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弊害与命运的超脱 zt

算命的弊害与命运的超脱 zt



《周易.系辞》中说:“知命之有定,则素位自得,所谓顺受其正也;知命之无定,则当修德补救,所谓自求多福也。”可见,在《系辞》的作者看来,命运既可以说是确定的,也可以说是不确定的。由此,命运既不能说是可以改变的,也不能说是不可改变的。然而,人们的思维习惯却总是希望能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而且这答案还总是非此即彼的。这样,对于请算命先生算命的人来说,如果他觉得算命先生算得准,他就会认为命运这东西确实是存在的,宿命论的思想就会不可避免地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算命先生算得越准,宿命的思想在他心里就扎根越快而且越深。而好奇和贪婪必然会使人在测算了过去之后,还希望测算将来。对于将来,算的结果好吧,自然会增加一些信心,但谁又能避免得了提前得意,从而放松努力、不再认真呢?算的结果不好,谁又能肯定不会给充满上进的心带来打击,从而使人消极沉沦、放弃努力呢?

当然,一般人都会相信“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这句话,即使算命得到的结果比较好,也仍然会努力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将事情做好,可往往也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算命者求测的事情恰好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正常情况下一般会放弃努力,转移方向;而一旦迷信了根本无法证明的测命结果,那么,即使条件再不具备,也可能一意孤行,最后结局必然是人仰马翻,惨淡收局。——如果从命定论的角度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测命和相信测命结果以及导致最后的失败都是命运的安排(但是,这个结果从盲信的当事人看来却恰恰说明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不过不是由坏变好而是由好变坏:因为最终的结果与算命先生所说的结果并不符合)。如果从命运可以改变的角度来说(因为谁也无法证明命运是不可改变的),那么,从客观实际出发,不盲信算命先生的话,命运就应当不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上面这种情况的信命者,虽然结果不堪,但毕竟在努力过程中享受到了自信和快乐,而对于测算结果不好的盲信者,他的损失那就更大了:一方面,如果从命运可以改变的角度说,本来完全有可能成功,却因为轻信而放弃了努力,结果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另一方面,本来充满生活热情、充满着旺盛生命力,却可能因为相信不好的预言而使热情遭受打击,甚至使生命力严重衰退,从而疾病不断,以致在怨天尤人、得过且过、没有生气的日子中一天天地将生命消耗。

人在年轻的时候,正是精力旺盛,生命热情极高的时候,也是非常容易轻信和偏执的时候,这个时候,最不易请人算命。因为如果算命先生对于过去的测算比较准,对于将来的预言就会对他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一旦对于未来的测算结果不好或者远不及自己的期望,对于信心和热情的打击将是非常可怕的!——即使是同样的命运结局,精神面貌不同,生命质量就会截然不同。人在年轻的时候,也正是缺乏理智,最容易凭热情和个人喜好行事的时候,这时候,算命先生经常采用的不负责的讨好的好话,也极容易助长盲目的自信和偏离正确道路的盲目的热情,使人沿着错误的道路固执地走下去。——当然,这是从命运可以改变的角度说的。

其实,人生的意义更主要的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而算命的重心却是在结果的测算上;而且,人的生命价值更主要的体现在精神上,而算命关注的只是尘世的表面的看似幸福的现象,却不能使人看透这些现象,从而使人从尘世的苦海中解脱出来;另外,算命常常使人由不得将算命者的预言和未来的命运等同起来,从而对迷信预言的人产生误导,使迷信者的生活变得更加糟糕甚至由好变糟;最后,假如人生就是一出戏,对未来的预知,就像预先知道了戏的结果,必然会使迷信者减少了对生活的兴趣和热情,使本来可能更有趣味和意义的生活少了些许趣味和意义。——在人们的印象中,算命先生往往是一个盲人,这也许是上天降示的一个象征:知道了人生这出戏剧的结局,洞悉了人生的秘密,就看不到人生的丰富多彩,感受不到世界的新奇美好了!

