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联手抵御西方霸权 坚决反对武力干涉叙利亚

“中国坚决反对以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坚决反对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等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做法。”

西方国家曾是主导中东的绝对力量,然而现在美欧独霸中东的局面受到挑战。长期在中东问题上影响力有限的中俄两国,渐发强音,中东正再度上演“大国政治”。

1月31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举行高级别会议时,中俄两国代表均对草案内容提出明确反对意见。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说,中国“坚决反对”以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李保东在发言时立场鲜明地指出,强行推动“政权更迭”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也强调:“我们否决任何制裁措施,以及任何把安理会作为工具助长冲突和外国军事干预的企图。”

该草案由摩洛哥提出、阿拉伯与欧洲国家共同起草,并得到美国的强烈支持。草案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同意停止对反政府示威者使用暴力,并放弃权力。叙利亚拒绝了这个方案,认为该方案侵犯主权。

有评论指出,随着冷战的结束,俄罗斯逐步退出中东地区,令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左右地区局势时罕遇对手。然而,当美军从伊拉克撤出,新兴经济体欲改变全球格局并因能源需求深度介入海湾地区事务,美欧独霸中东的时代行将就木。俄罗斯和中国在1991年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期间基本未作外交方面的干预,在去年利比亚内战期间也未介入局势,但随着叙利亚局势的持续恶化和伊朗核危机扩大,在与自身的全球战略息息相关的中东问题上,中俄开始要求国际社会听取它们的声音。

中俄坚决反对动武

新华社引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1月31日在安理会的发言说,“中国坚决反对以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坚决反对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等违背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做法。”

李保东说,中国高度关注叙利亚形势的变化。中国认为,叙利亚人民要求变革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诉求应得到尊重。但他重申,中国希望看到叙利亚危机在阿盟框架内得到妥善解决。

中方代表的立场得到了俄罗斯的呼应。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提出,俄罗斯不会支持任何含有制裁内容的决议草案,也不会支持任何试图通过安理会相关手段煽动冲突或为日后外部干预行动辩护的决议草案。

中俄一并强调,叙利亚问题应依靠人民为主导解决。李保东说,我们相信叙利亚及其人民有能力、有办法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找到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发展模式。国际社会可为此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为推动叙利亚问题通过和平、对话、政治方式解决提供帮助。丘尔金则提到,解决叙利亚危机只能通过由叙利亚人主导、兼容并包的政治进程。俄罗斯认为,在解决某一国内部政治危机的过程中,国际社会扮演的角色不应是加剧冲突,也不应通过经济制裁或武力进行干涉,应该推动对话以寻求有效、顺畅的解决方式。

联合国安理会原计划1月31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最终投票,然而由于俄罗斯与中国的反对,草案仍在讨论阶段。去年10月,俄罗斯和中国曾在安理会对西方国家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行使否决权,当时的草案谴责阿萨德政府,并威胁可能采取制裁。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则在1月31日安理会会议结束后召开记者会时称,世界各国面临一个选择,“是与叙利亚和该地区人民站在一起,还是成为那里持续不断的暴力活动的同谋。”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则驳斥了他的政府应对这场危机负责的说法。他指责美国及其欧洲盟友试图在中东征服新的领土。

俄罗斯警告动用否决权

俄罗斯驻欧盟大使弗拉基米尔·契科佐夫昨天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进一步表示,如果西方和阿拉伯国家联袂提交给安理会的草案不明确排除对叙利亚动武的可能性,该草案没有可能通过。契科佐夫的评论暗示,俄罗斯将行使否决权否决该草案。

契科佐夫表示,该草案缺少一项排除军事入侵可能性的关键条款,“草案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明确排除外部力量利用决议对叙利亚事务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因此我认为该草案不可能通过。”

这与俄罗斯外交官们先前的表态一致。他们表示,如果草案不删除对阿萨德放弃权力的呼吁,俄罗斯可能行使否决权。俄罗斯此前已反复警告,将阻止安理会通过可能允许对叙利亚动武的决议。

中东乱局冲击中俄利益

中俄两国在中东问题立场上的鲜明化挑动了西方的敏锐神经。“当前美国仍是头号军事强国,但是左右中东局势的能力正在下降。”贝鲁特美国大学阿拉伯和中东研究中心主任Waleed Hazbu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更多国家正在加入,填补力量真空。”俄罗斯唯一的现役航空母舰及其护卫舰队上月到访叙利亚港口Tarsus,就引起了异乎寻常的关注。“总体来看,将有更多国家卷入其中。中东历来都是上演‘重头戏’的舞台……正在崛起的国家将与殖民国家一样,意识到介入该地区问题的机会和好处。”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东问题教授Hayat Alvi称。

普遍认为,俄罗斯和中国加大对中东地区的介入程度与其全球战略密切相关。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指出,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正在联合国框架内发挥一个大国的作用,虽然他不认为这种作用是通过直接介入中东的纠纷来实现的,“在这些问题上,中国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直接介入,从文化上讲中国也不属于地中海文化圈。”

但殷罡表示,叙利亚安全局势一旦出现问题,将会引发地区局势不可预估的连锁反应,中国在中东的利益必将受到极大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当地的合资工厂和工程项目。中国在叙利亚的轻工业、石油等领域都有合资项目,也承揽过一些工程。如果内战打起来了,这些合资厂、施工项目会受到很大损失。”他说。不仅如此,叙利亚问题比利比亚问题更为复杂,“叙利亚与利比亚不同,利比亚不存在民族问题,只有部落纠纷和政治纠纷,而叙利亚一旦发生内战,那很大程度上会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内战,毫无疑问将在地区引起连锁反应,预计(后果)会强烈得难以收场。”

外界普遍认为,俄罗斯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是为了维护冷战期间在该国形成的影响力,并防止局势演变成利比亚式的干预。今年晚些时候俄罗斯将举行总统选举,总理普京乐于表现出对抗西方的姿态,并扩大国际影响力。中国对中东油气资源的依赖程度未来几年料进一步上升,无论自愿与否,中国都可能被迫更深地卷入中东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