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小日本的笑话一堆

[ 一碗大便 ]


一天,一个自恃认得几个汉字的小鬼子,在大街上溜达饿了,就开始找饭馆。

它到了一家小面馆门口,看见门口的水牌上写着的大字:牛肉面、大排面、便饭。

它想尝尝,就走了进去。

忙碌的服务生赶了过来,问:“先生,您吃碗什么面?”

“我吃……”说着,小鬼子想炫耀一下他认得汉字,就扭头看了看水牌上竖着写的字,横着念道:“我吃一碗‘牛’‘大’‘便’……”

要“大便”吃的声音还挺大,一字一顿地。

于是,饭馆里的食客全部以惊异的看着小鬼子,小声地议论:“这畜生,真猛啊!”





[ 想蒙谁啊 ]


一个鬼子到北京来学习中文,很刻苦。

十几年以後,他不但会说普通话,还会说粤语和客家话,而且一点鬼子的腔调都没有。

“这下应该没有人再把我当鬼子了吧……”他心想。

有一天他到天津的一个小渔港去旅行,看到了一位捕虾的老伯。

于是他心血来潮,满怀信心地用普通话向这位老伯打招呼:「老伯!你知道我是哪里人么?」

老伯答:“你的口音听不太出来……”

这个鬼子很高兴,心想:“想不到我的汉语己经进步到如此地步了,勘称炉火纯青啊……”

这时老伯大量了他一眼,说:“如果你能把偶抓到的虾数清楚,偶就有能知道你是哪里人。”

这个鬼子就以相当标准的发音开始数:“一,二,三,……五十……一百……二百……”

数了一个多小时,他得意地回答:“九千七百八十七只虾!老伯,我看你绝猜不到我是哪里人吧!!」

老伯笑着说:“知道啦!你一定是日本人啦!哈哈哈……”

鬼子非常惊讶,但仍旧用发音标准的普通话问老伯:“你……你……为什么知道呢?”

老伯答道:“啊,这个简单,中国人问鱼虾都是问斤两的,没有你们这么蠢的啦!”





[ 让你乱打 ]


某天,有个在中国上班的鬼子到乡下去猎野鸭。

当他好不容易射到一只野鸭时,野鸭掉到某个农夫的院子里。

鬼子爬过篱笆要捡猎物。

但目睹一切的农夫晃着猎枪大声地说:“看看这里,不准在中国乱打猎。”

鬼子回答说:“鸭子是我射到的,所以鸭子应该是我的。我愿意!”

农夫说:“它飞在中国,被你打死了还是落在中国。你跟我去村里,交罚款去!”

他们一直争论着鸭子的问题。

过了一会,鬼子说:“我们应该以传统的方法来决定。用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决定!”

农夫很看不起什么武士道,就轻蔑地问:“什么是武士道的方法呢?”

鬼子解释道:“首先,我踢你的屁股。然后你再踢我的屁股,像这样互相对踢直到一方放弃。赢的就可以得到鸭子。”

农夫想了想,同意了这项竞赛。但农夫要求自己先踢,以便显示公平。心里想着为六十多年前遇害的乡亲们报仇,但他心里更清楚,现在还不能杀鬼子。

然后,中国农夫把腿往后伸开,拼尽全力照着鬼子的屁股就是一脚。痛不欲生的鬼子倒地呻吟哀嚎,满地打滚。

足足十分钟之后,他试着爬了起来,咬着牙沙哑地说:“现在轮到我了。”

中国农夫说:“喔,不用了,这鸭子是你的了,你可以滚回去了。”





[ 鬼子加塞 ]


一个鬼子匆匆走进肉店,趾高气扬地对中国营业员喊道:“喂!给我切一百元的牛肉!喂狗!”

然后,他转身向一名按照顺序排队的女孩,挤眉弄眼地说:“喂,支那女人!你不介意我先买吧!”

那女孩冷冷地回答:“当然不会,你都饿成这个熊样子了。让你买,省得你传狂犬病。”





[ 轻松反击 ]


话说倭国古代,一直以将通晓中国文化、历史为荣耀。但,甲午战争后,战胜中国的鬼子开始有胆量蔑视中国人了。

一天,在东京的一所大学里,做工的鬼子工人吃着便当,看到一位路过的中国留学生。

鬼子故意大声问:“你们是否知道一个叫毕升的中国人?”

