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顺以动豫,豫顺以动(长城军团)

前文分析过,人民币是弱币,依靠的是美元资产储备,如果美元贬值就意味着人民币的依托也在缩水,所以说我们攻击美元就可谓两败俱伤。在日元、欧元前景不明的情况下,美国利用军事力量故意制造着局势不稳和推动捆绑美元的石油价格,一再刻意显示美元的避险效果,因此这绿票子仍然是我们摆脱不了的羁绊。

外汇储备没有什么上限的参考值,教科书上的下限参考值是以满足三个月的进口额为宜。但我们从安全角度来考量的话,这个底线就是一旦中美间有个三长两短发生了彻底的对抗,那么手上的美国国债、资产给他们冻了,我们也要冻他在华的资产,只要吃的亏不大。然而美国在华直接投资只有六百多亿,其他是通过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萨摩亚和毛里求斯等等这些自由港和金融机构来投资的,具体数字我这里说不上来,但总比我们手上的美元资产少很多。其实我们也知道,利润和本钱人家早赚走了,冻了他的东西我们也没有什么用,只是账面上不觉得亏心而已。但是美国还能发动其在世界金融中心力量,对我们在西方经济体和西方盟友国家的投资进行制裁,如果是那样就意味着战争到来,世界末日也就不远了。因此,对双方来说搞事实意义上的对立是不可行的。

但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是到时机动动美债了。先说说买美债的初衷:一是美元拿多了烧手,一旦美元自身贬值或中国的外贸环境变化,会造成因为外汇占款而印出的大量人民币产生巨大波动,所以就要用掉这些外汇,这里我们说资源和技术是使用外汇的首选,但因为人家不卖和外汇数量实在太多,所以能承受巨额外汇又容易变现的商品就是美债;同时,买美债还是为了托高美元汇率,降低出口成本;最后,买美债也是支持美国“圆圈套圆圈”印钱游戏能够继续,这是向美国示好的表现。

好了,现在再说动美债的目的:一来,如果人民币自己都这么完全依赖美元强势,那就永远摆脱不了美元走不出自己的价值;二来,我们要清楚意识到,美国人是不会还这笔债的,与其只是贪那点利息,不如减低被先发制人时给冻结资产的风险;第三,既然人民币已经升值了,那么当时为了托高美元汇率而买的美债也就失去继续大量持有的意义;还有就是,没有了国债的买家,美国在中国周围甚至世界上搞破坏的力量将大大降低,因为这都需要靠强行借来的钱支持。现在美元在借着强势攻击欧元、伊朗和俄罗斯,继续买美债等于资助潜在威胁。

所以,当骡加灰在乱喷,中国在世界各地大做买卖令他的主子怀疑中国的居心,同时仍然嫌人民币汇率太低(他当自己还是商务部长,又一再暴露他的白心);盖特纳在达沃斯论坛也是拿汇率说事,这个财政部长除了一天到晚只懂得叫人民币升值,就没别的本事救美国经济了。人民币汇率再升就可能是高估了,如果我们不想去点破华尔街才是金融危机的真凶,相反还要在汇率上继续吃哑巴亏的话,那就先扔美债吧。如果他们说人民币低估了,那我们就砸他美元的盘,让美元被更加“高估”。抛一千亿美债他们顶得住,两千亿应该会痛了,我觉得第一次至少扔够三千亿,这才是敢打金融战的决心。我们手上的美国资产大部分是有毒的,因为投资不到做实业的公司,美国政府只允许中国投去投行、对冲基金等金融机构和金融衍生品,而实际上是华尔街大鳄圈完钱以后再实现巨亏破产来转移风险的空壳子,这些资产首先就该清除。而美元的不稳将影响美国经济的复苏,要让对方感受下金融战对经济造成的动荡。

那么,我们套现的资金怎么办,除了现成的资源和技术,请把目光放长远,资金是要陆续用在战略规划上,比如经略非洲。可以通过建立援助非洲的粮食,购买耕地投资农业,逐渐发展成海外基地;援助非洲国家教育,这是关重要的一步,能不能成为可靠朋友的,就看他的小学教科书;在树立中国形象的同时培养价值观,我们不是要附庸,但一定要伙伴。

