时营地外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袭击者闯入营地,惊慌之下大家分头逃散,混乱中29名工人被劫持,其余的中国员工或是躲藏在树林里,或是藏身在集装箱下,最终17人被苏丹政府军解救,还有一人下落不明。

画面提示:

2012年1月30日新闻

画面主持人:

中国驻苏丹大使罗小光30号敦促苏丹方面尽快找到日前在苏丹失踪和遭到反政府武装…

中国驻苏丹大使 罗小光:

截至目前被劫持的这29名中国员工,还没有伤亡的信息。

解说:

就在昨天外交部副部长谢杭生,召见了苏丹驻华使馆临时代办伊萨,提出紧急交涉,希望苏丹能够加大解救力度。事实上,三年之前在苏丹同样发生过中国工人遭劫持事件,2008年10月18号九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工人,在苏丹西南部地区遭到武装分子绑架,九天之后苏丹中部地区的部族首领进入丛林地带,与武装分子谈判,但谈判失败,随后政府军和绑匪发生激烈的交火,最终九名被劫持中国工人有五人被杀害。

白岩松:

中国政府派出了特别的工作组,其实这也并不是第一次,比如说在比较近的时间里,在之前面对利比亚的危机的时候、在面对湄公河事件的时候,我们都派出了政府的特别工作组。那么这一次特别工作组1月31号,也就是当地时间到达了苏丹之后,给我们也产生了更多的期待,同时也可得出三个结论,第一个我们派出的政府工作组,说明中国政府对我们29名被劫持的公民的安慰状况是高度的重视,工作组的到达反映了这种重视。

第二点其实也反映着可能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因为也需要政府的工作组并且是由外交部包括国资委共同构成的这样的,去开展更多涡旋和营救的工作。

第三个,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由于我们的公民现在出国的人数越来越多,每一个所在地的我国的大使馆,它的领事保护工作的人员相对来说其实工作非常的艰辛,也需要投入人力上给予增多的增援。

既然工作组也到了,我们接下来就要连线正在苏丹采访事件的本台的记者杨春,杨春你好。

本台记者 杨春:

岩松你好。

白岩松:

时间稍微一点延时,可能就是此时北京跟苏丹这样的一个距离,不过我想所有人都在关注的是,29名被劫持的中国公民据你了解现在他们的安全状况怎么样?

杨春:

没错,我现在站在这里其实心情非常复杂,因为就在刚才我得到两条消息,首先我要向你报告,向观众报告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们中国员工他们在喀土穆的当地的朋友,无时无刻不在打他们被掠走的29名员工的电话,有几次电话打通了,而且有几次中的一两次电话接通了,反政府武装在电话里说,他们这些被掠走的29名工人有吃的,而且没有伤害他们。我想这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但是对于那些被劫持的中国工人的家属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安慰。

但是,接下来这一条就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我们前两天一直在谈,有一名员工失踪了,实际上他在逃亡的过程中他是中弹了,而且是头部中弹,我们可以想象在那样的一个危急的现场,这样的中弹意味着什么,这是我带来的两条消息。

所以,今天站在这里我还可以说的更多的一些就是,在被掠走的29名中国工人中呢,就在10天前,在欢度我们中国春节的时候,我还跟他们其中的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喝茶,他们还特别欢迎我们去他们的工地看一看,他们在为当地人民造福,那条公路是当地人民渴望了多少年的一条公路,但是就像你刚才所说的,我们这些工人在为当地人造福,但是他们却成了无辜的受害者,岩松这是我得到的一些最新的消息。

白岩松:

其实我要补充一下杨春给我们介绍的事,我们现在在非常担心这29名中国同胞的安危。其实最初的时候在工地上一共有47名中国同胞,现在我们知道已经有17名已经获救,就是转移到了安全的地区,没问题了。另外的一名其实就是刚才杨春给我们介绍的他头部中弹了,我们心里非常难过,但是依然期待奇迹,接下来杨春在你给观众朋友介绍一下你所处的位置到底在哪里的时候,也请告诉我们工作组到达了之后开展了工作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主要要做些什么?