鬼子故意大声答:“不知道。中国很快就没有了。就是日本的毕升了!”

中国留学生生气的看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知道武大郎么?”

鬼子答:“不知道。”

中国留学生说道:“你们这些混蛋东西!听好了!你们只配有这样的祖先!”





[ 死硬到底 ]


鬼子设计了一部万能电脑,公开到中国炫耀,举办展览。一位中国程序员前往参观。

鬼子得意地对他说:“你可以提出任何问题,这部电脑都将会给你正确答案!”

于是程序员写下问题:“我姐夫正在外地干什么?”

鬼子将这句话输入,一会儿答案便出来了:“你姐夫在海边钓鱼!”

“胡说八道!”程序员说:“我姐夫去世已经十年了!”

鬼子铁嘴钢牙坚持说:“我们日本人的电脑是不会出错的!是你问的方式不对!”

于是程序员再问:“我姐姐的丈夫在那里?”

电脑回答说:“他去世十年了,但你姐夫在海边钓鱼。”

程序员大骂:“你们这些日本混蛋!我姐姐也去世十年了!怎么又给她编排了再嫁!?”说罢转身就走,边走边向周围的参观者大声说着情况。

这时,鬼子赶忙又在键盘上一通狂敲,然后向着程序员的背影追了过去,说道:“先生,请留步。电脑说了——他们都死了,现在正在是在阴间钓鱼。”

程序员回手就扇了鬼子一个大嘴巴,怒道:“我就知道日本人又在这里骗人了。我根本就没有姐姐!”





[ 小犬跳楼 ]


话说中国攻克东京后,中国右翼的人高喊报仇,“小犬蠢一螂”等人日日遭到追杀。

“一螂”等人心想:与其被中国人杀死,不如自己跳楼。

那天,把心一横,集体跳楼了。虽然都摔得口歪眼斜、七窍流血,但全自杀未遂。

结果却被倭奴自治区组织的土著警察抓了起来,被起诉,判刑。

罪名是:“随意乱丢垃圾。”


[ 野蛮民族 ]


话说倭族又生吃人肉的习惯。在各处网站上,都能找到倭奴生吃人肉的证据。

一日,携全家的杂种旅游,一路上讲述这生吃人肉,说他没有吃过欧洲人。

用餐时间,空姐询问:“先生,您的午餐吃什么?牛排?”

倭奴摇头。

空姐再问:“鸡排好吗?”

倭奴仍摇头。

空姐说:“先生, 您究竟吃什么?”

倭奴说:“拿旅客名单给我看。”

很快,他全家都被乱刀砍死了。





[ 口伐代戮 ]


话说倭奴留学生在中国嚣张得很。中国学生当然看不惯。但是暴打倭奴,是中国学校最害怕的,就好像打了校长的爸爸。所以,想打的人多,公开下手的次数少。

于是,一位中国学生对鬼子学生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非常精彩。”

鬼子忙问:“什么样的梦?说来听听。”

中国学生:“梦里你是男主角哦!”

鬼子大喜:“真的?我是不是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

中国学生:“不!我梦到你手拿着菜刀,气喘吁吁的追着一只猪。”

鬼子纳闷:“我在追一只猪?”

中国学生:“是啊!你跑得汗流浃背的,结果,那只猪跑到了一条死巷子里。”

鬼子疑惑:“然後呢?”

中国学生:“你高兴的逼近它,那只猪突然跪地求饶,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戮力同心 ]


有一个倭奴在中国开公司、当老板,发财了就摆阔,用结结巴巴的汉语对中国员工说,要租城市里最贵的房子。

中国员工心想,得好好整治整治他。于是,让他花了大价钱租了火葬场旁边的一栋廉价的房子。倭奴怕忘了地址,就让员工写下了下来。

员工在纸条上写道:“火葬场旁边,某某别墅区。”

一天,倭奴在黑咕隆咚的地方迷路了。就拿出了纸条,结结巴巴地问路人。

路人听出来他是倭奴,又看了纸条。

于是路人说道:“你先在路中央站一会,自然有人会送你去。”





[ 希罕玩意 ]


有一天,天堂来了一个中国人和一个倭奴。

天使就问了国籍后,让一个中国人住了普通房,粗茶淡饭。却让倭奴住了套间,锦衣玉食。

过几天后,天堂里的所有中国人一起抗议。

天使耐心地解释说:这几千年来,天堂里挤满了中国人。到了今天才来了一位能上天堂的倭奴,我不好好招待这玩意,我招待谁?”

