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泄密 中国尖端战舰未服役国外已先知

早在本月18日我国各大网站纷纷对上述新闻进行报道时,稍有军事常识的人就已经意识到这已经是严重的军事泄密事件了。现在,被国外媒体转载和分析,就是说,国外媒体也及时获知了这一泄密新闻,而外国军事情报单位及时获知这一秘密也是根本不用怀疑的。应该来说,这又是一起最新的由地方新闻报道引起的泄密事件。尽管该新闻泄密的只是我海军的先进军舰建造进度和部署地点以及服役时间,但是国外情报专家却可以借此判断出很多重要的情报,而这些情报平时他们并不会轻易得到。


随着我国对国防的日益重视,各级地方媒体也相应的加大了对军事报道的范围,很多媒体不但辟有专版,而且对涉及军队的报道掺杂在各类新闻中。譬如这次,就是以临沂市各大班子领导参与和驻军部队双拥互动而导致的秘密外泄。在各地方媒体看来,本地各级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其公开进行的活动都是主要报道方向,那是必须要深入报道的。而“临沂舰”命名申请工作获得成功,临沂市几大班子领导和驻临沂各部队的首长欢聚一堂,共庆这一重大新闻,就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和市委副书记、市长都要参加,因而没有不大张旗鼓报道的理由。但是,我们不知道临沂市委宣传部负责新闻审核的官员有没有常识,竟把该报道中不该涉及的秘密公开报道出来,这算不算是失职?这条新闻最先应该是由国内媒体的记者最先发现的,以至于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开来,而那些甚至比记者还要眼尖的国外情报机构分析员,或许早就发现了这个“重大”新闻。


说到地方新闻报道泄密,这在我国也曾有着深刻的教训。比如,1964年我国在东北开始开采大庆油田,并首次实现了石油自给,但国外并不知道我国是如何做到的。不久,《中国画报》封面刊出一张大庆油田的“铁人”王进喜头戴大狗皮帽,身穿厚棉袄,顶着鹅毛大雪,握着钻机手柄眺望远方,在他身后散布着星星点点的高大井架的照片。日本情报专家根据照片上王进喜的衣着判断,只有在北纬46度至48度的区域内,冬季才有可能穿这样的衣服,因此推断大庆油田位于齐齐哈尔与哈尔滨之间;并通过照片中他所握手柄的架式,推断出油井的直径;从其所站的钻井与背后油田间的距离和井架密度,推断出油田的大致储量和产量。有了如此多的准确情报,日本人迅速设计出适合大庆油田开采用的石油设备。当我国政府向世界各国征求开采大庆油田的设计方案时,日本的方案因为十分符合中国开采大庆油田的实情而一举中标。庆幸的是,日本当时是出于经济动机,而不是用于军事战略意图,否则,事情将是十分危险的。


又如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某部奉命换防接替友军防务,开拔前夕到按惯例到革命烈士陵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地方记者纷纷利用这一时机对读者进行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第二天地方一报纸就赫然登出“英雄劲旅再战南疆,昨日隆重誓师”的消息。报道在突出展现部队官兵“豪情满怀”的氛围时,将出征部队所属单位、编制构成、师团番号、即将担负的任务、出发时间等机密情况严重泄露。仔细阅读此文就可以把这个部队的情况全部摸透。该新闻刊发后,部队被迫改变作战方案,造成时间,人员,经济等方面的严重损失。


再如1981年9月20日,我国首次用一枚“风暴”运载火箭同时发射了三颗人造卫星,新华社言简意赅的“一箭三星”报道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不少驻华外国使馆武官接获国内要求紧急掌握技术数据的情报刺探任务,但苦于毫无头绪而心急如火,只得向我官方及新闻媒体探听情报。正在这些“老外”们一筹莫展时,航天部某科研人员在未经组织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将“一箭三星”的有关技术内容的文章向六家报社、电台投稿。《北京晚报》9月23日刊登了《我国第九颗人造卫星》的文章,并附有插图、照片,泄漏三颗卫星的运动轨道、夹角理论参数、卫星工作效率、遥测频率以及我国当时空间技术发展状况和水平等秘密内容,造成极为严重后果。正在心急如焚积极打探并准备花重金购买有关情报的国外情报部门特工,看后如获至宝,仅仅花了几毛钱就获知了如此重大的情报。