杨春:

我们跟工作组24小时保持热线联系,和中国大使馆和中水电公司都保持着时刻的联系,他们在昨天晚上到达以后,今天早上立刻赶到这些17名脱险的员工的驻地,对他们进行慰问,对他们进行安抚,这17名工人现在状况良好,同时呢,很关键的一点他们今天下午就进入了实际的工作状态,他们在和苏丹的外交部、情报部、国防部进行一个密切的合作,推动这些部门来全力解救这些被掠走的中国工人。

白岩松:

杨春,还有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在这几天的采访当中,相信周围的人也在议论,包括你自己也在思考,究竟背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原因导致这次对中国29名中国工人的劫持呢?当然目前我们只能是几个方面的分析了。

杨春:

或者我们不如说是猜测,我们这两天一直在想到底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在问这个问题,这些中国工人他们所在的项目是在一个南科尔多凡州,实际上是处在努巴山区这样一个位置,努巴山区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区域,是南北苏丹的一个交通要道,同时也是反政府武装很活跃的一个地区,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因为这些反政府武装他们虽然可能有一个大的组织,但是有各自比较松散,到底是哪一股武装掠走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为钱是为了政治的诉求,还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全,我们现在都在分析,也许三者都有可能。

白岩松:

最后一个问题,据你了解,当地不管是从政府还有其他的相关的机构,对帮助我们解救这29名中国同胞的这种配合程度如何,最后可能还加上一个该问不该问的问题,假如说我们的那名同胞不幸遇难的话,最后将如何得到确认?

杨春:

我们在苏丹这么多天,实际上我来过苏丹这已经是第四次了,来到苏丹最常听到的一个名词我们中国人是有一个专有的名词,就是阿拉伯语兄弟的意思,实际上,苏丹人民和中国人民有着很好的,很深厚的友谊,苏丹政府和我们中国政府也有良好的外交关系,所以这件事情的解决我们是不应该怀疑苏丹政府是在全力推进,但是,就像一开始你也说过的那样,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我们始终难以预料,毕竟我们的29名同胞还是在反政府武装手里,他们现在何处甚至我们还不能够最终确定。

白岩松:

不幸遇难,假如我们不期待这样的结果,将如何确认呢?

杨春:

现在我们有关方面,我们的大使馆,我们的工作组,我们的各个中国公司在会同苏丹的武装部队,国防部、情报部、外交部,包括当地的一些部落、部族的首领在全力以赴在寻找这名失踪人员,我们一定要见到他。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杨春给我们带来的报道,特别的要说的是,不是你还是你面前的摄像,我们的同事和我们所有的同胞都要注意安全,谢谢你杨春。

接下来我们不妨先看一个PPT,了解一下发生在苏丹的中国公民这样的一个劫持的事件,这不是第一次。在2008年的时候也有,我们看一下2008年的时候当时导致5人死亡、4人获救,出现的地点是在苏丹的阿卜耶伊,单看这一个屏幕的时候你可能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是接着我们来看,在去年的时候,南苏丹经过公投从苏丹中脱离出去,这是2008年劫持发生的事件,恰恰在这样一个南苏丹和北面苏丹的交界处,而这一次发生的劫持事件也离这种交界线非常非常之近,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的是,我们连线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所长曲星。

曲所长您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曲星:

您好。

白岩松:

我们刚才问了杨春是一种猜测或者是一种分析,您的分析是什么,而且结合了这个2008年到现在围绕的恰恰是一个,就是这个南苏丹跟北面苏丹这样一个连接线,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因导致对我们29名同胞的劫持呢?