中国人无话可说。





[ 大神保佑 ]


一个鬼子的儿子要去服兵役,依照习俗,要先去庙里拜祭一番,求神保佑。

他父亲嫌城市的庙人太挤,坚持要找乡下偏僻的小庙去拜,而且振振有词地说:“拜城市里的神灵的人太多,记不住。由于拜乡下神的人少,他会记得清楚我们拜过他,并因而会特别照顾我们儿子的。”

于是,他们跑到了琉球。

结果,儿子被分发到琉球去。消息传来,他父亲惊呼道:“糟糕,拜错了!琉球正闹独立呢!”





[ 难道真的 ]


一个日本演员来中国演出,是个特技表演者,表演的项目是杂耍丢钢刀。

三只……四只……五只钢刀抛来抛去。

有天晚上他表演完了,便带着刀要先独自回旅店去,在半路遇到临检。

警察:“你怎么随车带着凶器?”

演员:“我是表演特技的, 这是我的道具啊。”

警察:“我不相信, 你试给我看看.”

日本演员便在路边表演起丢钢刀……

这时,后面被拦下来的车里有人说:“喔?……现在警察也敢对日本人严格了啊!好!这才叫‘国民待遇’。少扯什么‘外办’的闲淡。”





[ 原来论只 ]


两个刚到中国的倭奴,虽然不太懂汉语,但是还要摆出一副牛×哄哄的样子,瞧不起中国人。

一天,他们逛街累了,想看电影,又不知道中国买票的习惯,就站在旁边偷偷看着。

这时来了一对年轻的情侣,女孩说要买四只冰淇淋带进去,男孩一边掏钱包一边对女孩伸出两只手指比划着,说:“两只”。然后付了两张票款,售票员给了票,谁也没说话。

两个倭奴腆起脸,大摇大摆地靠近了售票窗口,学着男孩的样子伸出两只手指,大声说:“日本人,两只!”





[ 谁的孩子 ]


一个母倭奴挺着大肚子上电梯,用生硬的汉语对前面的男子说:“你!躲开!没看见我怀孕了!”

男子刚想让路,突然意识到是只倭奴,就转过头,冷笑着说:“难道孩子是我的!”





[ 真是畜生 ]


倭奴国经济低弥,各公司大量裁员、惨淡经营。

一日,倭奴国政府招收特工,通知应聘者带亲生父亲前来。

应聘者进来后坐下...“你爱你的父亲吗?”主考官问。

“是的,长官。”

“你爱你的国家吗?”主考官问。

“是的,长官。”

“哪一个是你的最爱?”主考官问。

“……”

“好,你现在有50%被录用的机会。我们将带你的父亲到这里,你拿这把枪到隔壁房去杀了他。” 主考官道。

主考官给他一把左轮枪,要他去解决他的父亲。

这倭奴进去房间后没多久便弄出6声枪响,接着又传出压碎东西的声音,持续数分钟。

此倭奴带着松垮的领带走出房间,他将手枪放在桌上。

主考官看着他并问:“发生什么事?”

他说:“你给我的枪都装着空包弹,我只好勒死他。”




[ 哪里哪里 ]


一天,有一个倭奴因为脚很痒,所以到药店去买药。

药商:“你要买什么药?”

倭奴的脚又痒起来了!情急之下就说:“脚痒!脚痒!”

药商听成:“久仰!久仰!”就很客气地说:“哪里!哪里!”

倭奴就比着脚说:“这里!这里!”





[ 乱吹牛× ]


三只中国蚯蚓聚在高台上,一起聊天说着玩些什么。一只日本蚯蚓插了进来,非要说自己比中国蚯蚓强。没人理它。

中国蚯蚓甲说:“看我把自己切成两半,就可以玩猜拳了……”

中国蚯蚓乙说:“那有什麽!我把自己切成四段,就围成一桌麻将了……”

中国蚯蚓丙说:“唉,你们真逊!我把自己切成六段,玩三打三‘大跃进’如何啊!”

