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惩一切卖国贼,汉奸,一个都不留!!!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严惩一切卖国贼,汉奸,一个都不留!!!

严惩一切卖国贼,汉奸,一个都不留!!!

严惩一切卖国贼,汉奸,一个都不留!!!

严惩一切卖国贼,汉奸,一个都不留!!!

严惩一切卖国贼,汉奸,一个都不留!!!

2007年1月5日,新疆公安机关捣毁“东伊运”(东突***运动)的一处恐怖训练营,击毙恐怖分子18名,捕获17名。图为新疆捣毁东突恐怖训练营行动示意图

相关链接:(引自07年1月11日《南方周末》) 内文导读 剖析·展望 “东突”的四个中心、两个通道暴力后的两手:渗透与依靠西方

“既是政治分裂组织,又是军事恐怖组织”国际合作帮助捣毁恐怖训练基地

血 债 1990:第一起恐怖事件1991:第一个恐怖训练基地

1993:新疆系列爆炸案 1996-1997:“断桥赶汉”系列刺杀行动 1997:“2·5骚乱”重创伊宁1997:爆炸再袭乌鲁木齐

境外培训,境内破坏 经过塔利班基地培训出来的恐怖分子,早已把宝贵的生命看得贱如草芥,声称“对死的渴望,超过对生的渴望”。 艾山·买合苏木,新疆疏勒县人,境外“东突厥斯坦***运动”主席。

“东突厥斯坦***运动”被国际上认为是“最暴力化的组织”。2002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这个组织列入恐怖组织和个人名单。9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中外记者会上指出,“东突***运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组织,它的宗旨就是要通过恐怖主义活动分裂中国。

1990年代初,艾山·买合苏木因参与民族分裂和暴力恐怖活动,被公安机关处以3年劳动教养。1996年解除劳教后去往国外,1997年4月他在巴基斯坦成立了“东突厥斯坦***运动”。之后又投靠了“塔利班”奥玛尔和本·拉丹,在这里,他的职务是“基地组织”的“共同问题顾问”。艾山·买合苏木与本·拉丹的“共同问题”就是将新疆的恐怖组织和塔利班和本·拉丹联成一体,成为国际恐怖组织的一部分。

2003年10月2日,在巴基斯坦北部山区,艾山·买合苏木被美国和巴方军队的联合围剿击毙。

但是,艾山·买合苏木和塔利班培养出来的恐怖分子并没有停止行动。

自1997年起依托阿富汗“基地组织”的训练营地,艾山·买合苏木网罗新疆籍恐怖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进行培训,随后送往阿富汗战争中进行实战锻炼,然后再遣入中国境内进行恐怖破坏活动。

木塔里甫·哈斯木就是一个知名国际恐怖分子,他被新疆警方抓获后交代:艾山·买合苏木说要把“孩子们”带去学做爆炸物,说不进行爆炸活动不行。

木塔里甫·哈斯木被带到了本·拉丹的营地,当时本·拉丹正好在场,“我没有和他问候,只是站在离他五六米处远望着”。

“塔利班向他们提供武器,有时为了配合训练,还配备一些坦克,也有一般武器。到了基地首先要学习的科目有:轻武器、跑步、军事演习等。因训练强度太大有些人死了。” “艾山·买合苏木的目的不仅是分裂新疆,还要建立国家。先在本土建国,然后逐渐扩大。”木塔里甫·哈斯木说。

海米提·买买提是一名受过训练的恐怖分子,他说,在这个训练营里,他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学了放火、杀人两种技能”。 “境外指挥,境内行动,境外培训,境内破坏”,一时间新疆反恐形势险恶。

在国内建立大量的恐怖训练营地和直接送到阿富汗的塔利班营地中进行训练,恐怖组织可以快速把一名宗教狂热分子制造成恐怖分子。尤其是经过塔利班基地培训出来的恐怖分子,早已把宝贵的生命看得贱如草芥,声称“对死的渴望,超过对生的渴望”。

恐怖分子的祖师爷 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是新疆恐怖分子的祖师爷,是他提出了从1990年代起,发动10年游击战、10年正规战的20年战略图谋,为此他必须借助宗教行事。

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是新疆库车县的一个农民,瘦高的身材,平日总戴着一副墨镜,给人一种谦和文弱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成立了新疆第一个恐怖组织——东突***党,1992年2月25日乌鲁木齐爆炸案就是该党所为。这个恐怖组织在新疆共制造了25起爆炸案。

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在库车办了多个讲经班,从筹集资金、组织人员到亲自讲授,乐此不疲。每个讲经班的学员都会被他组织起来,穿着统一的服装,在库车的新城、老城里进行无声地游行。此外他还召开“***表彰大会”,让他讲经班的学生在学校中当教师的,在学校的讲堂上公开宣讲。 东突厥***党从一开始就有境外极端宗教组织的背景。仅半年的时间内,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就培训了近千名弟子。他把他的成绩拍摄下来,寄往境外的极端宗教组织,告诉他们自己在新疆所做的工作,以申请更多的经费,用于更大的活动。

