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贺龙批评军队干部:只知道找组织部要老婆

核心提示:军队里的贪污腐化现象也是很严重的。一个军队干部,共产党员,还要钱,还贪污,闹名誉地位、个人享受,还算得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的干部吗?有很多干部,一到组织部就提出:要老婆,要地位,要照顾,弄得政治部很不好解决。



1947年贺龙批评军队干部:只知道找组织部要老婆



贺龙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讲话 资料图


本文节选自《一九四七年九月贺司令员在晋绥军区建军会议上的总结报告》之第三部分甲篇“军队与根据地建设问题” 原载于人民网


根据地建设是我军建设人力物力与政治力量的源泉。一个根据地的好坏,军队要负很大的责任。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原来晋西北没有党,也没有我们的政权。我们一二○师来了,才建立起党和政权。不过,我们对建设根据地的工作做得很少,而且做了不少破坏根据地的事。我们仅仅在三七年初来时,很皮毛的做了一些地方工作。我们是有自己的目的,即“扩兵、筹款、搞枪”三大任务,还是从军队的本位主义出发。怎样把根据地建设好?思想上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没有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去解决农民的问题,只是忙着抓一把,来解决军队自己的问题。三九年,阎锡山公开提出“饿死八路军,困死八路军,赶走八路军”。由于我们没有发动群众,向阎锡山进行坚决的斗争做得不够,使我们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主力离开晋西北,四O年回来。几年来弄吃弄穿,自力更生,只是解决几万公家人的问题,这也是必需的:但对群众没吃没穿,卖儿卖女,部队并没有关切,并且严重的侵犯了群众的利益。


农业生产,名义上是“调剂”水地,实际上是从农民手里抽了地,给地主保留着地权。粮食打不了多少,生产人员发展腐化堕落。还有什么“演戏变工”、“读报变工”、“好汉股子”等等,都是剥削群众的。这样,就大大的脱离了群众,侵犯了群众的利益。


商业生产:我们的旅长、团长、政治委员、主任同志们,你们要好好检查一下你们的商店。他们住的高楼大厦,骑的高头大马,好吃好穿,却去包庇逃兵、地主、奸商、特务,做些违法走私、买房买地、金融投机……的勾当。阎锡山一个少将特务在我们××团的商店住了几个月。在三万多人口的岢岚城,有一座四十万现洋资本的联合商店,那个经理吃得很胖,头发梳得油光光,一年只赚一万来块钱。钱都往那里去了?这种生产是完全剥削群众的,只便宜了地主奸商。这些人,应当交给群众去公审!


手工业生产,如油坊、酒坊、纺织等,都放高利贷,有的还探买青苗。今天要消灭封建,首先要消灭这些人的封建思想和封建剥削!


我们生产中的“统一领导,分散经营”,也是天下少有的。统一领导,分散经营,是要有计划的督促检查,总结经验,领导生产。而我们的统一领导,许多是不管;分散经营,是从军区一直分散到连队,有的分到战士。八分区一个连,从娄烦到文交边山,开了十九个商店,用了几十个人,赚的钱不够商店开支。有的连把生产基金分给每个战士,按月给公家交任务。这还有什么政策?!机关里也是一样,军区司令部各科都有生产,一个科也在门口摆小摊!名为到处种菜,我们司令部还买菜吃。如果好好统一领导,司令部解决了吃菜,一年就能节省一百几十石粮,对群众不好吗?


