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同妻群体已超千万 为家庭多择隐忍网络诉苦(图)


隐形同妻群体已超千万 为家庭多择隐忍网络诉苦(图)

国内“同妻”数或超千万 男同性恋者不敢“出柜”为生子“骗”婚


近日,世界艾滋病日,男同性恋人群的高危性再次被提及。与此同时,一个由男同性恋者引发的隐形群体也逐渐被关注。这个群体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同妻”男同性恋者的妻子。


然而绝大多数“同妻”在结婚恋爱时,并不知道自己的男友是同性恋者。“有多少人了解同妻?了解同妻的痛有多痛?”


帮“在婚同妻”解脱婚姻,防止未婚女子成为“同妻”,已成为“同妻”公益组织的两大目标。


文/本报记者 王丹阳


电影《断背山》讲述了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乡村,两个普通男青年真挚相爱,后来分别与异性结婚生子的故事。而在现实生活中,《断背山》背后的故事,男同性恋者妻子的现实之痛,却少有人提及。


《断背山》背后


“男同”妻子深陷现实之痛


2011年11月下旬,广州天河北一栋高楼内,一场由国内首家同性恋草根公益组织“同性恋亲友会”举办的“同妻”座谈会正在进行。


不到30平方米的房间内挤了60多人,大多是“同志”及家长亲友,入场的唯一要求是谢绝拍照。


演讲者是3名特邀嘉宾:一名“离异同妻”,一名替孩子考虑仍“在婚内挣扎的同妻”,一名即将与熟悉的同性恋结婚的“准同妻”。


“离异同妻”李白说,大多数“同妻”都是被谎言带进婚姻,只因丈夫要掩盖同性恋的真相或为完成传宗接代。每个“同妻”都有自己的故事,但走出迷茫需要很长时间,有了小孩更加困难。而两位已婚并有孩子的“同志”则讲述了自己处在与异性婚姻中的矛盾状态。


“我们希望同妻们的故事,能让更多的同志家长们听到,不要再逼自己孩子去跟不爱的异性结婚,否则不但伤害了自己的孩子,也伤害了另一个无辜的人。”广州“同性恋亲友会”理事长吴幼坚表示。实际上,有关“同妻”的恳谈会已不是第一次。


去年10月中旬,同样是由“同性恋亲友会”组织,多达百人的同性恋亲友参加了上海恳谈会。来自天津的67岁“同妻”玉容说:“我们结婚40多年,是无性的夫妻。之前对这方面了解太少,只知道他不爱我,他爱同性。之前他一直不想离婚。今年我说他是同性恋后,他同意离婚了。”


由于不放心身患脑梗的母亲,玉容42岁的女儿也陪她与会。“一个是妈妈,一个是爸爸,都是我爱的人,希望晚年彼此宽容,尽量过得平静安稳。”


网络诉苦


为了家庭选择“隐忍”


尽管恳谈会承诺不录音、录像、拍照,只供内部交流,但更多的“同妻”为了保护私隐,更愿意在网络中诉苦。


“我该怎么办啊?结婚近20年才知道他是同志。以前一直疑惑他对我为什么不冷不热,但又对这个家尽心尽力,现在终于有了答案……我知道我该离婚了!但是孩子该怎么办?”


2010年12月,重庆网友“冰雨锁心”在微博上吐出了自己是“同妻”的心声。但直到现在,她依然无法解脱精神痛苦。她觉得自己失去了自尊,但为了家庭,她隐忍着。


对于她为什么不敢离婚的疑问,“冰雨锁心”回答,“不是不敢说,是不能说。我不能不考虑未成年的孩子和他年迈的父母。只希望能跟他和平分手。”


年轻的同妻“隐世同期声”的经历或许更为典型。“我们认识两年后,又正式交往一年多才结婚。在交往期间,总觉得没有激情。我用女性温柔的一面跟他交流,他却更加反感。我那一阵心情非常糟,朋友还以为我得了产后抑郁症”。


“作为一名同妻,我还是劝你在还没有孩子时快点离开,不要以为爱就可以不顾一切,选择了他痛苦就会一直跟着你。”


来自“同妻家园”的数据显示,在该网站注册和诉苦的“同妻”已超过千人。她们来自天南海北,20~60多岁不等,职业、教育背景和经历各不相同,除了同一的“同妻”标签,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个案。


超千万“同妻”


面临被传染艾滋病风险


中国到底有多少“同妻”?


2005年,央视记者柴静做了一期《以生命名义》的电视节目并播出,这是在国内主流媒体上首次深入地探讨有关“同性恋”和“同妻”群体的话题。该片受到很多同性恋者认同。一名来自大连的“同妻”在节目中出镜,该片的解说词说,“由于传统社会的认知障碍,中国的男同性恋中有90%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选择了婚姻,而他们的配偶大多数对此一无所知。”


根据相关公益组织的估计,国内约有3000~5000万的同性恋倾向者,由此产生的“同妻”和“同夫”(女同性恋者的丈夫),数量亦相当多。其中,国内的“同妻”人数不少于1000万,国内研究同性恋问题的专家张北川估计在1600万左右。他们面临着被传染艾滋病的风险。


除了面临被传染艾滋病的风险和生理上的“不性福”,更多“同妻”的精神纠结来自不能摆脱恋人是“同性恋”的心理阴影。


“在一辈子最好的时候,我却嫁给了一个同性恋。”《以生命的名义》片中的大连“同妻”小雯说。来自北京“同妻”“相忘江湖”说,“当初,带着对那个男人的爱和希望恩爱一生的期待,嫁给了那个男人。婚后却发现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要给自己幸福的男人,竟然是同性恋。”


和许多被男友隐瞒性取向的女性不同,即将成为“同妻”的上海网友“舒舒晴”,更多的困惑来自未来。“我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即将步入同妻行列,一半是因为爱他,一半因为家庭和周遭的压力。”


“同妻”与“同志”


既是对立面又是同一面


随着“同妻”群体发声,有关控诉“同志”骗婚、骗生孩子的帖子也日益增多。就在几天前,公益组织“同妻在行动”与一名“同志”开展了网络口水战。在一些同志眼中,部分“同妻”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碍于剩女压力和父母之命嫁人,也存在功利性,并不都是上当受骗。


据介绍,同性恋进入异性婚姻的主要原因是社会压力,为了孝顺父母和传宗接代,所以在“出柜”(同性恋者公开表明自己的性倾向)与“结婚”的选择中,更易倾向于在不“出柜”前提下,与异性结婚生子。


在网络上,社会工作者、“前同妻”组成了“同妻家园”、“同妻在行动”等公益组织,一方面他们为“同妻”提供心理咨询和法律帮助,另一方面就是防止同性恋者骗婚,“告诉你周围的未婚女性,不要成为同妻。”


在“同妻组织”看来,尽管网络活跃,但更多的“同妻”依然隐藏在黑暗的角落。在婚内的“同妻”纠结于婚姻的痛苦和无助,离婚的“同妻”已不愿提及往事,因此不断会有年轻的女孩成为“同妻”群体的一员。


但对于“同志”与“同妻”的关系,一名长期服务的公益志愿者更愿如此描述:他们既是彼此的对立面,又是不得不面对社会的同一面。


北京女孩小江28岁,是一名“离异同妻”。小江在给“同性恋亲友会”理事长吴幼坚的信中写到,“作为过来人,我深知无爱的婚姻带给一个女孩和整个家庭的痛苦。解决同妻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在婚姻内的同妻提供心理援助和法律援助等,帮助同妻寻求解脱;另一方面是加强对未婚同志的提醒和警示,实现‘同妻到我为止’这个目标。 ”


(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