曲星:

这个情况非常的复杂,如果说从政治角度来看的话,一般的劫持事件它或者是对通过劫持人质迫使当地的政府在某个政治问题上作出让步,或者是通过劫持人质向被劫持国的政府是在施加压力,那么如果是出于经济目的的话,就是要索取某种赎金等等这些,现在这些情况应该说还不完全的清楚,但是我们注意到劫持中国人质的反政府武装实际上是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它的作为,北方局的发言人公开说我们劫持这些人,并不是针对中国人,我们也不会伤害他,那么我们对中国没有敌意,一旦我们安全了,我们就会释放他们。换句话说,从这句话来进行分析的话,有一种什么样的可能,这种可能是他们在两军交战的过程中,他们担心苏丹政府对他们军事上的打击,所以他把中国人作为人质劫持在自己手里面,这样来阻制苏丹的政府军对它进行打击,因为他知道苏丹政府非常重视跟中国的关系,也非常重视中国在苏丹的投资中国工人的性命,所以出于这样的原因苏丹政府可能就不敢轻易的出手打击他们,所以这种可能性目前看来比较大一些。

白岩松:

在甚至在刚才您谈到的劫持我们的反政府武装还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我们当时是在交战的时候是为了保护中国公民,把他们保护起来,当然这话也只是一听了,那么曲所长您怎么看待跟2008年那次劫持事件相比较这次有哪些异同吗?

曲星:

如果要进行一些比较的话,首先从人数上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2008年那是9人,这次涉及到29人,这个数量相差比较大,第二个这次是劫持者的身份非常明确,很快就搞清楚了,苏人解它不否认这是我干的,但是我是什么什么目的,然后在2008年那次呢,背后这个政治组织情况并不是特别明确,所以这两者我觉得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第三个就是,那次事件实际上最后是一个悲剧的情况告终,实际上有5名中国人质被杀害了,这次情况还在进行,这一点还不太明确。

白岩松:

我们希望当然是一个喜剧的结局了。

曲星:

对。

白岩松:

好,曲教授,一会儿还会有问题要向您请教,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的确随着中国国力的增长,我们出国的国人会越来越多,安全也当然与此相伴了。

解说:

三年时间两起劫持事件,使我们不得不把目光再次聚焦在苏丹一个叫做南科尔多凡州的地方,因为多起袭击劫持中国人事件都发生在此。

在地图上它恰恰处在南苏丹和苏丹的分界线附近,而早在2004年3月26号,同样在这个南科尔多凡州,就曾发生过4名中国石油工人遭劫持并被杀害的事件。

中国社会科学院非洲研究室主任 贺文萍:

主要是这个地方是位于南北苏丹交界的地带,原来就有不同的部族冲突,南苏丹独立以后,由于这个石油的运输费的问题,这个地方的原有的部族问题又被煽动起来。

解说:

在苏丹危险的地方并非只有这个地区,在南科尔多凡州两旁的阿卜耶伊和青尼罗河地区,同处在南苏丹和苏丹分界处,危险系数更高。

贺文萍:

阿卜耶伊这个地方就更加特殊,因为这个地方涉及到南北苏丹划界的问题,因为阿卜耶伊地区是富有石油资源的地区,它的地底下已经有过勘探,石油资源非常丰富,所以北南双方都认为是应该归自己,应该划到自己这边来,所以即使是在独立之前,谈判就没有谈好,这个边界究竟怎么划。

解说:

由于对资源和地界的争夺,使得该地区的武力对抗一直没有停止,而从目前得到的信息看,主导此次劫持事件的负担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也是该地区的局势动荡的直接产物。

此次被劫持的29名中国工人都来自中国水力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在南科尔多凡州他们负责部分苏丹乌姆-阿布公路工程的建设,该集团还同时承担部分苏丹麦洛维大坝土建工程承包合同,该工程在2003年7月已经正式开工,历时5年半建设完成,完成的大坝长度将是三峡大坝的三倍,为世界第一。

今年1月27号,驻中非大使孙海潮在一个记者会上介绍说,“2011年中贸易额已突破1600亿美元,在非投资的中方企业已超过2000家,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伴随着中非贸易的快速增长,在非洲目前已有数万名中国工人参与建设和生活,他们大多承担着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任务,涉及领域包括电力、通信、交通、港口等等,安全是我们对这些中国工人最重要的祝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