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1947年8月,整编第57师奉命开赴鲁西南追击解放军,大雨泥泞,道路难行,部队逃亡严重,最好的连队也只剩50多人,而且来自三种成分:一、士兵;二、沿途抓来担弹药的百姓;三、沿途搜获的解放军散兵和俘虏。被戏称为“三合一部队”。

⊙整编第75师未按装备要求配发雨披,官兵每人持伞一把,逢雨中行军,冠盖云集,蔚为壮观,友军呼之为“伞兵部队”。

⊙49军军长王铁汉号称“铁汉将军”,可刚一出关,即被狠揍。国务会议上,孙连仲问:“你们两个军,共军两个纵队外加一个独立师,你们人和他们差不多,他们的武器不如你们,怎么40多个小时就全垮下了?”铁汉将军打了一个立正,说:“我们两个军还没拧成一股力量,就被共军穿插隔开了,不然怎么也能多打一阵子。”

⊙1947年4月,第73军呈报:战斗中将关防丢失,请予补发望准是荷。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第一处批曰:怎么没丢了你们的脑袋?

⊙整编第26师在山东剿共,曹副师长把坦克、重炮摆在第一线给步兵壮胆儿,适逢雨雪天气,这些大铁疙瘩既跑不得又打不得,直接当了俘虏。有了前车之鉴,马师长遂将剩余的七辆坦克派上城墙,专作巡逻之用。

⊙解放战争后期,石补天率193师长期担负昆明至沾益沿线铁路的护路任务。由于解放军游击队的袭扰,193师疲于应付,石为此哀叹道:“我不应叫石补天,而应改为石补路,我天天补这条路都补不过来,哪儿还有时间去补天呢?”

⊙莱芜战役中,第28集团军总司令、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兵败被俘。陈诚讥讽说:“带了五六万人,就是让共产党捉鸭子也得捉几天嘛!”

⊙整编第9师师长王凌云回忆,1947年攻至平度,发现解放军和百姓都已转移,墙上到处贴有“请吃西瓜”的标语。王不解,亦未留心。入城后,整9师被地雷炸死炸伤70多人。

⊙区寿年兵败,乘坦克逃跑,被截停。解放军战士劝其投降,区正色曰:“快带我去你们的司令部,我和粟裕司令是朋友。”语毕遭殴。搜身时,区长官身上一没枪二没刀,就是贴身藏着一张国防部统一印制的战地通缉令,上面赫然就是他的朋友粟裕的名字和照片,险些又被群殴。

⊙第8师参谋长施有仁说:吐丝口覆灭的73军和整46师,把番号的两个字加起来,都是推牌九的鳖十。孟良崮覆灭的整74师,番号两个字加起来也只得一点,假若赌牌九找到他们这些点,哪有不输光的道理。再看看我们54军,5加4是九点,第8师不用说是八点,36师3和6加起来是九点,焉有不胜之理?

⊙军务署骑炮兵司发错了一件公文,署长方天和副司长郑瑞之间发生了如下对话,令人忍俊不禁。方:“糊涂!怎么这样的糊涂!”郑:“赶快发一公文把它追回来。”方:“追,追它……”

⊙上海战役后期,54军准备从上海转进台湾,198师594团作战主任命令团炮兵连连长勘察转进吴淞码头的路线。走着走着,这位连长发现情况不妙,因为一路上居然一支国军部队也没遇到,于是马上掉头回原驻地,发现部队早已开拔。连长急忙追赶,总算在594团登船前赶上,见到作战主任时,心照不宣地说了句:“勘察任务已经完成。”

⊙1949年,厦门即将解放。国府国防部忽下一命令,内容是:要求守卫厦门之陆海空三军之各部各单位,选举模范军人和战斗英雄。授奖典礼这天,各个“英雄”或“模范”要当众宣布他的英雄或模范事迹。一“模范”说:我幼时入过白莲教,学会了枪刀不入之术,所以打仗的时候,就用身体堵着敌人的枪口,使其枪弹发射不出,故而被选为英雄。

节选自《微历史:1840—1949历史现场》(湖南文艺出版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