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称丈夫与侄女发生*并施家暴(图)


女子称丈夫与侄女发生*并施家暴(图)

陈女士提供的张某和小幸两人举止亲昵照片

女子称丈夫与侄女发生*并施家暴(图)

陈女士被打得眼眶淤青

女子称丈夫与侄女发生*并施家暴(图)

陈女士的侄女小幸

女子称丈夫与侄女发生*并施家暴(图)

警察上门调解。


面对丈夫的第二次的事,陈女士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三居然是哥哥的女儿,自己的亲侄女。在和丈夫的相处中,陈女士称她还屡次遭到家暴。对于在离婚诉讼中陈女士的指控,丈夫张某却辩称,这是污蔑,这么说是想“多搞我财产”。诉讼双方截然相反的说法,使这一普通的离婚事件变得扑朔迷离。


深圳晚报记者 曾贤平


妻子:侄女变小三


逃避家暴 外出租房


1月30日,记者见到陈女士时,能看出她的眼窝嘴角等处有明显的淤青,眼睛充满血丝。她表示这是1月29日回家看儿子时被丈夫殴打所致,已经在医院做了法医鉴定。


陈女士说,她和丈夫张某于2000年认识,2001年1月4日结婚,2004年生了个儿子,2005年在南山海典居3栋买下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丈夫是软件开发高级工程师,自己在工厂做管理,日子本来过得幸福美满。但在2009年2月的某一天,丈夫突然主动告诉她,他和已离婚的初恋情人阿梅的事了,希望妻子能接受其有情人的事实。


“哪个女人会接受呢?”陈女士称,她断然拒绝了。但丈夫却依然给阿梅母亲寄了8000元钱,说要结婚。陈女士还称,张某当时说“我还想过让你和阿梅互换角色,让你做情人。”虽然陈女士为了维系夫妻感情,没做过多指责,张某和阿梅也只持续了3个月就了断关系。她想,丈夫回归家庭就好,此后生活也慢慢恢复平静。


好景不长,2011年初,她就发现丈夫经常夜不归宿,有时候周末干脆不在家,说要陪公司领导。她隐约感到,丈夫再次的事了。4月的一天,丈夫又主动坦白,自己在外面有了情人,这个人也是陈女士所认识的,就是其侄女小幸。听到自己24岁亲侄女竟然和37岁的丈夫有染,这个消息不啻晴天霹雳。陈女士的侄女也有家庭,孩子才3岁。


“他说是信任我,希望我能帮他和侄女断绝关系,他们也觉得不能持续下去。”陈女士说,其实丈夫和侄女是当年春节才正式认识的,此前只见过几面。她悔不该答应50多岁的哥哥提出全家来深圳过年,造就这段孽缘。不过,她还是信任丈夫,并一起在去年5月前往侄女的工作地中山市,作为见证吃了顿“分手饭”,饭后她就独自回到家中。但是,丈夫回家后却告诉她,“分手”很特别,饭后的中午,他们又去宾馆开房了。


逃避家暴 外出租房


陈女士说当初还是希望丈夫能够回心转意,张某却在8月辞职带着小幸去了陕西安康待了一个月后才回来。回来当天,陈女士说张某对她异常亲热,又亲又抱。她后来才知道,丈夫和小幸吵架了。当晚,她拒绝了丈夫同床要求,却遭到一顿暴打,他不仅不让她睡觉,第二天还不让她上班。第二天晚上,张某再次暴打陈女士,致其昏迷。在其强烈要求下张某才送其去南山医院,“他很抠,连350元的脑部CT也是求了很久才给做的。”她表示,当时已经报警,但没让警察进入家中,所有伤势都不是外伤,外表看不明显。


为了安全,她逃离家中,在西丽城中村租了间房住下,并于11月在罗湖法院提请离婚诉讼。“我自己也很犹豫,儿子才7岁,应该给他完整的家,在张家的劝说下,我撤诉了。”陈女士说,撤诉后,她搬回家中住了几日,12月却因拒绝签不公正的离婚协议再次遭到暴力对待,并再次逃离,一个人在出租屋中度过了2012年春节。


1月29日中午,她返回家中要求看孩子,结果被张某殴打并赶出门外。

张某:这是污蔑


1月30日晚,记者跟随陈女士以及小幸的弟弟小伟来到其家中,由小伟敲门。谁知道,小伟敲门喊话后,张某报警,称有陌生男子站在门口威胁他,感到很害怕。警察来到后,认识到这是家庭纠纷也只能相劝。张某也断然否认认识小伟。


张某老母亲用陕西话跟记者说,不喜欢陈女士,说她没日没夜不回家,孩子生下来后也没怎么带过,然后借机抱着小伟的腿不放,称受到惊吓。


“放屁!”记者对好不容易打开一条门缝探出头的张某询问,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并称“没有这(和妻子侄女有染)事”,“跟她屁关系”,“根据逻辑去判断,这是千方百计的污蔑,多搞我财产”。记者问是否完全否认陈女士所陈述的话,张某回答说,“不能说完全,没有当面对质,她也没证据。”


记者也见到了张某在2011年11月应诉离婚案的答辩状。答辩状中,他否认了第一次的事和阿梅的同居事实,甚至否认小幸是陈女士的侄女,称“其实这个人是子虚乌有!”,其家庭成员中根本没有这个人,根本是陈女士虚拟出来的人物。陈女士所出示的相关证据合法性和真实性都值得质疑。针对张某的否认,陈女士向记者出示了她保存的其丈夫和小幸去海南旅游的大量照片,从照片看,两人举止亲昵,关系非同一般。不过陈女士说,虽然侄女户口转到夫家,但其有证据证明,小幸确是她侄女。而且,为了上次诉讼,她还取得了家里亲戚的证人证言。张某在答辩状中还否认施暴,但有小区保安和邻居证明,张某确实殴打过陈女士。


“姑父变成了姐夫,家里的脸都让姐姐丢尽了。”小伟说。小伟当着记者的面打通了小幸的电话,但问到藏身何处就被挂断,小伟再次打通后,只好说代表全家,要和她断绝关系,因为老家亲戚都知道此事,全家也无颜面,他也将支持姑姑,上法庭作证。


离婚容易 财产难割


“我对他是彻底死了心。”陈女士说,去年12月,张某提出最多给陈女士40万元解决住房问题,孩子抚养权归张某,房产不做分割,待儿子18岁时给儿子。张女士说,那套房子是夫妻两人共有,目前市值达170多万元,应该平均分割。


张某在给陈女士的一封邮件和答辩状中,说出了两人问题的由来,称是两人文化程度差异大,思想和看法相差太远,造成感情日渐疏远。陈女士处理家庭问题简单粗暴,发生矛盾就报警,导致家庭破裂。陈女士承认在龙华上班时对孩子有些照顾不周,但主要问题还是出在丈夫的事方面,此次为亲侄女当小三,如果再次原谅,她将会面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对于第二次离婚诉讼,陈女士也希望法院能公正处理,“这段婚姻算是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