有的朋友会问,去年十月欧债危机的时候,我在帖里说缓解欧元压力的手段之一是我们扔美债,但他们不值得我们去这样做,比如前面说的砸美元,实际上同时就造成中国自己外汇储备的大幅缩水。但现在不一样了,美国围着中国周围由东至南再向西搞了一连串的动作,明指着中国舞剑。前文有对其大中东战略的分析,所以当伊朗和叙利亚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可以断定美国已经是在对我们施以重压,他们的手段还很多,在金融和国际压力上,甚至通过间接制造地区冲突进行武力威胁,由于美国人认为中国不敢先承受中美对立的后果,于是他们选择了进逼,而我们就需要在美国做出误判前做出动作制止。摆脱这种“被动先行”的局面,就要在经济、外交和安全领域以不见血的形式直接进行冲撞!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信息,在2009年3月,美国国防部和华尔街人士参与,模拟了一次货币战争,过程收录在james.rickards的书《Currency Wars》,模拟的对决时间就是今年2012,目标:中国。我们在暗叹美国政策思维超前之余,还想知道的是我们的金融战线是否也做好了战争的准备。如果我们如期等到了今天还在无所作为,那就意味着被消灭。这一次金融战如果败了,那中国的经济将成为附庸,如果胜了,将开启一个新时代。

这个机遇就是看中国能否抵挡住欧美资本主义势力转嫁危机。先看欧洲那边,德、法两国在一点点地磨蹭,希望在达到自己政治目的的情况下,通过一次次的乐观“决议”减缓危机对欧元的信心冲击。然而标普和惠誉却是刀刀见血,使劲往死里唱衰欧洲国家的主权信用状况。由于主权信用降级,法国和奥地利将不能提供三A的信用,稳定基金也就丧失了约一千四百亿的融资能力。而欧洲国家拖拉到今日,从去年到现在欧洲稳定基金化缘来的钱已经用了大半,二月开始将有人顶不住了。这是釜底抽薪,华尔街的代言人盖特纳更是不停催促欧洲赶紧宽松,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加速把欧洲引向赖帐。希腊这次如果和债权人谈妥就等于赖了一千二百亿。接着就是隐性赖帐,那就是宽松政策,利用大量印钱和通过杠杆增加流动性,稀释债务。华尔街的手段还有,比如巴塞尔协议III,要求金融机构一定要保持资本充足率的,那么当西方世界又再次流动性不足的时候,QE3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拯救世界了。

不要以为评级机构很有正义感,当初金融危机前唱好冰岛财政、两房和参与次贷的投行、保险公司,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华尔街的目的。前几篇文章介绍过美国的几个方案,这里重新赘述一下。

欧洲正面临经济危机,随着生产成本增加,总有技术和产业需要转移。美国最希望的是欧洲用资本主义最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就是转移利益以后让银行的空壳子破产来赖账,将损失转嫁到新兴国家,而欧元信用大失,从此不能和美元竞争,而华尔街就借机并购欧洲破产的银行和产业,同时为拯救欧洲和美国要增加流动性发动QE3,而中国因为热钱的回马枪而加快国际化,开放资本市场,于是金融系统被华尔街控制。如果这个战略成功的话,美国就可以控制欧洲的产业,由美国来决定什么技术和产业进入中国,再通过资本市场控制中国的产业升级。

但欧洲出乎意料地顶到了现在,同时俄罗斯普京又有机会上台,这更是美国意料之外,因此有了另一个方案,因为华尔街和欧洲的金融势力一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清楚,欧洲有些政治家仍抱有希望能有个独立于美国金融势力之外的欧元。德国和法国在尽力使欧元不要落到日元一样的下场,因此欧洲国家在努力减少违约的冲击,实在不行或许考虑让那几个危机国家在尽量承担赖帐责任以后,由德国等北欧国家买单,又或者由他们破产然后被踢出欧元区,不过那样核心国家组成的货币汇率将大幅提高。最终要被迫转移生产基地。如果华尔街不能按计划控制欧洲的产业和技术转移,那不如直接就先控制中国的金融,通过金融控股进入中国的产业。如果中国妥协,那么欧洲最终倒下后的技术和产业进入的,是已经被华尔街通过金融控制的中国。现在美国的首要目标已经明确地转向了中国,也就是必须在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上踩油门,具体表现就是和日本一起支持人民币国际化。