主要是我们只看到自己看不到群众,不关心群众的疾苦,而我们军队对党、对政府是一肚子埋怨,对军区也瞒〔埋〕怨。我们的生活水平超过老百姓好多倍,还发牢骚。临县是我们的好地方,又是纺织区,而那里很多炕上没有毡子,很多地方群众没有衣穿。难道你们都没有看见过吗?你们应该比军区知道得多。要补兵的时候,也哇啦哇啦叫。就没有看到晋西北人口本来就少,加上连年战争破坏,各方负担,人力物力都已经非常窘迫。过去扩兵的方式也有很多错误,成份也不纯洁,到部队里无法巩固,逃跑了又三番五次的归队。既耽误了生产,部队又得不到兵。我们的公粮政策,看起来冠冕堂皇,但做起来,因为历年负担重,公粮条例行不通,不能不强迫命令执行,群众负担重又不公平,且没有阶级路线。这一方面为了战争需要,但同时增加群众的穷困。有时军队还自己下手,比如公粮变款,政府收不到的地方,军队就自己去收。


结果,使我们的党、政府和军队,都脱离了群众。尤其脱离了基本群众,便宜了地主奸商。胡家沟的群众开了五十几天会,就是批评党,斗争干部。集宁战斗时,我们有的情报得的很晚,甚至得不到情报;右玉战斗,也是这样。这不是脱离群众的沉痛教训吗?在八分区,我们也脱离了群众,但群众说:“八路军总比阎锡山好。”(但这不能自满,我们应该和阎锡山根本不同)所以,当我们打东社时,敌人相离几里,未能发觉我们的主力,一举消灭了艾子谦部。应当承认,这是群众的力量。我们自己要好好检讨一番,有了困难不能只怪政府。政府又怪谁呢?我们共产党,应该是在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行动上完全统一的政党,不过内部有分工——有的同志做军队工作,有的同志做政府工作,有的同志做党务工作。

但据少奇同志过〔从〕六分区来信,说那里的军队与地方关系非常严重〔紧张〕,县的干部都怕军队人员,而且现在还在发展。这一方面是军阀主义作怪,另一方面是军队中地主成份对土地改革不满所引起的。许多地主、富农、奸商、以及投机分子、阶级异己分子,使用各种方法,从各方面钻进我们的党、政、军各种组织中来,进行各种阴谋破坏,继续欺压与剥削群众,严重的侵犯群众利益,损害党在群众中的威信,甚至公开同地主富农勾结,破坏土地改革,压迫群众运动,破坏我党政军民的团结,替垂死的地主阶级及一切封建势力作最后的挣扎。这是最近我们的党或军队发生严重脱离群众、影响团结事件的最基本的原因。政府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应该帮助他提高威信,并从组织上、思想上、工作上去帮助他。而今天,军队与地方发生了某些问题,军队同志如果不警惕到混入部队中的投机分子、异己分子的阴谋破坏的严重性,不很好的进行自我批评与纯洁部队的成分,把一切缺点错误都推给政府,那是不对的。同志们一定要认识到,从三七年一直到现在,群众生活仍很穷困,我们军队直接间接都有责任。如果认为群众的痛苦与我们无关,那是非常错误的。


军队里的贪污腐化现象也是很严重的。一个军队干部,共产党员,还要钱,还贪污,闹名誉地位、个人享受,还算得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的干部吗?有很多干部,一到组织部就提出:要老婆,要地位,要照顾,弄得政治部很不好解决。干部都来比地位高低,不来比进步;只能提,不能降。一个好党员、好干部,应当是负一天责任,就为党做一天工作。今天党要你当个旅长,你就好好做旅长的工作;明天要你当通讯员,你就好好去送信。但是,今天那个干部要是降级使用,或者提拔慢一点,就说有宗派,有山头,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都来了。我们这里曾有过几股风:东北风,大城市风,今天还没有完全去掉。