说着,发现日本蚯蚓不见了。

大家一起找。

突然,乙说:“它也把自己切两半..只不过是切直的…

[ 一碗大便 ]


一天,一个自恃认得几个汉字的小鬼子,在大街上溜达饿了,就开始找饭馆。

它到了一家小面馆门口,看见门口的水牌上写着的大字:牛肉面、大排面、便饭。

它想尝尝,就走了进去。

忙碌的服务生赶了过来,问:“先生,您吃碗什么面?”

“我吃……”说着,小鬼子想炫耀一下他认得汉字,就扭头看了看水牌上竖着写的字,横着念道:“我吃一碗‘牛’‘大’‘便’……”

要“大便”吃的声音还挺大,一字一顿地。

于是,饭馆里的食客全部以惊异的看着小鬼子,小声地议论:“这畜生,真猛啊!”





[ 想蒙谁啊 ]


一个鬼子到北京来学习中文,很刻苦。

十几年以後,他不但会说普通话,还会说粤语和客家话,而且一点鬼子的腔调都没有。

“这下应该没有人再把我当鬼子了吧……”他心想。

有一天他到天津的一个小渔港去旅行,看到了一位捕虾的老伯。

于是他心血来潮,满怀信心地用普通话向这位老伯打招呼:「老伯!你知道我是哪里人么?」

老伯答:“你的口音听不太出来……”

这个鬼子很高兴,心想:“想不到我的汉语己经进步到如此地步了,勘称炉火纯青啊……”

这时老伯大量了他一眼,说:“如果你能把偶抓到的虾数清楚,偶就有能知道你是哪里人。”

这个鬼子就以相当标准的发音开始数:“一,二,三,……五十……一百……二百……”

数了一个多小时,他得意地回答:“九千七百八十七只虾!老伯,我看你绝猜不到我是哪里人吧!!」

老伯笑着说:“知道啦!你一定是日本人啦!哈哈哈……”

鬼子非常惊讶,但仍旧用发音标准的普通话问老伯:“你……你……为什么知道呢?”

老伯答道:“啊,这个简单,中国人问鱼虾都是问斤两的,没有你们这么蠢的啦!”





[ 让你乱打 ]


某天,有个在中国上班的鬼子到乡下去猎野鸭。

当他好不容易射到一只野鸭时,野鸭掉到某个农夫的院子里。

鬼子爬过篱笆要捡猎物。

但目睹一切的农夫晃着猎枪大声地说:“看看这里,不准在中国乱打猎。”

鬼子回答说:“鸭子是我射到的,所以鸭子应该是我的。我愿意!”

农夫说:“它飞在中国,被你打死了还是落在中国。你跟我去村里,交罚款去!”

他们一直争论着鸭子的问题。

过了一会,鬼子说:“我们应该以传统的方法来决定。用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决定!”

农夫很看不起什么武士道,就轻蔑地问:“什么是武士道的方法呢?”

鬼子解释道:“首先,我踢你的屁股。然后你再踢我的屁股,像这样互相对踢直到一方放弃。赢的就可以得到鸭子。”

农夫想了想,同意了这项竞赛。但农夫要求自己先踢,以便显示公平。心里想着为六十多年前遇害的乡亲们报仇,但他心里更清楚,现在还不能杀鬼子。

然后,中国农夫把腿往后伸开,拼尽全力照着鬼子的屁股就是一脚。痛不欲生的鬼子倒地呻吟哀嚎,满地打滚。

足足十分钟之后,他试着爬了起来,咬着牙沙哑地说:“现在轮到我了。”

中国农夫说:“喔,不用了,这鸭子是你的了,你可以滚回去了。”





[ 鬼子加塞 ]


一个鬼子匆匆走进肉店,趾高气扬地对中国营业员喊道:“喂!给我切一百元的牛肉!喂狗!”

然后,他转身向一名按照顺序排队的女孩,挤眉弄眼地说:“喂,支那女人!你不介意我先买吧!”

那女孩冷冷地回答:“当然不会,你都饿成这个熊样子了。让你买,省得你传狂犬病。”





[ 轻松反击 ]


话说倭国古代,一直以将通晓中国文化、历史为荣耀。但,甲午战争后,战胜中国的鬼子开始有胆量蔑视中国人了。

一天,在东京的一所大学里,做工的鬼子工人吃着便当,看到一位路过的中国留学生。

鬼子故意大声问:“你们是否知道一个叫毕升的中国人?”