听我的口气,人民币快速的国际化似乎是个大套子。没错,真的是个大套子。正如没有人强迫日本、没有人强迫欧洲一样,这条路是我们自愿去走的。中国一直在走日本走过的路。广场协议,不是我们以为的日本是被美国用枪顶着脑袋签的不平等条约,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因为有巨大的利益诱惑,和我们现在面临的一样。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日本的产业很发达,技术先进,大有在经济上击败美国的趋势。然而在美国的利诱下扩大内需,具体的做法就是增发货币,但这就导致了通货膨胀和贬值。同时由于对美国贸易顺差造成对美元的汇率压力,于是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进行日元国际化。把超发的货币压力推到世界去,既然汇率要提高,那我就提高了买你美元,这样可以取得大量的外汇储备又可以买更多的东西——这是不是个很诱惑的好办法?结果日本一开始的确是这样,你看他们差不多把整个美国都想买下了,在欧洲人眼里日本人个个都是爆发户(不像现在咱们买啥买不到,美国没强迫日本),于是日本人就不需要去搞实业了,躺床上就能赚钱,股票和房市只升不跌;他们的大企业就把设备、生产基地转移到中国、东南亚这些地方,降低生产成本,这样又赚了不少钱。但是,当他们的产业转移以后,东南亚和中国就开始有了自己的产业,日本的经济就开始空心、泡沫。后面的事大家知道了,就是被刺破了泡沫,而他们的海外资产随着亚洲金融危机,被消灭了东南亚的生产基地,这些产业因为负债被IMF和世界银行瓜分,而有大量劳动力的中国抢占了日本的生产市场。这就是日本失去二十年的现状。日本由于被迫转型在中国种大的树,果子被美国摘了,现在代替日本卖商品给美国的是中国。

再看看前面的现象,中国现在走的是日本的路子,要扩大内需了,要发债了、要国际化了、汇率要升了......美国就想逼我们帮他们再种其他的树,让中国在一轮狂喜之后再象日本一样货币国际化,就意味着美国的资金可以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如果我们象他们那样使劲印钱,结果就当年的日本和现在的欧洲一样,他把你多印的事一抖出来,其他国家就不敢要人民币了,那多印的钱就会涌回中国,然后大幅贬值。国际债务无法清偿,看看希腊。国际化了,所有资本市场限制都成泡影,只要你进了华尔街的大圈子里,按他们的规则办,那就完蛋了。

华尔街的金融势力控制了世界的各主要金融中心,而欧洲、日本再怎么怨恨美元,可谁都想能够站在胜利者一边。中国的金融市场是在华尔街金融大户的支持和建议下、学着人家建立的;金融精英们是在西方国家大学里培训的,我们的底细人家了如指掌。如果中国完全开放资本市场搞人民币国际化,那点的金融力量一旦进入国际市场这个汪洋里面,就如同石沉大海。所以现在我们的金融体系一开放就死,现在真正要做的是稳固国力,利用经济力量的影响在周边国家的市场做大,经略非洲、联系中亚,和欧洲、日本金融势力利益互换,加强区域国际化,让世界金融力量接受中国的国力和人民币的稳定可靠,那个时候中国再考虑挑战美元地位吧。

这次危机,日元在支持美元的同时汇率升值升得几乎疯狂,再次崩溃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而美元和日元的升值,将会使国际资本再次寻找避风港,如果我们能防止汇率和工资的过分上涨,顶住这次危机的压力,中国有可能获得下一个机遇期,或者说是兴奋期——迎接技术转型。因为,这些到处寻找市场的国际资本和产业技术正是我们需要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资本是逐利的。金融寡头们甚至不惜支持战争来达到对市场的占有。讲到这又要提提犹太人的红盾家族(洛希尔、罗斯切尔德)。18世纪初在英国开始发迹的金融世家,当时几乎控制了欧洲主要国家的金融和财政,而英国的其他贵族如梅隆、洛克菲勒、摩根、杜邦家族被迫开拓美国这个新市场。在红盾家族发起南北内战争夺美国金融势力的时候,这些工业家族支持了德国的容克集团崛起,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爆发,结果就是红盾家族全胜,犹太人成了华尔街的主要势力。然而就在红盾家族以为收编了工业集团的时候,这些WASP的前身代表的华尔街势力却在德国找到了代言人,大量的资金和先进技术让德国工业兴旺发达。当羽翼丰满的德国工业机器爆发的时候,他们开始在欧洲大地倾轧犹太人势力,二次大战,除了人命,资金损失最大的就是犹太人,甚至连罗家在澳洲加拿大的家业都被WASP们吞并。而德国的工业和科技却完全保留了下来,二战战火中的孤岛瑞士,掩护了容克集团在犹太人手里掠夺来的大量财富。

再看看中国,从建立轻工业生产,到贸易、金融体系,这里都有着高盛等华尔街寡头的影子。但以能源、高端工业为主的WASP那头的势力涉足并不深,他们的基础仍然在北欧、德国。这里,大家有没看出点什么?

