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为何蜀汉后主刘禅要不战而降献出成都城?》的批驳

[《为何蜀汉后主刘禅要不战而降献出成都城?》(刊载于《文史杂志》2011-05,原文

链接:http://**/history4/news3/11078476/20110513/16538165.html)]

作者穷70年之力找到的论据完全不值一驳。刘禅在成都所面对的只是一支涉险偷入,远离后方的孤军;蜀汉主力在姜维的率领下通过巧妙机动,已成功地诱敌误敌摆脱了最初的被动地位,将敌主力牢牢地钳制住;东吴尽管国势已衰,但国防巩固,急于唇亡齿寒也必将积极配合。刘禅在事态紧急,但胜负难料的情况下,若能意志坚定,内则固守坚城,外则坚壁清野、动员勤王;近则以必死求必胜,远则催促东吴策应,如此胜败谁敢逆料?无必败之势,却不战而降,道理何在?智慧何在?作者曲解史实,为投降讴歌,目的何在?良心何在?

实际上作者也对自己的论据没有底气,所以又搬出了“民意”来烘托其“投降有理、抗战有罪”的主张:“再看《演义》写的刘禅的话:‘今大臣皆议当降,汝独仗血气之勇,欲令满城流血耶!汝小儿岂识天时!’这些话也不无道理,接着再看《演义》写的‘于是成都之人皆具香花迎接(魏军)’,可见时人的真实思想。”但我要问作者,30-40年代全民抗战时期,投降的“民意”不比蜀汉时期更烈?曾担任国家元首的汪精卫和一批中央高官力主投降,甚至不惜冒杀身之祸千里迢迢卖身投靠;投靠日寇的官员和将领何止千数,加入汉奸武装的民众数以百万计,远远超出日军在华部队;汉奸们动员沦陷区都市、城镇、乡村居民同日寇联欢,其场景又岂止是“皆具香花”而已!这些“民意”怎样?中国是否应该举手投降?如果都如作者这种价值观人生观,中国便注定只有汉奸的8年苟活,更无民族的8年血战。

天幸作者没有早生二三十年,否则抗战必会多一分阻力,重庆陪都之侧多一处隐患。

近十年最怪的事就是一批既无学识又无文德的老少文人,不知是不约而同还是有约而同地群起为投降派涂脂抹粉、摇旗呐喊,同时极力贬斥不屈不挠、无私无畏的英雄,日渐形成一股投降有理、抗战有罪的妖风。

我早过血气方刚的岁数,事务繁多,原本不愿理睬这些人。但他们时时发表奇谈怪论,经常把壮年秉性谦和,而今年近八十的老父亲气得愤怒跌足,我不得不给予反驳,代老父出口恶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