鬼子故意大声答:“不知道。中国很快就没有了。就是日本的毕升了!”

中国留学生生气的看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知道武大郎么?”

鬼子答:“不知道。”

中国留学生说道:“你们这些混蛋东西!听好了!你们只配有这样的祖先!”





[ 死硬到底 ]


鬼子设计了一部万能电脑,公开到中国炫耀,举办展览。一位中国程序员前往参观。

鬼子得意地对他说:“你可以提出任何问题,这部电脑都将会给你正确答案!”

于是程序员写下问题:“我姐夫正在外地干什么?”

鬼子将这句话输入,一会儿答案便出来了:“你姐夫在海边钓鱼!”

“胡说八道!”程序员说:“我姐夫去世已经十年了!”

鬼子铁嘴钢牙坚持说:“我们日本人的电脑是不会出错的!是你问的方式不对!”

于是程序员再问:“我姐姐的丈夫在那里?”

电脑回答说:“他去世十年了,但你姐夫在海边钓鱼。”

程序员大骂:“你们这些日本混蛋!我姐姐也去世十年了!怎么又给她编排了再嫁!?”说罢转身就走,边走边向周围的参观者大声说着情况。

这时,鬼子赶忙又在键盘上一通狂敲,然后向着程序员的背影追了过去,说道:“先生,请留步。电脑说了——他们都死了,现在正在是在阴间钓鱼。”

程序员回手就扇了鬼子一个大嘴巴,怒道:“我就知道日本人又在这里骗人了。我根本就没有姐姐!”





[ 小犬跳楼 ]


话说中国攻克东京后,中国右翼的人高喊报仇,“小犬蠢一螂”等人日日遭到追杀。

“一螂”等人心想:与其被中国人杀死,不如自己跳楼。

那天,把心一横,集体跳楼了。虽然都摔得口歪眼斜、七窍流血,但全自杀未遂。

结果却被倭奴自治区组织的土著警察抓了起来,被起诉,判刑。

罪名是:“随意乱丢垃圾。”


[ 野蛮民族 ]


话说倭族又生吃人肉的习惯。在各处网站上,都能找到倭奴生吃人肉的证据。

一日,携全家的杂种旅游,一路上讲述这生吃人肉,说他没有吃过欧洲人。

用餐时间,空姐询问:“先生,您的午餐吃什么?牛排?”

倭奴摇头。

空姐再问:“鸡排好吗?”

倭奴仍摇头。

空姐说:“先生, 您究竟吃什么?”

倭奴说:“拿旅客名单给我看。”

很快,他全家都被乱刀砍死了。





[ 口伐代戮 ]


话说倭奴留学生在中国嚣张得很。中国学生当然看不惯。但是暴打倭奴,是中国学校最害怕的,就好像打了校长的爸爸。所以,想打的人多,公开下手的次数少。

于是,一位中国学生对鬼子学生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非常精彩。”

鬼子忙问:“什么样的梦?说来听听。”

中国学生:“梦里你是男主角哦!”

鬼子大喜:“真的?我是不是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

中国学生:“不!我梦到你手拿着菜刀,气喘吁吁的追着一只猪。”

鬼子纳闷:“我在追一只猪?”

中国学生:“是啊!你跑得汗流浃背的,结果,那只猪跑到了一条死巷子里。”

鬼子疑惑:“然後呢?”

中国学生:“你高兴的逼近它,那只猪突然跪地求饶,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戮力同心 ]


有一个倭奴在中国开公司、当老板,发财了就摆阔,用结结巴巴的汉语对中国员工说,要租城市里最贵的房子。

中国员工心想,得好好整治整治他。于是,让他花了大价钱租了火葬场旁边的一栋廉价的房子。倭奴怕忘了地址,就让员工写下了下来。

员工在纸条上写道:“火葬场旁边,某某别墅区。”

一天,倭奴在黑咕隆咚的地方迷路了。就拿出了纸条,结结巴巴地问路人。

路人听出来他是倭奴,又看了纸条。

于是路人说道:“你先在路中央站一会,自然有人会送你去。”





[ 希罕玩意 ]


有一天,天堂来了一个中国人和一个倭奴。

天使就问了国籍后,让一个中国人住了普通房,粗茶淡饭。却让倭奴住了套间,锦衣玉食。

过几天后,天堂里的所有中国人一起抗议。

天使耐心地解释说:这几千年来,天堂里挤满了中国人。到了今天才来了一位能上天堂的倭奴,我不好好招待这玩意,我招待谁?”