所以,在封建社会,算命一直是一个比较卑贱的职业,被视为“九流末技”,“非圣人之道”。至于现在,算命更是难登大雅之堂。

不过,算命也不是没有好处。正在受苦的人有时会通过算命而使心灵得到安慰,内心迷茫的人有时会通过算命而内心得以安宁,更重要的是,算命能使人认识到“命运”这个东西是确实存在的,从而对天命心存敬畏,在生活中谦卑行事。另外,对于生命热情已渐渐消退,即将从人生的舞台上谢幕的老人来说,通过算命知道命运的天定和难以改变显然也不是坏事,因为对命运的这种认识会使其更容易地从尘世的名利争夺中顺利地退出来,并且变得更为达观,更为安静平和,也更容易知足常乐,从而使晚年过得更加幸福。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在孔子时代,“五十”应当已经是老年了。可见“知天命”也是需要一定的年龄的。算命是一门学问,老年人可以研究,青年人则易远离;不过,对于那些过早就经历了人世的沧桑,在心境上已经提前进入了老年的人,在未到老年时就接近算命也未尝不可。

《左传》中说:“卜以决疑”。一个人热心算命,往往是心有疑惑,不知如何行事才好,这时,算命往往可以为其提供一个决断的参考;但在“卜以决疑”之后,还有一句话“不疑何卜?”,也就是说算卦只能作为人行事的参考,一个人如果有了确定的人生观,在面对重要事情时有清楚确定的判断,求卜问卦也就成了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甚至是有害无益。王充《论衡•卜筮》中说,周武王在讨伐殷纣王之前,曾令卜官算了一卦,结果是“大凶”。这时,作为三军主帅的姜子牙,抛掉蓍草,踏碎龟甲,说道:“枯骨死草,何知而凶!“力主出兵伐纣。武王听了太公的话,最终灭了殷纣,开创了周王朝的八百年基业。不过,王充在这篇文章里并没有否定算卦,他相信卜筮,相信命运,只是认为“吉凶变乱”,而卜者“不审吉凶”,也就是认为卜者的占卜有问题而已。人的命运是以人事规律为主的“天道”运行的自然结果,认清了人事的规律,确定地知道该怎么做才有好的结果,是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而卜筮预测,即使可能是正确的,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古人重“理”不重“术”,以探究为人处事之理为“圣人之道”,以“阴阳卜筮”为“九流末技”,也就是自然的事情了。

人在处于困境中时最想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自然也最容易求人算命。这就好比处在黑暗中的人最希望看到光明一样,他们算命,自然是希望知道未来什么时候命运能够转好,希望能有未来的幸福支持自己在困厄中继续坚持并走出困厄。然而,事实上,人自己不悟,自心没有生出光明,没有如何走出困境的正确思想,不管算卦的结果如何,光明和幸福都是不会在他眼前出现的。而一直受着命运眷顾,财官如意的人,心中总会担心什么时候灾难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他们算命,一般更希望对可能出现的灾难有所预知,以便提前预防或者躲避。然而,一个人如果不能正确地认识灾难,不能看淡灾难,不能从自身出发,避免灾难的发生,那么,不管怎样预防,该发生的灾难一定还会发生,再怎么躲避也不可能躲掉,而且灾难对他造成的痛苦和伤害与他对灾难的看重程度必成正比。

人的命运由两方面因素决定:一方面是我们自己,另一方面便是我们之外的世界,我们无法支配外部的世界,却可以很大程度上支配我们自己。我们平常感叹的对命运的无奈,主要便是指对外部世界的无奈。事实上,人的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也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人的心里亮堂了,不仅行事有方向有主见了,而且外部往往会有好运出现(这种联系非常神秘,许多人都有这种体验,但无法解释),而且,即使外部一切如常,心态一变,外部的世界感觉起来也会立即发生变化:心境恶,外部的世界便显得丑恶,心境好,外部的世界便显得美好。从这个角度说,命运的总根源还在于我们自己:在于我们的性格,在于我们的行为,更在于我们的思想和心态。我们无法决定结局,却可以决定过程,让过程变得精彩;我们无法改变现实,却可以改变我们对待现实的态度,让心境始终平和安静。

一切事物都有正反两面,从这一面看是善,从另一面看却是恶,正象塔罗纸牌暗示给我们的。命运其实也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坏,一生平顺,福乐安康,似乎是好命,但这样的一生难免会让人感觉平淡、枯燥,似乎缺少了点什么;多灾多难,似乎是坏命,但最饿的人最能享受吃饭的快乐,最多难的人最容易体验脱离苦难时的那种幸福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苦难能让人有更充实、更富刺激的人生经历,而且,苦难还会锤炼和丰富一个人的精神,使人变得更为坚强和智慧;富贵荣耀,人人向往,但帝王将相的苦又有谁清楚?贫穷低贱,人人厌弃,但知足者的逍遥权贵们又如何能理解?妻妾成群者有妻妾成群者的烦恼,孑身一人者有孑身一人的快活。人生百状,谁敢断定一个傻子就不如一个帝王快乐?