这些问题,你们回到自己的部队要无情揭发,检讨经验教训,以后怎样负责纠正,不然,工作是很难搞好的。


今后怎么办?我想我们要把根据地建设好,把土地改革彻底完成,解决窑洞政治形势,建设一支能担负土地改革任务的军队,是当前首要而且最迫切的任务。


第一,积极参加土地改革,要把建军的基础搞好,我军才能有充足的人力物力来源,军队人员才能为保卫土地拼命斗争。因此,我们必须在党委统一领导下,组织工作团,实行土地改革。恢复我军三大任务,以加强部队的阶级观点,这是我们的光荣传统,也是当前的中心任务。一切干部战士和退伍军人,只能积极赞助土地改革,不许有包庇地主,破坏土地改革的行为;地主抗属也不能假借名义违抗土地改革。否则,必须进行严厉的斗争,交给群众去处理。只有真正把群众发动起来,土地问题彻底得到解决,贫苦农民和贫苦抗烈属才能翻身。建党也就不至于把阶级异己分子搞进来,基础才会巩固,才能把党的组织严肃起来,成为一个纯洁的有力的战斗的党,才能担负起无产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建政才能把过去地主富农伪人员等一切坏蛋赶出去,把好的真正为群众负责的执行党的政策的干部提起来,成为真正的民主政府。建军也才有好兵,也才能建设一支真正在党领导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军队,也就是担负土地改革的军队。


过去打日本,今天打蒋介石,在我们战士中就要解决一个为谁服务的问题。现在战士逃亡还很严重。如果他家里得了土地,观念就会转变,知道为自己服务,保护自己的利益,不怕流血牺牲,逃亡就会减少。这就是去年高干会所提出的“改变窑洞政治形势”,这是历史上一件大事。家里分得了土地,战士就高兴,情绪就和过去大不相同。右玉战斗失利,××团两个连长被敌包围,与敌顽强斗争,仍无法退出,最后壮烈殉职,都是家里分得土地的。证明这件工作非常重要,我们真正把这件工作做好了,整个政治工作也就做了大部分;如果没有做好,我们政治工作也就放弃了大部分。


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我们依靠群众来建党、建政、建军,来战胜一切敌人。没有阶级性、群众性的单纯建设军队,是不行的。毛主席说:“我们的力量就是小米加步枪,如果看不见小米,即群众力量,这支步枪,一定不会有任何作用。”因此,必须号召全军积极参加拥护土地改革,坚决反对对土地改革的抵抗甚至镇压的反革命行为。也须彻底肃清军阀主义与单纯军事思想。军阀主义决不限于打骂,凡一切违犯人民利益的思想行动,都是军阀主义的表现。今天只有蒋介石是不要群众的,他依靠美帝国主义,所以总是打败仗。从历史上看,谁脱离群众,就不能存在。民国以来,袁世凯、段祺瑞和各省的军阀,都被消灭了。今天蒋介石还未被消灭,不久一定被消灭。我们首先要把根据地建设好,解决土地问题,生产发展,军队的人力补充和物质供给两个问题解决了,才能打好仗。


第二,军队要用大力帮助群众生产。不打仗就帮助种地、锄草,帮助群众买牛,搞副业。有了土地,农民还不能翻身,还要帮助他生产。帮助生产和解决土地同样重要。农民把地种好了,有了吃,把副业搞起了,有了穿,有了用,有三年二年,一定能翻身。农村经济恢复了,群众有了吃穿,公家从农民的盈余当中要一些,他们也会乐意。


第三,兵员补充问题,我们不要想象山东、晋冀鲁豫一样,集中几十万人在一起打仗。我们现在要有多少人就打多大的仗,能消灭一个连,就是一个连,能缴三杆枪,就是三杆枪。补兵是有一个补一个,有两个补两个,并且不要地主成份参加军队。不要想一次三万两万的补充。尤其是内地区,必须多留几个人生产。而且要实行精简,清洗阶级异己分子和不可改造的兵痞、流氓成份。既可减轻人民负担,又可保证我军的纯洁。


第四,贯彻生产供给会议的决议,部队的商店在政府未接受以前,自己很好的进行整理,把那些特务、地主、恶霸、奸商、逃避斗争的、逃避兵役的,统统清除出去。各部队的后方,也是包庇地主、违法走私的地方,要好好清查。把生产供给会议的精神贯彻实现,帮助群众翻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