以上算是比较著名的地方新闻泄密事件。从现在各地方媒体(包括管制审查并不是那么严格的网络媒体)的军事报道内容来看,似乎每一件看似简单的地方军事类新闻报道,似乎都很有可能造成严重的泄密事件。问题的关键就是,在各级地方党政部门,都设有主管地方新闻宣传的党委宣传部,一些地方报刊的主编或者社长其实都兼着地方宣传部门副职的职务,实际上他们都在掌握着新闻审查的重任。但是,或许是保密教育不足,或者是保密意识淡薄,实际上几乎很多报纸都在不知不觉的泄密。不如对某些重要工程特别是与国防有着紧密联系的工程的报道,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报道“深度”,往往引用大量的数据和图片,而这些内容很有可能被国外情报机构当作档案资料,一旦发生战争等不测事件,这些资料就会被对方军队用来作为摧毁这些工程的轰炸参数。


因此,鉴于“新闻信息资源也是公开情报源”,加强新闻从业人员的保密意识教育已刻不容缓。要使信息保密工作真正落到实处,除要严格相关的规章制度外,对新闻从业人员必须加强保密意识教育。对涉及国家和军事机密的事,应做到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写的不写。而及时加强那些新闻宣传主管机关有关新闻审查人员的保密意识教育也刻不容缓,这些人不要只盯着对武器装备的宣传报道设限,要把任何有关军事的报道及时与驻军有关机构沟通,以便减少泄密的可能。此外,几乎每个省、市、县(区)等地方党政机构,都有军(分)区或武装部门,应该在地方宣传部门内部设有由军区参谋人员兼职的军事新闻审查员,从而在源头上杜绝军事泄密事件的发生。


再回到开头的新闻里去,山东省临沂市为了突出地方党政领导重视双拥工作新平台的突出作用,积极参加军地组织的共建活动(地方党委一把手往往兼职军分区第一政委,也有这种责任)本属大张旗鼓支持的好事。但是,地方新闻单位的不自律或者从业记者的新闻保密意识不严,导致主要党政领导参与的重要活动演变成泄密的平台,是否该令那些主管新闻宣传的党政要员做出深刻反省!


对于地方新闻报道的“隐性”泄密,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有关机构和各部门应该以此为教训举一反三,由此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不管是那级新闻宣传部门,只有时刻用实战的标准审视平时的军事实践活动及其军事报道,才能真正避免未来战场上我军将士无谓的伤亡和国家安全受损。(文 陈光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对于泄密案,应作为通敌案件进行处理,谁泄密谁承担责任,个人泄密者枪毙。

我对我国现在的军事装备研制,尖端科研的情况等方面的保密现状感到很是担心。因为我就在这里,铁血网上,已经看到好多军事方面的报道文章。比如,前不久就有人写我国飞机设计制造方面的详细报道文章,报道的十分详细。有详细地址,有详细人员和分工,有详细姓名。有发展历史,有来龙去脉,有照片,真正是应有尽有。完全是专家级的。有这个必要吗?这至少给外国搜集情报的专业间谍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是他们花巨资都买不来的!

我很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利用我国有关部门负责相关工作人员的失职进行合法传递间谍情报?!

我国国家安全部还有没有人在管安全工作?还有没有安全保卫意识,措施和行之有效的严格规定?

以前国防科委的研究所可是有严格的保密规定。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看的不能看。办公室不能顺便串门。工作内容必须记入保密本。保密本必须放入保密室。需要用时去借,用完就还,不准过夜。有个人出差时不小心丢了保密本,出动了苏州全市警察查找。找对象必须经政治部审批。不通过必须断绝关系。有海外关系肯定不行。。。。。。。等等。

现在我们的保密局跟吃干饭的差不多 有个职务 有实际权力吗? 建国前国民党的保密局那可真的而是很牛的官不大 实权不小 到现在台湾的保密局包括其衍生出来的新机构 都是权力不大 能量不小

建议两步走 1保密局归军方或者中央委员会管理

2对主动泄密者杀 牵连全家和家族 不论官职大小 对被动泄密的杀个人

今天是危机四伏的时候我们应该用重典 严惩泄密者

如果是临沂地方泄密的,应取消该舰以临沂名字换以别的城市命名。

可是,到现在还是有许多人在“缅怀”上山下乡。。。


他给军迷们带来的惊喜和快乐是所有军迷们有目共睹的,他日志式的跟踪报道,泄密的严重程度也是有目共睹的。。


当年曾经在本论坛里与他争辩除了晚上与自家老婆在床上做的事是不能乱拍照乱上传的,还有什么事是不能乱拍照上传的,他一意当做耳边风。。


我说我的器材和镜头不比他的差,而且我天天有机会有更好的角度拍到老瓦而从来没有动过手,他斥责我不是个真正的军迷。。


我无意在他(这个ID)被沉默掉的时候说些背后讽剌中伤的风凉话,做为一个从老瓦刚到大连港锚地时就开始一直关注的大连军迷,希望他以后懂得,不该看的既然能轻松看到,看就看了,别乱说,别乱拍,别乱显摆,没什么坏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