几乎所有的恐怖行为都以狂热的信仰为精神支柱,那么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讲的是什么经,布的是什么道,为什么在接受这样的“讲经”之后,一个又一个普通的乡村农民,一个个有家有口有财产的人会放弃平安的生活,变成一个暴徒并将自己活生生的躯体去充当人体炸弹? 新疆警方对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恐怖集团和1990年在新疆阿克陶县巴仁乡制造新疆第一起武装暴乱的则丁·玉素甫的调查发现,所有的根源都指向一个人,就是新疆叶城县的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1990年代上半段,逮捕到的恐怖分子,无一例外地都是他的弟子。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参加过一次恐怖行动,实际上却是新疆恐怖分子的祖师爷。他给人的印象是一个谦和善良的长者。然而就是他提出了从1990年代起,用发动10年游击战,10年正规战的20年战略图谋。 恐怖组织的分水岭 如果说墨玉会议显示出来的是恐怖组织的幼稚,那么1996年11月29日召开的和田会议,从行动纲领制定到恐怖行为的落实,到保秘与忠诚,都极其严密。

1992年12月12日,活动在境外的分裂组织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了的第一届“东突厥斯坦民族代表大会”,1993年4月,在土耳其举行并成立了“东突筹备委员会”会议,1996年11月再次召开东突厥斯坦代表大会预备会。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境内的分裂分子在秘密召开“墨玉会议”、“和田会议”。

1994年11月底,来自全疆各地15名恐怖组织和宗教极端势力的代表暗中聚集墨玉县。会议参加人买买提·吐鲁普说,他们在一个农家的土炕上召开了这次会议,房间的门都是堵死的。会议讨论的其中一个事项就是怎么筹集资金,怎么发展力量,还制定了购买武器、建立“***敢死队”等任务,并拟定1995年春节前夕在叶城县再次召集会议,以确定最后行动计划。 1995年1月14日,“墨玉会议”代表之一吾买尔·买合苏等3人,在莎车县牙瓦乡进行蒙面抢劫时被抓获,警方得知,原来他们的筹集资金就是以这种刑事犯罪进行。

这次抓获的3人,交代了“墨玉会议”的基本情况,因而使大部分“墨玉会议”人员落网,墨玉会议的罪恶图谋未能得逞。

如果说墨玉会议显示出来的是恐怖组织的幼稚,那么1996年11月29日在和田召开的和田会议就是一个“完美会议”,从行动纲领制定到恐怖行为的落实,到保秘与忠诚,都极其严密。

29日这天,“东突厥斯坦***反对党”分布于全疆11个地州的22名代表,秘密潜入和田市。22名恐怖分子怀里揣着各地各分部的关于组织纲领的修改意见、暴力恐怖计划和暗杀名单前来参加会议。

从中央电视台披露的一段录像中,人们看到了恐怖分子策划于密室的真实情景。所有的人都戴着面具,很多人遮掩得甚至连眼睛都看不到。据后来被抓获的参加会议的恐怖分子交代,蒙面是为了让开会的人彼此不认识,以避免墨玉会议的疏漏:抓住一个交代出一片。 这段录像本来是他们记载这次“重要会议”的所谓“史料”,要留作日后的珍贵档案,还要向境外的组织发送,以争取国际支持。

会议通过了《“东突厥斯坦***真主党”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研究了新的恐怖暗杀计划和统一行动问题等。将各地代表带来的暗杀名单进行了汇总,在新疆大范围内制造爆炸骚乱具体行动计划。

这就是“断桥赶汉”系列刺杀行动,斋月的第17天暗杀24名新疆党政干部和宗教人士。黑名单上首先倒下的是阿克苏地区新和县宗教人士阿肯木·斯迪克,子弹射中了他的胸膛。

接下来更大的恐怖行动便是伊宁骚乱。

“墨玉会议”、“和田会议”是一个分水岭,一批恐怖分子被培养了出来,取得了经营恐怖组织经验。

正是在墨玉、和田会议之后,境内的分裂势力和境外联系更为紧密,并且直接得到国际恐怖主义“老大”塔利班的支持,因而其在新疆境内的破坏活动也更为剧烈。

1997年发生伊宁骚乱和乌鲁木齐公共汽车系列爆炸案后,中央召开专题会议讨论新疆问题,确定了重点打击的三种人:民族分裂的骨干分子、暴力恐怖犯罪分子和宗教极端势力的为首分子。

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新疆自治区党委调集万余党政干部组成工作组分赴新疆的18个重点县市进行“集中整治”。恐怖分子的活动空间一下子被压缩,全疆各地只要恐怖阴谋稍有露头就会遭到沉重打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