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笑:打工男被欠工资从南宁骑自行车回重庆过年!

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詹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凯兴骑自行车从广西回四川过年。 警方供图



“王凯兴说,只要能在大年前回家也算是过年了,所以他一直在为此努力赶路。”陈江说,为了能让王凯兴尽早回家,十大队的执法人员为王凯兴联系到一辆 返空赶回乐至去装客的客车,送他上车。因为王凯兴的家离乐至还有近20公里的路程,执法队员又给足了他坐客车的车票钱,将王凯兴送上了客车。


“我一定安全将他送到家。”在司机的承诺中,载着王凯兴的客车缓缓驶离沙坪坝主线收费站。王凯兴的回家梦想,终于能够提前实现。


“非机动车和行人进入高速公路,是严重影响交通安全的行为。”相关负责人说,虽然现在提倡人性执法,并未对王凯兴进行处罚。但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王凯兴类似情况的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行人将担负相应的责任,自身权益将得不到保障。


高速公路执法总队一支队十大队的执法队员陈江说,1月31日下午,他和队友正开着巡逻车在高速公路上巡逻。


下午4点多钟,在渝遂高速璧山段突然看到了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正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高速公路上艰难行进。


尽管1月31日,主城是难得的一个晴天,艳阳高照,但是渝遂高速公路局部路段飘着小雨。


“我们当时看到,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天气非常寒冷,但王凯兴身上的衣服并不厚实,裤子和运动鞋上沾满了泥浆。”高速公路执法总队一支队十大队的执法队员陈江说,“拦下王凯兴时,可能是因为一直骑车的缘故,他显得还不太冷,就是满脸的疲惫。”


陈江说,他和队友发现,王凯兴走路有些困难。王凯兴告诉他们,长时间骑行,已将他的双脚打起了泡。


担心王凯兴出意外,陈江和队友立即将王凯兴接回了G93沙坪坝主线收费站。


你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为啥在高速公路上骑车?


陈江说,面对执法人员的提问,王凯兴的警惕性非常高,一直都不太愿多说话。


直到后来执法人员递上面包、送上泡面,多次沟通交流后,缓过劲来的王凯兴才慢慢放下戒心,讲起自己过去10多天的经历。


王凯兴介绍自己是四川乐至人,在广西打工半年多。快过年了,本想着领取工资后,可回家过一个快乐年。没想到,春节前夕,老板竟欠下三个多月的工资跑了。


因为一直没领工资,王凯兴手上所剩的钱已不多,车票又非常难买。


想到家里盼着自己回去的老父亲,王凯兴一咬牙,买了一辆便宜的自行车,在查询了相关的路线之后,他果断地带上干粮,踏上了骑自行车返家的行程,而此时他身上的现金也就只有一百多元了。


1月13日(旧历的腊月二十)上午王凯兴离开广西南宁,一路上他根据出发前了解的大致路线,边问边走。


为省钱,王凯兴不敢进餐馆也不敢进旅店。饿了就吃随身携带的干粮,喝自来水。干粮吃完了,就到农民家讨点饭吃,或在路边地里找点吃的。路上能多骑一段是一段,实在是困了,就在桥洞或人家的屋檐下打个盹,再继续赶路。


年三十的时候,王凯兴也是在路途中度过的。


一路上,王凯兴为了能积攒点钱,还顺道捡些纸板、玻璃瓶,在路过场镇时再卖出去。


“路上他总共也没卖几块钱。”陈江说,王凯兴算了算,也就得了10多元钱。


就这样,10多天后,王凯兴终于骑车进入了重庆境内。王凯兴一直没怎么“歇气”的自行车,也终于“罢工”。


在重庆境内的一个小场镇上,王凯兴以10块钱的超低价格,在别人手中买了辆破旧的自行车,继续往家赶路。


陈江说,待执法人员将王凯兴拦下时,王凯兴已有一天多没吃东西了。


他的全部家当,只有一身衣物、几块零钱、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和篮筐里的一些打算卖钱的小零碎。


“王凯兴应该是从綦江进入的重庆。”陈江说,从广西南宁至重庆一共1100多公里的路程,骑自行车一路行来,相当不容易。“像王凯兴这样骑自行车,从广西回来的还很少见。”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詹遥

本文内容于 2012/2/2 15:55:43 被绑架大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