如果从人们追求的俗世幸福的角度来看,孔孟老庄何其不顺!佛陀耶酥何其命苦!然而,当这么看待这些大圣先贤时,我们难道不会认为自己很可笑么?

显然,虽然人们都向往荣华富贵,但人生的意义却应当不就是追求荣华富贵,虽然人人都希望快乐幸福,但人活着却应当并不就是为了快乐幸福,不然,我们如何理解那些抛弃幸福生活,为信仰抛头颅撒热血的英雄志士?如何理解古今中外所有无视荣华富贵和尘世幸福的圣人先贤?如何理解人的内心总是敬重那些重视道德、尊严、自由胜于重视荣华富贵的人们?如何理解人越有精神,越有智慧便越容易痛苦和忧郁?如果人生的目的就是荣华富贵,那么父子兄弟互相残杀争夺帝位就是值得赞美的行为,如果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能够快乐无忧,整天笑呵呵的傻子就该是最值得效仿的人生榜样。既然不是如此,那么人生追求的应当是什么呢?是人格道德的完善吗?是精神的自由和超脱吗?或者仅仅就是不同的各种各样的生命体验?或者如许多宗教所认为就是灵魂的修炼?如果是的话,那么,福乐如何能说就比苦难更好?贫穷如何能说就比富贵更差?

尼采说:“人不应当寻求享乐,寻求享乐是可耻的!我宁愿寻找苦难!”因为他认为人生的目的就在于使自己成为更高的人类,也就是“超人”,而享乐容易使人精神堕落,苦难则常常会使人精神得到提升。

尼采的观点无疑是极端的。但是,他看待苦难和享乐的角度却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与尼采相似,佛教、***等几乎所有宗教都崇尚受苦而鄙视享乐,因为宗教看重的是灵魂,是精神。在宗教特别是佛教看来,外部世界是虚空不实的,外部那些看似能让人幸福的东西不过都是人心中所生的幻象,它们会迷惑人,使人心神不宁,使人心智暗昧,使人贪婪执著,使人嗔怒愤恨,人只有戒绝过度的物质享受和物质追求,心才能安静下来,在安静中心灵才能生出智慧,才能有所觉悟。而真正的、持久不变的自由和福乐便来自心灵的觉悟。当然,苦难或者灾难也会使人一下子看清许多东西,使人渐渐地或者顿然走向觉悟。也就是说,世人所认为的幸福在这些宗教看来恰恰是一种不幸:人们算命所希望得到的财富美色,在这些宗教看来恰恰是使人在尘世的苦海中越陷越深的原因,而人们厌弃逃避的贫穷苦难在这些宗教看来恰恰是走向觉悟的方便之门。人觉悟了,他就会看淡乃至看空外在的东西,他就既不会刻意追求享乐和舒适,也不会刻意躲避受苦和灾难。在这些宗教看来,热衷算命是心中迷暗的表现,是与宗教追求心灵解脱的精神相违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佛教、***、***教等几乎所有纯正的宗教都反对算命的原因。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庄子说:“知无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然而,“知命”和“安命”只是“君子”和“有德者”的行为,而佛教则是教人超脱自我,从而超脱命运(其实就是精神超脱了物质的束缚),成为“觉悟者”。知命安命的人仍然是在命运的掌握之中,在知命安命的思想中仍然包含着追求好命而不得的无可奈何的味道;而超脱了命运的人则已经浑然不受命运束缚,命运的好坏已经对他不能产生影响,而且,因为他往往不遵循世俗幸福的原则而行事,以世俗的人事规律为基础的算命术,对于这种超脱了命运的人的命运测算便不再灵验。所以,研究术数的人都认为,对于真正的出家人,你对他的命运是测不准的。

如果我们有时间为自己的命运不济怨天尤人,如果我们有时间为自己有个好命求卜问卦、求神拜佛,那么,我建议还不如看看佛经,修修禅定。我们能做多大的官,能发多大的财,能娶什么样的妻子或嫁什么样的丈夫,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把握或者完全把握的,但是,我们每个人却都有可能通过一定的苦难和对过去的反省领悟世间的道理,领悟万事万物的真谛,从而从尘世的福乐和苦难中超脱出来,那时候,我们就不再会受命运的摆布,我们将会站在命运之上欣赏命运演绎的一出出戏剧,或悲或喜,而又不陷于悲,不陷于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