再说我们的发展国力,那就要产业升级。那么就有了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思路。转移是对的,问题是转什么过去。现在我们只考虑要怎样倒逼企业转型,有没考虑同样被逼的工人?东南沿海有的城市已经在出台政策想把民营资本赶到中西部,对于企业来说生存压力被认为加大。对于依靠出口的中国经济,这是在砍自己胳膊。为什么要倒逼?除了经济损失还会造成巨大的社会隐患。低利润的低端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巨大的搬迁成本怎么办,那里哪有东南沿海这样成熟的生产环境、交通、配套和熟练工人?低端如裤子,鞋帽,家电等产业大部分直接作为消费品销售,没有深加工的必要,都需要方便运输的口岸。因此不需要在地区阶梯式升级。中端产业是指以电子元器件生产、冶金、二次加工、化工;高端产业指大型集成软件、电子核心技术、生物科技术产业、精细机电产业、特种材料产业、知识产权等。这里我们看到尤其是高端产业以高利润低等特点尤其适宜转移到中西部地区,而且在纵深发展高中端产业在安全上也是有利的。

因此,我们需要的是在中西部创造公平的生产环境,可以借此机会整顿政府机构,开放人才的使用,有利解决高素质人才就业,提拔管理人才进行职位调动。对在新区发展和居留的企业和人员有较高的社会福利,在住房、医疗、以及教育予以优惠政策。重要的是,在欧美地区因为经济危机造成大量失业、就业困难的情况下,有利于吸引外国人才,尤其是技术人才。

我们看到2011年的经济增长还是令人满意的,但认真看就会发现这些增长并不是来自民企。民企的作用其实主要是解决就业。国企才是经济支柱,代表宏观6划的力量。它们有垄断、集中资源的优势,因为有政策扶持,所以国企应该到开发的一线,开拓环境、发展新的支柱产业,然后喝头啖汤,以成功的典型带领民企进入市场,而不是在成熟的市场是和民间资本争夺资源,搞不对称竞争。

根据上面的观点,对于欧洲的情况我的建议就是不去救他们,坚决等他们来求。在此之前德国需要趁着危机逼其他国家签卖身契;美国担心削弱在IMF的话语权,所以他们都不赞成让中国等新兴国家去救。我们需要的是通过购资源和汇率上给美国施压,然后就是坐等欧洲最终自己搞好节流,肯来和中国的合作开源再说。欧洲的资产现在还是贵,要等大甩卖的那天。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停止冒进,不要落到欧美的金融圈套里面,被他们割肉,转移了危机。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作为金融大鳄,他们肯定会将坏账损失向下家转移,然后通过滥发货币弥补亏损,再通过国际货币的优势,利用WTO的规则用超发的白条购买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和资源,比如稀土。在WTO我们的上诉被驳回。对策不难决,就是提高生产门槛,设定高标准的环保要求。先停产,检查不达标的立即结业,然后一张大定单吃掉所有产能作为国家储备。私自开采和走私的施以重典。其实这些手段真的不难,但为什么没有人去做?!因为有人受了利益在开后门,稀土通过走私或者在一些省份绕着圈子卖了出去。

这其实很正常,菲律宾的国防部长有公司利益在南海开发油田,菲酋长阿鸡糯受了美国的好处,于是制造安全问题让美国在菲继续扎根,顺便报复了赶走美军的前总统阿罗约。所以,之前中国给菲国好处纯粹是在浪费,要扔钱就应该直接给菲酋长行贿。

美国在困瘦伊朗的同时,还把伊朗变成了新的油价控制器。这样,美国就用石油价格影响亚洲和欧洲;(前段时间油价78美元的时候我就极力建议买进石油)寡头们在金融市场上将大赚差价;同时,民主党的页岩气“绿”计划可以利用推高油价进行推广,压制共和党的能源集团的“黑”石油计划,可谓一石多鸟。伊朗可以直接停供欧洲,甚至制造石油危机推高油价。欧洲有的国家在利比亚战争时期只好向伊朗买了不少贵油,但因为含硫高不好用,如今利比亚产量开始恢复了,现在就想借个机会违约,指望回头再按低价格要回点好货。不过这算盘不一定打得响。但只有伊朗在,沙特的石油优惠才会继续存在,为此,中国有必要做调停人。顺便提一下,美国帮沙特等国增加的石油收入,相信很快又会换成美国国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