中国人无话可说。





[ 大神保佑 ]


一个鬼子的儿子要去服兵役,依照习俗,要先去庙里拜祭一番,求神保佑。

他父亲嫌城市的庙人太挤,坚持要找乡下偏僻的小庙去拜,而且振振有词地说:“拜城市里的神灵的人太多,记不住。由于拜乡下神的人少,他会记得清楚我们拜过他,并因而会特别照顾我们儿子的。”

于是,他们跑到了琉球。

结果,儿子被分发到琉球去。消息传来,他父亲惊呼道:“糟糕,拜错了!琉球正闹独立呢!”





[ 难道真的 ]


一个日本演员来中国演出,是个特技表演者,表演的项目是杂耍丢钢刀。

三只……四只……五只钢刀抛来抛去。

有天晚上他表演完了,便带着刀要先独自回旅店去,在半路遇到临检。

警察:“你怎么随车带着凶器?”

演员:“我是表演特技的, 这是我的道具啊。”

警察:“我不相信, 你试给我看看.”

日本演员便在路边表演起丢钢刀……

这时,后面被拦下来的车里有人说:“喔?……现在警察也敢对日本人严格了啊!好!这才叫‘国民待遇’。少扯什么‘外办’的闲淡。”





[ 原来论只 ]


两个刚到中国的倭奴,虽然不太懂汉语,但是还要摆出一副牛×哄哄的样子,瞧不起中国人。

一天,他们逛街累了,想看电影,又不知道中国买票的习惯,就站在旁边偷偷看着。

这时来了一对年轻的情侣,女孩说要买四只冰淇淋带进去,男孩一边掏钱包一边对女孩伸出两只手指比划着,说:“两只”。然后付了两张票款,售票员给了票,谁也没说话。

两个倭奴腆起脸,大摇大摆地靠近了售票窗口,学着男孩的样子伸出两只手指,大声说:“日本人,两只!”





[ 谁的孩子 ]


一个母倭奴挺着大肚子上电梯,用生硬的汉语对前面的男子说:“你!躲开!没看见我怀孕了!”

男子刚想让路,突然意识到是只倭奴,就转过头,冷笑着说:“难道孩子是我的!”





[ 真是畜生 ]


倭奴国经济低弥,各公司大量裁员、惨淡经营。

一日,倭奴国政府招收特工,通知应聘者带亲生父亲前来。

应聘者进来后坐下...“你爱你的父亲吗?”主考官问。

“是的,长官。”

“你爱你的国家吗?”主考官问。

“是的,长官。”

“哪一个是你的最爱?”主考官问。

“……”

“好,你现在有50%被录用的机会。我们将带你的父亲到这里,你拿这把枪到隔壁房去杀了他。” 主考官道。

主考官给他一把左轮枪,要他去解决他的父亲。

这倭奴进去房间后没多久便弄出6声枪响,接着又传出压碎东西的声音,持续数分钟。

此倭奴带着松垮的领带走出房间,他将手枪放在桌上。

主考官看着他并问:“发生什么事?”

他说:“你给我的枪都装着空包弹,我只好勒死他。”




[ 哪里哪里 ]


一天,有一个倭奴因为脚很痒,所以到药店去买药。

药商:“你要买什么药?”

倭奴的脚又痒起来了!情急之下就说:“脚痒!脚痒!”

药商听成:“久仰!久仰!”就很客气地说:“哪里!哪里!”

倭奴就比着脚说:“这里!这里!”





[ 乱吹牛× ]


三只中国蚯蚓聚在高台上,一起聊天说着玩些什么。一只日本蚯蚓插了进来,非要说自己比中国蚯蚓强。没人理它。

中国蚯蚓甲说:“看我把自己切成两半,就可以玩猜拳了……”

中国蚯蚓乙说:“那有什麽!我把自己切成四段,就围成一桌麻将了……”

中国蚯蚓丙说:“唉,你们真逊!我把自己切成六段,玩三打三‘大跃进’如何啊!”

说着,发现日本蚯蚓不见了。

大家一起找。

突然,乙说:“它也把自己切两半..只不过是切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